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保镖俏总裁 第十七章 在沙发上保护你

第十七章 在沙发上保护你

作品:《最强保镖俏总裁

    “啊——”

    就在柳虹绝望地惊叫声中,门外闪进来一条极快的人影。

    对方抓住陈董事的衣领狠狠一甩,陈董事立刻体验了一回飞人,身子跟墙壁来了一次狠狠的亲密接触。

    不待陈董事惨叫出来,柳虹已经被扶起。

    “柳总,你没事吧?”

    柳虹惊魂未定,脸色苍白,楚楚动人的娇躯不定的颤抖。

    刚才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以至她都没反应过来。

    “秦穆!”

    那一刻,她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如果不是秦穆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秦穆轻轻安抚着这个受惊的女孩,目光瞟向被摔晕了的陈董事,眉宇中陡然多了一股杀气。

    秦穆臂力奇大,哪是陈董事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男人经受得起的?

    被秦穆摔了个七荤八素后晃了晃脑袋,看到秦穆杀气腾腾出现在客厅里,他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飞起来的原因。

    又是它!

    哦不,是他。

    看到秦穆,陈董事的身子无端地发抖。

    秦穆在公司门口大显身手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一个人愣是生生打趴了二百多号地痞流氓。

    我的天啦!

    这可不是一般的变态。

    三百多斤的石锁,人家象玩玩具一样,自己这百多斤肉,哪够他虐的?

    看到秦穆冷着脸走来,陈董事一阵哆嗦,大腿中间一热,

    又尿了。

    今天在医务室里,他一直怀疑这事与秦穆有关,可又没有证据。

    此刻一股尿骚味扑面而来,陈董事吓得脸色苍白,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你……别别别过过过来。”

    秦穆同样也闻到了那股尿骚味,捂鼻子拧紧眉头,“柳总,他又尿了!”

    这种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动手,太弱了。

    秦穆暗自摇头,但不给他一点教训,恐怕他一辈子都记不住。

    柳虹听到秦穆叫喊,一张俏脸窘困得简直无地自容。

    这么丢人的事,你还叫我来看?

    只见秦穆蹲下来,目光盯着陈董事慌乱的脸,慢理斯条道:“老东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凡事得有个度,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光是今天你都让我碰到两回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罚你好呢?”

    陈董事看到秦穆朝自己过来就要动手似的,不由壮起胆子道,“这是我和柳虹之间的事,你有什么权力管?”

    “如果你敢动我,我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可是陈千娇的哥哥!”

    “哦?”

    秦穆很讨厌对方说话的这种语气,不过他历来是一个以理服人的主,既然陈董事不甘心,秦穆就给他讲讲道理,

    “你听好了,老家伙。我不管你是谁的亲戚,哪怕你是陈千娇的爸爸也不行,今天这事我管定了。”

    “还有,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柳虹她就是我的女朋友。除了我,谁都别想动她,天王老子也不行!所以你必须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秦穆说话,斩钉截铁。

    把陈董事说得一愣一愣的。

    陈董事还不死心,“你算老几,追她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你说了算。你问过柳虹吗?她同意了吗?如果她不同意,你跟我又有什么区别?”

    秦穆回头看了柳虹一眼,柳虹的脸红了。

    秦穆一脸微笑,拍拍陈董事的老脸,“看到没,她默认了。”

    陈董事还要争辩,秦穆已经不耐烦了,伸手在他小腹处点了几下。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董事一脸恐慌,就在秦穆点中自己小腹的刹那,他明显感觉到有股气流在体内刺痛。

    “没什么?顶多就象中午一样,突然大小便失禁而已。哦,以后你的小丁丁可能再起不来了。也就是说,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对女人有想法。”

    我去!

    陈董事要疯了。

    原来中午果然是他搞的鬼,害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

    陈董事正要扑过来跟秦穆拼命,小腹立刻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绞痛。

    “啊——啊——我的肚子!”

    秦穆冷冷地看着他,“放心,死不了,顶多痛个七天七夜。”

    “……”

    七天七夜!

    陈董事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一样,肠子在腹中绞动,翻江倒海,仿佛有千万只手在自己肚子里拼命揪着他的肠子,要把他的内脏一点点全部揪碎了似的。

    没几分钟,陈董事就大汗淋漓,脸色苍白,抱着小腹在地上打滚。

    刚才那滩尿早被他擦得干干净净。

    “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几分钟后,陈董事已经奄奄一息了,汗水,泪水,鼻涕全部揉成一团了。

    “求求你,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柳虹紧张地扯了扯秦穆的衣服,她还真怕秦穆把陈董事折腾出点什么毛病来。

    秦穆笑盈盈地蹲下,“你确定?”

    陈董事一个劲地点头,“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纠缠柳虹了。您就放过我吧!”

    “那行!”

    秦穆在他身上轻轻一拍,那股痛楚立刻烟消云散。

    陈董事喘了口气,惶恐不安地望着秦穆。

    秦穆找了张纸和笔扔在地上,“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写下来当保证书!”

    陈董事本来不太情愿,可看到秦穆瞪了眼,赶紧抓起笔和纸写保证书。

    等他写完,按了手印,秦穆拎起他的衣领直接丢出门外。

    滚!

    房间里,一股子尿骚味。

    柳虹红着脸,从洗手间拿来了拖把,将地方反反复复拖了几十遍。

    秦穆背着手打量着这个温馨的小窝,望着墙壁上柳虹那性感的写真照,“那个……柳总啊,我救了你,你也不要太感激。不过你要是愿意以身相许的话,让我先准备一下!”

    油嘴滑舌!

    柳虹做势要打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拖完地,给秦穆倒了杯水过来。

    秦穆看到受了惊吓之后的柳虹有些疲惫,也不准备久留,“时间不早,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秦穆!”

    就在秦穆去开门的时候,柳虹叫住了他。

    经过刚才这事,柳虹哪里还敢睡觉?陈董事手里可是有自己房间的钥匙,万一秦穆一走他又进来了怎么办?

    秦穆怵在门边,“还有事吗?”

    柳虹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红着脸讪讪地道,“谢谢!”

    秦穆笑了起来,“别,大家都是同事,你要是这样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那啥,你是不是还想留我再呆一会?”

    柳虹拧起眉头,眉宇间却生生多了几丝妩媚。

    “我有赶你走吗?水都给你倒过来了,爱喝不喝。”

    秦穆笑嘻嘻地回到沙发上坐下,端着杯子喝了口,“柳总,一个人住挺寂寞的啊?要不我出一半的租金。”

    柳虹没理他,这家伙油嘴滑舌惯了,根本说不过他。

    冷了会场,柳虹问,“你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又上来了?”

    秦穆放下杯子,“我在门口看到陈董事的车,不放心,又跟上来看看。没想到这只禽兽居然敢对你不轨。”

    柳虹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忧。

    陈董事好象有这里的钥匙,这一点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秦穆道,“他以后要是还敢再来,我打断他的腿。”

    柳虹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言欲又止。

    只听到秦穆道,“不过你的锁的确该换了,你在家里等一会,我去给你买把新锁换上。”

    看到秦穆起身就走,柳虹又喊住了他,“这么晚了你去哪买锁?人家早关门了。”

    “哦!”秦穆一阵尴尬,挠着头讪讪地笑了起来,“那……要不今天晚上我在客厅的沙发上保护你。”

    ps:今天继续三更,兄弟记得下载已读章节,加粉丝圈,章节后面点赞。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