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1088章 舔我的鞋底!

正文 第1088章 舔我的鞋底!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行,那就明天中午,长城脚下!”

    秦穆给了对方一个时间,地点。

    明天?

    好!

    那就让你多活一天。

    鬼剑特别嚣张,很牛很拽,

    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鬼剑了,尤其是袭击酒徒得手,越发膨胀。

    也许他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此刻他只想报仇,报仇。

    如果是以前报仇无望,他可能没这么冲动。

    清风道长拂尘一扫,“明天中午,长城脚下!哈哈哈哈——”

    或许是为了故意示威,两人一阵大笑,踏空而去。

    天阶强者的实力就这么牛比,你不服都不行。

    现在秦穆这边根本没什么强者,不管是沈天龙也好,赵文琪也好,他们的实力都远远不如鬼剑和清风道长。

    明天交战,拿什么对付他们?

    众人急了,“秦穆,你怎么可以答应他们?”

    陆雅晴更是紧张不已,秦穆道,“没事,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我要练功了!”

    听说秦穆要练功,大家就不好打扰了。

    他们只是在心里想,难道秦穆还有底牌?

    送秦穆回到一个安静的房间,众人还是不愿离去。

    陆雅晴问,“神医,象他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恢复过来吗?”

    神医幽幽地叹了口气,“难!”

    “不是说没有机会,而是需要时间。”

    “如果他能回去,在武帝的帮助下也许能够尽快恢复。”

    “但他不肯回去。”

    陈怡君道,“不是他不肯回去,是他担心身边的人。”

    “如果他离开,对方势必对他身边的人下手。酒徒已经出事了,他不想其他人出事。”

    这几句话说到心坎里去了,众人都赞同她的说法。

    同时也更加为秦穆担心。

    神医道,“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你们这样干等着也没用,一切还得靠少主自己来解决。”

    陈滨看了姐姐一眼,“我去找帮手!”

    陈家以前的确有不少帮手,象巅峰境界的强者都有好几个。

    可他们都死在秦穆手下。

    陈怡君也道,“那我们先回去了。”

    与其守在这里,不如想想别的办法。

    再说秦穆身边有陆雅晴和沈婉莹,自己留下来算什么?

    陈怡君从来没想过自己要留在秦穆身边,那天晚上的事,是她自己情愿的。

    所以她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也不会再缠着秦穆,给他带来困扰。

    姐弟两离开林家,陈滨道,“我一定要找到几个强者收拾这两个王八蛋。”

    陈怡君幽幽道,“时间这么紧急,去哪里找啊?”

    “而且这些强者的脾气都很臭,人家未必给面子。”

    陈滨问身边的两名保镖,“你们知道哪里有高手吗?请过来,钱不是问题!”

    两人苦笑,“陈少,象他们这样的高手,是钱能解决的吗?”

    陈家当年的确对很多人有恩,但是现在他们都不买陈家的面子了。

    陈滨道,“那你们帮我去请你师父出山。”

    两人有些为难,“我师父老人家肯定不会出来的。”

    陈滨火了,“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王八蛋装比?”

    “不行,我得去找一下我外公。”

    现在也只有去找何老了,希望何老能帮得上忙。

    陈怡君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姐弟两人一起去找外公。

    宫里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两人来到何老的住处,陈滨大大咧咧问,“我外公在家吗?”

    一位侍卫道,“陈少,二小姐,真不好意思,何老出去了。”

    什么?

    陈滨要跳起来了,他怎么可能不在宫里?

    侍卫在旁边陪着笑,“老爷子出去有二三天了,没回来呢!”

    “那你知道他去了哪?”

    陈怡君柔声问道。

    侍卫摇头,“真不知道,我们哪敢问老爷子的去处?”

    陈滨突然觉得有些蛋疼,却又不好发作。

    进了门,发现何老的确不在。

    可问谁,谁都说不知道。

    唉!

    姐弟两人悻悻而回。

    陆雅晴和沈婉莹都在林家没走,她看着沈婉莹后走过来,“沈总监,如果明天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和周瑾把工作接下来。”

    “千娇集团不能有事,我们下面还有那么多员工,他们不能没了工作。”

    沈婉莹心里一阵紧张,“总裁,你可不能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秦穆的为人我们都清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做的,相信他吧!”

    陆雅晴只能点点头,但心情格外沉重。

    又是一个煎熬的晚上,众人在紧张的度过。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秦穆从房间里出来了。

    还是那头白发,看得惹人心疼。

    陆雅晴等人围过去,“秦穆,你怎么样了?”

    经过一夜的调息,秦穆的情况略有好转。

    但是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肯定是天方夜谈。

    人家早就算计到了这一点,要不怎么报仇?

    秦穆安慰大家,让大家放心。

    一起吃了早餐,然后出发。

    长城脚下,距闹市中心有好几十公里。

    沈天龙,赵文琪紧紧跟在师父后面的车上。

    沈天龙道,“师姐,呆会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保住师父。”

    赵文琪咬着牙齿,“放心吧,我不会让那两个老王八蛋得逞的!”

    说着,这家伙一把撩起衣服。

    沈天龙老脸一红,“师姐你——”

    “尼玛,衣服下全是炸药!”

    他还以为……

    自己也是醉了,这个时候还能往那里想。

    看到赵文琪身上绑的炸药,沈天龙一个大写的服。

    “还有没有?给我一点!”

    赵文琪道,“车子后面有呢,还有枪,以防万一!”

    沈天龙拿起炸药绑在自己腰上。

    “看到情况不对,我们就一人抱一个,炸死这两个王八蛋!”

    赵文琪也不废话,将衣服放下来。

    此刻沈天龙看她的眼神,愣是跟以前大不相同了。

    不愧是师姐,这都想得出来。

    鬼剑和清风道长的实力,不过天阶境界。

    就不信炸不死他们!

    车子来到长城脚下,那里有一片宽广的坪地。

    也不知道哪里传出去的消息,这里居然有很多人过来观战。

    这场面,与当初何其相似?

    当初顾少向秦穆下战书,结果引起江淮无数市民观战。

    现在鬼剑向秦穆下战书,又引来天都无数市民观战。

    清风道长和鬼剑远远见了,无不泛起一丝冷笑。

    围观的人越多,他们越觉得过瘾。

    鬼剑冷冷道,“姓秦的,老子要让你象狗一样爬在地上,舔我的鞋底!”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