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二章 记忆

第二章 记忆

作品:《续薪火

    尽管楚雄一直在努力完成先祖的心愿,重返楚家主家,可其努力,对于庞大的楚家不值一提,所以他把目光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四大家族族比。

    这是江东省四大家族最为重要的大会,也是江东省最大的盛会,十年一届,每一次都是四大家族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也是族里年轻一辈名扬天下的机会,大赛第一便可以取得江东名号,在整个华夏都可以享誉着荣耀,而大赛的其他奖励不用说,其中对于二十岁的楚雄自然是进入前十的楚家人,可以无条件向家族提出一个要求,只要踏入前十便可让家族重归主家。

    作为家族内唯一有修炼资质的楚雄当然优秀,十岁武徒,十八岁开下丹田,成为武者,二十岁武者高阶,让其成为天火楚家有史以来第二位武士,让当时的爷爷喜出望外,全家人都希望楚雄参加,斩获好成绩,荣耀重归楚家。

    楚雄自参加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进了前十六强,其取得的成绩都是自己一滴滴汗水换来的,其表现更是让主家眼前一亮。准备将其重点培养,成为楚家的中流砥柱。在楚雄击败强敌成为八强的时候,面对下一个强敌,深知自己实力不够,并且已达到目的的楚雄本来打算直接放弃。

    可是主家有人找上门来,希望楚雄能够参战尽全力逼出下一个强敌杨天豪的底牌,因为能够与此时的楚家第一个楚义相争江东名号的也只有这杨天豪,父亲本可拒绝,可自入大赛以来作为楚家的第一人和楚雄这个旁系黑马惺惺相惜,多次把酒畅聊,也知道和自己出生不一样的楚义有多希望取得大会第一,带上楚家走向辉煌。

    楚雄答应了,完全可以不答应的楚雄。当时主家内部也没有决定好,也没有那么大的决心牺牲一个前十的种子换来一个不知道的结果,因为当时父亲表现得实力和杨天豪有明显的差距,毕竟年龄摆在那里,相差两岁。

    楚雄让他们失望了,也让他们成功了,随着父亲的倒地比赛结束,楚雄成功的逼出来杨天豪一直隐藏的底牌,阴火网,一招表面看起来是至刚之火的实质却是至阴之火的武技,谁都没想到临近比赛,楚雄竟可以突破到武者圆满。也不禁让主家扼首惋惜,早知道楚雄天资如此之高,就不该让其出战。

    楚雄的努力有回报的,作为一个望族,楚家很快的给楚义配上了对阴火网有效的手段,楚义也得到了称号,江东乌衣候,载誉而归,而楚雄身体伤害虽然治好了,可是受到阴火侵蚀的丹田,导致功力难有寸进。

    一个大赛黑马,才刚崭露头角,就倒下去,不禁让人叹息。虽然父亲倒下了,可其的功绩无法被磨灭,楚家知道楚雄想要让自己的家族回归主家,大手一挥,就要将天火楚家给接到楚家这。可是深知拥有的资源需要与实力相对等的楚雄,直接拒绝。自己已废,兄弟亲族无一有修炼天赋,一家前往主家,只能收到欺凌,不如要些资源,培养下一代,至于主家,只要后辈有天赋努力,必能回去,实力才是硬道理。于是楚家很大方,给了大笔的资源,和一个楚家承诺,认为是楚雄应得的。而赛后知道楚雄为了他的第一落得如此下场的楚义,当即要把楚雄留在身边照顾,要为其寻访名医,治病。

    其遭到楚雄的拒绝,楚雄也是傲气之人,虽然因其所伤,却不甘寄人篱下。楚义不好强迫,不过却让自己刚出生一年的女儿楚柔和楚雄三个月大的儿子楚续定了娃娃亲,楚雄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而现在当初的乌衣候楚义也已是楚家族长,其女儿楚柔更是声名远扬,绝佳的修炼天赋,倾城之姿,高冷的气质,以及楚家族长的女儿,江东乌衣候的掌上明珠,每一样都让艳羡不已。

