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续薪火

    纪念一件今日在火车的闻。日常坐火车国外的火车类似于国内的地铁,习惯坐头和尾,美名其曰头等舱,一般会有位置,大部分人都懒得走,由于手机早早没电,百无聊赖的我停一站便往前的车厢走一节,差不多走到在中间的时候,碰到一对母女,母亲二十六七岁,马尾辫,黑色短裤白色休闲衬衫,小女孩两三岁左右,蘑菇头,一双大眼睛小圆脸,上半身小背心,下半身小裙子。

    由于是晚上,基本没什么人整节车厢,也就寥寥四五人,小女孩没有坐在母亲旁的儿童车上,躺在宽大的直排位上,轻快地玩着手机游戏,母亲坐在身旁,轻轻地搙起她的头发。我看母女两如此和谐,女儿嘴里嘟嚷着妈妈,也都是中国人,便在旁边静静的站着,似是鼓捣了一小会,母亲对着女儿说“宝贝,妈妈想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好吗”母亲轻轻地在女儿旁边轻轻地说道。“妈妈不要吗”女儿皱了皱小眉头,小巧的鼻子动了动。

    “宝贝,妈妈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爸爸说,你能不能把手机给妈妈呢”母亲微笑着说,两只眼睛微微眯起来。

    “不要嘛。”女儿嘟起小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手机往身后藏了藏,小心防备的样子。

    母亲从女儿背后轻轻的一探,拿走了手机,一边说道“妈妈要给你爸爸打电话,妈妈告诉过你的,妈妈要用手机的时候你要给妈妈。”

    女儿小手使劲的往母亲放在耳边的手机上掏,“不要嘛,妈妈,麻麻你还我手机。”说着便哭出来了,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哭着,整个小圆脸纠在一起。

    母亲左手轻轻地抱着女儿,右手打着电话。车厢里回荡着嘟嘟的响声,和女儿的哭喊声,“妈妈,你还我手机,你别打电话,你还我,你还我。”小孩子尖细的声音,十分凄厉。其余的几个乘客,也探头来看,不只是发生什么惨不忍睹的事情。在旁边看着的我默默的掏出了手机,看着黑色的屏幕又放回去了。

    母亲并没有在意他人的眼光,微笑着对着女儿说“妈妈告诉过你,如果妈妈需要手机,你要给麻麻的,你答应过得,要说话算话。”“不要嘛,妈妈呜呜呜,别你还我手机。”两只小手轻轻地挥舞在空气中,始终够不着,那部手机,好似一层天堑一样。

    此时拨打几次的手机好像接通了,漆黑的屏幕中闪现一丝亮光。“你真的不出来吗”嘴巴紧紧地抿着,两眼眯了下又睁开来。“好话也说尽了,求也求了,该做的都做了,我能怎么办我还想和你谈一下。”母亲清绝的声音淡淡的回响着,左手紧紧地抱着女儿,微笑的苦涩着,下巴微微抬起,好似一把刀刺破前面的黑暗。“thisstationisaaah”火车到站了,我走下了火车,火车轻轻地发出了号角声,转头一看,只看一位母亲拿着电话抿着嘴微笑的用手轻抚着女儿,那一双手很白很白。

    ps只是晚上回忆起来了,就顺便写下。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