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六零军营成长 三百三十三章

三百三十三章

作品:《六零军营成长

    “哈哈哈,怎么会有毒呢”闵朝宗说着大大地咬了一口鸡蛋看着靳大海。

    “我不饿。”

    靳大海不和闵朝宗争辩,做到沙发上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闵朝宗看着他,一片真诚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愿意与我这个大资本家接触,我很佩服你坚定的信仰。”

    靳大海还是闭着眼睛冷哼一声,算是认同了闵朝宗说的话。

    接着闵朝宗又说到“不过我有一件事情需要提醒你。”

    “你做的沙发是丝绒的,下面还有一层牛皮。”

    靳大海猛的睁开眼睛,站起来就像是被烫到了屁股一样,然后他看了看那餐桌旁的椅子,纠结了半天,直接站在闵朝宗身边,也不坐下。

    闵朝宗忍住笑意,抬起头问他“你确定不吃一点东西吗,我们今天要去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不吃。”靳大海方正的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

    闵朝宗点点头,然后,就听到进大海的肚子发出一声“咕噜”的响声。

    靳大海黑红的脸庞涨得更红。

    “咳咳,那个,靳厂长,你吃吧,我保证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不吃”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

    “不吃”

    “真的不吃吗吴大姐地手艺还是不错的。”

    “不吃”

    “那好吧。”

    听着闵朝宗吃饭发出来的声音,靳大海感觉更饿了。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用文斗,不用武斗,要又攻武卫。

    靳大海在心里默念语录,感觉跟古代和尚静心地时候念经是一个道理。

    “走吧,出发。”闵朝宗终于吃完了饭。

    “上来。”靳大海推着自行车说道。

    闵朝宗挑挑眉毛,“这就是丁处长说的热情款待。”

    靳大海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有车还不满意,要不你腿着去。”

    闵朝宗不跟他废话,把车开出来。

    “上来。”

    这次轮到他跟靳大海说了。

    靳大海看着自己的自行车,明显在纠结。

    “好好好,靳厂长,就到是你监督我行了吧,顺便再磨炼一下你自己的意志。”

    “嗯。”靳大海听到闵朝宗的话后点点头打开车门上了车。

    “说好让你给我当导游的,结果我给你当了司机。”

    闵朝宗想到现在丁煊诚和张铁遇到的事情,就忍不住更加开心了,恐怕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找到姑姑了吧。

    他们会怎么做呢

    告诉自己还没有找到,或者给自己找个假姑姑

    怎么解决陈桂芸身份的问题,就交给他们去解决吧

    是爱国华侨的的妹妹,还是反动资本家的妹妹,这个问题应该不难选择。

    现在还是要专心的玩耍啊。

    “嫂子,你放着,我来我来。”

    谢星谄媚地对明暖说到,然后抢过明暖手里的包说到。

    明暖好笑的看着他,进了家门之后,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嫂子,你这么说我我就不高兴了。”谢星一脸受伤的说道,“不管什么事情,我对嫂子的敬佩之情,那就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

    “停,直接说事。”明暖打断了他说道。

    “呃,咳咳。”谢星清了清嗓子说道,“嫂子,你上次那个,同事呃,呵呵,我就是想问一下”

    “想问一下她有没有对象是吧。”明暖挑着眉毛看着他,继续说道“李小燕,二十二岁,未婚,也没有对象。”

    谢星呆呆的看着明暖,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高兴的跳起来,说到“嫂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全靠你自己。”明暖拍了拍谢星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到。

    谢星狠狠地点头,说到“嗯,嫂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保证,一定对小燕好。”

    这话说的,八字一撇都没撇呢,明暖也懒得纠正他。

    明暖愿意跟他说这些,自然也是看出来,小燕对谢星也是有好感的,至少是不排斥的,而谢星,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没个正行,但是内心也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

    谢星得到了消息,走路都要飘起来了,出了门之后刚好碰到回家的齐君泽。

    “营长好。”

    谢星笑的一脸傻气。

    齐君泽惊讶的看着他,这小子,又抽什么风了。

    “你怎么了”齐君泽问道。

    “我我没怎么啊,哈哈。”谢星抑制不住的笑起来。

    “哦。”齐君泽点点头,“快去吃饭吧,明天负重二十公里。”

    “好勒。”

    这下子,齐君泽彻底惊讶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连负重都不怕了。

    谢星脚步轻快的下了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大喊道“营长,你一定是开玩笑吧”

    “认真的。”齐君泽进门的动作听了一下,冲着下面说道。

    明暖站在窗户旁边看的哈哈大笑,这个谢星真是太好玩了。

    “你跟这小子说什么了,你瞧他乐的,嘴巴都咧道耳朵根儿了。”齐君泽问道。

    “没什么啊,就是告诉他,小燕没结婚,也没对象。”

    “他俩”齐君泽惊讶的问道。

    明暖点点头。

    “还真是意想不到,什么时候的事情。”

    齐君泽啧啧的说道。

    “就上次来我们家吃饭的时候啊。”

    “这小子,是该找个人管着他了。”齐君泽把外套脱掉抱着明暖说到。

    “起开,一身的臭汗味儿。”明暖故意推了他一把说道,“先去洗澡,我去做饭。”

    “好吧,为了不让暖暖嫌弃我,我就去洗澡了。”齐君泽还一脸不情不愿的说道。

    明暖无奈的摇摇头。

    晚饭也不复杂,明暖烙了几张鸡蛋饼,配着一盘木耳炒山药,清淡。

    刚过完年,明暖感觉裤腰都紧了,现在她都不敢上称,就怕看到自己地体重破了百。

    “对了,明天我倒夜班,晚上就不回来了。”明暖对齐君泽说到。

    “好,到时候我去给你送饭。”齐君泽点点头。

    “别去了,食堂又不是没有,你训练了一天,在家好好休息啊。”明暖拒绝道。

    齐君泽没有在说话,可是在心里打定主意要去给明暖送晚饭。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