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十章 见闻

第十章 见闻

作品:《续薪火

    洪城的分为四个区域,分别是东区,西区,南区,北区,北区权贵区,东区富人区,西区平民区,而南区则是彩灯区,所有的区都布置了大阵,之所以如此分类也是为了更方便管理。所有的区域都要身份卡来通行,本地居民身份卡分为红卡,蓝卡,金卡,所有的外来人员都是在守门人处领临时身份卡白卡,做简单的登记。白卡只能在南区活动,而红卡则是在西区和南区活动,蓝卡则是可以在东区,西区,南区。金卡可以在任何区畅通无阻。

    所以南区是最繁华也是最鱼龙混杂的区,既有客栈,酒楼,拍卖行,也有红楼,青楼,角斗场。外来人员如果想在其他区活动,除了本地人携带,就需要参加黑卡考核,黑卡那是联邦针对各地外来强者设置的卡,强者的特权,通过黑卡考核,便可领黑卡,有效期,一年,无区域限制,并且在很多地方享有折扣,主要是可以让各地可以对于涌入的外来武道强者进行监控预防,毕竟其在城市里面造成的破坏力比较大,当然,你要只是在彩灯区活动那么只需做简单的登记,毕竟武道强者都有着各自不一样的怪脾气,短暂停留的话也无需去打扰。

    此时,楚续正带着两个队友在南区一路闲逛,一路寻找着楚老给的地址。朱雀大街一路行进,有许多的摊贩沿街摆小吃摊,糖葫芦,小糖人,烩饭,烧烤,棉花糖,一应美食不一而足。

    “公子,公子,我们尝尝这个好不好。”

    “公子,这舞龙,好厉害。”

    刚开始,楚续还颇有兴致,陪着从未怎么出来的小莲到处吃吃买买,可是这小妮子完全是好奇宝宝,每个摊位都好奇是什么,一路走来,楚续是初期奇,中期累,晚期想瞌睡,至于谭绝,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跟着后面,一副花花世界,与我何干。

    “公子你看,你看变戏法,大变活人,你说他这是如何做到的。”

    “来,我们去喝点豆腐脑,喝完我告诉你他躲在桌子下面。”楚续一行三人在旁边的豆腐脑摊旁坐了下来,买了两碗豆腐脑,这玩意可没以前的甜咸之分,都是甜的,一勺子下去甘嫩鲜爽,味道不一而足。这时候小莲指着远处的一个摊位说道“公子,看那,多热闹,我们去看看。”

    小莲指的是一个摆摊算命的摊位,对于这些东西,楚续从来是不信的,倒不是不信算命风水命格,而是不信出来摆摊的。真正的高人都怕泄露太多天机,怎么可能光明正大的在外摆摊,然后告诉你我很灵验,大家快来。但是,现在他倒是不敢全盘否定,谁知道这个世界强者有什么怪癖呢。

    被小莲拉进人群推推搡搡的,一路挤到了前方。每个算命先生“半仙”都有其响亮的广告语,这位的也很不一般,右联是银钩定百世,左联是黑卦演千秋,横批无所不知。

    只见这算命先生山羊胡子,黄色玄门道装,腰间挂着一把桃木剑,桌上摆着一个纯黑色罗盘,双手执书。而其面前站着三个男子,为首的是一个锦服公子,身形消瘦,脸色虚弱无力,步履间不太稳健,身后跟着两个蓝色家丁装的高大汉子。

    只见锦服公子桀骜的看着摊主,将手一拍,老东西,你这口气大的很啊,无所不知,来来来,算下你自己会不会挨上本公子的拳头,算准了,我给你1灵币,锦服公子两手撸起袖子,一副阴狠的看着摊主。

    身后两个健仆,旁若无人的笑道“这老东西算是倒霉,碰上了咱少爷输了一大笔钱心情正不好的时候。”

    “谁说不是呢,天知道发了什么疯,少爷跑去聚金窟里浪,还是灵币场。”

    聚金窟,灵币场,听到这围观的人不禁吓了一大跳。聚金窟什么地方乃是洪城最大的赌场,三层,第一层,白银场,第二层黄金场,第三层灵币场,灵币场的意思是最低以灵币来对赌,1灵币什么概念一灵币等于一百金币等于一万银币。普通人的收入不过1000银币一年,一个长期练武的高级修徒,拼死拼活,一年也不过5灵币。

    “怕是这老儿要遭殃了,能去聚金窟的都是北区东区的大人物,哪里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惹得起的。”

    “谁说不是呢,关键测这拳头,哪里是算的了的,完全看这位公子心情。”

    “唉,出来混口饭容易吗看那算命先生怕是要砸了招牌,处理不好的话,还要迎来一阵毒打。”

    “议会的人不管的吗”一年轻后生不禁问道。

    之前说过话的老者说道“管如果你是红蓝金卡的洪城正式居民可能还会管一管,不是的话,只要没有大乱子,执法队根本就不看。而且就算管了又如何,还能为你得罪权贵,一直维护你吗一句话,强者才有话语权。”

    老人的话不仅年轻后生无语,就是周遭的议论的人也都安静下去了,看着老者,一个个仿佛是自己深有感触,不忍直视。

    “少爷。”小莲听到这,看戏的心思没了。

    “没事,不急。”楚续说道,楚续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他知道小莲的心思,想要自己让谭绝拦下来,避免老人受伤。

    只见老人缓缓地放下了书说了一句“你有病。”

    众人一听不禁目瞪口呆,这老人是怕这个跋扈公子下手太轻吗

    “老东西,你怕是找死,给我怕这老家伙拖出来打。”锦服公子一听大怒,两个健仆直接往前扑。

    就在大家都为这老人家担心的时候,只见算命先生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有病,每天子时左边第三根肋骨出就会痛,坐立难安。”

    “慢着”跋扈公子让两个仆人住手,“老东西,我不知道你哪里打探来的消息,但你要是只有这些东西,来唬住我李白你就想多了。”

    看着这位自称李白的锦衣公子择人而噬的表情,算命道人轻笑道“你母亲早逝,你二十三岁那年与人比武,丹田受挫,实力难有寸进。”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