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1268章 慈悲中的杀戮

正文 第1268章 慈悲中的杀戮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八百僧陀组成的一个庞大的阵法,喃喃的梵音四起,不断地唱着金刚伏魔咒。

    那声音,绵绵不绝,充斥着整个伏魔大阵。

    演化成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心,身,耳,鼻……不断侵袭着两人。

    被禁锢的空间,这股力量越来越大,凭秦穆两人横冲直撞,还是左右冲撞,终究脱离不了对方的禁锢。

    巅峰强者的实力,也算是绝世强者了,然而,在这里并没什么用处。

    这里才是一片真正虚无的世界,

    一片梵净的世界。

    同样也是一片被分离的世界。

    那些僧陀不断移动方位,他们虽然不攻击人,却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袭向秦穆两人。

    也就是说,他们不直接杀人。

    那股力量越来越强大,演化成各种绝学,隔空搏杀。

    嘎——

    凤凰一声长鸣,冲向天际。

    蓬——

    可它又被这个禁锢空间的力量给打下来。

    整个广场上空,似乎有张无形的网。

    将两人一禽网住。

    秦穆凝聚一身真气,骤然出拳。

    轰——

    那拳头砸向无形的顶穹,顶穹也只是微微鼓突一下,将他的力量消于无形。

    程雪衣的补天诀,在这里也没有半点作用。

    那些被打散的僧陀,很快就凝聚成形,

    云端之上的虚影捏起一个法指,保持着威严。

    婆罗门主一脸得意,没有人能在八百僧陀组成的伏魔大阵中半小时不死。

    连神魔都逃不过一劫,更何况他们两个凡胎俗体?

    随着八百僧陀的吟唱,降魔之力越来越强大,

    秦穆两人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巨增,两人使劲一切力量,试图冲破这片禁锢,无奈头顶上方那道虚影总在施压。

    每每秦穆两人冲击大阵,总能被它挡回去。

    而他们攻击那些僧陀,并没什么用处。

    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要被活活累死。

    还有,大阵的力量持续增强,它能摧毁困阵者的意志。

    凭着两人的修为,不一定给挡得住它的攻击。

    那力量是无形的,酷似于秦穆领悟到的虚无境界。

    以无形之力,攻击有形之体。

    胜负自然分晓。

    秦穆当初悟透万象虚无之境,也是从心经上得到的启示。

    或许他们之间有渊源。

    可现在,对方用比秦穆更高深的道法来还击他。

    谁胜谁负,不言而寓。

    说白了,有点以大欺小的味道。

    对方似乎非常了解秦穆的实力,他的万像虚无之境还是从心经上悟来的。

    而且又是吸纳天地之力,所以伏魔大阵就把天地分离。

    禁锢出一方小天地,将你困在这里。

    你不能凭借外界的天地之力,你的实力将大大减把,退回到巅峰之境。

    秦穆左冲右撞,始终找不到突破口。

    程雪衣的补天诀似乎也威力不大,因为他们的对象,是虚无的东西。

    是无形的东西。

    程雪衣道,“这才是真正的虚无之境,秦穆,你能领悟到什么吗?”

    秦穆苦笑,“我们都快被人家弄死了,还有心情领悟。”

    程雪衣已经累得快不行了,“我和凤凰为你护法,你想办法试试?”

    “真要是不行,我们就只能认输了!”

    哪有认输这么简单?

    他们会在大阵中灰飞烟灭的。

    连神魔都逃不过这一劫,更何况他们。

    当然,这阵并不一定能困得住真正的神魔。

    这要看对方的实力。

    这是一个强者为王的世界,如果人家的实力更强大,伏魔大阵也是枉然。

    但用它来对付秦穆两人,显然是不二的选择。

    既能减少自身的伤亡,又能困住两人。

    秦穆也想从中领悟到什么?

    无奈八百僧陀的喃喃之音,听得让人心烦意乱。

    它能激怒人,让人所有的恶念在瞬间爆发。

    不是说,上帝欲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伏魔大阵也是这个原理。

    从根本上激怒人心所潜在的恶念,在这片虚无的天地中爆发出来,然后走过自我毁灭的终点。

    这是无形的杀人。

    也是一种恶念。

    世界上,真能有一种善念能结束一切邪恶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

    对方使用这种方法,似乎也很残酷。

    或许他们认为秦穆两人杀了这么多婆罗门人,应该接受这种惩罚。

    这种惩罚,就是以生命的代价,来接受这个结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阵中的威力越来越大,梵音四起。

    象是无数的符文演化成杀招,不断地袭向两人一禽。

    嘎——

    凤凰一声大叫,不断拍打着翅膀。

    它愤怒地冲向云端的虚影。

    它是百鸟之王,是天地之间最强大的神兽之一。

    它的愤怒,似乎夹杂着人类的表情。

    它似乎在质问,“你有什么资格掠夺别人的生命?”

    “你以为自己就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吗?”

    嘎——

    凤凰仅仅只是经过了第一次涅磐,也许它以后还会不断涅磐,成为天地之间强大的存在。

    它从冰川中来,谁也不知道它的来历,

    这些年它经历了什么。

    或许,它还有它的故事。

    然而,它的抗议,并没有得到虚影的任何怜悯。

    这是慈悲中的杀戮。

    秦穆和程雪衣显然也已经到了极限,他们不断的搏杀,试图冲出这片禁锢的天地。

    可惜,他们的一切也只是徒劳。

    没有天地之力的配合,秦穆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人体的力量,终究有限。

    这就是为什么到了巅峰境界之后,要突破自身的桎梏,回归天地。

    眼前这个伏魔大阵,是秦穆有生以来,见过最强大的阵法。

    眼看程雪衣也累得不行了,秦穆一阵愤怒。

    他仰天长啸,怒视云端的虚影,“老子不服!”

    呀!

    一声暴喝,声波震天。

    余波撞击在大阵的边缘,就这样消散了。

    正象一些人的生命,最终杳杳无音。

    噗——

    那边,程雪衣喷出一口鲜血,她终于熬不住了,补天诀的威力,也无济于事。

    那道散落的血花,在夕阳下格外刺眼。

    嘎——

    凤凰一声悲鸣,飞扑过来。

    秦穆一把抱住程雪衣,“雪衣,我们合体吧!”

    阴阳合体,龙凤交融。

    这也许是最后的办法。

    程雪衣一怔,羞羞地望着他,她的伤势不轻。

    “能行吗?”

    秦穆坚定地点点头,“也许我们能够达到心意相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

    “好!”

    嘎——

    凤凰扑过来,拍打着翅膀,不断点头,似乎很赞同秦穆的说法。

    两人盘膝而坐,秦穆以纯阳的力量,程雪衣以纯阴的月华之光,向大阵发出新的挑战。

    凤凰带着七彩的光芒,盘旋在两人头顶,为他们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