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十一章 卦半仙

第十一章 卦半仙

作品:《续薪火

    “你有三个媳妇,却一无所出,你出入赌坊青楼,只不过是假象,你一直在追查母亲的死因和自己当年比武是遭受何人所害导致无法使用秘技。”

    李白听着算命道人的话一步步后撤瘫倒在地,一脸震惊的看着道人。

    道人叹了一口气,“你猜的没错,当初你母亲是被你的婶娘,也就是你父亲的平妻所害,你母亲当初死于劳累过度,心神衰竭对吗。”

    李白看着道士点了点头“母亲当初大夫诊断是心神衰竭死于劳累,可是母亲身体一向健康,不可能无缘无故劳累而死,而且那些天母亲并没有怎么操劳于事物,并且格外精神。”

    “你母亲被你婶娘下毒,下的就是极乐草,和断魂散,单独使用断魂散,你母亲灵魂直接溃散,会被人直接看出,但是加了极乐草就不一样,极乐草强壮灵魂,加上断肠散,你母亲的灵魂不会直接溃散,反倒会呈现出灵魂因心神衰竭而亡的假象。而且你无所出,不是你的问题,而是你三个夫人本身就是你婶娘的人,为的就是让你父亲对于你这个长子失望,包过找人与你比武,偷偷在你的茶里放下挥功散,为了让你的前途尽毁,好让你的弟弟也就是他的亲生儿子继承家位。”

    “大师,求求你原谅我,帮帮我好吗大师,求求你帮帮我”再不复之前的跋扈的样子,跪在地上抱着道人的腿凄惨的哭诉道。

    众人看到此情景也不禁纷纷潸然泪下,感叹着公子命运多舛,不禁纷纷在旁说道“大师,帮帮他。”小莲也似是被感动道,跟着大声喊道。

    “各位稍安勿躁。”只见这位有道之士轻轻拍了拍三下李白的头,然后说道“痴儿,我为何说这些,便是助你,不过天助不如人助,一切全靠自己。”只见老道人拍完李白的肩膀,李白身体浮出一片白气,凝结成一块祥云。

    “气成一片,丹成先天。这是武士。”众人不禁瞪大双眼,轻轻拍了三下,直接立地武士了,连楚续也被这神乎其神的本领惊到了。每突破一个大境界身边都会有异象,而气成一片正是武士的异象。

    李白头顶的白气渐渐散了,大家知道突破已经完成了。只见李白跪地连磕三个头,“我李白何德何能,如此幸运得遇大师,先是解我仇恨之惑,又是不计前嫌救我残躯,助我成就武士,此大恩大德无以回报,愿一生在大师周边服侍大师。”

    “痴儿,时也命也,能遇老道皆是缘分,你的红尘因果还未消散,跟着老道也并不能修持己身,何必跟着老道荒废年华,去年离你而去的小桃红,为你诞下一位麒麟儿在彭城,去寻她吧,还有你之仇恨你也放不下的,去吧,不如归去。”道人悲天悯人的表情不禁让许多人佩服。

    “我有儿子了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没想到,多年发妻无真心,一夕情缘念旧情,她竟然为我生下了。”李白又是跪着磕了三个头,“待我回彭城照看弱子娇妻,结往年旧怨,必然回来侍奉大师左右。”

    “去吧”道士轻瞌了下眼皮摆了摆手。

    “还请大师留下名号,好让我日夜祷念,为您立下法身,日夜参见,感谢你大恩大德,让我李家后代代代铭记。”李白紧紧地注视着道人。

    道人叹气道“痴儿,听好了。灵年懵懂降世间,成道更早九帝前,曾上九天击空皇,也下深海斗海王,双足不沾世间法,半世疯癫半是仙。”

    这一听这,不得了,道人的来头大得吓人,九帝乃是华夏自灵年以后修道成就文治武功最高的九人,尊称为九帝,海王和空皇也同样是了不得,都是变异兽里面的大能,等同于人族的九帝。

    小莲不解的问道“少爷大师的意思是不是他叫疯癫仙啊别的我没听懂。”

    “不是,大师说的是自己的境界吧。”楚续笑着解释道。

    “贫道名字早已忘却,只剩这一黑卦伴我到现在,就叫我卦半仙吧。”道人一副感慨的样子道。

    “卦半仙,卦半仙,小子记得了”李白对着卦半仙行礼道“我知这俗世财物对半仙您没有任何用处,但是您游戏这滚滚红尘当是顺这红尘规矩来,少不得些许这些黄白之物,半仙拿了也方便许多,还望半仙准许。”李白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灵币说道。

    “允,放桌上,一半即可,另一半为你赶回家的盘缠吧,归去吧。”卦半仙看都没看李白放桌上的财物,便闭目眼神说道,“每日三卦,有缘者可得。”

    “快快快,公子我们也去抓住机会。”小莲着急的对着楚续说道,她记得楚续的伤势也是和这个李白的男子类似。

    “已经晚了,你看。”楚续指着卦半仙面前的两个人。在卦半仙说完的时候,周边围拢的一群人便都冲上去。然后卦半仙选了两个公子哥。

    只见第一个蓝衣公子上去问道“大师我26迟迟突破不了武者,可是灵药灵草用了不少,武道修炼也未曾停止,是何缘故”

    “酒色财气迷人眼,疑难困惑藏其中。”卦半仙淡淡地说道。

    “原来日此,谢谢半仙。”说完蓝衣公子便挥手告退,将自己囊中的黄白之物倒出一大半,开心离去。

    第二个青衣公子走上前来对着卦半仙说道“半仙我每天睡不好觉,心神不宁,不知如何解”

    “半生作孽冤魂聚,夜深人静难入觉,亲行善事怨气消,功德圆满自然眠。”

    听完卦半仙的话,青衣公子脸红羞愧道,“惭愧,在下必定谨遵半仙教诲,不负卦仙劝慰。”说完便带着仆人离去。

    今天三卦已尽,散了吧。说完,卦半仙便把摊位收起来,起身离去。

    “半仙啊,半仙就走了,公子。”

    “走吧,小莲,你家少爷我还要去找神医呢,要是天黑就麻烦了。”楚续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小莲看着自家公子和谭绝不自不觉走的那么远,不禁抓紧手中的糖人糖葫芦向前跑去。“公子,谭先生,等等我”

    “朱雀大街361号,应该就是这里了吧。”看着眼前连门都没有的店铺,一个招牌静静地竖在门口,里面空无一人,楚续大为头痛,转身对着谭绝道“这楚老是不是给错了地址啊,一个人都没有啊。”

    谭绝静静地看着他,不发一言。看着这张死人脸楚续不禁看着旁边的小莲,小莲正在抱着手里的糖葫芦吃的津津有味看到楚续看向她,赶紧把东西往后面一藏,然后对着楚续微微笑着,小鸡啄米样的点头,似是发现了有点残渣在左脸上,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下,嘴里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回味。

    看着这两个活宝,楚续不禁大为头痛,一个死人脸,不发一言,装高冷,装你喵喵拳,你以为拍男人装啊,另一个吃货,从头到尾一直在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可这两个一个都不敢得罪,一个掌握着最强武力,另一个掌握财政大权。

    楚续不禁感叹自己,命苦。说道“这没人,现在快入夜了,我们去找个住的地方吧,然后明天再来打听吧。”

    说完,一行人要离去。

    这时一个人从远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