    前任大概是因为这个婚约吧,天之骄女的未婚夫,却是一个边远地界的土包子,即无惊世之资,又无显赫背景。只是不知到底是仰慕楚柔的世家公子,还是楚家呢。前任在两天前,刚刚突破武者,外出踏青的时候被人重伤,丹田受到重创,父亲无计可施,前往楚家求药。

    回忆起前任的记忆,楚续不禁苦笑,还真是个修炼狂啊,大部分的记忆都是在苦练,从小到大就是父亲的严格要求和挥散泪水和汗水的日子度过。没有任何童年,记忆最深的竟然是自己取的第一却犯了一个小错误被父亲责怪,也正是如此,每天坚持不懈的努力,和自己的父亲一样18岁突破了武者,大概也正式如此被伤的前任才会不甘心无法修炼,偷偷运转导致一命呜呼。楚续,怕是为自己再续辉煌吧。

    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一个需要崛起的家族,一个优秀有豪望族背景的未婚妻,一堆莫可测的敌人,和一个半废的身体,想到这楚续不禁愕然,“前任啊,前任,你这可是一个烂摊子啊。我又该怎么破呢。”想起自己初来此,发现以前所学对于现在没有任何用处,这个世界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可是所学无用,又能如之奈何呢。就算这副身体修好,我又能比前任强到哪去。

    楚续想着这些越发心闷,不禁在外面溜达起来了,后院,绿柳周垂,四面抄手游廊,亭台轩阁,小桥流水,还有几颗芭蕉百无聊赖的趴在翻墙上,似是也没什么精力。一阵晚风吹来,清凉沁脾,可却扑不散楚续心中的烦闷,一切的一切糟糕至极,前世未曾精彩,漫漫苦楚求学路,今生未必辉煌,比比全是拦路石。楚续狠狠地捏着拳头向前挥打了两下。

    “续少爷,你怎么出来了你的身体”白天的那个楚字制服的女生着急的走过来问道,圆圆的脸蛋红彤彤的。

    “小莲,我没事,身体没什么问题了。”楚续温和的笑道。

    “少,少爷,你记起我了吗”叫做小莲的少女红肿着眼睛往楚续怀中一扑。

    楚续轻轻地拍打着小莲的背部,“好了,没事了,我只是脑子不够清醒,现在已经好了。”小莲是个孤儿,自小被家里收养,人又乖巧可爱,和楚续一起长大,被楚母视为亲生女儿一样,比楚续小一岁,却一直陪在练武的楚续身边照料他,本来以家里对其的宠爱,她应该是不需要做任何家务杂活的,可其坚持要照顾楚续,只能听之任之,前任也一直将其当成妹妹疼爱。

    小莲嘟着嘴说道,“可是你伤的好重啊,前两天你被抬回来的时候夫人和小莲被吓死了,好不容易醒过来了,有运行功法,导致差点失忆,呜呜呜,少爷你别这样好吗等老爷回来,老爷已经可以恢复你的丹田的,你别强行运行了好吗”

    看着小妮子一副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不由让楚续想起自己的表妹,同样的娇俏可爱,不由得喜欢紧了,楚续不禁柔声道,“好,放心吧,我等父亲回来,母亲怎么样了”

    “啊,我都忘记去告诉夫人你醒了,夫人,之前晕过去了,然后大夫说操劳过度,喝了些补神的方子,这才刚睡下,我就来看你了,我的去告诉夫人,想必夫人知道了一定很开心呢。”“可是,可是夫人刚睡下,那我要去吵醒她,真的好吗”

    看到小莲两边眉毛轻皱,小脸一副凝重,楚续心中阴霾也不禁驱散了些。笑道“让母亲大人休息,你也去休息吧,等明日母亲醒了,我再去看望她。”

    “可是”

    “没什么可是,去吧,我身体无甚大碍,去歇息去吧,这几天你也没休息好。”楚续轻轻地对着小莲挥了挥手,小莲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转身踱步回到房间的楚续,也轻摇莲步走向了前院。

    想那么多干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说不定,父亲会带来好消息,楚续也是个乐观派,不一会儿,便徜徉在梦境,月华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