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11章:心殇酒易醉

第11章:心殇酒易醉

作品:《重燃1990

    没有人反对,爷爷敲了敲桌子,也就把事情确定了下来。

    大娘想再刻薄两句,被大伯给拉了拉,狠狠的瞪了一眼。

    虽然大伯怕老婆,有时候在大事上,他还是比较顾忌分寸。举报弟弟林志,也是因为一时气愤,因为林志摊上了不该摊的国家大事,才做出了荒唐事。

    当然他绝不承认,这件举报弟弟林志生二胎的事情,是自己做的。

    现在的林大和认为,这件事情做的有点过,对不起弟弟林志,可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现在这种情况,他更感觉做的是对的。这二胎生的,给家里惹了多大的麻烦。

    娘张桂芝抽泣着,摸着眼泪。让她没有想到,生了二孩,自己家现在过得如此凄惨。

    现在拿不起二胎开清单的钱,自己母女骨肉分离不说,也给家里造成了大麻烦。

    现在张桂芝除了伤心外,诅咒那些计生办的,凭什么生两个孩子就抄家罚款,还有结扎的。

    现在家家户户四五个孩子的多了,就是因为自己摊上了国家大事?她心里堵得慌。

    四姑拍了拍娘张桂芝的背,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谁家没有个难处。

    这小弟家也是没有赶上好时候,这给小林霜儿存钱开清单的事儿,四姑心里也就默默的记下了。

    “好了,林志家的,别哭了!”奶奶蹒跚着走到娘的身边,抚摸了下娘的脑袋。

    娘一下钻进了奶奶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这一刻家里的气氛,并不是很好,一大家人的心情都沉重起来。

    砰砰!

    爷爷用烟枪砸了砸饭桌,异常的响亮!爷爷绷着脸道:“好了!别哭了,大过节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奶奶抱着娘也直落泪。

    爹林志,低着头默不作声,但他的心谁又知道有多痛苦。

    “开饭!开饭!”爷爷踢了身边的爹林志一脚,林志才抬起头来。

    娘张桂芝也停止了哭泣,擦了擦眼泪,一起上了席。

    五个姑父开始敬酒,爷爷呵呵开心笑了起来。还剩下的十几颗牙齿,嘴里跑着风,都没有合拢起来。

    五个姑爷孝顺啊!没有一个因为他这个老头子,露出长舌头的。

    这也多亏了自己的姑娘,能够拿住这五个虎狼般的汉子。

    林远用筷子夹着鸡鱼肉吃着,观察着这一切。说实话他从小到大挺佩服自己五个姑姑的,把自己的男人调教的,一个比一个孝顺。

    其实林远也明白,都是将心比心,自己五个姑父也都不是混蛋的人。

    想起来这一家人,林远比较郁闷的是就是自己的大伯,爷爷奶奶临死都没有吃过他家一顿饭,喝过一口水。

    这恐怕就是自己刻薄大娘的缘故吧!

    五个姑父频频敬酒,爷爷喝的有点晕,红着脸问候各家的亲家和自己的外孙。

    等一旬酒过去,大伯就端起了酒杯,要给爷爷敬上一杯。

    爷爷的脸一冷,就把林志倒满的酒杯给放了下来。

    “嘿嘿……爹醉了,大哥我来替爹喝!”大姑父嘿嘿笑着端起爷爷的酒杯一饮而尽。

    大伯林大和的嘴角直哆嗦,叹息一声!自己做了下来,自己给自己惯着闷酒。

    心殇酒易醉,大伯林大和很快就趴在了桌子上,他自己的事情也只有他自己的知道。

    “把他抬回去!”爷爷红着脸说道。

    三姑父四姑父对视一眼,一起把大伯林大和给架起来背回了家。

    “林志啊!你也别忙着倒酒,喝两个?”这是大姑父要和爹林志划拳。

    “来来,我给你们倒酒!”五姑父起身。喝的也不少,笑着就提起了酒瓶。

    吃的鸡鱼肉都是五个姑姑自己提过来的,至于酒可是大姑父家的,搬过来一箱子。

    酒可是好酒,都是别人送的礼。几个男人也就嘴馋,想喝个痛快。

    爹林志憨厚的一笑,跟大姑父划拳起来,吆五喊六很快败下阵来。

    爹林志喝醉了,嘴里说起话就结巴了起来。

    这宴席喝了很长时间,林远看着没有啥意思,就拉着小林霜儿玩。

    日落!酒席散去,各自也都回了家,爹林志喝的大醉。

    四姑父的酒量最好,背着爹林志送回家嘴里还絮叨着:“林志啊!俺不会亏待妮儿的,好好的睡一觉,啥都别担心啊!”

    爹林志被送到床上,林远也回了家,小林霜儿也就被四姑给带走了。

    娘张桂芝走进了厨房,给爹熬开水!而林远就在屋子里倒腾了起来。

    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农村人睡得早,没有几乎人家亮着灯。

    煤油灯也是用钱买的,也是要节省着。

    “在哪儿呢?到底放哪儿了。”林远比较焦急,他在找爹林志的土枪。

    今晚,他林远就要去打猎,赚钱的事情是刻不容缓!打算好了就要去做。

    林远知道,要是在熄灯前,娘烧好了开水还没有找到土枪准备好!这打猎的事情今晚就泡汤了。

    林远在屋里拔来拔去,身上有些脏。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就剩下自己的床底没有找了。

    林远爬着身体就钻了进去,顺着微弱的油灯光,床下还是有点黑。

    林远摸索着,感觉到了一个木箱子,林远开心的嘿嘿笑了起来。

    把木箱从床底下拉出来,被林远撬开,土枪就躺在里面。木箱里还有弹珠和几瓶黑火药。

    林远把土枪拿起来,枪一上手,一股熟悉的感觉就油然而生。

    他是当过兵的,对枪有着特殊的感情,这是身为军人最珍贵的宝贝,性命相依。

    摸着枪,林远的手指都在颤抖,仿佛回到了自己当兵的时候。虽然当兵的时候用的是半自动步枪,可这种枪的感觉,是忘不掉的。

    在那个时代,一把枪陪了他五年。度过了新兵连,经历了演习,还经历了一次大比武。

    虽然回忆着当兵生涯让他就感到热血沸腾,但他的手还是没有闲着。往枪筒里塞黑火药,装入弹珠,用铁棍捅入枪口把弹药给压实了。

    等弄好土枪,把装土枪的木箱推进床底,那一盒弹珠和两盒黑火药就藏进了自己的被窝。

    林远躺在被窝里抱着土枪,等待着母亲忙完,吹了油灯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