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抢个女贼当老婆 第646章 巨兽陨落

第646章 巨兽陨落

作品:《抢个女贼当老婆

    两人出了饭店进入车里,肖婉约启动车忍不住看了眼杜洛,“他真的会生不如死?”

    “你要不要试试?”杜洛一脸的坏笑。

    “话说你好像没告诉他自己的电话号码。”

    肖婉约故意露出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杜洛的眼角立刻抽抽,貌似自己光顾装逼耍酷,真没说电话号码。

    见他一脸郁闷的样子,肖婉约开心的笑了,“咯咯,放心吧,他知道我姐电话,现在去哪?”

    “去开房,哥要爆了你。”

    “切,小屁孩,你行不行啊?”

    “靠,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少来,我可是你小姨,别老口花花。”

    肖婉约看到杜洛侵略性的眼神还是有点怂了,赶紧开车返回别墅,到家肖芸儿早就吃饱返回自己房间,肖奇媛还在等他俩。

    肖奇媛没问他俩去干嘛了,而是温柔的给他俩端上饭菜,都是她拿手菜,杜洛坐在那感触颇深,貌似有了点家的感觉。

    而此时马向天就惨了,生不如死的十分钟过去,他被紧急送去医院,全身检查完毕,除了八个针眼,没查出任何毛病。

    出了医院上车正打算回住处,下一刻那种万蚁噬心,身体像是被无视人撕扯的剧痛再次传来,结果又被人抬进医院里,各种止痛针都没用,很干脆的选择让医生弄晕自己。

    晚饭结束,杜洛到客厅看电视,肖婉约穿着短裤和吊带背心躺在沙发上,精致的脚丫很随意的放在他大腿上。

    “咳咳……婉约,他是你外甥,注意点影响成不成?”

    看到这一幕的肖奇媛发出不满的训斥,肖婉约一吐舌头赶紧收回脚,杜洛撇嘴起身打算回房间,肖奇媛拦住了他。

    “刚才有人打来电话,说你和婉约把马向天打伤了,马家请了著名的中医大师田大师给马向天治疗。你和婉约太鲁莽了,这么做只会激化矛盾,让事情更难……”

    话都没说完,杜洛已经绕过她上楼,肖奇媛的怒气也忍不住爆发,“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现在是法制社会,你这么胡闹是要吃亏的。”

    杜洛丝毫不买账,“那也是我的事,明天我就搬走,不劳你操心。”

    “算了,你不是我儿子,我也没义务替你操心,明早去公司办理股份协议,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肖奇媛说完又狠狠一瞪肖婉约,“还有你,他是孩子不懂事,你这么大了也不懂事吗?”

    “我……我去洗澡……”

    殃及鱼池肖婉约起身就跑,差点撞倒楼梯上的杜洛,刚上二楼就被杜洛抓住胳膊怼到了墙上。

    “撞了我还想跑啊?”他坏笑出声,手还放到了她的芊腰上。

    两人身体紧挨,肖婉约的心怦怦乱跳,压低声音说道,“别闹,我姐和芸儿都在家呢。”

    “我不管,你的赔偿我。”

    杜洛的手开始上移,嫩滑的肌肤触感极好,肖婉约伸手推他推不动,只好在他脸上轻啄一下。

    “乖了,赶紧放开我,别让她们看到。”

    她的脸色已经通红,却看到杜洛呼吸粗重,嘴向着自己红唇袭来,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可却没感觉到热吻,杜洛反而松开了她。

    “你俩干嘛呢?哦……我知道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不远处传来肖芸儿戏谑的话语,肖婉约的脸色更红了,睁眼看到杜洛已经进入他自己的房间,这才扭头看向肖芸儿。

    “瞎说什么,我和他什么也没干,那是我外甥,你的哥哥。”

    “切,我才没他那么土气的哥哥,我看啊,他早晚得变成我姨夫。”

    肖芸儿说完走向杜洛房门,抬腿就要踹门,肖婉约赶紧拦,“你找他干嘛?”

