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741章 老子要坐航母

正文 第741章 老子要坐航母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美北方面,终于答应无条件放人。

    诗人和林靓靓被释放出来的时候,林靓靓哭成泪人似的。

    诗人倒是冷静,他告诉秦穆,还有三名学生已经被他们送到研发中心,参加防御系统的改造。

    很快,三名学生也被释放出来。

    他们还沉浸在绿卡的喜悦中,听诗人说出真相后,几乎都懵了。

    美北的真正目的,就是留他们参与防御系统的改造,至于改造完了之后,他们是否还有机会活下来,恐怕谁也无法预料。

    弗兰姆提出用专机送他们回国,被秦穆断然拒绝。

    众人一脸茫然,不用专机送,难道要游泳回去?

    谁知道秦穆提出,老子要坐航母!

    o!

    众人一阵懵圈,

    紧接着又是一阵雷鸣般的尖叫。

    太牛了!

    坐航母回国。

    从古至今,恐怕也没有人这么牛比过吧!

    哈哈!

    陈滨这货得意地大笑,等上了航母,老子要晒朋友圈。

    秦穆连连击杀威廉家族两大强者,他们已经失去了拒绝的权力。

    最终,美北方面,不得不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要求。

    当然,他们绝对不会说,出动航母只是为送几个东华人回国。

    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

    于是他们对面传言,是执行某个任务。

    秦穆等人早就不想在美北呆下去了,当天晚上就上了航母,并且要求立刻起程,弗兰姆和威廉等一干大臣当时的表情特别精彩。

    若大的第一帝国,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

    亲自把秦穆一行送上航母,为了体现大国的风度,又不得不强装笑脸,挥手道别。

    当航母离开海港,远去数十里,

    陈滨这货走出来,一阵感叹。

    “秦哥,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我陈滨自问这辈子含着金勺子出生,装比无数,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

    “跟你秦哥相比,简直算个屁!”

    陆雅婷在旁边鄙夷道,“俗,恶心!”

    “你那研究生的文凭是买来的吧?”

    众人哄堂大笑。

    诗人站在航母的甲板上,望着整整齐齐的战机,一时感慨万千。

    此番出来参加比赛,成了他们人生中最不可磨灭的一页。

    你见过一个普通的老师,先是被非法武装劫持,在生死紧要关头,率学生破解美北防御系统。

    然后又遭到美北方面的羁押,差点就被他们以莫须有的罪人给关起来了。

    人生,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如此跌宕起伏。

    怎能不令人感概?

    诗人毕竟是一个有内涵的人,他的思想,他的理念,他的人生观,

    都与普通人不同。

    后来这个看似普通的大学老师,写了一本自传。

    自传里,收藏了那段时间的经典。

    他说,改变自己这一生的,是秦穆。

    他说的改变,是思想观念的改变,是对东华古武认知的改变。

    这些天的种种,给他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反思。

    那些学生,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林靓靓这个曾经高傲的女生,再看秦穆时的眼神,已经无法用简单的崇拜来形容。

    眸子里充满了渴望与狂热的执着。

    都说美女爱英雄,年仅十八岁的她,当然也有这种情愫。

    此刻英雄就在眼前,林靓靓用自己的乖巧,默默的关注来表达这种爱慕。

    她很少靠近秦穆,或许是觉得秦穆太过于高大。

    这一切,仿佛就在梦中。

    可却又如此真实,于是,这个小姑娘陷入了一种无助的相思中。

    只有陆雅婷和陈滨这两家伙,似乎永远都那么没心没肺。

    大大咧咧,不是吵吵闹闹,嘻嘻哈哈,就是整个航母上到处跑。

    如此庞然大物,显然让这些年轻人极为感兴趣。

    骨子里充满的好奇,让这些严肃的军官们哭笑不得。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众人齐齐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上看日出。

    诗人开始抒发心中的情感,林靓靓站在远处,默默的关注秦穆的身影。

    在她眼里,似乎太阳的光辉,也掩盖不了秦穆的高大。

    他是那么伟岸,顶天立地。

    陈滨望着红日初升的海面,突然饶有兴致在问秦穆,“秦哥,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不杀了尼丹?”

    秦穆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白痴。

    陆雅婷笑笑道,“看到没有,我姐夫说你白痴。”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丹尼是最近几年,唯一敢冒犯美北的人,杀了他不如养着他。”

    “有他们这种人在,时不时给美北来那么一下,也够那些自私又高傲的美北人受的,这种做法叫制衡,懂不?”

    陈滨撇撇嘴,表示不悦。

    他把目光投向诗人,“诗人,你在想什么?”

    陆雅婷还是没有放过他,“诗人脑海里装的自然是诗,哪象你脑海里装的是屎!”

    “他当然在想他的诗了!”

    我去!

    你能不这么针对我吗?

    陈滨有些抓狂。

    反驳道,“你脑海里给我装点屎看看?”

    陆雅婷笑了起来,“你成天想着吃吃吃的,吃下去的东西难道不变成屎啊?”

    噗——

    陈滨吐血。

    他在想,自己和这丫头上辈子一定是敌人。

    要不她为什么总是处处针对自己呢?

    第一次坐航母在大海中航行,偶尔经过几个小岛,他们都要求停下来游玩。

    航母上的军官可不敢拒绝,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安全送他们回国。

    于是,走走停停,差不多半个月了,才接近东华海域。

    眼看就要回国了,几个年轻人不甘心啊。

    还想再玩几天,怎么办?

    他们就过来求秦穆,非得要去离这里还有一百多海里的一个岛屿去玩。

    那里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旅游圣地,每年都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更有一些年轻人,喜欢在海岛上拍婚纱照。

    秦穆见马上就能进入东华海域,于是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毕竟再过一天,他们就能回国了。

    既然路过,就让他们再疯一回吧。

    再说以后不一定还有这样的机会。

    航母上的将军很无奈,人家的航母,成了他们的游轮,

    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

    可他还真没折,反正明天就能进入东华海域,也不在乎多呆一天。

    航母靠岸,很多游客望着这个庞然大物,惊讶不已。

    有人赶紧掏出手机拍照。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美北大兵排列,守护在航母四周,禁止任何人靠近。

    秦穆等人从航母上下来,陆雅婷和陈滨这两个家伙,象个疯子似的冲向海岛。

    陈滨更是牛比轰轰的,“都一起来,吃的用的住的我全包了!”

    其他人当然只能跟上,诗人则摇摇头,表示无语。

    秦穆看得出来,他已经很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