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朝败家子 第五百八十四章:献宝

第五百八十四章:献宝

作品:《明朝败家子

    简单的快乐。

    至少在许多人看来,快乐是奢侈的,弘治皇帝尚俭,因而严格的要求自己,对自己难免苛刻。

    而在西山,弘治皇帝方才知道,饭菜不在于奢侈,也不重在食材,而在于人,人找对了,一切便都可化腐朽为神奇。

    就如这大黄鱼,真是一钱不值的东西,京里罕见一些,可东南沿岸,据说现在每日俘获数十万斤,供应东南沿岸所需,因为产量太大,以至于很多时候,沿岸的百姓都无法消化,不得不将其制成腌鱼。

    而就这么个不值钱的东西,用它来熬汤,用它来熬粥,却比不知多少珍贵的食材,更令弘治皇帝吃的愉快。

    弘治皇帝很快将这粥吃了个干净,现在身体恢复了一些,可以走动,可是又不能离开西山,要以防万一,至少还需在此住上半月,弘治皇帝偶尔,会让人领着自己出去走走,从自己修养的卧室出来,是一群禁卫,禁卫们没有穿着鲜明的铠甲,都是便装,却都森然,方圆五十丈内,密不透风,一只苍蝇未得允许,也休想通过。

    弘治皇帝朝温艳生招手,让他陪着自己在外走一走。

    温艳生颔首。

    对这温艳生,弘治皇帝很有好印象,他能看出温艳生对于名利的淡泊,恰恰是这样的人,对方和自己说话,因为无欲无求,所谓无欲则刚,可以轻松的回答弘治皇帝的所有问题。

    远处,冉冉升起了气球。

    这西山的气球,已成了一处景点,许多人慕名而来,便是要来此乘坐气球,感受一下一览众山小的滋味。

    不过因为只是观光之用,所以气球会悬着缆绳腾空而起,到了一定的高度,会被缆绳死死的拉住,不至飘远,也更安全一些。

    气球上,总会有人发出杀猪一般的哀嚎,好可怕呀,竟是这样的高。

    弘治皇帝昂首,看着那天上飘荡的几个气球:“温卿家可上去尝试过吗?”

    温艳生摇头:“臣不敢上去。”

    弘治皇帝露出遗憾的样子:“温卿家竟不敢。”

    温艳生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致,臣的兴致,只在于烹饪,其他的,反而兴致缺缺了。”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这西山,有太多新鲜的东西,却可以吸引各种不同的人,是吗?那么,温先生既是不慕名利,却又为何愿意留在西山。”

    温艳生想了想:“因为这里的食材丰富。”

    弘治莞尔:“是啊,朕竟忘了,这里有屯田千户所。”

    温艳生笑吟吟的道:“说起来,近来,这里倒是出了一个新的食材,很有意思,可惜,过于辛辣,陛下尚在病中,不能品尝。”

    “嗯?”弘治皇帝一愣,心里倒是勾起了好奇:“却不知是什么东西,等过些日子,朕病痊愈了,温先生送来朕看看。”

    “臣遵旨。”温艳生颔首点头。

    “不知太子,在哪里休养?”弘治皇帝心念一动。

    温艳生道:“就在不远的蚕室里养着。”

    弘治皇帝故意漫不经心的道:“他一定很难受吧。”

    “还好,近来太子殿下的心情……不错。”

    “不错?”弘治皇帝微微一愣,凝神看着温艳生。

    温艳生微笑道:“定远侯和他在琢磨一个新的食材,就是臣方才说的那个,说是要为太皇太后治病呢。”

    “太皇太后治病……”弘治皇帝微楞。

    温艳生道:“其实不只是太皇太后,还有陛下,陛下也有一些小疾,有了这食材,便可根治。”

    弘治皇帝居然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那逆子,突然就高兴了起来,怎么都觉得,好似……有点儿……

    弘治皇帝只颔首点头,家丑不可外扬,微笑道:“是吗,朕倒是颇有几分期待了。”

    ……………………

    被切的第九日。

    大抵,朱厚照的伤好了不少,几乎已经没有那种刺痛的感觉,撒尿时又可放飞自我了。

    他决定不怪方继藩,怪了也没什么意思,他病的这些日子,医学院开始以苏月为首的一批人开始主刀,因而,等朱厚照病好了,发现现在蚕室里,竟没了他这个神医的用武之地。

    可方继藩拿着一个宝贝出来时,却令朱厚照一下子乐了。

    这东西,真能治病,而且能治大病。

    于是乎,朱厚照便和方继藩又开始鼓捣起来,他们寻了一个石槽,而后拿着木锤子将晒干的食材丢进去,使劲的捶打,最后再将这被捶打的如粉末一般的食材取出。

    阿切……

    朱厚照觉得自己鼻子酸,狠狠打了个喷嚏。效果很强,他很喜欢。

    不过此时他身上有伤,却不能沾这个。

    这个东西……真能治病?

