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1章:一朝醉死竟重生

第1章:一朝醉死竟重生

作品:《重燃1990

    当林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七八岁的孩童!正躺在破旧的屋子里,这一切他都很熟悉。

    自己的老家,曾经的三间青砖瓦房,林远不由瞪大了眼睛!

    在震惊之中扭头看了看挂在堂屋当门的老日历,看了看正堂的山水画,还有那张破旧的八仙桌,几张木凳子,林远用手戳了把脸。

    “这不可能?”林远骇然道。

    从昨天的记忆,自己好像因为失恋在同学聚会上多喝了几杯。

    这怎么一觉醒来现场的一切都变了!以眼前的一切情景来看,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自己八岁的时候。

    一九九零年那一年,而且是五月初五端午节这一天。

    这一天是他从小到大都记忆犹新,他差一点淹死,昨天夜里陪着老爹上山打野味,因为小雨路滑,一不小心掉进了井里。

    林远猛然爬起来,一股凉风吹来,这才发现现在的自己一丝不挂。打了一个哆嗦,顺手拉起床上的被单把自己裹起来,在房间里到处转悠。

    “粮仓,嗯!没错,是小时候的样子。哦,油灯,挂历啊!1990年农历5月5日,哦!五月端午。”转悠一圈后,林远踮起脚摘掉后墙上的单本日历。

    “没错了,就是这一天,老子就是在这一天差点淹死。真他丫的倒霉啊!哦?等等!”

    林远再次仔仔细细打量的一下自己,狠狠的拍了自己一巴掌,啪!

    “嘶……疼啊!真疼。”

    林远倒抽一口凉气后,揉了揉脸,眼睛一瞪,心脏猛然一跳:“我穿越了,回到了八岁!八岁,卧槽!八岁啊……”

    林远猛然一跳,蹦了起来,内心激动。喃喃道:“这不是说要让我重新活一次?”

    想到此,林远傻笑着寻找自己的衣服穿起来,一溜烟的跑到院落中。

    在院落中林远连蹦带跳放声大吼:“啊啊……”

    林远心里异常的兴奋:“穿越了,穿越了!娘的,真的穿越了!我林远,带着记忆回到了八岁。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什么?”

    大吼过后,林远笑眯眯看着记忆中的老院子。

    一个杂草盖起的牛棚,一个土堆垒砌的猪圈。那茅草屋厨房,还有那口老压井。嗯!还有那颗枣树,院子里跑着的五六只喂了几年的母鸡。

    “够够够……”林远对着老母鸡叫唤起来,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嘿嘿老子穿越了,这么牛叉的事情竟然轮到了老子的头上,这一顿酒喝的不亏!不亏!老子重活一次,看还一事无成不?还被那臭娘们甩了,笑话,这是天大的笑话!哇哈哈哈……”

    那只刚刚孵化小鸡的老母鸡,咯咯叫着,身后领着一群的小鸡仔。老母鸡红着脸护着小鸡仔子,顺着林远的口号就跑了过来。

    记忆中的老公鸡一如往常的向着老母鸡身边凑热闹,哪只老母鸡扑闪了两下翅膀,红着脖子就奔着老公鸡追赶。

    “嘿嘿……”林远傻笑个不停。

    林远根本没有发觉,她的母亲从林远跑出来就发现了不对劲,在厨屋门口看了很久。

    “小远啊,你咋了啊!过来让妈看看。”母亲张桂芝一脸的焦急和担忧。儿子不是傻了吧?行动举止很不正常,泪水啪啪的就从眼中流了下来。

    听到母亲的声音,林远一愣,心跳加速!

    如果自己真的回到了八岁,那么爹娘一定好好的。林远狠狠的咬破自己的舌头,感觉到钻心的疼。嘴角一咧,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

    “娘!”林远哇的一声扑进了母亲的怀里,放声大哭。

    林远的内心呐喊着:“娘啊!我的娘啊……你知道我多少个日日夜夜都梦见你吗?”

