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是至尊 第四百三十四章 去!【补】

第四百三十四章 去!【补】

作品:《我是至尊

    不是凤弦歌!

    这一点,现在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了。

    莫说凤弦歌现在合该身负重伤,即便安健如常,仍旧没有实力抵挡凌霄醉与独孤愁任何一人的全力一击,更遑论是此际联袂合力!

    眼前这人,这个假的凤弦歌,非但能够与两人硬拼一记,更仅止于受了伤而已,两人还要各自承受反击之力,绝不好受!

    单凭这份实力,至少也得是与凌霄醉独孤愁同一级数的超强者,否则,绝对做不到!

    半空中凤弦歌七窍出血,一口血泉猛地喷了出来,但他一个踉跄,却在空中数十丈处重新站定,呛咳的笑道“这紫玉箫当真不错,受我极限功力催谷还是没有碎,配得上我,我收下了!”

    话音未落,身子去势已立,显然是要凌空飞去,远扬千里。

    凌霄醉再发一声沉吟如龙吟,脸上流露出决绝之色。

    对方迎接两人一击,居然还能这般的行动自如,实力何止强绝,凌霄醉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个人真实身份。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个人刻意伪装了这么久,却为何选择在这一刻暴露!

    甚至,不惜放弃他们原来的计划。

    唯一的理由……就只是为了破坏九尊归元!?

    那么对方就一定是年先生!

    四季楼真正的第一人,唯一的年先生,真实的年先生!

    也只有他,才会将九尊归元之事看得如此重要!

    瞬时的明悟,让凌霄醉再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事到如今,除了自爆剑心,同归之法,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够留下这个可怕的敌人了!

    剑气呼啸而起,天地之间,尽是一片萧煞,凌霄醉正要御剑而起,鼓爆极限之力,尽命一搏之际,却突然间停住了既定的动作!

    因为眼前,惊人变故乍现——

    半空中,本已拿着紫玉箫逃遁出数十丈空间的凤弦歌,突然间一声大叫,浑身颤抖之余,哇的一声喷出漫天鲜血。

    合该被紧握手中的紫玉箫亦随之脱手落下!

    紧跟着,身在半空中凤弦歌又是一声惨叫,身体颤抖更剧,一头乌黑的头发突然一下子转为斑白,再转雪白,再一个眨眼,竟自完全脱落了!

    只是那人却全无心思理会自身状况,全副心神,尽都随着双眼凝实前方,如同见鬼一般看着眼前物事。

    在他面前的,正是那一管紫玉箫,此际卓然悬浮在半空中,遍体流溢出尊贵至极的纯紫色彩,便如是天空帝王,君临天下!

    优雅从容!

    不可侵犯!

    稍倾,那管紫玉箫仍自散发着流光溢彩的紫气,开始往下面缓缓坠落。

    一个声音,便如同是从九重天外传来,优雅飘渺,不可捉摸,却尽显睥睨天下的从容!

    “吹彻九重天湖水,唯我掌中紫玉箫!”

    ……

    天空中的凤弦歌兀自不甘心的看着坠落的紫玉箫。

    然而剑光陡然一闪,独孤愁已经御剑而起,目标直指凤弦歌。

    凤弦歌一声大叫,整个人就此化作了一道经天流光,冲天而起,一闪不见。

    此人显然已知事不可为,先不说他刚才生生承受了凌霄醉孤独愁两人联袂合力一击,已受重创,便只因为紫玉箫异变所造成的伤害便已经令其战力再打折扣,若是不干脆离开,反而有倾覆之危。

    那人的逃逸速度虽然很快,然而以独孤愁与凌霄醉的眼力,却仍旧有看到,那个冒牌的凤弦歌在这一瞬间又再度变得苍老了几分!

    或者直接就是百年寿元荡然,头发胡子全部都掉光了!

    脸上也是出现了老人斑,甚至浑身上下都开始逸散出了那种垂暮的气息,他的手,更如干枯的鸡爪子一般。

    似乎刚才的变故,某种奇异的力量,将他的生命活力一下子抽走了大半!

    纵然侥幸离开了,也只是离开了一个行将就木的垂暮老人!

    看其状况,也许已经活不过三天,仅余下苟延残喘的最后挣扎而已。

    “别追!”

    顾茶凉在下面撕心裂肺的大叫“先去送箫,那个是要紧事!”

    凌霄醉更无二话腾身而起,一把将紫玉箫抓在手里,沉声道“我去!”

    话音未落,但见其身子一闪,随着霹雳一声震空响起,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天唐城的方向急疾而去!

    天空中的紫色,越来越见浓郁,并不曾因为时间的推移而稍减。

    凌霄醉全速疾驰的身形,以流光一般的速度乍然冲入那漫天紫气氛围,似乎就此与那紫气融为一体,整个人就此不见了!

    显然,凌霄醉知道事情紧急,当真是拼了命!

    看到凌霄醉终于前去,顾茶凉呼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大汗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瞬间就将全身上下衣服悉数打湿,喃喃的无力说道“但愿还来得及,希望还来得及,一定要来得及啊!”

    独孤愁吸了一口气,过来将顾茶凉拉了起来,道“现在可以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么?”

    顾茶凉吐了一口气,道“抱歉,我还是不能说。”

    独孤愁道“那算了。”

    “我们快走。”顾茶凉因为刚才的连番变故,激动莫名,直到现在腿都还在发软,颤抖,道“你背着我,咱们也赶紧去天唐城那边,也许还能赶上一个尾巴!”

    独孤愁道“好!走吧!”

    当真再也没有说任何废话,径自将顾茶凉背了起来,向着天唐城方向飞奔而去。

    “独孤,你这人脾气虽然臭,但人还是不错。”

    “是么,多谢夸奖了。”

    沉默。

    良久良久后,顾茶凉道“独孤,念在今日情意,我送你一句话。”

    独孤愁淡然道“这是应该的,你不欠我。”

    顾茶凉微笑,道“独孤,我观你命数,你眼前有一场必死之劫亟需面对,但只要能度过,便是再无崎岖的长生坦途!”

    对于顾茶凉的批命书,独孤愁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道“恩?必死之劫?敢问如何化解?既然是必死之劫,只怕难以轻易化消吧!”

    “那倒也未必,只要找对人,必死也可不死,然而放眼此世,就只有一个人能够为你化解这必死之劫!”顾茶凉沉声道“你只要跟定这个人,不但你脱劫不死,或许你和你妻子彼时相见的希望也着落在此人身上!!”

    吱!

    独孤愁原本如箭一般急疾前冲的身形一下子顿住了,鞋底更是直接在地面上划出来两道深沟,忘情地说道“你说什么?!”

    …………

    真的在头痛中啊……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