    朱厚照心里又诸多的疑问。

    方继藩却很愉快,这徐经自夕阳搜来的辣椒,如今在西山广泛种植,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现在吃辣椒的人不多,为了防止摘下的辣椒腐坏,方继藩让人将这些辣椒统统晒干,而后在将其碾成粉末。

    这辣椒远不只是作料这样简单,其实在它出现的最初,人们将其当做特效药来使用。

    方继藩将辣椒粉用了少许,混入进温艳生的十三香之中,尝了一下,嗯,辣味有一丁点,主要是自己的用量少,所以无碍,之后,再将这混合了辣椒粉的十三香交给朱厚照手里。

    此后,还有一瓶,乃是辣椒水,也一并让朱厚照带上。

    朱厚照身子好了不少,却不敢骑马,一想到骑马,他便觉得蛋疼,于是愉快的坐了轿子入宫。

    听说太子入宫觐见,仁寿宫和坤宁宫都忙碌开了。

    太子果然没什么大碍啊,否则,这才多久,就又可以蹦蹦跳跳了。

    太皇太后和张皇后,无一日不在挂念着这个家伙,现在听说他能主动入宫觐见,自是喜出望外。

    朱厚照至仁寿宫,见太皇太后和张皇后俱在,他上前,虽是走路姿势有些奇怪,却还是规规矩矩的拜倒:“儿臣见过曾祖母,见过母后。”

    太皇太后和张皇后打量着朱厚照,嗯……好像没什么不同,除了走路姿势有些奇怪之外。

    当然,这件事,还是不要提了,免得大家尴尬。

    周氏笑吟吟的道:“太子近来身子还好嘛?”

    朱厚照歪着头,想了想:“身子还好,只是伤了一些心。”

    周氏和张皇后面面相觑,接着,周氏朝宦官们使了个眼色,众人识趣的告退出去。

    周氏才吁了口气,道:“皇儿啊,事关重大,你莫要责怪你的父皇,你的父皇,也是为了社稷啊。”

    朱厚照颔首点头,满口答应:“孙臣岂敢。孙臣此来,是为了曾祖母的病的。”

    “噢?”周氏凝神看着朱厚照。

    “曾祖母一直生有冻疮,今日孙臣有一剂良药,想要献上。”

    说着,将袖里的辣椒水和辣椒十三香出来:“这一瓶,可将其用混入水里,曾祖母洗手脚或是沐浴时使用,或者混一些水,擦拭患口处。还有这一瓶,可命人添一些在食材里,不要放多,些许即可,往后曾祖母进膳,都放一些,这冻疮,或许便可好了。”

    周氏微楞。

    她年纪太大了,体内生寒,再加上年纪越大,血液并不流畅,这冻疮从二十年前起便生了,每年冬日至春日的时候,便不免手脚肿大,皮肤溃烂,这等疼痛,是最难忍耐的,有时,真是难受无比,御医们倒是一直都在用药,可效果并不大,久而久之,一到了天寒的时候,太皇太后便觉得生不如死。

    听朱厚照拿着这两个瓶子装着的东西,便可以救治,周氏不由道:“这又是方继藩鼓捣出来的吗?”

    朱厚照道:“是孙臣和方继藩一起鼓捣出来的。”

    这么一听,周氏心里,便滋生了一丝期望了,看来,果然是方继藩鼓捣出来的啊,她笑吟吟的道:“很好,哀家倒是想试一试,但愿,能有效吧。”

    而今只是开春,天气依旧寒冷。太皇太后的冻疮还未散,这些日子,更是搅的她心神不宁,但凡有任何可以治病的法子,她都愿尝试。

    只是,这已二十多年的旧疾,能不能好,太皇太后心里,依旧还有些忐忑。

    张皇后也觉得惊奇,却是不露声色,笑着道:“难为太子有这样的孝心,你的皇祖母,没有白疼你。”

    朱厚照道:“孙臣也是得知,这东西可以治冻疮,所以便赶紧来,曾祖母对孙臣好,孙臣自然对曾祖母好,可是有些人,若是对孙臣不好,孙臣……”

    “咳咳……”太皇太后咳嗽:“这些日子,好生将养,不可再有什么奇怪的念头。”

    朱厚照只好道:“是。”

    张皇后不免道:“这些日子,要节制身子啊。”

    朱厚照觉得这话怪怪的,想了很久:“噢,知道了。”

    不经意的时候,太皇太后和张皇后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读了某些值得期待的东西。

    真的……有皇孙吗?

    ………………

    第三十二个盟主秋怀涵梦诞生,秋怀涵梦同学老虎没记错的话,老书时,就曾是老虎的盟主,缘分啊,大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