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469章 内鬼(32更)

正文 第469章 内鬼(32更)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沈镇峰等人也很奇怪,秦穆为什么要怀疑管家?

    刚好沈天龙过来了,秦穆大喝一声,“把他拿下!”

    沈天龙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把管家摁住。

    管家大叫,“冤枉啊!家主,冤枉啊!你不能听信这小子胡言乱语,我可是对沈家一片忠诚。”

    “把他带下去!”

    秦穆站起来,朝众人喊道,“散了吧!”

    看到管家被带走,众人无不一阵惶恐。

    有人在心里暗道,“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管家竟然是下毒害老爷子的人。”

    沈家子弟也纷纷散去,一些女眷迟缓地望着这边。

    沈镇峰兄弟一脸诧异,“秦先生,管家他?”

    秦穆摆了摆手,“象他这种人,还需要解释吗?我说是就是。”

    “额?”

    可这是人命关天,哪能凭空臆断?

    沈天龙把人交给十八将后,再次回来,“师父,接下来怎么办?”

    秦穆只问一句,“管家怎么样了?”

    沈天龙回答道,“他一个劲地叫冤枉。”

    秦穆不屑地鄙夷,“口口声声说对沈家忠心耿耿,受一点委屈就大喊大叫。”

    沈镇峰等人越发糊涂了,究竟几个意思?

    陆雅晴几个也懵了。

    搞不懂秦穆的心思。

    只见秦穆举步来到关押管家的地方,背后跟着沈镇峰兄弟,还有沈天龙。

    管家看到秦穆,咆哮如雷,歇斯底里大喊,“姓秦的,你什么意思?无凭无证污蔑我?我不服!”

    “我在沈家几十年,一直对沈家忠心耿耿,从无二心,你怎么能含血喷人?”

    秦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闹够了没有?”

    管家不服气,“死也要死个明白,你给我拿出证据出来!”

    秦穆朝沈天龙看了眼,“放了他!”

    “啊?”

    刚才抓,现在放。

    玩哪一出啊?

    这下连管家也蒙了。

    沈天龙放了他,秦穆沉声道,“既然你说自己在沈家几十年,忠心耿耿,从无二心。刚才只不过让你受点委屈,你就闹成这样?你可对得起沈家多年的关怀?”

    “这……”

    管家一时语塞,不解地望着秦穆。

    秦穆道,“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我只不过看你是沈家最忠诚的人,所以才借你演一出戏。”

    “只要这样才能将真正的凶手引出来!”

    原来如此!

    众人无不松了口气,管家也抹了把汗,“早知道是这样,你就是打我一顿,我也绝不还口。”

    “算了!没这个必要。如果我事先与你通气,这戏便演得不逼真了。”

    “天龙,你叫十八将盯死沈家上上下下每一个人,一旦情况,马上向我汇报。”

    “如果不出意料,狐狸尾巴应该要露出来了!”

    沈镇峰兄弟等人暗道,这活还用计?

    只是不知道他这计策能不能成功?

    沈镇峰算是明白了,秦穆先是假装抓了管家,让管家顶罪。

    然后麻痹真正的凶手。

    既然管家被抓,他自然就放松了警惕,或者说他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只要他一动,就会露出马脚。

    果然,没过多久,一名中年男子神色匆匆,悄悄离开沈家。

    这名男子竟然是沈家的姑爷樊卫东。

    樊卫东开着车子,神色紧张,很快就来到十几公里外的一家茶楼。

    只见他将车子往门口一停,快步走了进去。

    三楼的包厢里,坐着一名年纪相仿的男子。

    对方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看上去那么犀利无比。

    仿佛只要他随意望一眼,目光就有如刀子一般,要剜进人的心里。

    樊卫东匆匆而来,推开门走进去。

    对方一脸阴笑,“你来了!”

    樊卫东黑着脸,“你让我办的事我都办了。”

    “好,很好!”

    鹰隼男子笑道,“沈老现在怎么样了?”

    樊卫东道,“神医正在抢救,估计没什么大事。”

    “哦?”

    “沈镇峰面子不小啊,居然能请到神医出手相助。”

    “据我所知,神医可是付臭脾气,除了陈家,别人的面子他可不给。”

    樊卫东也不回话。

    对方打量着他的表情,“姓秦的是不是也去了沈家?”

    樊卫东不爽地道,“正是他抓了管家,我才敢偷偷出来。”

    哈哈哈哈——

    听说秦穆抓了管家,鹰隼男子得意地大笑。

    “姓秦的真蠢,一个小小的碍眼法就让他上当了。”

    笑完,他就狠狠地盯着樊卫东,“这么说是黎妈的死,保护你了?”

    樊卫东似乎很不愿意跟他说话,“希望你说话算数,放了小东母子。”

    哈哈哈哈——

    鹰隼男子拍拍樊卫东的肩膀,“急什么?他们母子过得很好。”

    “有吃有喝还有人陪,你担心什么?”

    “倒是你,这些年在沈家受了不少委屈吧?”

    “放心,事成之后,你在沈家所受的委屈,我都替你讨回来!”

    “我要见小东和他妈妈!”

    樊卫东提出要求。

    对方狠狠道,“不行!”

    “你还得给我办件事。”

    看到对方又提出一个条件,樊卫东气极败坏,“浑账!当初我们说好,只要我办了这件事情,你就放了他们母子。”

    鹰隼男子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你现在就回去,见机地事。”

    “他回不去了!”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两人一怔,包厢门被砰地一声踢开,十八将齐齐扑了进来。

    鹰隼男子发应极快,就在十八将扑门而入的时候,一头撞破窗门弹飞出去。

    等十八将赶到窗口,对方几个起起落落,很快就消失在大街上。

    樊卫东看到十八将,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不堪。

    秦穆陪着沈镇峰兄弟走进来,玩味似地看着樊卫东。

    秦穆蹊落后,“真没想到,给沈老下毒的,竟然是自己的女婿。”

    “沈家的人能耐了啊!”

    沈镇峰一阵尴尬,黑着脸瞪着樊卫东。

    扑通——

    樊卫东见事情败露,吓得直接跪在地上。

    沈镇峰兄弟三人看到樊卫东,都气得半死。

    没想到害老爷子的竟然是他。

    他可是老爷子的亲女婿啊!

    沈家对他不薄,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沈镇峰气得咬牙切齿,浑身打颤,“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