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盖世神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冯雪遇险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冯雪遇险

作品:《盖世神偷

    三个月的时间里,省城的形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三个月之前,省城黑白两道通缉的对象,是幻影,而现在,黑白两道要通缉的人,变成了夏正瀚。

    夏正瀚恶行累累,如今全被揭露了出来,他曾在X集团干过的那些丧尽天良之事,他越狱后所犯下的罪,绑架无辜者,杀无辜之人,杀老弱妇孺,杀自己手下,种种劣迹,让他变得臭名昭著,全民讨伐。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强大,别人才会攀附你,你臭了,大家就会远离你。现在的夏正瀚,和当初的幻影一样,似乎被全世界抛弃了,所有人都只想远离他,没人愿意帮他,就连他的兄弟,野狼以及残废的孤狼,都不再听命于他。

    夏正瀚沦落到这地步,一来是因为他手段太残暴,残杀自己人,虐杀无辜,令人发指,说到底,这是他自作自受。二来,楚家也在这事上发了力,省城终究是楚家的天下,楚家就是省城的第一家族,权势在此是通了天的,可以说,整个省城黑白两道,有一大半势力都在楚家的控制范围之内,所以他们想弄谁都不是难事。

    而夏正瀚现在之所以会遭到楚家的发难,一是楚家知道了夏正瀚成为了众矢之的,遭全民唾弃。第二,也是主要原因,就是楚颜上位了。如今的楚颜,在楚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地位,夏正瀚对楚颜来说终是祸患,为了能让冯雪有个安宁的环境,楚颜当然想要搞掉这个阻碍他的夏正瀚。

    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以前的楚颜,一点不喜欢权势,就算楚家权倾一省,家财万贯,他也不放在眼里。

    然而现在,楚颜非常在意权利和地位,他开始想要权与势,想变得强大,想真正地保护自己的女人。所以,三个月前,楚颜刚进入楚家庄园,就开始争权,其实也不用争,楚家的家主楚啸林本来就对楚颜器重有加。一开始农钊抓冯雪的时候,楚啸林之所以不帮楚颜,其实也是想激发楚颜的斗志,让楚颜拥有向上的雄心。

    果不其然,楚颜在意识到自己保护不了冯雪后,便被激起了向往权势的欲望,而这,正是楚啸林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同意楚颜带冯雪一家进入楚家庄园,并且从那以后,楚啸林就开始真正地培养楚颜,让楚颜接触了一些核心的东西,渐渐也给了楚颜一点权利,让他有能力自保。

    楚颜拥有了自己权势的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对夏正瀚下手,他着重地打压夏正瀚,让夏正瀚成为被省城黑白两道通缉的对象,所以,如今的夏正瀚,和当初的我一样,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他完完全全躲藏了起来。

    我这个曾经的全民公敌,现在已然被人遗忘了,因为夏正瀚的罪行实在激起了民众的愤怒,地下人士也对其非常不齿,夏正瀚滥杀无辜,残害自己人,祸及家人,这些行为都是被人极度厌恶的,在大家看来,夏正瀚已经不配为人了,这样的人,被背叛也是活该,所以对于我背叛夏正瀚的事,有些人也能理解了,地下人士的矛头都不再指向我了,全转移到了夏正瀚身上。而白道方面,我的通缉也被解除了,这事是楚颜帮我摆平的,他打通了关系,将乔爷之死的责任推到了夏正瀚身上,反正夏正瀚灭绝人性,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让他成为背锅侠,很合适。

    当然,楚颜这么帮我,完全是为了冯雪,就他本人的意愿来说,他一直都是希望我死的,哪怕上次我用命保护冯雪,让他带着冯雪平安来到了楚家庄园,而我自己却身受重伤,这一切楚颜看在眼里,但他也没打算帮我。后来是冯雪,请求楚颜用他的权力帮帮我,楚颜为了彻底博得冯雪的好感,便顺水推舟,将乔希之死嫁祸给夏正瀚,帮我解除了白道通缉,反正他已经不觉得我是他的威胁了,他和冯雪都订婚了,又经过了三个月时间的朝夕相处,他们两的感情已然坚不可摧了,我算是彻底被踢出局了,楚颜自然是不在乎我了。

    在我走出虎龙山的这一天,楚颜也带着冯雪,走出了楚家庄园,这也是冯雪这三个月以来第一次离开楚家庄园。

    开头两个月,夏正瀚的事没得到解决,冯雪依旧有危险,所以楚颜让冯雪和她爸妈一直待在庄园里。不过,就在一个月前,楚颜真正地上位了,他已然掌握了实权,也就不再害怕夏正瀚了,那时起,他便着手控制了舆论,严厉打压了夏正瀚。但即使如此,楚颜还是没让冯雪走出楚家庄园,他有自己的私心,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多多和冯雪日夜相对,尽快加深和冯雪的感情。

    而冯雪,并不觉得这三个月时间漫长,也不觉得难熬,她和爸妈一起住在楚家庄园,感觉很安心,起码不用担惊受怕。即使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冯雪适应得也很快,她不和其他人产生冲突,就不会有什么很大压力,有楚颜护着,她也没被排挤,在冯雪看来,楚家庄园就跟一个城堡一样,里面什么都有,她不会无聊,主要是爸妈都在身边,楚颜有空也经常陪着她,她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的。

