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一章 苏醒

第一章 苏醒

作品:《续薪火

    似是沉睡了很久,楚续努力的睁了睁双眼,眼皮死死的黏在眼眶上,后脑勺隐隐作痛,楚续摇了摇脑袋,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出现于什么样的环境。

    “李大夫!我儿醒了!”

    “楚夫人,你让开,让我看看。”

    听着耳边传来的对话,楚续不禁懵逼了,儿?大夫?我是在医院吗?我的身体怎么这么冷

    这时好似一只手探过来,丝丝清凉的能量在身上流走。全身的细胞好似如饿死的饥饿汉子般,贪婪的吮吸着,身上的寒冷好似遇上天敌般,散开了。

    良久之后,只听到那一道叫做李医生的声音说道。“身体机能没问题,只是这丹田中阴寒气在缠绕,所以有些虚弱。”

    接着一只温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那一丝丝的温度划在楚续的肌肤上酥酥的麻麻的,让楚续不自觉地向那只手上靠。大概是因为李医生的治疗让自己恢复丁点力气了,又亦或是,那温热的手掌叩开了懦弱的门关,让楚续耐着疼痛睁开了双眼。

    入眼一个身着浅蓝色丝绸,体态丰满酒红色长发的端庄女子担忧的看着自己,眼睛略微红肿,虽然脸上划过岁月的痕迹,依稀看的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丽的女子。

    周边站着三个人,一个青衣大褂,头发一丝不苟带着些许灰白的中年男子,他的脸色透露出些许疲惫,应该是那位李医生,一个穿面容三十左右的女子,身后背着医箱,站在医生右手边后半步,而最后一位站在人群最后端,不过十六七少女,羊角辫身着灰色制服样式的衣服,胸口绣着一个繁体字,楚。怯生生的看着自己这个方向,那双眨巴眨巴的大眼睛,似是会说话一样,倾诉着少女的忧思。

    房间古色古香,鎏金屏风,檀木桌椅,以及自己身着的红木床,身上盖着的被子也是丝绸的,床对面挂着几张照片依稀看起来是个小孩子从小长到大的记录,房间唯一的现代化的东西大概就是头顶上的水晶灯了。楚续不禁犯了愁,捉摸不透啊,这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

    在楚续犯愁的时候,那位雍容的女子开口了。“续儿,怎么样了?身体还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楚续不禁想坐起来,那女子似是看出了什么轻轻地扶着楚续的手和背,将枕头竖起来垫在身后。

    “不好意思啊,问下,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你们是?你们救了我吗?”楚续一脸好奇的问道

    “续儿你,你不记得我了吗?”只见那女子悲呛着说道,红肿的眼睛透露出无可窒息的疼痛,她转过头问旁边的那位医生:“李大夫,你不是说续儿无大碍吗?可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续儿脑子也不好使了。”看着楚续一阵啥都不知道的表情,心里一阵刺痛。头脑竟有点昏厥,要倒下去。后面的制服女子一把走上前扶着雍容女子,是她不至瘫倒。

    李大夫也是一阵惊奇,“这,难道是伤到脑子影响到神经元?造成失忆?”他连忙用手再次贴到楚续身上,熟悉的能量再次在自己身上游走。

    “楚夫人,这涉及到灵魂的领域,以老夫的本事,无法救治了,灵魂方面的领域怕是只有传说中的老祖级的人物才有涉及。”李大夫一脸得无奈说道。

    “老祖级人物,岂是我们这样的能够接触到的。我,我,我。”可怜的续儿为什么命运如此多舛,这才伤的伤势还没好,现在又,这,这该怎么办啊?女子眼神中不由绝望。

    看着女子的眼神的绝望,楚续的心中不禁被牵动,突然头脑传来巨大的冲击,大量不属于自己的片段从自己脑海里冲出,像是一头猛兽冲出牢笼,肆无忌惮的在外面发泄着自己的怨气,那一段段记忆的主角好似是房间里照片的那个人,似是太多信息了,楚续头脑仿佛炸了般,他双手死死捂着头,身躯弓着,像似被放进油锅里的龙虾收缩着,嘴里发出一丝丝野兽般的呻吟。

