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四章 楚柔

第四章 楚柔

作品:《续薪火

    “续弟,知道他们来干嘛的吗”楚续还在侧耳倾听着父亲和那位老人的闲聊,旁边的堂哥转过头问道。

    “嗯,德哥你知道吗”楚续好奇的看着这位堂哥楚德,他是大伯楚福的二儿子,平素无甚来往,毕竟年龄相差十岁了。

    楚续父亲楚雄这一辈与其他不太一样,楚雄比起他的几位哥哥要小上六七岁,而加上楚福几个人没有什么修炼天赋,楚续爷爷便让其几个人早早成家生子,所以等到楚续出生的时候,其余的几位堂哥都已经十多岁了,年龄差距加上平常楚续专心武道修炼,所以和家里人其实都没多少交流。

    但是从其比楚续大十岁不过刚刚武者,就知道其不成器。楚续为人一向公正,从主家得来的资源全部用来培养着下一辈,一个个都不过武者初阶,让人不免失望。甚至听说其常年在勾栏青衣场所流连忘返。

    楚续看其诡异眼神,不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反问道。

    “你哥哥我最近经费有点紧张,需要一点资金赞助,不知弟弟可愿支持下哥哥的事业。”楚德正襟危坐,嘴上猥琐的笑意却止不住。

    轻轻地从袖口塞了一万华夏币过去。轻声的道“哥哥需要资金,小弟理应赞助,只是小弟无甚工作,之前每日研习武道,并无多少收入,所以这是我所能做的全部,如需再要,小弟心有余而力不足,也请哥哥多多包涵。”

    楚德看着滴水不漏的楚续不禁想道,不是说这小子不谙世事吗怎么如此上道,一开口,就知道是一个老江湖了。

    “续弟心意,你德哥都收到了。”接着楚德故作高深的对着楚续说道,“续弟可看到他们袍服的月牙楚字吗”、

    顺着楚德的说法楚续顺眼看去,果然那老人和女子袍服袖子两端各有一个楚字。

    “所以呢楚家主家之人,这不早已知晓,德哥要告诉的就是这个吗”楚续狐疑的看着楚德。

    看见楚续的神色,楚德有点沉不住气,耐不住性子说道“你可知,主家什么人才能穿楚字袍服”

    “不是楚家人都可以吗”

    “非也,楚家家规森严,规定了无论任何人只有到达武士之后才有资格穿上带有江东楚家的月牙楚字的服饰。也就是说,哼哼”楚德得意的对着楚续说道。

    “也就是说那个女子的实力已经达到武士了吗”楚续惊讶道。

    “你可知如此年轻的天之骄女,楚家有几位吗叫什么名字吗”楚德看着楚续一字一顿道。“楚家达到武士的女生不在少数,但是如此年轻就达到武士的只有一个,楚柔。”楚德打趣的看着楚续,很满意楚续现在的神态,一脸惊愕。

    “楚柔,楚家家主乌衣候楚义的掌上明珠那位从小和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楚续不由大为头痛,这个时候来能有几件好事,他倒不是怕人家做了些什么,让自己颜面尽失,气愤不已。作为一个21世纪受到自由婚姻影响的青年,对于这种指定性婚姻说不上多么讨厌,但也绝不会喜欢,所以此婚姻对他来说束缚更多。但是一旦退婚,其全家脸面可丢尽了,不仅父亲脸面大失,就连母亲也要被戳脊梁骨,想起母亲面临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楚续不禁心中烦躁。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要解除婚约吗”楚续突然紧紧地盯着楚德,如一只发怒的狮子般。

    “未,未必。虽然有些人曾经对楚柔和你的婚姻提出反对,但是在乌衣候大人在家族中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无人敢反驳,他从未有想过取消婚约的想法。”楚德的话锋一转,“不过据传被一神秘强者收为弟子,加入那大门派,所以楚柔才能在短短两年里晋级为武士,所以其出访干嘛,捉摸不定,有其神秘的师傅为后盾,就算是乌衣候也得考虑下楚柔自己本身的想法,所以续弟你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最坏的准备吗”楚续不禁捏了捏拳头,这种由他人决定的命运真的是不好受啊,不久又松开了,连身上的伤都要靠父亲求助他人才能治愈,我又能做什么呢。

    转头看向楚德“德哥,你对这些消息知道的很详细吗你又是如何得知的,怕是我父亲很多信息都不知道吧。”

    “托伯父和乌衣候的关系,我等兄弟几个也有幸去主家进修一番,而我修炼资质不行,就爱打听这些旁门消息,所以许多东西都知之不少。”

    “续弟,可别误会,你德哥,特意来跟你如此说,并非完全是为了钱,而是希望你别冲动。”

    “冲动”楚续深深的看了楚德一眼。

    “没错,为兄怕你冲动,虽然说咱两不是亲兄弟,咱哥几个因为年龄差距,所以极少交流。但你德哥很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修炼资质不行,拿了培养武士的资源,就过也才勉强到武者,我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能先治好自己的伤,只有那样,你才能一步步朝着自己想做的走上去。”

    没想到楚德竟然讲出这样的话,与刚刚的楚德印象完全不同。

    “你是我们几个唯一有可能有出息的,咱们这一代就靠你了,楚家的崛起也就落在你的头上了,原谅你的几位哥哥能力不行,所以万事以你恢复为前提,其余的旁枝末节,待到你有实力可以一一拿得回来。”

    就在楚续和楚德闲聊的时候,楚雄和素衣老人也开始了不一样的话题。

    “楚雄家主可知我下方这位是谁。”素衣老人对着楚雄说道。

    “当时心忧爱子过虑,却是没有一一问清各位同行的身份,不知这位小姐,”楚雄仔细的打量了下,便摇摇头致歉。

    “楚柔随师傅在外修炼两年,楚雄伯父认不出倒也是情理之中,在下楚柔,家父楚义。”楚柔微笑道。

    “哈哈,原来是楚柔侄女,我说怎么如此漂亮,可是听了吾儿受伤前来探望。”楚雄笑着夸赞道,似是看到未来儿媳,突然有些欢喜。

    “实不相瞒,此来除了探望楚续陪同大爷爷来替你楚续治病,更是有一事相求。”楚柔青翠欲滴的声音如如同玉珠落盘动听,可听在楚续身上却是一阵阵猛击。

    楚雄一怔,楚柔乃楚家望族掌上明珠,和自己差的不止千万计又能有什么自己要帮忙的虽说自己年纪比她大,可自己多年实力无任何寸进,又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难道楚雄嘴角的括约肌轻轻地抽搐两下,脸色阴沉了许多,握着手杯的手也跟着抖了两下,轻品一杯茗之后,略带点嘶哑的对着楚柔说了句,请说。

    “不知伯父可让其他相关人等出去,这件事比较私密,柔儿不太希望其他人知晓。”楚柔盯着楚雄笑意吟吟的说道。

    看到这笑容,楚雄不仅大为火起,欺人太甚,无丝毫愧疚,还反客为主。“既然是私事楚续留下,其余的下去吧。”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