    和楚颜相处多了,冯雪慢慢也被感化了,她最后甚至答应嫁给楚颜,婚期就定在了三天后的小年夜,婚纱也早准备好了,楚颜特意请国外的高级设计师为冯雪量身定制了一套顶级婚纱。今天,楚颜带着冯雪走出庄园,主要就是和冯雪一起去拍婚纱照。

    楚颜出门,并没有带保镖,陪同他一起出来的,只有一个负责开车的司机,但这司机却不是寻常人,他叫张明腾,四十多岁,刚成年就进入了部队,在特种部队做过教官,当年楚颜进秘密基地训练,就是张明腾负责训练楚颜的,算起来,张明腾也是楚颜的师父。现在,张明腾复员了,或者说,是楚家特意把张明腾请出来,负责贴身保护楚颜。

    对于张明腾的实力,楚颜是最了解的,那真的是厉害,自己在他手中只不过训练了四年,就有了今天这样的实力,并且,张明腾教过的学员中,比楚颜更厉害的,比比皆是。可想而知,张明腾的实力有多强。所以,如今有了张明腾在身边,楚颜什么都不怕了。

    不过,冯雪却不知道张明腾的厉害,她见到楚颜就带一个人出来,还有些担心地说道:“楚颜,我们就这样出去,不会有危险吧?”

    冯雪的声音里满含谨慎,她这段时间,都习惯了在安逸的环境下,现在突然要出到外面复杂的世界,她难免有些担忧。

    楚颜听了冯雪的话,立刻安慰她道:“没事的,现在夏正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被省城黑白两道通缉,哪还敢在这露面啊!”

    说完这句,楚颜又加了句:“就算他不知死活地现身,他也奈何不了我们的,因为有张叔在!”

    此刻的楚颜,浑身都充满了自信,这种自信,源于他如今的地位,也与楚颜对张明腾的信任有关。

    冯雪不傻,她能从楚颜的话中听出,这个负责开车的司机,并不一般,既然楚颜信任他,冯雪自然也相信他。再加上,冯雪也听说了,夏正瀚如今的处境是自顾不暇,他应该不可能还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所以,冯雪稍稍放宽了心,其实现在和楚颜在一起,冯雪就是很有安全感的,她知道,如今的楚颜,并不是三个月以前的楚颜了,现在楚颜拥有了不凡的地位,冯雪觉得他已经足够有能力保护自己了。

    于是,冯雪暂时抛开了一切忧思,安安心心跟着楚颜一起来到了省城市中心的一家高级婚纱摄影馆,两人在这里换上了西装礼服和婚纱,化妆师帮冯雪化了精致的妆容,一切就绪后,二人便和摄影团队一起去了省城各处景点拍外景照片。

    景点是美丽的,冯雪也是美丽的,美女和美景,还有帅气的楚颜,组成了优美的画卷,一幅幅画,被摄影机一一拍下,楚颜和冯雪都沉浸其中,心情愉悦。他们两人,从恋爱到即将结婚,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浪漫,尤其是最近这三个月,他们的二人时光都是在楚家庄园内,今天终于出来了,又是在这样风景如画的地方,拍着意义不凡的婚纱照,两人的心情自然是不一样,这种浪漫,可以定格成永恒,更就别有一番意味。所以冯雪和楚颜,照了很多照片,他们想把所有美好的瞬间都定格下来,不留遗憾。

    两人从早忙到晚,傍晚时分,天空渐渐暗了下来,他们这才结束了一整天的行程。换回衣服后,楚颜和冯雪坐回了自己的车,张明腾负责开车,三人一起踏上了回楚家庄园的路。

    回去的路上,冯雪还一直在回味着今天的行程,这一天对冯雪来说,是幸福而又快乐的,她也完全想通了,自己今后有了楚颜这么爱自己的男人陪伴左右,能住进城堡一样的房子,安稳无忧,这样的人生,算是圆满了,她也别无所求了。怀揣着这一份满足的心,冯雪安然看着车窗外极速倒退的风景,嘴角轻轻上扬,不自觉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意。

    车子飞驰在路上,一刻不停赶往楚家庄园!

    楚家庄园,坐落于省城的南郊,占地极广,庄园的附近,除了军营,没有其他的私家住宅,所以,这一带很少有私家车过往,而,这边的路却修得很好,路面平整光洁,路灯耸立在两旁,把路面照得透亮,这一条快速路,是楚家自己花钱修的。此刻,楚颜三人乘坐的劳斯莱斯车,就正行驶在通往楚家庄园的快速路上。

    在离楚家庄园两公里的地方,突然,有一辆货车,忽地从路边的一条泥巴路上,飞快地窜了出来,直直撞向了劳斯莱斯车子。

    张明腾也算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司机,他在大货车冲出来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危险,他立刻猛打方向盘,想躲过货车的撞击,可是,货车明显是有备而来的,最后它还是横向撞到了劳斯莱斯的尾部。

    这一撞,冲击力巨大,直接就把劳斯莱斯撞得翻到在路边...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