    他娘张桂芝,在他十岁的时候撒手而去。因为穷没有钱看病,他娘就生生的躺在床上给病死了。

    他爹林志,十八岁就跟着老娘就去了地府。自己也就是那一年被自己的舅舅送到了部队,从此后他林远就自生自灭。后来退伍后就在二十一世纪繁华的大世界中活着,而且活得很失败。

    娘是没钱看病死的,爹是去干活,十八岁那年给人家盖楼给砸死的。

    他林远从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命运是如此的悲催,做梦都想重新活一次。不是一次想过,如果让他带着记忆回到爹妈还在的时候,他一定阻止这场悲剧。

    多少年来,在梦中林远都会梦到母亲,梦见母亲的嘘寒问暖。梦见母亲烧的热乎饭,梦见母亲背着自己走街串巷。

    而今天他既然穿越回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

    “不怕不怕啊!娘给你做了好吃的,吃过饭娘就给你叫魂去。”母亲紧紧抱着林远,给林远擦着眼泪。母亲的眼泪自从自己掉进井里昏迷后,自眼睛里泪水在眼眶里都没有干过。

    “叫魂!”林远心道,哭声噶然而止,没有记错老爹现在应该回来了。

    “婆娘,儿子醒了吗?我打了两个山鸡,儿子醒了就给炖了。”林远的父亲林志背着土枪,提着两只山鸡进入院落,身上的裤子和褂子带着补丁。

    父亲林志二十五六岁的年龄很壮实,看起来有些消瘦。

    林远听到父亲的声音扭头看向父亲,这就是记忆中的父亲,面容消瘦。除了在家种地之外,开了春就会去山里打些野味赚钱,日子过得还算凑合。

    “爹!”林远喊道,这一切都仿佛在做梦,如果真的做梦,他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

    但林远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醒了儿子,好好!来来,让爹抱抱!”林志一愣,看见林远兴奋的把手中的山鸡扔掉,啪啪!拍了拍手,向着林远张开了双臂。

    林远的心一暖,这是多少回曾经梦到的一幕啊!立即奔上去就钻进了父亲的怀里。

    父亲林志顺手把林远扛了起来:“臭小子,越来越重了,爹都抗不动喽……”

    林远坐在父亲的脖子上,抽泣了两声,摸了摸眼泪,咯咯笑了起来。

    “看吧!婆娘,只要儿子骑在我的脖子上,管保啥事都没有了。”林志对着老婆得意的翻了翻眼睛。

    “瞧你那样儿,赶紧吃饭,吃了饭给儿子去叫叫魂。”张桂芝说道,用毛巾拍了拍林志身上的灰尘,让他把土枪放起来。

    “爹,把俺放下吧。”林远被幸福的感觉充斥内心,嘿嘿直笑。他敏锐的感觉到母亲张桂芝看着自己的眼神不正常,看那眼神好像自己哪里不对劲似的。

    林远的心一跳!还是不要让爸妈感觉到什么好,现在自己才八岁,对八岁,我就是八岁的孩子。

    “哦,苍天啊!你让我林远重新感受一次母爱和父爱吗?派我林远来挽救自己的命运吗?你放心吧,我林远会改变一切的。”林远抬头望天,内心嘀咕着。

    “好,婆娘咋说就咋办!对了,把山鸡给儿子炖上补补。剩下的一只,就到集市上换点钱用。”林志摸了摸林远的脑袋,挎着枪走进了堂屋。

    “小远他爹啊,这不是五月端午吗?包了几个粽子,给带过去两个就是了。”张桂芝在厨房忙碌着喊道,顺手把一只煮好的肉粽子放到了林远的手里。

    “妈,去啥啊!俺没事,好着呢。”林远啃着粽子嘿嘿笑道,幸福来的太突然,这娃幸福的蒙了。

    张桂芝没有搭理林远,自己的儿子从醒来后就一直笑,这孩子肯定是撞邪了。

    张桂芝更加确定了去给儿子林远叫魂的事。

    “不用,娘啊!好不容易家里有好吃的,送给别人干啥啊。”林远不舍的把锅里仅有的四五个粽子给护起来。

    林远可是知道,现在家里过的是啥日子。米粮都是外借的,等到了明年才能还。虽然现在改革开放很多年了,粮食收成可没有二十一世纪好,上交了公粮就没有啥吃的了。

    家里也就六亩地,很贫瘠,村里把最差的地分给了他家。根据规定的公粮数,这地种着根本就不够吃的。

    刚刚过小半年,这可是最后一顿结实的米饭了。要是送了出去,后半年想吃都吃不上,不是逢年过节的,哪里有这些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