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460章 女神像的异象

正文 第460章 女神像的异象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回到公司后,秦穆刚进办公室,陆雅晴便喊了他过去。

    然后兴冲冲地道,“我想收购林氏!”

    收购林氏?

    秦穆心里一惊,“为什么?”

    之前陆雅晴不是一直拒绝林一味的求助么?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陆雅晴见他一脸怀疑,微笑道,“我做过市场分析和调查了。”

    “现在我们在服装行业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胡氏集团。”

    “再加上有沈总监和朱诺的帮忙,我相信用不了几年,我们就能达到顶峰。”

    “任何一个事物的发展,都不可能是一直走上坡路。当我们发展到一定的时期,它就会出现一个瓶颈。”

    “一旦出现这个瓶颈,如果不能突破,企业就会变得被动。”

    “你也知道,企业做大了,想转型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所以我决定,趁着公司的发展还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为公司提前布下一条伏笔。”

    “据目前和以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来年,医药问题,永远是无法改变和淘汰的行业,这就是我考虑这么多天,决定进入这个行业的理由。”

    陆雅晴兴致勃勃道,“现在我可以把它当成一种爱好来做,将来公司出现瓶颈的时候,我就可以把它来替换。除此之外,我还考虑到,将来开医院,有可能在江淮开第一家医院,搞个试营模式。”

    “如果成功,将面向全国,全世界。”

    “秦穆,到时我帮我跟神医说说好话,让他到医院来坐诊好吗?”

    额?

    秦穆愣愣地望着陆雅晴,“你说的这个问题好遥远。”

    “不遥远啊?这个计划实施起来很快的。”

    陆雅晴很兴奋。

    秦穆却很沮丧,“刚才林一味来找过我了,又被我拒绝了。”

    “啊?”

    陆雅晴瞪着漂亮的眼睛,“他又来了?跟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跟你我猜测的一样。天都秦家为难他们,他希望我跟何臻瑶打个招呼,借她的面子缓解林氏的压力。”

    又是何臻瑶,陆雅晴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上次她帮了我们,我们还没感谢她呢?”

    秦穆笑道,“我们都不知道人家什么用意,冒冒失失的,怎么去感谢?”

    “而且何臻瑶究竟是谁,我们也不清楚。既然她把凤血草送给我们,她迟早会过来找我们的。”

    陆雅晴有些遗惑,“秦穆,你真不认识她?”

    秦穆也不好怎么回答,“你不相信我?”

    “没有,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她要把凤血草送给你,又什么都不说?她会不会是暗恋你?”

    额!

    秦穆的表情很精彩,怪怪地打量着陆雅晴。

    “如果不是确定眼睛的人真的是你,我会以为说这句话的人是雅婷这丫头。”

    陆雅晴有些尴尬,“好奇而已,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就送。凡事都有因果,否则也太不现实了。”

    “人家是大公主,说不定性格怪异,行事风格不按常理出牌。我们就不要瞎猜了。”

    陆雅晴哦了一声,“也是,不说这个问题了,还是谈收购林氏的事吧!”

    “要不要把陈怡君姐弟叫过来,我们一起商量。”

    秦穆摆摆手,“工作上的事我不会插手,你自己决定就好。要是谁敢欺负你,那就不好意思了。”

    陆雅晴嫣然一笑,“那好吧,还是我们去酒店好了。”

    “你去备车,我马上下来。”

    “文鸯,把我准备好的方案打印出来。”

    中午刚刚见面,下午又约在酒店洽谈。

    陆雅晴上楼去了,秦穆来找程雪衣。

    程雪衣在四楼弹琴。

    程福小心翼翼地进来了,“大小姐,秦穆来了。”

    以前程福对秦穆总是提防着,现在他不防了。

    整个程家都尊秦穆为少主,他再防着又有什么用?

    程雪衣听说秦穆来了,皱了皱眉头,“他来干嘛?”

    话还没完,秦穆就进来了。

    “雪衣,怎么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外面这么热闹,也不去应酬一下。”

    程雪衣从钢琴跟前站起,缓缓走过来。

    她给了程福一个眼色,程福立刻退下。

    只听到程雪衣悠悠道,“你怎么有空到我逸仙楼来?”

    秦穆耸耸鼻子,慢悠悠地走近那尊女神像。

    “这尊女神像又送回来了?”

    他倒是记得,自己当初走火入魔那会,程家已经把女神像请回去了。

    看到这尊熟悉的女神像,这货一双讨厌的眼神落在神像那丰满之处。

    上次自己就是抱着她,才把体内澎湃的真气压下去。

    他回头看了程雪衣几眼,又将目光落到女神像身上,暗自在心里做比较。

    究竟谁更大一些呢?

    然而,得出的结论却是。

    两者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

    不会吧?

    程雪衣哪知道这货会这么恶心,居然瞅人家女孩子这种地方。

    看着仙气氤氲的女神像,秦穆突然两眼放光。

    “咦?”

    “怎么啦?”

    程雪衣闻声望过来,秦穆惊讶地瞪着女神像的手,“你看到没有,这尊寒玉雕成的神像,居然有脉络。”

    “怎么可能?”

    程雪衣也不信了。

    用寒玉雕成的神像,怎么可能有脉络?

    当她走近过来,仔细看着女神像露出来的手臂,手臂上,果然隐藏着丝丝红色的脉络,仿佛有鲜血在雕塑里游走一样。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两人围着女神像,反反复复看了又看。

    除了衣服包裸部位,象手,脚,脖子等外露之处,居然可以隐隐看到一股红色的东西在游走。

    秦穆就在心里暗道,“难道一尊寒玉雕塑,还有灵气不成?”

    只见女神像身上散发着阵阵白雾般的寒气,仿佛有如云端里翩翩起舞的仙子。

    秦穆拧眉深思。

    程雪衣道,“爷爷说女神像寒气太重,放在家里太冷清了。所以又搬回到逸仙楼这种人气很旺盛的地方。”

    秦穆望着女神像,在心里自语道,“朱雀啊朱雀,你可是武帝当年的红颜知己,应该知道心法的下落吧?”

    这货倒有也趣,心法当年是完整的,它是在百年前那场浩劫中才流失。

    二千多年以前的朱诺,她又怎么可能预知后来发生的事?

    程雪衣看到秦穆自言自语,不禁在背后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