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28章:爹娘心难操

第28章:爹娘心难操

作品:《重燃1990

    打了野猪,这可是不菲的收入!这么大的野猪三百多斤,也能卖个几百块。

    爹林志高兴的话多了起来,这可是山上很难打的猎物。在山上说危险,拍在第一号的还是要数这野猪。

    一猪二熊三老虎,这是猎户给深山老林的野兽的危险定论。

    “嘿嘿……爹!你真厉害。”林远呲牙笑道。他内心也很兴奋,这头野猪要是卖了,妹妹林霜儿开清单的钱就有了。

    “那是!儿子,你不知道,你爹我一拳能打死一头牛。”林志豪气道。

    起身一到捅进了野猪的喉咙,在凄惨的野猪嚎叫声戛然而止后,血液就流了出来。

    林志早就准备好了盆子!放在猪身下,让猪血流进大盆内。

    盆子是娘张桂芝洗衣服用的,里面还带着搓衣板!爹林志在激动下都忘了拿出来。

    林远把搓衣板拿掉,看着那鲜血往盆里留,一股子的血腥味道让林远也感觉不到恶心。

    这杀猪可是林远他上辈子的活计,这种味道他很适应。

    “嘿嘿……爹!这猪血要他干啥?”林远充分的发挥出作为小孩子的好奇!简直是明知故问。

    “儿子!猪血可是好东西,也能卖上价钱,这猪身上可都是宝贝。”林志得意道,对于儿子的好奇很满意。

    这么多年,也就这一天他感觉到,整个天空都是敞亮的!终于扬眉吐气到了一把。

    “儿子!你把两个耳朵给拿上,一个给你爷爷奶奶送去!另一个去你外婆家送去。”林志心里激动着,用刀割掉了野猪的耳朵。

    这猪头他要煮一煮,变成猪头肉,集市上也不便宜!唯一让林远可惜的是,这骨头没有人要!简直是暴遣天物。

    在21世纪,猪骨头卖的可是比猪肉都贵!

    “中!”林远答应下来,提着一只耳朵就跑了出去。

    爷爷奶奶正在生火,看见林远来了!奶奶摆了摆手,让林远来厨屋。

    林远提着猪耳朵扬了扬:“奶奶!俺爹打了野猪了,这是猪耳朵给您送的。”

    “好好!来,放在案板上,奶奶给你烧了红苕。”奶奶从灶台内用烧火棍拨了拨,一个烤好的红薯,冒着热气就滚了下来。

    奶奶用玉米叶给抱着,就放在了林远的手里。

    “别让人看见!赶快回去,让你爹尝尝。”奶奶小声道。

    人?林远看了看大伯家的院落,这防的人也就是大伯林大和的家了。

    “老婆子,你去我去找小儿子商量商量!”爷爷拄着拐棍蹒跚着走了出来。

    “爷爷!”林远喊了一声。

    “哎……小远啊!你爹打了的野猪大吗?”爷爷问道。笑眯眯的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塞进了林远的兜里。

    “俺爹说三百多斤呢?”林远回答道。

    “好好好!爷爷去看看去。”爷爷激动的胡子抖了抖。

    “好啥好!老大家的自己事情自己办,好不用意小儿子要发财了,你就别去了。”奶奶的脸色不好看。

    “那个不孝的东西,再不孝顺,我为的可是我的大孙子!”爷爷拐棍敲得地砰砰响,拄着拐棍就向着林远家走去。

    林远嘿嘿一笑!把包好的红薯揣进兜里,扶着自己的爷爷就回家走。

    “爷爷您慢点!”林远说道。

    “中啊……小孙子是越来越懂事了,爷爷俺没有白疼俺这个小孙子。”本来爷爷嘟囔着不高兴的脸,此时在林远开口后笑了起来。

    到了家!爹林志正在收拾东西,背着枪!准备唤林远回家看着,去镇上接老婆。

    这还没有出门,就看见自己的爹!拄着拐棍和林远就回来了。感情好,正好让爹陪着儿子一起看家。

    “爹!你咋来了,天都快黑了。俺正好去接桂枝,您跟林远看着家吧。”林志从屋里拿出了板凳,让老爹坐下。

    爷爷看了看老枣树上,还在放着血的那头大野猪!摸了下胡须。

    “去吧!去吧,回来了,爹给你商量个事儿。”这看到了那头大野猪,爷爷心里也有了谱,高兴的脸色潮红。

    “啥事啊!爹。”林志问道。

    “回来了,桂枝到家了再说。”爷爷说道。看着老枣树上的大野猪,啧啧不已。

    “中!俺走了。”林志走出了院落,高兴的哼着小曲。

    林远还第一次见过爹这么高兴,记忆中爹林志可没有这样过。

    爹林志走后,爷爷就摆摆手道:“小远啊!去给你奶奶说说,把你们的饭也做上。”

    “中!”林远跑出去,通知奶奶。

    在林远回来的时候,发现爷爷坐在板凳上,对着那枣树上的大野猪睡着了。

    林远听着这鼾声,内心一酸!人老了,坐着都能睡着。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

    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凉的,林远把爹林志的军大衣给爷爷披上,就开始收拾自己的渔网。

    在渔网收拾好后,林远把今天挣得钱给藏起来。

    他睡觉的地方有个枕头,林远就把钱放在一起,用布给包着,放在了枕头里。

    上了床,林远感觉到全身的疲惫,想在床上躺一会儿!至于外面的野猪,只要家里亮着灯,就不会有人过来偷。

    再说家里住的有些偏僻,林志家穷的是出了名的,也没有人光顾。

    林远知道爹在左邻右舍是怎么看的,把油灯给点亮,也是接近黄昏。

    林远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爹!你咋睡着了,赶紧到屋里去。”张桂芝的声音很爽朗,带着嘿嘿的笑声。

    睡熟的李斗醒了过来,迷糊的睁开眼睛,看见娘的身影一激动,爬了起来:“娘!你回来了。”

    “乖儿子,让娘看看,可把娘想死了。”张桂芝伸手就把林远给抱了起来。

    “回来了!桂枝啊,爹给你们说个事?”爷爷用拐棍撑起来身子,站起来!看着娘张桂芝说道。

    “爹!啥事?俺能办到的都答应。”张桂芝笑呵呵道。抱着林远就倒了院落,看着枣树上的大野猪,双眼都冒着金星。

    这一下可真是发财了。

    “你大侄子不是要说亲吗?正好想置办点猪肉!也不多,十八斤就成。”爷爷眼巴巴的看着娘张桂芝。

    十八斤?那可是几十块钱呢?这还是给大哥林大和的儿子!娘的脸突然就拉了下来。

    “啥?爹!这十八斤肉俺让狗吃了,也不给林大和。”正高兴的林志,一屁股蹲了下来,黑着脸,扭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