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二十八章身份

第二十八章身份

作品:《续薪火

    “你是金家的人”宁老二脸色直接的沉了下去忌惮的问道,金家乃是三主五次家族里面五次之首,实力远远比新晋的宁家强大,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宁家也不会轻易地为他这个次子得罪金家。

    “来我们红鸾阁玩,都没打听好什么底细吗我,金镶玉,红鸾阁的老板,金家族长金镶金的妹妹,在家排行老三。”金镶玉傲气凌人的看着宁二一伙人。

    “金家魔女金三姑”一个公子哥不禁脱口而出道,早就有听闻金家有个辈分大年龄小的魔女,张扬跋扈,无法无天,将各大家族同年龄的世家公子整惨了,没想到其在这。

    “掌嘴。”金镶玉凤眼倒竖,其身后一灰衣侍卫瞬间窜至这位公子哥面前,轻轻一伸手,明明看似缓慢的手掌却是转瞬即至打在其脸上,瞬间被其打趴在地。

    那公子捂着红肿的脸愣了愣神,随即反应过来了,眼神凶恶的看着侍卫刚想怒骂道,看到其旁边的呢金镶玉凤眼微微眯起,闪烁着凶光,再想到其身份,随即便眼神躲闪的向金镶玉说道“在下嘴贱失言,这位大人教训的是,三娘勿怪,还请大人大量不与在下计较。”

    金镶玉厌恶的看了几眼,便对着其他人问道“谁是夏公子啊站出来让我瞧瞧。”语气虽然清冷却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意味。

    而一直在金镶玉旁的牛爷对着小夏所在的地方一指,嘿嘿的怪叫道“就是那个王八犊子”

    小夏再也不复之前的趾高气扬,被那所谓的牛爷指了一下瞬间瘫软在地“不是我,不是我,放过我吧。”

    “把那小子抓过来。”金镶玉吩咐道。

    两个侍卫冲上前去将其一把提起,一众公子哥不敢阻拦,都纷纷避让。

    “让你小子狂,不是能耐吗不是夏爷吗”那个牛爷抓着小夏就是一阵狂扇,猖狂而又狰狞。

    而一众公子哥看着此情此景却是敢怒不敢言,纷纷看向宁二,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而处于大家聚焦的对象的宁二不禁头皮发麻,面色低沉。

    要是出头人家摆明不给自己面子,而且在人家的地盘上打也完全打不过,自取其辱罢了,可是这种情况如果自己不出头,自己幸幸苦苦拉拢的势力和圈子就散了,而且看了一眼宋霸刀,以及其他的人的反应,心中不禁有了计较。

    “住手,不然后果你怕是承担不起。”宁二公子往前一踏,对着牛爷呵斥道。

    牛爷看着其如此行径,竟然不自觉地停手了,愣愣的看着金镶玉。

    看着牛爷,金镶玉颇有些不屑,废物果然是废物,烂泥扶不上墙。

    “哦,怎么承担不起了。”金镶玉颇为玩味的看着宁二。

    “你金家是强不错,我等没守好你的规矩,吃点教训是应该的,但是你竟如此羞辱我们,同为世家子弟,让一不入流的下贱胚子如此折辱,可是欺我等洪城世家男儿无血性否吾等虽然武道修为不如你,却也少不了血溅三步的勇气。”宁二指着奄奄一息的瘫软在地的小夏道,一字一顿道。

    其一番致辞引得其余的公子热血澎拜,纷纷站出来响应其话。

    就连旁边的楚续也不禁重新打量着他,之前觉得此人不妥,形式颇有些虚假油滑,没想到

    宁二看了众人的反应很是满意,心里想着就算你金家再强也吃不住这么多家联手,今天要是再敢继续,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前没把握把这些家伙彻底的拖到自己的战船,现在,哼哼,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彻底纳为己用。这其中可是有着包过宋家在内的三个委员会家族,要知道除了洪城现在的格局是三主五次十小家,三大主家族有着五个席位,五次分别有三个席位,而十小各占一席,现在自己拉拢住三家,等于是和宁家一起占了六个席位,这等势力就连三大家族也不能忽视,大哥武道家主之位还真不一定呢。就在宁二自得的时候,金镶玉的声音传来。

    “所以你们想怎样呢”淡淡的声音传来。

    其余的公子哥理所当然的以为金镶玉扛不住大家的压力,在众位合力之下想退让,纷纷喊道,将这个牛老板交给我们,给宋兄,夏兄磕头道歉,有的甚至要金镶玉谢罪。

    宁二摆了摆手说道“众位兄弟,此事信得过我让我处理如何,我必为小夏和小刀讨回公道,也是身为我的责任。”

    “对,听宁二哥的。”

    “二哥不愧是有情有义,我们听你的。”

    “相信二哥。”

    其余众人,除了楚续两人纷纷表示信服,愿意接受他的意见。

    宁二一看,心中大定,大势已成,看着金镶玉内心不禁感谢道,还的多谢你啊,从此宁不群怕是平步青云了,可惜三十多岁了,不然如此泼辣有能力娶回家还是别有一番风味。正了正神面带笑意的看着金镶玉“第一将其交给我等处置,第二想两位兄弟道歉并赔偿损失,我们的要求不多,不希望讨价还价,还希望金三姑全盘接受。”

    “哦,想要处置他啊没问题,交给你们,就怕你们不敢。”金镶玉不屑的看着宁不群一群人。

    “那有什么不敢,你交给我们,我们自会处置,莫非其还有什么来头”宁不群看着金镶玉的表情,感觉深深的刺痛了自己,还敢这样,还敢瞧不起我,待我将这股势力利用,让我宁家更上一层楼,看你金镶玉用什么眼神仰望我,到时候正妻不行可以做个侍妾啊,反正三十多了还没出嫁。

    看着宁不群眼底的凶光,金镶玉的嘲讽不屑更加浓厚,缓缓道“哦,他倒是没什么,只是一个村庄的屠夫,买卖异兽肉的。”

    “哈哈哈既如此,那就交给我们处置,你可还要护着他吗”宁不群心中一副如是的感觉,看其品味修养就知道不是什么大家族的,才丁点修为,初级武徒的实力都不是。

    “可是他的妹夫不一般。”

    “不一般,谁啊。”

    “曹庚鲲。”短短的三个字,却使得整个房间一阵死寂。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