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913章 程雪衣的心事

正文 第913章 程雪衣的心事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秦穆和酒徒两个人在一起喝酒。

    今天喝的,可不是什么红酒,就是酒徒从北方弄来的烧刀子。

    这种最烈的酒,喝起来很辣喉咙。

    但是两个人今天放开了喝。

    黄强,梁子成等人只有在旁边助威的份,秦穆一挥手,“你们到一边玩去。”

    于是旁边只剩下五娃。

    五娃迈着性感的大长腿,无语地望着这两个家伙。

    也不知道秦穆今天发什么神经,完全敞开了喝。

    一时之间,简直就象变了个人似的。

    光着膀子,说粗话,大碗大碗的喝酒。

    而陆雅晴见顾老一家登门道歉,她就打电话找秦穆。

    刚开始还以为秦穆在程雪衣那里,陆雅晴开着车,赶到逸仙楼。

    程雪衣说不知道,秦穆和人一场大战之后,好象是跟酒徒走了。

    走了?

    能去哪呀?

    “对了,要不找五娃问问?”

    “也许她知道。”

    好不容易找到五娃的电话,打通了。

    陆雅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五娃可是酒徒这混蛋叫人家的小名,而且有那种羞羞的意思。

    陆雅晴只好叫“五……姑娘——”

    噗——

    程雪衣在旁边忍不住笑出来,五姑娘?

    论这方面的知识,程雪衣和五娃都比她强多了。

    两人当然知道五姑娘是什么意思。

    五娃在那边哭笑不得,“陆总,我不叫五姑娘,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陆雅晴见程雪衣暴笑,无辜地问道,“我说错了吗?”

    程雪衣捂着嘴,“你打完电话再说。”

    陆雅晴问了五娃,终于知道秦穆在那边喝酒。

    只听到秦穆在大叫,“让她过来,咱们一起去唱歌。”

    五娃告诉了陆雅晴,陆雅晴拉上程雪衣,走吧!

    程雪衣有些难为情,她不想见秦穆。

    可还是被陆雅晴拉了出来,两人上了陆雅晴的保时捷,风风火火赶到五娃那里。

    秦穆正和酒徒在喝酒,五娃一个人在旁边看着。

    见两人过来,五娃呶呶嘴,“喝了二个小时了。”

    陆雅晴和程雪衣同时望过去,两人均有些尴尬不已。

    这两个家伙衣服也不穿,象个流氓一样,光着膀子在喝酒。

    而且喝的还是最烈的烧刀子。

    整个房间里一股酒气扑鼻,让两人都不敢进去。

    陆雅晴看到秦穆光膀子,和程雪衣看到秦穆光膀子,心思是完全不一样的。

    程雪衣的心头,涌起一丝羞怯。

    正如她那天晚上,为了帮秦穆而主动脱了秦穆的衣服。

    事后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这么冷静。

    完全表现得就象一个经历了这种事情的少妇一样。

    现在想来,程雪衣都觉得怪怪的。

    因为当时的秦穆完全不省人事,可他依然有生理反应。

    发生这么大的事,却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事后,她看秦穆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明明是自己救了秦穆,程雪衣却不敢跟秦穆见面,生怕他发现了这个秘密似的。

    陆雅晴走进来,“秦穆,你们这是干嘛?”

    秦穆见她和程雪衣一起来了,开心地喊道,“来,来,一起喝两杯。”

    陆雅晴闻到这酒味,就受不了了。

    程雪衣在背后也不说话,她用眼睛瞄了一眼。

    秦穆站起来,走到她们两个身边,也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今天特别开心,居然直接搂住两人的肩膀。

    “来嘛,来嘛,坐!”

    被秦穆这一搂,程雪衣心里本能地一跳,紧张得脸都红了。

    倒是陆雅晴淡定,“干嘛?你喝多了?”

    秦穆开心地大笑,“今天我心情好,所以叫你们过来一起乐乐。”

    “你的腿?”

    陆雅晴奇怪地看着秦穆下半身,秦穆坏笑起来,“放心,这两腿条都好好的。”

    酒徒接了一句,“言下之意是还有一条不好了?”

    五娃瞪着眼睛骂了句,“流氓!”

    陆雅晴就是再笨,也知道第三条腿的概念。

    不禁羞得满脸通红,程雪衣更加尴尬。

    因为她早就知道了秦穆第三条腿的长短,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在人家不知情的情况下交出来了。

    也不知道这货以后会不会认账?

    秦穆瞪了酒徒一眼,“你什么意思,咒我?”

    “五娃,要不今天晚上你帮他验证一下?”

    五娃无语了,她当然知道秦穆和酒徒的关系,亲兄弟一样。

    如果在兄弟与女人之间,让酒徒选择一个,说不定他真的会选兄弟,而不选女人。

    酒徒哎了一声,“秦穆,不是我小气,别的女人你想要的话,只要你一句话,但是五娃不行。”

    “五娃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命是她给的。她是我这辈子最爱最爱的女人,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这句话听得五娃好不感动,秦穆鄙夷地骂了句,德性!

    老子会缺女人?

    他站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唱歌吧?”

    黄强他们的公司旗下,有几十家歌厅,洗浴中心,各类休闲场所。

    要唱歌还不容易?

    一个电话打过去,开了个包厢,五个人直接杀过去。

    陆雅晴很奇怪,秦穆今天为什么这么开心?

    看他大碗大碗的喝酒,又唱歌,还兴致来了,给他们伴奏。

    谁都知道秦穆的琴弹得好,陆雅晴的歌唱得好,看他们这么尽兴,

    程雪衣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喝点酒。

    陆雅晴终于发现了她的神情不对,端了杯酒过来,“雪衣,你怎么啦?”

    按理说程雪衣的性格比自己要开朗,可今天简直就象变了个人似的。

    心事重重。

    秦穆也走过来,大大咧咧搂着她的肩膀,“雪衣,干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想什么呢?”

    程雪衣拿开他的手,“别闹,小心大美妞跟我翻脸。”

    “会吗?”

    秦穆笑嘻嘻地望着陆雅晴,“我家雅晴可是心地善良的女菩萨。”

    他问陆雅晴,“雪衣怎么啦?”

    陆雅晴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秦穆道,“走,我陪你跳个舞,开导开导一下。”

    程雪衣摇头,“你们去跳吧,我不想动。”

    秦穆和陆雅晴跳舞的时候,两人都觉得她不对劲。

    “不对,她肯定有事,今天晚上你别回去了,跟她聊聊。”

    陆雅晴嗯了声,温得特别温顺。

    跳了一会,陆雅晴问,“你的腿真没事了?”

    秦穆道,“本来就没事,都是骗他们的。”

    陆雅晴突然尴尬起来,那上次自己帮他洗澡的事……

    这丫的,居然骗人?

    想到这里,大美妞气得掐了秦穆一把。

    秦穆惨叫起来,“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程老的主意,如果不这样,顾家能上当吗?”

    陆雅晴一想也是,唉!

    算了,反正这货就这德性,没心没肺的。

    他没事岂不更好?

    自己还抱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