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1471章 陆雅晴的无助

正文 第1471章 陆雅晴的无助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十方天地,圣君突然回来,急急匆匆进了练功室。

    杜艳梅象条死狗一样被人扔在地上,等待她的,将是永世为奴。

    两名侍卫正要将她押走,十几名侍女簇拥着陆雅晴而来,

    “三婶?”

    看到杜艳梅,陆雅晴完全懵了。

    前段时间圣君下令,十方天地戒严,在他出关之前,所有人禁止出入。

    昨天他才出关,到外面跑了一圈,怎么就把杜艳梅给带回来了?

    自从踏进这方天地,陆雅晴就一直在琢磨着怎么离开。

    可圣君派十几名侍女,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跟着她,她根本不可能走出这方世界。

    而且就算有机会,她也找不到出口在哪。

    进出玄界,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能做到的。

    圣君是一个很武断的人,刚愎自用,睚眦必报,连那些盖世大魔头都怕他,

    虽然他给了陆雅晴无比的尊贵身份与荣耀,可陆雅晴却找不到半点温暖。

    她宁愿不要这种生活,她要回到从前。

    “雅晴?雅晴!”

    听到陆雅晴的声音,杜艳梅先是一惊,

    猛然醒悟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雅晴,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可是你的亲婶婶啊。”

    “从小到大,婶婶最疼爱你了。”

    其实杜艳梅也搞不懂状况,既然陆雅晴在这里,又主动喊她三婶,自然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陆逸风可说了,要让她永世为奴。

    杜艳梅是什么人,陆雅晴哪能不知道?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陆逸风去江淮陆家了。

    可能是听说了杜艳梅的事,愤怒之下将她抓了回来。

    不过杜艳梅说的最疼爱自己,那完全是一个笑话。

    这样的话说出来,也不知道她自己信不?

    从小到大,陆雅晴就只看到杜艳梅对自己老妈的百般忌妒,刁难,辱骂,

    她什么时候对自己好过?

    换在以前,陆雅晴的确不想搭理她,毕竟不管发生了什么,她的事都与自己无关。

    只是此刻大家都被带到这个地方,陆雅晴不免有些同情起来。

    “三婶,怎么啦?”

    “我不知道,陆逸风突然把我抓过来,说要让我永世为奴。救救我,救救我。”

    想到刚才自己说陈千娇的坏话,也不知道陆逸风是不是生气了?

    于是她一个劲地扇自己耳光,“都怪我这张烂嘴,我不该乱说话,我该死,我欠揍。”

    这会她打自己打得可狠了。

    陆雅晴看不下去了,朝两名侍卫问道,“出什么事了?”

    一名侍卫回答,“公主,圣君吩咐,要让她永世为奴。所以我们要将她押到奴仆房去。”

    陆雅晴道,“放了她吧,也毕竟是我三婶。”

    杜艳梅听到这句话,立刻兴奋起来,“对,对,我是雅晴三婶,小时候我对她可好了。”

    两名侍卫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不敢违背圣君的旨意。”

    “公主,还是您亲自跟圣君说吧!”

    侍卫们可是亲眼看到,圣君连自己的妻子都不任性,区区一个弟媳又算什么?

    两人强行将杜艳梅押走,杜艳梅又是一阵哭天喊地。

    “雅晴救我,雅晴救我!”

    陆雅晴心事重重,都不知道该怎么为好。

    这几天她花了不少时间来熟悉这个陌生的环境,发现这里地大物博。

    唯一与武帝圣境不同的是,这里充满了警戒,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这里有很多大小不同的建筑,每栋建筑里都住着重量级的人物。

    至于那些小兵小将小虾米,就只能住集体宿舍了。

    陆雅晴正要去找圣君,迎面看到何先生走出来。

    她可是见过何先生的人,没想到何先生在那次大战之后,遁入寺庙。

    他是被无空大师引走的,后来进入了十方天地。

    他在这里的地位并不低,属于智囊级别的人物。

    当然,何先生得知圣君的真实身份后,心情同样无法平静。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整个十方天地居然掌握在陆逸风手里。

    不过他很快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适应了这个身份的转变。

    何臻睿的孩子被他接过来了,正在十方天地里抚养。

    这算是他们何家最后一点血脉吧!

    看到陆雅晴,他还是很恭敬地打起了招呼,“公主!”

    身为千娇集团的总裁,突然被人称呼为公主,陆雅晴很不适应。

    仿佛自己穿越了一般。

    陆雅晴极有礼貌道,“何先生,知道圣君在哪里吗?”

    何先生道,“圣君练功心切,旧伤复发,正在疗伤。”

    圣君一夜之间吸干了所有关押在十方天地里的各大门派强者的功力,贪功冒进,

    本来就是练武之人的大忌,可他在陆家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弟弟竟然也暗恋陈千娇,

    一时怒气攻心,旧伤复发了。

    他娶了天下第一美人,却被天下无数男人惦记,估计这是陆逸风这辈子最大的痛苦。

    听说圣君旧伤复发,陆雅晴心里有种异样的感受。

    她对这个父亲完全没有一点感觉,当那天晚上他露出本来面目的时候,

    陆雅晴仅仅只是惊讶。

    当陆逸风与妻子发生冲突,陆雅晴心里自然袒护着这个妈妈。

    她和妈妈的感情是最深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让陆雅晴背叛这个母亲。

    陆逸风也不例外。

    可父亲毕竟是父亲,血脉相连的亲情,

    听说他旧伤复发,陆雅晴心里多少有点触动。

    她多么希望陆逸风能变回来,一家人还能象以前那样过日子。

    本来陆逸风假死这么多年,如果他突然回来,这也算是一件喜事。

    在他离去的近二十年里,陆雅晴可是清清楚楚妈妈是怎么熬过来的。

    只是陈千娇心里,还能够再接受这一切吗?

    她的心里也许有那个去世的陆逸风,可能再也容不下现在的陆逸风。

    这段时间陆雅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可以,大家能不能好好过日子?

    她不需要轰轰烈烈,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就好。

    这么简单的愿意,能实现吗?

    陆雅晴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何先生没有跟她说太多,转身去忙他的事。

    陆雅晴怵在那里,一脸忧郁。

    她好想跟陆逸风谈谈,希望他能够放下仇恨,让一切回归平静。

    陆雅晴望着那山,思念着心上人。

    唉!

    也不知道秦穆究竟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