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1293章 凶手究竟是谁?

正文 第1293章 凶手究竟是谁?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千娇集团的金领公寓楼里,

    周瑾睡了一觉悠悠醒来,发现秦穆静坐在床头。

    “你怎么不睡?”

    睡了一会,感觉身体好多了。

    秦穆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感觉还有些发烫。

    “我给你打杯水!”

    发热的病人要多喝水,周瑾揭开被子,“我自己来吧!”

    “不用,你躺着就好!”

    秦穆走到客厅给她打水,她还是爬起来了。

    “哎,你怎么起来了?”

    秦穆就要去扶她,周瑾道,“我去洗手间。”

    卫生间里没有关门,秦穆听到清晰的嘘嘘声,一转身,就看到周瑾那雪白的大腿。

    周瑾上完厕所也没回避什么,等她冲了水出来的时候,打着呵欠回到卧室里。

    秦穆递给她一杯水,她喝过水躺在床上。

    “你怎么不睡觉?”

    秦穆说我没事,你生病了,我照顾你一下。

    周瑾嫣然一笑,开心地挽着秦穆的手,把脸贴在他的手臂上。

    “谢谢你,秦穆。”

    秦穆捏了她一下,“不许这样,再这样我就不喜欢了。”

    周瑾听话地点了点头,仰起脖子望着秦穆,脸上涌起一团红霞。

    “你不睡吗?”

    那眼神,分明就有点调皮的模样。

    秦穆道,“怕影响你休息,所以我一直坐在这里。”

    周瑾抿嘴一笑,“没事,我已经好多了!”

    “你等一下,我……”

    只见她双手神神秘秘地伸进被子里,很快就出来搂着秦穆,“我给你看样东西。”

    秦穆一愣,“什么?”

    “你闭上眼睛。”

    周瑾歪着脖子,紧盯着秦穆。

    秦穆果真闭上双眼,手上就多了一样东西。

    “什么?”

    睁开眼睛一看,一件薄如蝉翼的黑丝内内,小得不能再小的东西落在自己手心里。

    周瑾那妩媚挑逗的笑,看得秦穆一阵心神荡漾。

    手往被子里一伸,周瑾不着寸缕的下身,让秦穆哪里还忍得住?

    直接扑上去,两个人滚在一起……

    缠绵过后,两人大汗如雨,周瑾的病彻底好了。

    看来感冒果然要出汗,这个办法比什么药都灵。

    秦穆望着娇喘不止的周瑾,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要我给你买只小鸟过来?”

    周瑾格格地娇笑,“笨蛋,小鸟医人啊!”

    “噗——”

    秦穆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我这里没有小的。”

    天快亮了,可能是刚才折腾得兴奋了,周瑾完全没有睡意。

    她咬着唇,在秦穆耳边道,“我还……想……”

    呃!

    她还能奈了。

    秦穆望着娇滴滴,又妩媚之极的周瑾,忍不住又来了一次。

    快乐的时光总是在飞逝,秦穆有些意犹未尽的时候,天边已经露出一丝曙光。

    望着瘫软在那里的周瑾,他就打趣道,“还来吗?”

    周瑾红着脸,笑得那么暧昧,却不做声。

    不过秦穆倒是没有再继续,这事跟喝酒一样,尽兴就行,千万别喝醉。

    喝醉伤身体啊!

    看到天亮,正准备起床,周瑾搂住他,有种依依不舍的模样。

    “再抱我一会!”

    秦穆无奈,又回头抱住她。

    周瑾喃喃道,“秦穆,以后我们别这样了好吗?”

    秦穆一惊,这才感觉到周瑾昨天晚上有点不正常。需求也比平时大,原来是想一次吃饱。

    “什么意思?”

    周瑾不敢看秦穆的眼睛,只是紧紧抱着他道,“我们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这样我总觉得对不起总裁的。”

    原来……

    秦穆明白了。

    敢情昨天晚上是告别仪式啊。

    周瑾好象怕秦穆误会似的,解释道,“人都是自私的,虽然我不求什么名份,只愿做一个你背后的女人,可咱们这样下去,总觉得对不起总裁。”

    “总裁这么爱你,我们都看得出来。”

    “所以我……”

    秦穆搂紧她,“别说了,我知道。”

    “但我不许你离开我!”

    周瑾的命运已然如此波折,秦穆不愿她再受伤害。

    周瑾嗯了一声,“我不离开你,我们以后就做朋友吧!保持这种友谊。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这个问题让秦穆头疼,他点了支烟坐在床头,也不说话。

    如果让他因为某一个人放弃对其他女人的好,他也会觉得内疚。

    正如自己当初和程雪衣说的,以后不再去惹其他女人。

    但在一起了,让他绝情抛弃人家,他还是做不到。

    面对周瑾的担心,他当然理解。

    周瑾自己也是有压力的,难怪她最近一直没有找过自己。

    秦穆心里明白,可他不想让周瑾再受苦。

    所以他安慰着周瑾,“这事我来处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不要再去上班了。”

    周瑾爬起来,“我已经好啦,早就没事了。”

    “好了?”

    秦穆有些奇怪,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果然体温降下去了。

    其实感冒引起发热,只要出一身汗基本能痊愈,昨天晚上两人这么疯狂,周瑾的感冒不好才怪了。

    看到周瑾不穿衣服,在自己面前毫无保留,秦穆又有些冲动。

    大清早,手机骤然响起。

    其实此刻才六点零几分。

    秦穆接了电话,“什么事?”

    “师父,您在哪?昨天晚上青城派的李自飞,昆仑派的司徒空都被黑衣人杀了。”

    啊?

    他们不是这么多人守着李自飞吗?

    究竟是什么人能在二十几大门派代表面前,将两人杀死又全身而退?

    秦穆感觉到这事情真的闹大了,匆匆穿上衣服,洗刷一下准备离开。

    周瑾问道,“出什么事了?”

    “那边出人命了。”秦穆顾不上解释,匆匆出门。

    电梯门口,碰到晨跑回来的柳虹。

    柳虹穿着一身运动衫,球鞋,头发扎成马尾,很有青春活力。

    “你怎么在这里?”

    柳虹很奇怪。

    秦穆挠了挠头,“我去你房间找你,想问问柳婶的情况怎么样了?没想到你这么大清早就出门了。”

    柳虹一脸歉意,“你怎么不打我电话?”

    “我又不知道你要来。”

    “我妈目前的状况非常好,听我爸说神医应该可以治好她的病。”

    “哎,你上去坐坐吗?”

    秦穆摇头,“算了,下次吧,沈天龙打电话过来,青城派和昆仑派的代表又被人杀了。”

    “啊?”

    听说出人命了,柳虹吓得脸色苍白。

    秦穆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开,柳虹紧张地拍拍胸口。

    武林门派集聚的酒店大厅,两具尸体摆在那里。

    伤口几乎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什么来。

    警方和法医都在现场。

    他们已经彻底崩溃了。

    三天时间,四大门派代表。

    连同那些弟子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可他们依然束手无策。

    大厅里的武林代表们人人自危,他们也有些担心起来。

    对方的身手实在太高,根本防不胜防。

    而他们这些代表的实力,仅仅只是门派中的二流水平。

    如果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自己,那他们怎么办?

    大厅里传来无空大师喃喃的念经声,他又在为这些死去的门派代表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