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四十二章治疗

第四十二章治疗

作品:《续薪火

    猴二转身一看,大惊。只见白鲸的眼中的不断地冒出泪水,硕大的眼泪,如同巨石一样,飞落下来,其身下成了一片汪泽,那硕大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猴二。

    猴二挠了挠脑袋,“不是我吧,我,我没有干什么啊。”说着心虚的往左边闪了一下,白鲸的眼睛跟着往左边一动,于是猴二又马上往右,闪了一下,于是白鲸的眼睛又往右一撇。

    “还说不是你,你看看。”那只彩色鸟依依白了猴二一眼,飞向了白鲸的身边。

    留着一脸尴尬的猴二呆立在原地,猴二如同犯错的小孩一样,全身挠动着。

    猴大走上前来,笑了笑“猴二啊,你是不是看人家体型庞大,想吃吃鱼肉啊,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开了灵智的是妖,妖的话咱们不能随意杀之,修炼不易。”

    猴二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便被猴大制止了,“没事,这次不是怪你,到时候等依依治好了之后,你道个歉就行了,咱们可都是要做顶天立的妖王的,你可不能拖猴腿哦。”

    “我,我我知道了。”看着在依依治疗之下一脸痛苦挣扎移动的白鲸,猴二点了点头,虽然不是我打伤的,不过哭了,肯定和我有关系,猴二开始回忆起自己干了什么,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摇起了猴脑袋,嗯,反正是我错了,下次要注意。至于注意什么,并不知道。

    “你还好吧,你的背部整块都被深海魔鬼草的毒侵蚀了,我已经用我的灵力帮你止住了扩散,但是你那一块全部都要去除,你要撑着点啊。”依依心疼的看着白鲸,深海魔鬼草是一种毒性植物,十分强大,它一般隐藏在深海里,伪装成普通的海草,然后乘着其他海兽不注意,偷偷地将自己的触手束缚住海兽们,并注入毒液,它的毒液可以麻醉海兽,并能对身体进行侵蚀,十分剧毒。

    在深海就算是妖王实力的,如果不小心,都有可能会死亡。并且这种毒侵蚀的时候直达灵魂的在你的灵魂煅烧,很多海兽还没有等的及被魔鬼草吞噬,就在这种痛苦下受不住折磨灵魂崩溃,留下一具躯体供魔鬼草享用。

    此时的依依已经使用法天象地变大了身躯,一条巨大的彩色尾巴如同缎带一样在风中飘舞。法天象地是一种十分实用的秘技,只要身躯强度够,便可一直变大,增大体型与力量,而能持续多久,就看本身的灵力水平了,此前猴二也是用了法天象地才可以背的了白鲸。

    依依小心的用灵力包裹着爪子将白鲸的毒肉一块一块挖出来。

    白鲸此时早已停止了哭泣,之前只不过因为传承记忆那些东西,,让她觉得一个鲸的清白差点被毁了,不过她也看出来这群小不点是为她好,他们真的好强啊,感受到那强大的气息,特别是那两只猴子的气息如同云烟般浩瀚,和那些妖王比都不逊色了。

    感受到自己身体的那股力量慢慢让自己恢复着,白鲸不由得轻轻挪动了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眯着眼享受着依依的治疗,至于那毒性痛苦一点都不算什么,对于一只鲸自出生以来,一直是一只鲸孤独地闯荡,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痛苦来说,也不过就是那样。

    虽然其实就算这个猴二不把自己带到这里来,不接受依依的治疗也不会有事,只不说是恢复的慢点而已。作为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只帝幽鲸,她的天赋身体是无与伦比的,自我修复,以及抗毒能力都是非常强的,这是那无尽的孤独带来的,是一代代孤独的帝幽鲸用生命孕育出来的。

    帝幽鲸一族,从出世到现在,最多只有两只共存,绝大部分一代只有一位,所有的海族只有关于他们的传说。神秘,强大,孤独,诅咒,这几个词汇一直伴随着他们一族。

    帝幽鲸一族据说受到天地的诅咒,他们的任何声音都是诅咒,他们的声音波段是灵魂的波段,所以只要他们开口,就如同一种强大的灵魂秘技一样,直接损伤灵魂,并且在妖王之前,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这种声音。而妖王,想道这,白鲸不由得流露出深深的苦笑。

    传承记忆里除了刚开始的一位始祖达到了妖王实力以上,其余的每代都没有达到妖王的实力,而由于声音的缘故,不能和其他海流,也没有伙伴,逐渐的所有得帝幽鲸习惯了一直鲸默默地在大海飘荡。

    不过虽然很多并不能达到妖王,但是其本身的天赋以及特性,造成了其强大的实力,即使是妖王也未必击败的了,天赋异禀的帝幽鲸,这也就造成了其传说。而其神秘不仅仅因为他一人孤单的漂流,更是因为帝幽鲸的繁衍逐渐的演变成帝幽鲸吸食天才地宝在自己的丹田中孕育一个神胎,最后到了一定的时候自己将自己化为补品孕育新的一代,所以帝幽鲸终身未见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

    每一代的帝幽鲸样子都不一样,这也是其他人并未认出白鲸的身份的原因,没有认出她就是传说中被诅咒的声音。

    就在白鲸陷入回忆的时候,依依已经治疗好了,轻轻地在其耳边询问着。

    “依依好了吗”猴大好奇的问着。

    “好了,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去拿些灵药来,给她补补身体。”依依轻轻颔首道。

    猴二一拍身子喊道,“我去拿,等着。”

    不一会儿,法天象地的猴二飞奔而来,身后还跟着一声声怒吼,

    “二哥你太过分了,你把我的灵材全盗了,什么意思,那可是我的心血啊。”

    “臭猴子,你把我宝贝拿哪去,你心太狠了吧,人家雁过留毛,你是土匪啊,所过之处,土都要挖三丈。”

    “我跟你没完,我的枯木逢春露你给我盗个干净,我用来配种生他个三十三个小狼崽子的,你个猴头,给我还回来,这里没有母猴子,你拿个这个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