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五章 心意

第五章 心意

作品:《续薪火

    楚柔见得众人出去了,便从怀中拿出一木盒,轻递给主位的楚雄,“这是楚续哥哥需要的东西。”

    楚雄懵逼的打开了这个木盒子,一股热气砰然而发。“百日炼金草”楚雄和素袍老人同时惊讶道。

    而下座的楚续看到这不仅没有一丝惊讶,而是一副冷笑地看着楚柔。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吗那东西他不用看,看这异象,就知道非同小可,从小订婚,强敌突袭,功力全废,天之骄女,神秘宗派,强行退婚,珍奇异品作为歉礼,我是不是应该来个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然后一纸休书奉上,休妻而不是退婚呢。楚续苦涩的摇了摇头。

    他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十六岁的少年,他身体里的是二十多岁的灵魂,应该成熟点,来到这个家的感觉很好,也正是如此,他越发的代入楚续这个角色,渐渐的放下了过往自己,也不是放下,而是藏在心里。但正因为如此,他越发的难以忍受这接下来面临的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是萧炎,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药老。

    他苦涩的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淡淡的看着楚柔,“还有什么,拿出来吧。”

    楚柔好奇的看着楚续,不明白为什么楚续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挥手间,从手中的戒指拿出三样东西。

    楚续淡淡的看着楚柔,一丝讥讽挂在嘴角,如果堂堂楚家的掌上明珠,神秘宗派的传人,只是这样,那才未免让我失望了。

    “通玄丹小姐,这,你这万万不可素色衣服老人动然的站起来惊讶道。

    “通玄丹这竟然是通玄丹。”这次连楚续都不得不佩服楚柔的大魄力,这通玄丹,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进阶三丹,天地玄三丹里面最低级的玄丹,可其价值把整个楚家卖掉也不值其一半。看着玉盘中的黑白两色交织而成龙眼般大小的丹药,龙虎交汇,形态逼人。

    在华夏大陆,想要成为一名武者,必须要开丹田,开丹田,这一步极其凶险,稍有不慎,前功尽弃,精力全失,的需要大量的时间重来,而之后的武士,武师更是如此,需要更多的付出。而通玄丹,是可以讲一个武者百分百晋升武士,扩充丹田,并且修补所有的修炼的暗伤,让服用者更进一步,甚至对于下境界武师都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增幅。。这种几率对于所有的武者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圣物。

    楚雄接着打开第二个,是一个蛋,其通体灰黑,比鸡蛋略大,除了上面挂有一个神秘字符,无什么特殊之处。大家都看向楚柔,流露出好奇的眼神。

    似是看出了大家的疑惑,楚柔说道“这是师尊在渊历练的时候,从一神秘之处取得的奇蛋,据师尊推说,其可能和开元年前的东西有关系,因为当时所取得的拿出地方,没有任何一种异兽敢靠近,其不起眼的原因也是在于师尊封印了其气息,按照师尊原话,这东西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其生命信息全是旺盛,而且有此蛋,灵气吞吐可以超过两倍。”

    “渊”楚雄惊讶道,虽然楚雄很早就无实力进步,但也正因此其对于各类书籍略有涉猎,渊就是华夏大陆传说中的四大禁地之一,也是陆地异兽的乐园,里面强悍的异兽比比皆是,听说武宗强者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那么楚柔的师傅是多么恐怖的大能,也对,如果不是大能的弟子,又怎能轻易的拿出通玄丹这样的东西,楚雄眼中闪过一丝无力,愧疚的看着楚续,如果不是我,不是卧当初太草率了,续儿又何必在重伤之后,又要面临这种不堪局面。都是我这个父亲的没用啊,看到父亲眼中的痛楚之色,眼里的挣扎和纠结。

    楚续打住准备介绍第三件东西的楚柔,微笑着说道“楚柔小姐,够了,你给的补偿东西我收了。”一字一顿道“你的要求我也同意了,请回吧。”

    素衣老者皱眉道“天火楚家待客之道,未免太过霸道吧,楚家主,我家小姐送上礼品,你们看完就要收下赶我们走,这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楚雄颤抖着嗓子说道“你欲何为”“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啊,我还有事情没有说呢不知为何急着送客,是有什么难处大可以跟我讲,一定可尽量你们解决”楚柔犟起眉头说道。感觉这状况和其想象的不一样,楚家父子似是感觉不对,与父亲的描述的性格完全大相径庭,但是要是问哪里不对,初涉世俗的楚柔完全搞不懂这些。

    楚续阴沉着脸说道“一定要这样吗”手指紧紧地攥进掌心,胸口快速的起伏着,眯着眼睛看着楚柔问道。

    楚柔疑惑道“你不是答应了吗为何做小女儿般姿态,亏我父亲还夸你们楚雄伯父一家是一诺千金的好儿郎,没想到是虎父犬子啊。”

    “闭,闭嘴,你没资格替楚义伯父,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好,你要是吗当场要吗我给你。”说完楚续从后厅,拿出纸笔,颤颤巍巍的手准备开写。

    “续儿,何苦如此啊,父亲还有一道楚家金令,料他们也不敢违反金令。”楚雄一双虎目不禁老泪纵横。

    楚续看到此情此景,不禁想起当初为了送自己出国的父亲,倾其所有都只为了自己的儿子,只有儿子能有个好的前途,无论怎样都愿意付出。而今天又看到同样的一位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愿意与所有人为敌,愿意倾自己所有。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当你觉得你轻松时,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担了不易。”两个父亲的影子重合在一起,楚续不禁吐出一口血,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孩儿不孝,让父亲蒙羞,孩儿从今以后必定不再让父亲操劳,定不会让父亲承辱。”

    连那位素衣老者看到这,也不禁觉得自家小姐,处理失当了,竟逼人与此,楚雄一家虽然不是什么,但其毕竟是帮助过家主楚义的人,也是因此从此功力无法寸进,无论于情于理,都应当安抚为主,不应当过分逼迫,看着如同杜鹃啼血的楚续,老者不禁道“小姐,适可而止吧。”旁边的木讷脸男子都不禁动容的看着楚续,是条汉子。

    看着如此景象的楚柔不禁呆立,“伯父,这是为何”对着素衣老者说道“大爷爷这是合情况”

    老者不禁呆道“小姐你不是要强行退毁婚约吗”

    楚柔两眉竖起大怒道“混账,我什么时候要撕毁婚约,我和楚续是光明正大的父母交换生成八字,媒妁之言,于情,楚雄伯父于我父亲有大恩更为此毁了自己,大恩不敢忘,于理,楚续是我堂堂正正的未婚夫,其未做任何出格之事,反而遭人暗算,身受重伤,我应该是照顾他康复,何来撕毁婚约之理。”

    “那你向楚续要什么”素衣老者惊道。

    “你看我第三件东西是什么”楚柔瞪大双眼说道。

    闻声,素衣老者打开木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