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十九章 药洗

第十九章 药洗

作品:《续薪火

    “此阴气在你体内根深蒂固,本来本可直接拔除,虽略亏元气,但无甚大碍,进食些大补之物即可。可是有了这百日炼金草,就不一样了,其本身就是三品极品灵材,练成丹药,极大的帮助武士武宗锻体,洗筋伐髓除沉疴旧疾,从而更进一步,但是你只是一个武者,以你的体质很难承受住,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其练成效力平缓的丹液,让你以身浸之。”青松子看着楚续说道。

    “那我该如何在丹炉里泡澡吗”楚续尴尬的问道。

    “对,脱光衣服,在丹炉里练你。”青松子淡淡的道。“楚续,开始吧。”

    只见丹炉顶部自动开启,下面的火在青松子的控制下越来越大,向两边扩张,焰心泛着青花,里面的药液透明色,泛着一颗颗泡沫珠子。

    楚续看着不禁一阵头晕,苦着脸说道“青松子前辈,这,这怎么进去,一进去不就熟了吗”一边说着一边两只脚悄咪咪的向后挪动着。

    “放心,老夫会控制好温度的,不会直接煮熟你的,难道楚续你还要老夫我帮你脱吗”青松子眼睛轻瞥,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

    “行了,大师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有生理排斥的,那啥男生不能碰我的。”楚续一边叽里呱啦的说着,一边将自己的白袍等衣物脱下。

    看着周围泛着火花的鼎炉,里面吞吐着泡沫,捂住自己小小蚯蚓的楚续不禁有点发慌,这怎么跳进去啊。

    “慢慢吞吞,老夫帮你一把。”只听话语刚说完,楚续直接被一只无形的手提起来,往里一丢,扑通,楚续如癞蛤蟆入水一样掉落水里。

    楚续站在丹炉里将头抬起,里面空间很大,站着的楚续,药液也才刚刚没入肩部,本以为沸腾滚烫的药液,却一点都不烫,反而清凉的。

    “楚续如若坚持不住,记得老夫教你的北斗七星式。”哐的一声,丹炉盖直接盖上了。

    楚续泡在这里面竟然有点惬意,让他大感意外,丝丝清凉的能量钻入体内,莫名的酸爽。有点无聊的他甚至开始在丹炉内看着鼎炉内的花纹雕饰,里面全是各种,从未见过的异兽珍禽。

    就在楚续昏昏欲睡的时候,鼎炉被打开,一道辛红色药液浇灌进来,那星星点点的红色融入这无色液体显得格外的耀眼,整个鼎炉的空气开始扭曲着,药液更为平静,可是内蕴的热量让楚续一阵阵灼痛。不一会,楚续头以下的毛发损失殆尽,头发,眼睫毛,不断的脱落着。

    而体内更是风起云涌,那燥热的能量在楚续体内各个地方涌动,与那三阴指阴柔的寒劲进行扑杀,楚续颤栗着,从头到脚每个地方如同被钝刀子拉扯着,身体上的每一寸都不似是他的,无论手足还是头部,任何一个部位都动不了,似是被阻碍的道路般,大脑指令无法下达,能自己思考者,他感觉骨头都要化掉,每一处地方都要从身体分离,身体传来的痛楚也让楚续无暇思考,他很想睡过去,这样就不用承受这痛苦了,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那阵阵痛处似是揪着你头发般,不让你闭上眼,楚续嗓子里不断地发出嘶吼声,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呃啊。。。。。

    从楚续的身体里不断的有着黑色的杂质从身体漂浮沉淀下去,每一处毛孔肌肤,楚续的皮肤不断地绽开,此时体内的清凉的能力开始冒出,不断地修复着楚续的身体,如一位位勤劳的清道夫矜矜业业的打扫着战场,楚续在清凉的能量的滋润下,那破旧不堪的身体也被慢慢修补,老皮不断地褪去,也在不断地生长,就在辛红的药液加了三次之后,终于停止了,而楚续渐渐也没了任何声息,像一个被砸碎了全身骨头的肉块瘫软在那里。

    良久,青松子把昏迷的楚续从鼎炉里抱出来,交给旁边不知何时到来的小莲。

    “小莲,将他抱过去清洗下吧,唉。”青松子也没想到楚续竟然在不做北斗七星式的情况下,可以撑三轮洗礼,并且不呼喊自己,毅力惊人。这要让楚续听到,肯定大喊冤枉,他哪里知道,刚开始在里面觉得不错,就没有来得及做式,再到后面完全动不了,再做已来不及,呼喊也是无力呼喊,只能硬撑。

    小莲心疼的看着楚续“是,爷爷,哥哥他没事吧”

    青松子宠溺的看着乖巧的小莲,轻轻拍着他的头“放心吧,我一直在旁边看着,怎么会有事,这要是出事了,我的小莲还不得把我活剥了啊,哈哈。”

    “爷爷,你”小莲嗔怪的看着青松子,小圆脸嘟起来,煞是可爱。

    “好啦,好啦,放心吧,他只是脱力了,去帮他清洗下,睡一觉就好了。”青松子摸着自己的老脸说道“果然还是老了,比不上年轻人的风流倜傥招女孩子喜欢啊。”

    “才不是呢,坏爷爷,不理你了。”小莲抱着楚续转身离去。

    轻轻地将楚续放落在浴桶里,小莲轻轻地帮他擦拭着身体,身体满是伤痕,小心翼翼的规避着未愈合的伤口,一边流着眼泪。从小开始认识楚续起,楚续就一直在为了修炼奋斗,每时每刻都投入到修炼,在别人享受的时候的,在别人休憩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刻苦修炼好不容易有所成就,还被人所害,还腰遭受这样的磨难。

    想着想着,小莲的眼睛瞬间红了,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珍珠大的眼泪一串串的拍打在浴桶里,拍打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楚续轻轻地转动着脖子,抬起眼帘,入眼就是落泪的小莲,一双红肿的双眼,楚楚可怜,嘴里念叨着平安,顺利之类的。

    “小莲,怎么了。”楚续温醇的声音传来,不禁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小莲惊醒。

    “啊,少爷,那啥,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小莲手足无措的说道。

    “没事,我很好,是谁将我们的小莲惹哭了啊,告诉哥哥,我去教训他,是不是青松子对你不好啊”楚续嘴角微微上扬,恫吓道“还有,你叫我什么啊”

    “公子,续哥哥。”小莲急忙改口道,然后着急的靠近在楚续面前问道“没人惹我,只是,只是看见你一时难过才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