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十七章 出手

第十七章 出手

作品:《续薪火

    “两万五。”天字一号包厢传出来淡淡的声音。看似毫无波动,但细致的人可以从他那微微颤抖的嗓音而感受到混乱的心绪。

    “你小辈别太嚣张了,这里是洪城,不管你哪来的,就算你是条强龙,在洪城也得给我趴下。”洪涛大怒道,一双苍老的面孔掩饰不住的愤怒“两万六。”

    “三万。”

    “你,你很好,小辈,报上姓名吧,我洪涛很久没有这样了。”

    “你加不加价不加的话麻烦让一让,穷鬼。”离殇的出现让楚续有点着急,他想迫不及待的拿到这个镜子,想看看有没有办法回去,亦或者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因为这个镜子他见过,正是他来到这个时代之前随身携带的物品。所以洪涛的话语在他面前如同苍蝇嗡嗡的响让人厌烦,而且既然知道了不能让,又何必客气。

    “你是在找死,看样子你是不想活着走出天都拍卖行。”洪涛大怒一章将面前的桌子拍的粉碎。

    “拍卖官,现在没有人提价可以宣布结果吗还有在你们拍卖会可以随时威胁客户吗这样的话我很害怕”楚续不禁皱起眉头清冷的声音在拍卖行来回飘荡。

    李倩看着洪涛说道“洪涛族长,您是否还需要加价。”

    洪涛深深地看了一眼天字一号不包厢,摆了摆手,刚要破口大骂什么。

    便听到天都拍卖行后传来一声冷哼“洪家主还是谨言慎行的好,这里可不是你洪家任由你胡来,我们天都拍卖行可不是任你欺负,如果你再继续威胁我天都的客人们,就不好意思我们把你设为黑名单,所有的天都拍卖场将不再与洪家有任何合作,还请洪家主仔细考虑考虑。”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许多人都知道天都拍卖行有着大背景,但是只是听说,如今一看三大家族家主紧张的模样便知道所言不虚。

    听到这个声音洪涛怒气全散连忙道了一句不敢不敢。

    “继续吧。”那道神秘的声音飘落下这么几个字。

    “好的,大人。”李倩恭敬地对着某个方向说道,说完便转身,继续对着下面的坐席说道“三万,还有人吗三万第一次,三万第二次,三万第三次,成交,恭喜天字一号的客人取得灵年前古物。”

    下面乃是本次最大的压轴物品,秘技风腿。。。

    “麻烦带我去交接下吧。”楚续笑着对侍女说道。

    似乎被笑声感染了,侍女不禁鼓起勇气提醒道“公子不看看最后一件拍品吗最后一件可是秘技,许多武者打破头都想抢到的东西。”

    “感谢提醒,不用了,我想要的东西都已得到,只想早点拿到手罢了。”

    “公子客气了,小婢这就带您去。”

    随着侍女走到拍卖场后方鉴宝室,推开门又见到灰袍执事和王大师。“恭喜公子拍得佳物。”

    “哈哈,还得感谢两位,贵拍卖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楚续轻笑道。

    “公子您拍下的两件拍品一共三万八千灵币,不知您打算哪种方式结账。”看着灰袍执事眼巴巴的盯着自己不禁好笑,不由得说道“我对贵拍卖场还是颇为中意的,那么就以通玄丹吧。”

    “您的意思是把通玄丹交给我们拍卖行吗”

    “嗯,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开心还来不及呢。”灰袍执事思索了下“既然公子您相信我们拍卖行的实力,我们也不会让您失望,这颗丹药我们会放在这个月的大型拍卖场作为压轴物品,我们也不会此次向您收取任何手续费,您的这次拍卖两件物品的费用,等之后直接在拍卖丹药所得的灵币里扣取。”

    “好。”接过两个盒子楚续给其留下了自己的天机鹤号码,等待其可以方便联系,便带着谭绝转身离开。

    望着面前一身白衣离去的人影,灰袍管理轻轻皱了皱,想要从一些细小之所分辩出后者的身份。然而还是放弃了,对方似乎怎么看都不是洪城人。

    旁边的王大师在桌旁,有些悠闲的靠在椅上。“我们真的不。。。”

    “蠢货你要去你去吧,此人底细没摸透,观望为主。”王大师怒骂道“准备把宣传活动铺的盛大点,明白吗”

    “明白了。”

    当楚续赶着回去时,青松子和小莲还没回来。楚续窜进自己的房间,将门紧紧地关上了,打开那个装有离殇镜子的盒子,瞬间有点热泪盈眶,这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那个时代的东西。

    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怎么都没找到特殊的东西,本能的觉得这个东西不简单的,这个世界的认主方法,滴血认主,火炼水练,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无论怎么对离殇都毫无动静。楚续不禁有点泄气了,从之前的狂热状态退却。

    “你啊你,是不是你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的,你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楚续用手把摸着离殇的每一个角落,那跨越的五千年的温度和熟悉感,给楚续带来一丝无言的感动。这枚镜子,是楚续在灵年前的时候得到的,一直贴身携带,因其古意盎然,所以爱不释手,虽然不知道缘因缘油,但是能够拿到自己曾经的贴身的物品,也算是差强人意。

    本以为可以找到原因顺利回去,然而想法是破灭了。楚续不禁将其收入怀中,紧紧地贴放着。楚续就这样的甜美的入了梦境,梦见了那个镜子真的可以带他回去,而就在回去的刹那,楚母楚父和小莲等人的身影浮现在脑海里让楚续瞬间惊醒。

    “唔。唔。唔”楚续大口喘着气,似乎发现在这个世界上也有着让自己牵挂的东西,摇了摇脑袋,看了看五更天了,天也快亮了,便走出去逛逛。

    一大早刚起来转圈,就发现青松子站在院子里打拳,楚续发现这个和太极有些像,但是其非常诡异和违和,像是人类完全无法做到的扭曲感一样。

    “楚续醒了啊。”青松子和蔼的对着楚续说道。

    “青松子前辈,早,不知你之前是在干嘛”楚续比划着几个青松子之前用的动作好奇的问道。

    “这是老夫从一处其他的地方得来的秘法,在这简单的几个动作可以将你之前吞过的灵药的药效在体内百分百吸收。”

    楚续挠了挠头对着青松子说道“那我这次的。。。”

    “哈哈哈,本来就打算教给你,让你的身体这次能够更充分的锻造。”

    “这,这怎么好意思。”楚续低下头摸了摸鼻子说道。

    “别客气,你是我好友的亲系,又是我那乖孙女的哥哥,有什么不能给你的,不要见外。”青松子捞了捞自己的胡子。

    “那好,长者赐,不敢辞,大恩大德,楚续铭记在心。”

    青松子看着一脸感激的楚续,赞赏的说道“来,看清楚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