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二十一章 第一关,开

第二十一章 第一关,开

作品:《续薪火

    “早啊,青松子前辈。”楚续对着在后院正在做着北斗七星式的青松子打招呼道。

    “是楚续啊,昨日可好啊”看着青松子一脸揶揄的笑容,楚续不由大为尴尬。

    拱手苦笑道“前辈可别笑话小子了,昨日误会可是令小子大为尴尬,怕是几天都没脸去见小莲了。”

    青松子听了不禁笑道,虽然他不知道什么事清,但是从小莲昨天的叫喊和楚续的反应也略知一二,还是年轻好啊。

    “楚续啊,今天可准备好了。”

    “可不要再硬抗了,施展北斗七星式,不仅可化解阴阳之冲突,洗筋伐髓,亦可借此来冲星辰玄关,更上一层楼。”青松子欣赏的看着楚续。

    “是,小子谨遵教诲。”楚续无奈应道,今天我可不会犯傻,我会告诉您昨天我是忘记了吗想起昨天狼狈,楚续不由的叮嘱自己道,今天可一定的做好准备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步入炼丹房,楚续轻车熟路的开始脱衣服了,一边脱衣服一边笑道,“前辈,今天我自己来,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楚续将要脱光的时候,青松子轻轻地咳嗽了几声。

    “楚续啊,你等等,那个药液还没配好,你别着急啊。”

    楚续闻言不禁干咳几声,左顾右盼的往旁边看来看去“哈哈哈,那个,前辈今天天气有点热,我先吹吹风。”

    “楚续啊,你要不把衣服穿上吧。”青松子缓缓道。

    “不用,不用,前辈,这样挺好的,省的等下还的脱”眼见楚续穿着一个裤衩子盘坐在丹炉旁,青松子还想说什么。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爷爷那株洗星草拿到了,哥哥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把。”小莲拿株一颗灵草,一路轻快地走来。

    “小莲。”楚续看了眼青松子,不禁大骂p,这他喵的误会是解不开了。

    “哥,你这是,你这又是在干嘛。”小莲懵逼的看着的楚续。

    “哈哈,你楚续哥哥是觉得天气太热了,一大早做做清凉运动。”青松子抚着自己的长须笑道。

    楚续默默地低下头,把脱下的衣服默默地罩在身上,一言不发,不敢直视站在身前的小莲。

    “爷爷,哥哥是不是这有问题了,行为越来越荒诞了。”小莲指着自己的脑子比划了比划。

    “你哥哥只是用这种排压方式,并不是脑子受创了。”

    “可是,可是。。。”

    “哎,你要相信爷爷和你的楚续哥哥,他只是因为压力过大导致的行为错误,过段时间就好了,”青松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两眼朝着楚续轻轻一瞥,苍老的面孔勾出一排笑纹,胡子也在不停的抖动。好似对着楚续说,让你不听我说完话,又闹笑话了吧。

    “小莲我没事,我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见青松子对着小莲说道“小莲你先出去吧,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要给你楚续哥哥治疗了。”

    小莲一听楚续治疗恢复,顾不上听楚续说完,转身直接离开,走之前还有了一股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楚续。

    楚续呆懵的看着青松子,心里波浪起伏,你倒是让我解释下,我这样之后怎么在小莲面前树立一个英明神武的哥哥的形象,我的偶像包袱,唉,天不生楚续,万古如长夜。

    青松子那苍老的面孔上的皱纹如菊花般绽开,眉毛轻轻向上一挑,活脱一个弥勒佛邀功形象,好似表达着,是不是要谢谢我,给你找了个完美的理由,楚续一脸黑线的对着青松子点点头。青松子轻轻摆手,表示不用客气。

    接下来的两炷香,楚续用来思考人生哲学问题,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要和这位在这里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队友。。。。

