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1057章 你又打人了

正文 第1057章 你又打人了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陈家二小姐的身份是何等显赫?

    竟然主动去拉人家的手?

    赵少阴沉的目光一凛,那种感觉就象喉咙里吃了个苍蝇一样。

    虽然他与陈怡君没什么交集,也从来没见过面。

    可陈怡君的容颜,显然深深的吸引了他。

    再加上陈怡君的身上那股杰傲的气质,更有一种令人倾慕的冲动。

    之前早就听说陈家将二小姐许配给了何家大少,那个时候他心里就不爽了。

    他们是表兄妹啊?

    怎么可能结婚呢?

    后来突然传出消息,何臻睿与陈怡君的婚事搞砸了。

    赵少心里一阵庆幸。

    人,有时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种明明不曾相见,却心之向望,令不可思议。

    赵四爷是陈老身边最得力的人,也可以说是陈家的功臣。

    赵少自然理所当然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成为陈二小姐的未来夫婿。

    可陈怡君却带着一名陌生的男子过来,这又是为什么?

    当他看到陈怡君这个动作,心里无端起了杀意。

    目光陡然变冷,“对不起,我爷爷现在没空,二小姐还是请回吧!”

    陈怡君也不生气,人家现在是大功之臣,居功自傲,难免有些高调。

    她平静地道,“那四爷什么时候才有空?”

    “那就不知道了,这得看我爷爷的心情。”

    赵少傲慢地道。

    陈怡君完全没有一点脾气,“行,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等候四爷的消息。”

    轻轻递过那份拜贴,“还请赵少把拜贴交给四爷,说怡君来过了。”

    赵少看也不看,轻蔑道,“不必了,我爷爷哪有这闲工夫!”

    秦穆眉头一拧,早就想发火了。

    无奈陈怡君紧紧拉着他的手,目光望过来,用眼神告诉他,不要冲动。

    既然对方不接招,陈怡君对众人道,“走吧!”

    一群人就要上车,赵少冷声喝道,“站住!”

    “二小姐,你们就这么走了呢?当我们赵家什么人?”

    陈怡君扭头过来,“赵少什么意思?”

    赵少冷哼道,“他打伤了我们十几名护院,拍拍屁股就这样走人了?”

    “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秦穆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了,你穿个白西装出来,就当自己是白马王子啊?

    他扭动了一下领带,“你要什么样的交代?”

    赵少满面寒霜,“来人,给我打断他的腿!”

    敢在赵家门口出手伤人,不给他一点教训,他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几名护院冲过来,秦穆一声冷笑。

    “姓赵的,你们不过只是陈家的一条狗而已,真以为给你一件衣服,你就当自己是人了?”

    “放肆!”

    秦穆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赵少。

    这些年以来,四爷一直试图摆脱陈家的影子,让赵家独立出来。

    没想到秦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的戳到他们家的痛处。

    赵少勃然大怒,冲着身边的保镖和护院大喊。

    这些保镖和护院早就想好好表现一下了,难得逮到这个机会,纷纷扑上来。

    秦穆伸手将陈怡君一拉,藏在自己的身后。

    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今天不好好出手教训教训一下这个目中无人的赵少,他们还真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了。

    蓬——

    秦穆神威大发,就在这群保镖和护院扑向自己的时候,一股滔天之气扑面而来,天阶巅峰之境的强者之气,瞬间将这些人淹没。

    磅礴的气浪,生生将所有人全部震飞。

    啊哟——

    接二连三的惨叫,让这些保镖和护院控制不住一阵急咳。

    噗——

    受伤最重的人已经咳出血来了。

    有些人已经伤到骨头。

    赵少大惊,脸色一阵苍白。

    “你——”

    他万万不敢相信,更没看清楚对方是如何出招的。

    一股磅礴大气扑过来,所有人全部被震飞了。

    偏偏他还留在原地,如此强大的力量,更让人不可思议。

    如果现场有高手,他一定会看出秦穆的功力已入化境。

    竟然可以随心所欲,意随心动。

    他可以收放自如,要不赵少此刻也被震飞了。

    可他没有,秦穆留下了他一个人站在那里。

    只是他才说了一个“你”字,

    一道身影掠过,啪!

    清脆无比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林荫大道。

    赵少细皮嫩肉的脸上,惊现一个清晰的掌印。

    半边脸被抬起老高,几颗牙齿从嘴巴里飞出来,血水溅了一身。

    白色的西服上,鲜血点点。

    这一巴掌好狠。

    打肿了赵少的脸,抽飞的几颗牙。

    赵少一阵茫然。

    而秦穆,依然冷冷地站在那里,灼灼目光紧盯着赵少。

    那模样,不怒自威。

    陈怡君站在他的背后,很淡定地看着这一切。

    她知道,没有人能阻止得了秦穆。

    尤其是他动怒的那一刻,赵少注定已经悲剧了。

    既然无法阻止,那就顺其自然。

    陈怡君幽怨地看了秦穆一眼,“你又打人了。”

    这一句话好无奈。

    赵少听在耳朵里,简直就象被人捅了一刀似的,完全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

    “你——你敢打我?”

    秦穆淡淡地道,“我打你还是轻的,信不信我杀了你!”

    说罢,脚下一沉。

    新修的水泥路面,竟然呈蜘蛛网一样龟裂,并迅速向四周漫延。

    赵少的下一句话,就象哽住了一样,生生地卡在喉咙里。

    秦穆道,“你再废话,我让你有如此石。”

    赵少心里一凛,一种无边的恐慌袭上心头。

    对方的实力,显然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难怪他敢这么目中无人,无视赵家的存在。

    难怪他值得陈家二小姐如此紧紧握住他的手,以托终身。

    原来他是一个真正的强者,虽然被秦穆震住,可他哪里甘心?

    只听到秦穆冷声道,“给你半天时间,让赵四爷到二小姐下榻的酒店来请罪!否则别怪我无情!”

    说完,转身搂着陈怡君的细腰,“怡君,我们走!”

    赵少眼睁睁地望着他们上车,三辆车子绝尘而去,他一直怵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来。

    “少主,少主!”

    几名伤势较轻的保镖和护院跑过来,正要护送赵少回去。

    突然,有人耸了耸鼻子。

    不对,怎么有股骚味。

    低头一看,赵少脚下正缓缓淌着一团液体。

    液体偏黄,这是上火的症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