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1198章 悲催的杀手之王

正文 第1198章 悲催的杀手之王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唉!

    真是让人无语。

    童四扫了浴室里一眼,暗道这女人究竟有多饥渴?

    找老子也比他强啊,非得找个歪果仁。

    那一刻,童四心里有种无比的愤怒。

    目光落在洒落在地上的衣物,就要恶作剧,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从身上掏出两颗药丸扔在桌上的两杯水里,

    然后神不知鬼不觉退出来。

    贼不走空,童四顺手摸走了那女人包里的毓婷。

    小区外面,警方悄悄地摸了进来,并且锁定了具体的位置。

    所有人布局到位,悄悄潜伏,等待沈天龙的命令。

    沈天龙率十八将匆匆赶来,根据小区的环境,迅速封死对方所有退路。

    十八将至少六人占据了几个制高点,二百多名警察封锁地面,

    一张天罗地网悄悄铺开。

    少妇所住的楼房,是小区里的洋楼,

    整个楼层才十一楼,她家就在顶楼的复式结构里。

    浴室里传来狂野的叫声,两个人居然已经玩上了。

    也许是塞德尔心里有顾虑,几分钟就完事了。

    那女人似乎还没满足,略有些失望。

    望着塞德尔光着身子走出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不快。

    不是说歪果仁很厉害的嘛?

    也就那样。

    塞德尔出了浴室,又一次来到窗口打量楼下。

    他总是有些不放心。

    顺手端起桌上的那杯水,咕噜——咕噜——灌下去。

    真爽!

    也许是在酒吧里喝多了酒,嗓子有点干。

    喝完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平时自己从来不喝已经倒好的水,今天有点大意了。

    喝完这水,那少妇光着身子出来,“dear!看什么呢?”

    这女人有些娇,还有些骚。

    估计刚才没喂饱呢?

    正要缠着塞德尔,突然,门锁一响。

    不好!

    塞德尔毕竟是排名前十的杀手之王,这声门锁响让他听出了不妙。

    迅速推开那女人,扑向自己的衣服。

    将枪抓在手中。

    嘭——

    就在这一瞬间,防盗门被打开了。

    “不许动!”

    冷锋率十几名警察冲进来。

    塞德尔也不是等闲之辈,身影一闪,啊——!

    他已经抓住那女人做了挡箭牌,手枪顶在女人的脑门上,用外语吼道,“不要过来!”

    “否则我杀了她!”

    这可怜的女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刚刚还跟自己温存的男子,眨眼之间变成一个恶魔。

    女人吓得一阵尖叫,连自己走光了也顾不上遮掩。

    “有人质,大家小心点。”

    冷锋喊了句,端着枪瞄准对方。

    塞德尔怒喊,“go!go!”

    做为一个全球排名前十的杀手,他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

    连衣服都没穿就被人家围住了,尴尬啊!

    除了这丝尴尬,他并没有多少害怕。

    就这些警察也想困住自己?

    老子可是排名全球前十的杀手之王。

    要知道全世界七十多亿人,能够挤身杀手榜前十,那是一个什么概念?

    如果塞德尔穿了衣服的话,他根本不在乎眼前这些警察。

    他瞟了一眼外面,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对面的高楼里,竟然有狙击手瞄准了他。

    塞德尔瞬间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胁。

    冷锋用外语喊道,“放开她,我们保证不杀你!”

    塞德尔冷笑,“这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阴沉的眼神一瞟,另一处制高点,赫然也有狙击手。

    自己被包围了。

    一种不详的预感让他本能地紧张起来。

    那女人吓得一阵阵尖叫,塞德尔冷冷道,“对不起了!”

    他发现自己如果再不果断离开,今天就有可能栽在这里。

    正要伺机而动,突然,

    肚子里传来一阵急响,屁股一紧,我日!

    一股洪流汹涌而来,冲击着括约肌。

    塞德尔要疯了,那杯水有问题。

    房间里,除了这女人再没有别人,贱人,竟然敢害我!

    塞德尔眼里闪过一抹凶狠,猛地一把将那女人推向冷锋。

    并狠狠地开了一枪。

    砰!

    子弹打中女人的后心,整个人扑向冷锋。

    塞德尔借着这个机会扯着窗帘纵身一跳。

    就在那一刹那,噗——

    一股臭哄哄的秽物从身下喷了出来。

    楼下一名正好奇地探出脑袋的男子刚刚好享受了这一刻。

    从天而降的那啥,全部喷在他的头上。

    天啦!

    天降猿粪!

    哦不,是人粪。

    塞德尔哪里顾得上自己的狼狈?

    他没有跳下去,反而顺势爬上屋顶。

    屋顶上,刚好有晾衣棚。

    随手扯了一条男人的裤子套上,总算解决了刚才的窘困。

    而房间里的冷锋,抱住这个不着寸缕的女人。

    塞德尔的子弹打中了她的右胸,他故意没有一枪致命,扔下一个伤员让冷锋他们去抢救,同时也给自己争取时间。

    冷锋当然不能不顾这名女人,立刻将她交给身后的警察,马上送医院!

    楼上,其他兄弟已经锁定了塞德尔的藏身之处。

    要不是秦穆吩咐过,一定要抓活的,他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沈天龙抬头望着顶层,冷哼道,“想跑?”

    如今已是地阶实力的沈天龙,几个起落借助楼层之间的阳台跃上屋顶。

    塞德尔看到一道人影翻飞上来,本能地一惊,举枪就要射击。

    噗——

    肚子又不争气了,童四下的泻药很重,而且很急。

    这位可怜的塞德尔,满脸悲愤。

    裤裆里再次被一股洪流喷湿。

    这次比上次更狠,泥砂俱下,粘乎乎的湿了一大片。

    连沈天龙都闻到了一股很臭的味道。

    他不爽地盯着对方,“你丫的究竟是杀手之王还是屁王?”

    塞德尔气得脸色通红,刚才情急之下,根本没看到沈天龙是怎么上来的。

    只见沈天龙缓缓道,“投降吧!你已经无路可走了!”

    “fuck!”

    塞德尔怒吼一声,砰砰砰——

    连开三枪,枪枪指向沈天龙的要害。

    沈天龙身影一晃,丫的,老子现在可是地阶实力,要是这样也被你打中了,老子一头撞死算了。

    塞德尔眼前一花,沈天龙就到了他面前。

    他耸了耸鼻子,“嗯,真臭!”

    噗——

    话还没完,正准备殊死一搏击的塞德尔屁股处又是一紧,再次涌出一股洪流。

    o!

    我的上帝!

    悲催的塞德尔估计这辈子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沈天龙皱起眉头,一掌劈向塞德尔的脖子,塞德尔哪里还躲得开?

    直接被沈天龙劈翻在地上,沈天龙夺了他的枪,一脚踏向他的胸膛。

    枪口一指,“不许动!”

    噗——

    被沈天龙踩在脚下的塞德尔又拉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