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3章:自己家里经一本

第3章:自己家里经一本

作品:《重燃1990

    不由内心非议起来:“大爷的我咋这么傻,曾经爹想教给自己打拳,自己死活都不愿意学,要是学了这套拳,在部队里还不是横着走,也不会在新兵的时候被人欺负了,玛德,学,不学就他丫的真是傻子了。”

    “八卦拳又名八卦掌!”这可是父亲林志的绝技,父亲林志小时候,可是跑了几十里路拜师学来的。

    当初爷爷可是下了血本,积攒了两个月的鸡蛋都送了给了父亲林志的师父。

    记得父亲林志给自己说过,他的师父可是当时有名的拳师。

    后来发大水,县里缺盐师父跟着县委书记一起去了省城拉盐,在路上就遇见了劫道的。

    父亲的师父厉害着呢,一个人打趴下了几十个拿家伙的劫道地痞,后来一车盐在打斗中被地痞推进了河里。

    父亲的师父为了护住盐,让县里不缺盐吃,五六百斤被独轮车拖着的盐,硬是被父亲的师父跳进河里举起来扔到了岸上。

    也就因为这,父亲的师父上了岸后一口气没上来,全身的力气一泄。死了!那时候父亲林志还是少年,成为了他英雄师父唯一的传人。

    “爹,这是啥拳法啊,咋这么厉害。”林远好奇的问道,尽量表现的像个八岁的小孩,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哟,你想学,臭小子,今天是开窍的还是真撞邪了。”林志扎着马步,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上一年这小子学的时候,扎马步十分钟就蹲在了地上,无论如何都不想学了。这一年里自己怎么引诱都不行,打也好,吓唬也好,这小子就是不学,也不上当。

    “嗯,爹,俺想通了。学了武,谁都打不过我。”林远舞了舞爪子,林志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哎,不容易啊,林远感叹一声。还是绷着脸说:“想学,可以,先扎马步,你要是过了一刻钟,爹就教你。”

    看着父亲一本正经的样子,林远就想笑。他可是知道,自己要是不想学,父亲一点招都没有。

    父亲哄着自己练武绝对超不过十分钟就放弃,一声长叹后,该干啥干啥。嘴里总会嘟囔一句:“一身的功夫就这么失传了?不懂得珍惜的小子啊。”

    林远看着自己细胳膊细腿的咬了咬牙,马步横扎。四平马步瞬间就扎了下来,一动不动,这一刻算是给父亲卯上了。

    母亲张桂芝收拾完毕,林远扎马步也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一刻钟也就十五分钟,并不是很长。可对于林远来说,这个小身板,十五分钟的时间,不亚于一次十公里的长袍。

    他的身体汗水横流,两只腿颤抖的如同筛子,撑起的双臂耷拉着,背脊如同压了一块巨石一样难受。

    “爹,中了不?”林远的声音颤抖着。

    此刻林志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震惊了,恐怕儿子是真的撞了邪,这小子可没有这么尿性。

    想到儿子撞邪的可能,林志打了个哆嗦,走过去,对着林志突然大喝一声:“啊!”

    林远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吓得整个人都蒙了,双眼直直的看着父亲林志。

    此时林志摸着林远的脑袋,厉声道:“说,你是不是我儿子。”

    “我我我!”林远感觉到憋屈的慌,冷不丁的就被自己的老爹吓了一跳,差点吓死。还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儿子,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咋了,咋了,你吼啥呢?吓了人一跳。”张桂芝从茅草厨屋里走出来,正好看到儿子哇哇大哭,张桂芝的脸立即就变了。

    “林大志,你是发了疯了是吧?还吓我儿子。”张桂芝气的大吼,顺手钻进厨屋就拿起菜刀就向林志扑了上去。

    这下林志吓坏了,赶紧躲起来,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不停的告饶:“老婆,老婆,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咱现在就去叫魂去。”

    张桂芝追了几圈也累了,把菜刀往厨屋的案板上一扔,提着四个肉粽子把林远给抱了起来。用手给林远擦着眼泪:“不哭啊!儿子,不哭。”

    林志垂头丧气的扛着土枪,背上打来的一只山鸡,把另一只扔进锅里盖着,就锁上门跟了上去。

    林远擦了擦眼泪,对着父亲林志做了个鬼脸。心道:叫你吓我,叫你吓我。

    林远根本没有发觉,现在他居然有了小孩子的心性,给自己爹记仇起来。

    “完了,完了,这小子真的中邪了,说啥也不能省了叫魂的钱。”林志看着变得古怪的儿子林远。内心楠楠道,身体不由打了个哆嗦。

    “老二啊,去打猎去啊。”林志的大哥,林远的亲伯伯看到林远后,在院落里就喊起来。

    林远的大伯叫林大和,爷爷奶奶就这么两个儿子,还有五个闺女。在父亲那个年代,五男二女,绝对是人丁兴旺。五女二男那就不算什么了,女儿是不算家里的人口的,生两个男孩就算是人丁单薄。

    在伟大的**的领导下,因为八年的抗日战争,国家的人口稀少,是鼓励生育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片人民的热土上造人是可劲的造。

    改革开放以后,为了提高国民经济水平,制定了计划生育国策,这造人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家家户户最多也就两三个孩子,这都九零年了。林远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妹妹寄养在大姑家。

    林霜儿,没有记错今年才两岁,就是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政策。二胎?那可是罚的你连裤子都没有,让你再生孩子。

    大伯打招呼,父亲林志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冷哼一声。

    大伯家四个儿子,两家的关系不是很好,原因吗?就是父亲知道,林霜儿出生的时候,听说就是大伯告的密。

    因为这事,爷爷都气出了病。可怜六十多岁的爷爷,当时一病不起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

    “呦呦,老二,你啥脸色啊,我可是你哥,有你这个态度吗?”自己家老二不给脸,林大和也冷着脸挖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