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正文 第428章 农夫与蛇

正文 第428章 农夫与蛇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看到陈千云父女气冲冲地离开,陈千娇心累。

    自己对他们父女也算是不错了。

    从当初的白手起家,慢慢打拼,一点一滴积累起来。

    发展到今天,陈千云没投过一分钱。

    现在他身价过亿,还不是自己给的?

    还有这个侄女,从小到大,所有的花费,基本上都是自己掏钱。

    陈千云的钱只用来玩女人,自己也没说过他什么?

    养了陈金美这么多年,她非但不感谢,报恩,反而过咬你一口。

    典型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陈千娇没想到陈金美会变成这样。

    尤其是陆雅婷受了伤之后,她居然干出这种事情,太让人伤心了。

    刚才硬着一口气,把秦穆那句话应承下来。

    其实她心里也不好受。

    毕竟她们陈家,就剩陈千云一个亲人。

    但为了公司的前途,她又不得不忍痛开除这对父女。

    大不了以后每次分红多给他们一点,保证他们的生活。

    可惜陈千云父女,永远不知道她会这么想。

    他们心里只有愤怒,只有不满。

    没有感恩。

    秦穆看到陈千娇精神不好,赶紧道,“董事长,你去休息吧!”

    陆雅晴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急忙过来扶住她,“妈,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秦穆搭着她的脉搏,“没事,扶董事长上去,我再帮她推拿一次。”

    陆雅晴心里一阵紧张,还推拿?

    多尴尬啊!

    可能是感受到陆雅晴的目光,秦穆反应过来,“只需要做简单的推拿就可以了!”

    “吁——”

    陆雅晴总算松了口气。

    两人扶陈千娇上了楼,秦穆给陈千娇做推拿。

    这次不需要她脱衣服,只是把内衣给解了。

    当秦穆再次用真气注入陈千娇的体内,真气很快就非常畅通无阻地游遍她的周身大穴。

    有了上次的彻底推拿,帮陈千娇打通了所有穴道,这次自然就容易多了。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陈千娇身上基本上没什么不良反应。

    而且浑身微微冒汗,精神也恢复了许多。

    她清醒着,知道秦穆又在为自己费神,歉意道,“秦穆,我已经好多了,你就不要继续费神了。”

    她也了解一些关于真气驱寒的事,知道秦穆每一次给自己驱寒,需要消耗很大的真气。

    秦穆道:“没关系,我吸取了四大长老的功力后,实力比以前更上一个台阶。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倒是董事长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远胜以前。我相信你已经痊愈了!”

    等秦穆收了功,陆雅晴也跟着松了口气。

    可陈千娇一头雾水,“你不是说要做全身推拿,才可以痊愈吗?”

    怎么还没给我做全身推拿,就痊愈了呢?

    “这……个啊!”

    秦穆一脸苦笑,讪讪地望着陆雅晴。

    好尴尬啊!

    要不要告诉她,自己已经帮她做过了。

    而且真要当着她的面做,她会怎么想?

    好羞涩!

    秦穆几乎要捂脸了。

    陆雅晴红着脸,“妈,既然秦穆说你好了,应该就没多大问题了。您别担心,啊?”

    陈千娇似乎有些不太相信,“我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包在我身上。”

    秦穆挺认真的道。

    他当然不能说,自己已经占过她的便宜了。

    “董事长,你休息一会再洗个热水澡,一切就没事了。”

    陈千娇点点头,秦穆立刻退出房间。

    陆雅晴也在老妈洗澡的时候下了楼,看到秦穆站在外面,她跟过来。

    “你不去休息?”

    秦穆莞尔一笑,“别担心我,我身体好着呢?”

    陆雅晴倒也不扭捏,“那呆会送我去医院吧!”

    秦穆一口答应下来。

    等陈千娇洗了澡,换了衣服下来,陆雅晴就提出自己到医院去陪妹妹。

    两人上车后,陆雅晴好久才说话,“老妈终于下了决心,否则让舅舅和陈金美留在公司里,迟早要坏事。”

    “是啊!”秦穆也深有感慨。

    陆雅晴早就有开除他们两个的想法,因为这个舅舅实在不靠谱。

    他的存在,简直就是阻碍了公司的发展。

    破坏了公司的制度。

    再加上这个陈金美,简直就是公司的害虫。

    之前她没有犯什么大过错,这次老妈恨了心,把她和陈千云一起开了。

    也算是去掉陆雅晴一个心病。

    送陆雅晴到医院后,秦穆因为有事先行离开。

    沈婉莹打来电话,把秦穆叫到自己别墅里。

    “秦穆,我打听到一个消息,虽然还不能确定到消息的可靠性,但我已经让哥去核实了。”

    秦穆见沈婉莹如此慎重,就猜测到应该是好事。

    果然,沈婉莹说有凤血草的消息。

    天都一家药行,有凤血草参加年度的拍卖会。

    按天都之前的惯例,一些顶级药物,尤其是象凤血草这样的珍品,都有可能参与年度拍卖大会。

    打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沈婉莹第一时间告诉了秦穆。

    既然有这样的传闻,秦穆当然不能错过。

    而且拍卖会的东西,应该真实性更强。

    毕竟要经过层层把关,让权威认证,才能进入拍卖流程。

    如果出现假货,拍卖方要承担责任。

    秦穆问沈婉莹,“具体在哪里拍卖?”

    沈婉莹吓了一跳,“你不会要去偷吧?”

    秦穆坏笑,“我只偷人不偷物。”

    沈婉莹娇嗔地打了他一下,什么人嘛?

    坏死了!

    秦穆抓住她的手,将她拖进怀里。

    “叫天龙抓紧时间打听一下,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凤血草。不管花多少钱,务必要把凤血草拿到手。”

    沈婉莹拿开他在自己身上的咸猪手,“只怕没这么容易,听说关注凤血草的人太多了。”

    “毕竟凤血草这种东西世所罕见,竞争肯定很大。”

    “等等!”

    秦穆突然意识到什么,急问道,“这个消息从哪里得来的?”

    沈婉莹说从天都传出来的,凤血草属于天都著名的林氏大药房镇店之宝。

    秦穆越发觉得有些好奇,“既然是林氏大药房的镇店之宝,为什么要拿出来拍卖?”

    “而且刚好又在这个节骨眼上。”

    “你是不是觉得这中间的诈?”

    沈婉莹凝眉道,“可我听说林氏大药房是因为资金问题,才决定把镇店之宝拿出来拍卖的。至于具体问题,我就不清楚了。”

    “行,让天龙打听仔细了。”

    秦穆拧起眉头,开始琢磨这个问题。

    他可不希望,又是一个陷井。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