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47章:牛羊买卖

第47章:牛羊买卖

作品:《重燃1990

    “俺信你!”林远直接把钱取出来,装进兜里!把手巾还给张老大。

    那手巾上还带着鱼腥味。

    “你看林远啊!你家挺远的,你这么小来这里也不容易!也不安全,不如三天俺给你一次。去你家送去?”张老大说道。也替林远着想,别看这个小孩子,已经是他们的小合伙人。

    合计起来挣的钱,比他们还要多点。这让张老大算起来,林远可是有着大人都赶不上的头脑。

    林远一愣!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现在爹每天打猎!娘上班,也不会发现。再说纸是包不住火的,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儿。

    这也就顺其自然吧!林远可是明白,即使自己不答应!这张老大早晚会去自己家去。

    林远拉着癞子离开,去了牛肉拉面的铺子!美美的吃了一顿,林远的心思就活跃起来。

    “癞子!咱去牲畜市场转转。”林远道。

    这时候癞子对林远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啥事不做!一天都能挣那么多钱,爹一天累死累活的还挣不到林远的一半。

    癞子不会写字,可这钱他认得!还是会数的,听着那一百三十二块三毛五,就知道这是一笔巨款。

    那多着呢?想着自己咋花都花不完!卖糖葫芦买多少个,健力宝买多少?他癞子根本就算不出来。

    “去那干啥?你不是又有啥主意吧!”癞子呼噜噜把最后一口面汤喝掉,跟着林远就跑了出去。

    咩……

    哞……

    吼吼!

    ……

    羊叫声,牛喊声!猪的哼哼声交织在一起,夹带着一声声凄惨哀鸣……

    人声鼎沸的嘈杂声更是不绝于耳。

    林远带着癞子来到了这牲畜交易市场。

    看着一个卖主,一脸心疼的和不安的看着买主带来的中间人,围着自己的牲畜观看着。

    那有卖老牛的被那中年人给扒着牛嘴,看着牙嘈断定牲畜的年龄,估算着牛身上能产出的肉量。

    这是绝活,在21世纪几乎都很罕见了!可林远在那屠宰场,跟着的老师傅!把这个绝活给交给了他。

    还告诉了林远,如何跟双方请来的中间人讨价还价。

    “这羊不行!一看就是病了,肉也就三十五六斤就不错了。”一红着脸的中年汉子,叼着烟!把一只老母羊给抱起来。

    卖羊的是个老头,蹲着眼巴巴的看着!这老头也请了一个中间人,也是一个汉子,头上裹着毛巾。

    卖主的这个汉子手里拿着烟枪!在地上磕了磕,呵呵笑了两声:“大兄弟,都是做这档子买卖的,要实诚点。”

    “老哥!俺说错了不是?”买主的中间汉子瞪着眼睛。

    “兄弟啊!这咋说也是四十一二斤吧?这样不能因为这样拉了肚子,就掉了价钱。”卖主中间汉子,起身把这买主中间汉子给拉到了一边。

    两人人蹲在了一起,就伸出袖子!手在袖筒里活动者。

    林远知道,这是要定价了!合适了羊就能卖掉,如果买主超出了买主的底线,这桩买卖也就黄了。

    林远跑过去!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老母羊给抱起来,好家伙!去了皮货砸碎,最起码也能卖出去五十斤的肉。

    中间的差价就多了。

    “去去!小孩子家干啥呢?”那买主看到不高兴了,驱赶林远。

    林远嘿嘿笑笑,这不是合着伙来欺负人家老头吗?

    林远看了看这老大爷,六七十岁!愁眉苦脸的,抽着大眼袋!浑浊的眼眸中带着哀愁。

    这是家里有事儿,内心的苦楚,都填满了一双老眼。

    林远听自己的师父说过,牲畜中的货养要五中取三,才是公平!活牛要十中取六才算没有做没有良心的买卖。

    眼看着这活羊被二中取一!这老大爷是亏大了,说不定少了这钱,老大爷会愁死也说不一定。

    “这不中!大兄弟这买卖就算了。”

    两个讨价还价了一会儿,老大爷的中年人摇摇头。

    那买主的中间人叹息一声,可惜不已的就走了。

    老大爷的中间人一脸暗淡的蹲在老大爷的身边说:“大爷,算了!你再找个人吧?找个认识的,这买卖俺不能做啊!”

    这中年汉子话中有话,老大爷笑了笑也没有说啥!这中年汉子叹息一声就离开了。

    林远倒是没有走,让癞子过来!把那包香烟给掏出了,递给老大爷一根。

    “老大爷!俺爹也是做这个的,俺也学了不少。俺刚才给摸了摸,这老母羊顶一个半数。看俺能帮您卖吗?”林远露出纯真的笑容。

    “啥?一个大半数!小娃娃你没有骗俺?”老大爷的身体直哆嗦,接着林远那支香烟,双手颤抖不已。

    那银白的山羊胡须都抖动了起来,这是气的!刚刚听那中间人说,只能卖出去一个大数出头。

    一千数东西,十为一数!一百是一大数。林远说的是一个大半数,就是一百五十钱。

    “嗯!绝对的。”林远拍了拍胸脯道。

    “娃娃你爹呢?要是卖出去,俺给二十块的辛苦钱。”老大爷激动起来。

    “俺爹忙着呢?俺也经常在大集市做,刚来!您相信俺不?”林远道。

    “中!娃娃,你要是卖出去了,顶一个大半数!俺再给你卖一串糖葫芦。”老大爷算是红了眼。

    林远嘿嘿一笑,就和老大爷蹲在了一起,等待着买主。

    “谁家的羊,卖不卖?”一个中年汉子就喊了起来,这也是中间人。

    这一行人的人并不多,一个集市上也就四五个!一般人可没有这个眼力,也学不过来。

    那都要投师父的。

    “俺!俺卖,你给估个吧。”林远眯着眼睛站起来。

    一看是个娃娃,这中年汉子就笑了起来!“你做这行的,稀奇啊?哪里来的。”

    “上坝的,跟俺爷爷出来卖羊!正赶着呢。”林远嘿嘿一笑,手里握着癞子的香烟,就递出去一根。

    这中年汉子把烟别在耳朵上,就抱起了老母羊?

    “四十五,有没有错?”这中年汉子问道。

    “嘿嘿……”林远笑起来,对着中年汉子道:“谈谈!”

    “嗯!好啊。”

    两人手就比划了起来,林远伸出大拇指!做了一个六。

    这中年汉子立即就站立起来,惊讶的看着林远!这娃娃厉害了。

    “中!不过要少半个数。”中年汉子道。

    “成交!让买主数钱吧。”林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