    “李大夫快看看,怎么了,怎么了。”“灵魂似是受到了什么冲击,楚夫人,让我来把用安神咒,可以让他好点。”

    楚续在听到这些之后,啊的一声,不禁再次昏迷了过去。

    入夜,楚续不禁坐起,一阵无奈,他本是一名在国外刚毕业的大学生,正在进行他的gapyear,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趟体验其他的文化,可适当那艘伊丽莎白游轮行驶在太平洋领域的时候,不知被什么碰撞,醒来之后就是到了这个世界,待在有着同样名字的楚续身上。

    细细的咀嚼着“楚续”零散的记忆,不由一阵苦笑,天降图腾,末日灾变,大陆分裂,五大联邦,灵气修炼,如果说楚续之前在的二十一世纪的关键词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那么开元时代的现在就是武者,修炼,开拓。

    准确的说就是,这还是地球,一个随着灵气的出现不断扩张的星球,在2100年的时候,由于环境的异常,世界末日出现,各个地方发生不一样的灾难,导致人口大幅度减少。

    直到有一天天降四块图腾柱分别落入了欧洲,美洲,非洲的中心,还有一块本该落入亚洲中心华夏的,却被华夏升起的一座学宫给顶飞,落入了东北部,日韩国界,之后元气出现,动物植物疯狂成长,进化,幸存的人类再次面临灾难,直到人类受到图腾学功的庇护开启了元点修炼之途径,人类开始重建家园,由于不知名的原因亚洲分成了两块大陆,从此形成了,以华夏大陆为中心的五块大陆并存的格局,人类也因为其生活的五个大陆形成了五大联邦,分别是华夏联邦,日韩联邦,欧盟联邦,美洲联邦,非洲联邦。

    而五大联邦成立的那一年也被称作灵年,现在已经灵年5000年了,这历史的画卷谱写的已经与中华上下五千年一样了,五大联邦也不再复之前的平淡缓和了,相互之前摩擦不断,大概是经那些异兽变异植物带来的威胁渐渐变小吧,事实证明,无论什么时候,人类永远是最顽强的生物。

    不得不佩服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的高见,生物与人的确是随着自然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并且能够适应环境的有利变异才能生存,这个世界那些神奇的变异动植物不就是佐证,而更适应环境的不就是那些修炼更高的人吗?要是把现代那些整天攘攘着推翻进化论的砖家们看看,怕是一个个哑口无言了吧。也不一定,想想那些人的脸皮厚度,哈哈,怕是又会嚷嚷着把这个世界申遗吧。

    大概是因为现在放开了,楚续胡百无聊赖的想着。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看着眼前这皎洁的月光零零碎碎的洒在大地上,不禁思念起家人了,父母,弟弟,朋友,与青梅竹马,很希望这是一场梦境,缘于思念,终于妄想,整个梦只是为了教自己这个在外漂泊的游子,不如归家。可是这副陌生的面孔,身体内时而传来的阵阵寒意,以及与现代化格格不入的庭院古阁,无一不在提醒自己,你又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了,一个人孤独地飘荡了,5000年的时光所隔断的距离怕是连去翻找存在的些许痕迹也难以寻阅,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想什么呢,楚续不禁摇了摇头,现在想的不应该是应对现在吗,楚续啊楚续,何故女儿态,父母有弟弟照看,朋友也有自己的陪伴,不由暗暗警告自己,你应该做的事不忘过去,不愧现在。

    一想到现今的状况,楚续头上的阴霾浓厚似一层面具,紧皱的眉头完全一个Z字型。对于现在的身份也清楚了,从楚续的记忆里得知,江东省洪城市天火县楚家家主楚雄的儿子楚续,今年十八,天火一中高三的学生,天火楚家虽然是个不大的家族,在天火县也算不上最顶尖的,但是其却是江东省四大望族楚家的分支。

    别看只是江东省四大望族,要知道,华夏联邦只有八大省,960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一个外四省江东省也要比以前的中国要大。当初楚续这一支也曾是望族楚家的内族第一旁支,因为斗争失败,导致被发配在天火县。所以重回内族也一直是天火分支的愿景。可惜到了楚续爷爷这一代,四个儿子,只有楚雄有修炼资质开启下丹田纳灵气成为武者,和楚家主家的联系更是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