    脸上的戏谑之色消失不见,肖芸儿冷哼出声,“马向天再怎么混蛋,那也是我爹。他把我爹揍了,就是不给本姑娘面子,当然要……”

    “他不是你父亲,滚回房间去。”

    呵斥声突然传来,肖奇媛已经来到二楼,脸色阴沉的可怕,肖芸儿立刻眼中出现泪花,乖乖的上了三楼。

    肖婉约也要进房间,免得再被训斥,肖奇媛却说道,“你劝劝洛儿,让他暂时住家里吧,最近比较乱,他在家咱们也安全些。”

    “干嘛我劝,你这不是让我羊入虎口吗,那可是个小色鬼……”肖婉约嘀咕出声。

    “你还好意思说?以后在家别穿这么暴露,他一个大小伙子,那受得了。这事就交给你了。”

    肖奇媛说完也上了三楼,肖婉约低头看看自己穿的衣服,“哪暴露了……”

    最终还是没去找杜洛,她也怕杜洛对自己用强,到时自己是反抗呢还是不反抗呢,胡思乱想的返回自己房间。

    而在杜洛房间里,这货从兜里拿出三个钱包,钱包里现金不多,最多的就是各种卡,都是他从饭店包房里顺手从那几个男女身上拿的,而且对方绝对没发现。

    “真特么穷鬼!”

    不多的现金拿出来,钱包和卡全都扔进垃圾桶,他这是一点不懂,随便一个钱包都比他手里一千多现金值钱。

    身上总算是有了点现金,踏实了很多,拿起手机才发现微信有人添加好友,一看乐啦,是自己那个师兄,再一看自己的微信名字,脸都黑了。

    微信是肖婉约帮着注册的,名字被取成了蛋碎小道士,让他立刻有点隐隐作痛,加了师兄好友,赶紧改成自己的名字,没取什么花里胡哨的网名。

    下一刻有惊喜,师兄直接转账过来一万块,让他先拿着花,不够再跟他说,杜洛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紧跟着脸又黑了,师兄发来好几张照片,是小姑娘照片,长得绝对不赖,清纯可爱,只是脸上表情单一,可那是师兄的孙女,自己可不想以后师兄变爷爷,平白无故低两辈。

    他赶紧转移话题,用语音说道,“师兄,我刺了马向天几针,锁了他三条经脉。听说他找一个什么中医田大师治疗,那姓田的什么来头,不会把姓马的治好了吧。”

    “他敢,我这就打电话。”威严的语音发来,杜洛咧嘴一笑,成功转移话题,手机一丢躺下睡大觉。

    硬板床睡惯了,大软床还真不习惯,好久才睡过去,睡梦中有人敲别墅大门将其惊醒,很快房门也被敲醒,传来肖婉约的话语。

    “快醒醒,姓马的找来了。”

    杜洛立刻像诈尸一样的起身,下一刻房门被打开,楼道灯光照射进入内部,穿着宽松睡衣的肖婉约跑进来,伸手掀他被子,下一刻又给他盖上了。

    “睡觉不穿衣服,你变态啊?”

    “你才是睡觉都穿衣服的变态,哥的秋衣秋裤都被你烧了,当然光着睡。”

    说完杜洛掀开被子,就那么大咧咧的开始穿裤子,肖婉约伸手捂眼睛,可眼睛却在指缝观瞧,杜洛身上虽然疤痕纵横,可却透着一股野性美,百看不厌,不过有个地方比较辣眼睛,肖婉约下意识的没错过,脑子里还冒出一个念头。

    当他老婆肯定性福!

    呸呸呸,我想什么呢!

    肖婉约心里轻啐,脸立刻通红,赶紧跑回自己房间换衣服,杜洛快速穿好衣服鞋袜,脸色阴沉下楼,大半夜的找上门,这马向天是找刺激呢。

    一下楼他愣住了,只见马向天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不远处肖奇媛身穿棉布睡衣背对他,肖芸儿没在,被锁在房间里。

    除了他俩,还有个身穿唐装的老头,那老头面容红润,留着花白山羊胡,看到杜洛下楼,赶紧抱拳施礼。

    “这位就是杜洛小兄弟吧?这八龙锁脉术果然绝妙,老夫解不开,甘拜下风。”

    马向天脸皮抽筋,他站起身,咬牙切齿说道,“老子认栽,你怎么才能给我解开。”

    “我爹怎么死的?”杜洛眼睛一眯阴沉出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