首页重燃1990第48章:买牛交易

第48章:买牛交易

作品:《重燃1990

    林远说的很干脆!那买主也在旁边,也是个汉子!看来是搞屠宰生意的。

    “这!是不是贵了点。”买主皱起眉头。

    “亏不了,你自己明白这行当!人家老大爷也不容易,算了。”这买主中年大汉说道。

    “好嘞!”

    买主掏出钱,掏出一百五十五块钱!给了自己的中间人,中间人又交给了林远。

    林远嘿嘿笑着,检查了一下,数了数!一分不少的给了老大爷。

    这看钱真假,也是林远养成了习惯!这动作却让买主冷哼一声。

    “俺不做没有良心的事儿!你这娃娃。”

    老大爷不舍的看了看自家的老母羊,拿了钱浑浊的泪水就下来了。

    林远嘿嘿笑笑,那买主把羊一捆,就扔在了自己篓子里。这是一个自行车,后座上挎着一个大篓子。

    上面一遍篓子口能装一两只羊,那捆绑的后座上还能放一只。

    被装上篓子中的老母羊,叫唤的很凄凉!那眼角就出现了泪痕。

    林远叹息一声,他内心的那根软弦也被出动了,一时间生出怜悯之情。

    “远哥!那老母羊咋叫唤的咋不是滋味呢?”癞子的声音也带着郁闷。

    林远感觉自己是自大了,刚刚的老母羊他一努劲,才给抱了起来!现在的心还在砰砰跳,看来这个活儿自己是干不了了。

    这看着老大爷和老母羊分离的滋味,他也失去了贩卖牲口的兴趣。

    林远这才知道,家家户户的家畜!要不是缺钱花,咋会卖呢?

    小羊羔,小牛犊也就算了!这些老牲口,林远想想就不是滋味。

    不敢想想也就是想想而已,如何有机会他还会做这个生意。

    老大爷挣扎着坐起来,从卖羊的钱里,拿出了二十五块钱。

    “小娃娃,这是你的钱!收着。”

    林远都能感受到老大爷颤抖的身躯,恐怕还是不舍得自家的老母羊,没有缓过劲来。

    “多了?老大爷二十就成。”林远接过二十块钱!赶紧走了。

    这份钱是他一个个得到的,要是再与这老大爷聊下去,他恐怕都不舍得要了。

    家家都难,他林远没有这个责任散发他的慈悲心!他也扶持不过来,自己家现在还苦着呢?

    这只羊买卖的让林远的心很沉重!这个时代,还是很穷很苦。

    时间还早,但这个钱还是要赚的。心里再不是滋味,也是触景生情罢了。

    吵杂声一片,这大阴天的牲畜市场还是忙活的热火朝天!这都快两点了。

    有的卖主内心的价钱没有卖到,也就等着,没有把自家的牲口卖出去。有的是买主还在观察着。

    这些买主有的买着是自己养的,不是那么屠户,买来杀了卖钱。

    而卖主对自己家的牲畜有感情的,也是能希望碰见一个好买家。

    猪就是算了,本来就是吃肉的!主要是牛羊。

    林远倒了牛聚集的交易处,一头头牛被拴着,被买家的中间人一个个掰着牙口查看着。

    “大兄弟!你给说说,你老哥兵种,等着钱救命呢?能多卖点,就多卖点,俺少不了您的。”老太太也是六七十岁,对着一个五六十岁的中间老汉说着。

    这老太太浑浊的眼睛,泪水都在打转。

    “恁别愁眉苦脸的,省的人家压价!咱这牛才五六年,正壮实!俺肯定能交易个好价钱。”五六十岁的老汉脸色有些烦。

    林远看了看,这家的牛谁要是给低价卖走了,真是坏了良心了。

    “那黄牛不错,看着挺年轻的!去看看你爹有没有找到交易的。别被人家买走了。”一妇女领着两个十多岁的孩子,盯着那拴着的牛群。

    这妇女的眼睛正盯着那老太太家的牛,一脸的担忧之色。

    一汉子就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咱上坝的交易的都没来,不知道咋回事?这咋办了?老婆!要不咱家不买了。”

    “那不中!俺就看上那家老太太的牛了,你没看那一身的毛,铮亮铮亮的。”妇女很不情愿。

    林远眯起了眼睛,他立即吩咐让癞子掰开那牛的牙口!立即就有了数,这牛也就五年多的岁,正值壮年。

    林远转身对着这两口子一笑:“俺爹就是上坝村的,做交易的!俺也会,给看看。”

    “娃娃!你爹谁呀?”做交易的上坝和下坝也就那十几号人,没有不认识的。

    “嘿嘿……俺爹不让说,让俺练练手!相信俺不?”林远挺着胸膛,非常的自信道。

    “哟?你说这牛要多少钱买下来。”妇女试探性的问道。看着八岁的娃娃,也挺有意思,想逗逗。

    “哟!小兄弟,你也在这。走!那边有活儿,你帮着看看?”刚刚和林远交易的中间人突然路过,看见了林远道。

    林远嘿嘿笑了起来,这两夫妻对视一眼。

    “大兄弟,他真是干你们这行的!?”妇女的丈夫,不敢相信的问道。

    “咋?还有假!这小兄弟准着呢?”中年汉子说道。

    扭头看着林远道:“走!小兄弟再给俺露一手?”

    “算了算了!大兄弟,您抽烟!去忙您的,这小兄弟俺请了。”这妇女丈夫掏出烟让那中年孩子离开。

    “得!”中年汉子叼着烟就离开,拍了拍林远的脑袋。

    “还愣着干啥!赶紧给小兄弟卖个糖葫芦去。”妇女丈夫对着妇女嚷道。

    “小兄弟!您等着,一定要买下来。”妇女急匆匆的就走了。

    林远就去了那老太太那!此时三四个交易的已经为了上了。看来这老太太的牛成了抢手货。

    眼看着,买家都摇摇头走了!林远就走上前道:“俺看了,咱谈谈。”

    这是行话!这说明买家已经有了底。这老汉挺稀奇,就林远用手给讨价还价起来。

    老汉猛然一惊!这小娃娃厉害啊,跟自己估的一样准,价钱上谈妥了少了一个大数,这样高出了自己的底线。

    “成!让买主数钱吧。”老汉道。

    妇女丈夫没有想到这么快,询问谈到的价钱。

    林远问道:“老大哥想用多少钱买了。”

    “一千三这是最多的了。”

    林远一听,就知道这妇女丈夫是调查了交易价钱的,别人出的价码都是一千二百五,多了都不买了。

    也许是怕还有人出高价,给买走了,就凑出整数。

    可那些交易的哪里会说实话,这牛哪里那么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