    “好了,楚续,可以开始了。”青松子可听不见楚续的心里魔咒,把药液配好之后,就老神在在的控火等着楚续自投罗网,铁锅炖自己了。

    楚续看到青松子对其幽怨的小眼神视而不见,索然无趣的来了一记漂亮的泥龙入潭,一头栽倒进鼎炉内。一进鼎炉,丝丝清凉能量往自己身体钻,原本还有疤痕痕迹的肌肤直接愈合,楚续可不敢疏忽,直接摆好北斗七星的架势。

    这次北斗七星式似是比之前要轻松些许,虽然仍然进行不了从第一式到第二式,但是可以些许靠近,而且给自己的全身似乎带来了轻微的变化,就在楚续感受第一式给自己带来的神奇感觉得时候,辛红色的药液再次浇灌进来,楚续连忙定神,以极其标准的姿势开始迎接痛苦的到来。

    两边能量又在熟悉的战场上开始了拉锯,清凉的能量也开始不断地修复,就在楚续忍着疼痛强行做第一式到第二式移动的时候,所有的能量被吸引到楚续体内某处,而阴阳两股能量似乎被拧成一股不断地交缠着向某处钻着,楚续由内而外的颤抖着,这种疼痛不似之前一样,钝刀子割肉,而似举着一个一个铁钉将你的皮肉骨一点一点穿透,还不是那种正对把心,一蹴而就,而是那种老眼昏花的工人,将钉子锤斜,再扶正重新钉,要么力度不够,要么角度不准,不停地反复折磨着,楚续也是由着这阴阳能量的后继力量不断的停止继续,而发出灵魂的颤栗。

    楚续的七窍开始留着滴血,先是滴,慢慢地随着缓缓停顿继续马上要伸展为第二式,开始流血,越来越多,药液也变成了血液,那股清凉能量也在不断的供给着楚续的心窍换血。楚续的脸上破裂的伤痕满是血痂,不断地破裂反复。

    “楚续可还坚持的住”外面的青松子感知到楚续的情况不禁焦急地问道。

    “您,别担心,继续,就差一点了。”楚续一字一顿的从喉咙里蹦出来这句话,好似里面的血浆黏着嗓子,只能用吞咽的声音来发声。

    楚续已经感应到了那处玄关的大门即将破碎,自然不想放弃。青松子也成开过,自然知晓时不可待,最后一轮冲关,连丢了之前的三倍分量的辛红药液。

    轰的一声,楚续体内的某处地方应声而破,全身似乎承受不了如此大的能量冲击,全身血液爆射,似乎连之前颇有用处的清凉能量也止不住,就在此时,一股蓝色的能量,从那处玄关传递而来,似是一种比灵气更高级的能量,瞬间将楚续体内的创伤弥补,许多细密的痕迹也是迅速愈合,整个人被一团蓝色能量包裹,成为了一个光茧。

    楚续这次没有晕倒,他还记得在轰破星辰玄关的时候,一颗耀眼的星辰在自己的神魂飘荡而过,在那颗星辰的照耀下,整个灵魂似乎都一阵轻松,而自己体内的玄关也似乎和这个星辰建立了某种不可知的联系,而在这颗星辰身后似乎还有隐隐约约的六颗星辰的身影。

    随着时间的流逝,楚续感觉外面的表壳越来越弱,轻轻一捅,便破碎了,身体从内到外一阵轻松,而本来因为阴阳能量在体内交缠脱落的毛发,也开始慢慢长起来了。

    楚续从丹炉爬出来,只见青松子一脸欣赏的看着楚续,“好,很好,真的很好,你是我第一个看到自我之后成功开启星辰玄关的人,收获不小吧。”

    楚续拱手感谢道“感谢青松子前辈的厚爱,如此秘法相赠,使小子走如此之大运,开启星辰玄关,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楚续本来只是听青松子说,并不觉得此北斗七式有多强,甚至有些觉得青松子只是有点夸大,然而在自己开启了星辰玄关的时候,才明白此秘法的恐怖,青松子不仅没有夸大,甚至还有所保留。

    此秘法不仅可以开玄关吸取星辰精华,使武道更进一步,而且可以洗涤灵魂。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