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骑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决战之势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决战之势

作品:《明骑

    看到大批敌兵涌入,何可纲精神大振,握着战刀的手竟有些颤抖,前后左右,尽是一排排黑洞洞火铳,最新式的燧发火铳。在第二道街垒正面,两侧,何可纲足足布置了六百杆燧发火铳,三十二门滑膛轻炮,散弹小炮在内的强大火力。

    乌压压的人潮涌来,何可纲终按捺不住,锵的拔出战刀。

    沙哑的嘶吼声,响了起来:“预备!”

    此时,明军特有的尖锐哨声响起,哗啦,藏身掩体后的明军纷纷站了起来。前排的铳手,黑压压的将火铳架设在街垒之上,数十门轻炮,散弹炮,也全部从街垒后,两侧的民宅里,推出,明军在第二道街垒精心的布置,露出真容。冲

    在最前头的日耳曼甲兵,被黑压压的排铳指着,慌乱中大喊大叫起来。

    何可纲,声嘶力竭地叫道:“放!”顿

    时,铳炮声齐鸣,明军真地上一团团硝烟腾起,整个街垒周边似乎被烟雾笼罩,无数的铅丸,向街垒前密集的日耳曼人呼啸而去,成片的甲兵惨叫着栽倒。漆黑的重甲,雕刻着红色十字的大盾,都被射的四分五裂。

    长约半里,宽五十步的街垒前面,乌压压的日耳曼士兵,如割麦子般倒下一大片。前

    线云集的重甲步兵,瞬间遭遇了重大杀伤,中弹者无不是血肉模糊,全身冒血,中炮者当场便四分五裂,毙命街头。

    如此近的距离上,大部分滑膛火炮直射过去,可以将整个敌阵打穿,数千日耳曼士兵密集涌来,从这头到那头,在街垒前挤成一团,无处可藏,直接从头到尾,被打通一条条血肉胡同。

    血肉漫天飞舞,何可纲为日耳曼人精心准备的血肉磨坊,在短暂的半刻钟里,给日耳曼人造成了极恐怖的杀伤。半

    刻钟后,密集的铳炮声停了下来,街垒前,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尸体,伤兵。

    “上铳剑,杀!”何

    可纲杀红了眼,胸中一热,高举着战刀便冲了出去。左

    右亲兵,将领大吃一惊,纷纷嘶吼起来:“保护何帅!”“

    杀!”一

    片明晃晃的铳剑亮了出来,大批明军冲出了街垒,红色的浪潮席卷,瞬间冲垮了日耳曼人的残兵。遭受惨重伤亡的日耳曼军团,被明军潮水般的反击冲击,立足不稳,残部连滚带爬的溃败了。

    “杀敌啊!”何

    可纲脑子一热,率本部亲兵冲锋在前,这些天来被围在城内,淤积的闷气爆发,竟势不可挡。数百亲兵护卫,拼死向前。后头,在第三道街垒坐镇的白换章,目瞪口呆,气的狠狠跺脚,大骂起来。“

    这个何可纲,一莽夫尔!”话

    虽如此,他心中也明镜一般,心知重围之下,战机稍纵即逝。

    这样千载难逢的战机,万万不能错过了,一咬牙,白焕章也下令决死一战,背水一击,真的来了个全军反击。“

    出!”一

    声嘶吼,城内明军倾巢而出,趁着主攻的日耳曼人溃败之时,以全部兵力发动了决死的反击。不

    知道杀了多久,杀了多少波,何可纲身边护卫一个个到下,他身上也挂着几只箭,大腿处还挨了一铳,一瘸一拐的奋力劈砍。前头,尽是立足不稳,狼狈逃跑的敌兵,这位何帅奋起余力,撵兔子一样追了上去。

    一刀,将一个惊恐大叫的日耳曼武士,劈翻在地,百锻马刀经过无数次劈砍,也只崩开了几个小缺口。这一刀势大力沉,连敌兵身上厚实的皮甲也贯穿了,那年轻敌兵嚎叫着,翻滚着,大口吐血,脖子一歪断了气。此

    时,何可纲才赫然发现,这名敌兵身材高大,比他高了半个头。前头不远处响起一片欢呼,这一冲,不到三千明军精锐,以寡敌众,竟一口气冲到城门口来了,当面之敌,潮水般逃出城外。

    “布防,布防!”

    “就地布防!”

    沙哑的嘶吼声中,明军血战得胜,气势如虹,重新占据了城门。

    此时,城外。

    夏国相登上高高的望楼,看着基辅城西门方向,敌阵大乱,竟隐隐有溃败之势,一拍大腿,夏国相大叫了一声好。

    “好!”

    “不料,何帅竟如此神勇!”赞

    叹声中,夏国相神色一整,基辅城内,被围困的友军主力尚在,暂时没有覆灭之危,这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可以将兵力沿河徐徐展开,按部就班,站稳阵脚后,在大河上游水浅处架设浮桥,渡河作战。夏

    国相是个人才,关宁军系统里出挑的人才,被吴三桂引为左膀右臂,自然是很有两把刷子的。此时夏国相当机立断,以三万南突厥仆从军,沿河布防,牵制着河对岸的中欧联军,此后关宁军亮出家底,两万之众,两日后在大河上游,趁夜渡河。

    天亮时,关宁军前锋成功渡河后,迅速展开,趁中欧联军士气低迷,很快在河西站稳了脚跟。后续兵马护卫着野战大炮,辎重补给,很快在基辅城东北方的旷野中,集结起来,虎视眈眈,遥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中欧人联军。河

    西,距离基辅城东北方向,二十里。关

    宁军侦骑,很快和中欧人的骑兵,展开追逐,激战。

    亮出家底的关宁铁骑,精锐尽出,吴三桂从关宁,锦州时代,苦心经营的家底,一亮出来,便与中欧人的骑士团,日耳曼人的精锐骑兵,在基辅东北方向的旷野上,杀了个天昏地暗。

    关宁骑兵,精锐不及开原铁骑,却优于多数明军骑兵,在大明帝国的骑兵力量里,算是出挑的。夏国相用兵老成持重,以麾下铁骑轮番上阵骚扰,纠缠,中军主力却引而不发,虎视眈眈,牢牢牵制着中欧人最善战,最精锐的骑士团。中

    欧人的大军,连战连败,士气渐渐便有些低落了。十

    余日后,东南方,吴三桂亲率的三万援兵,携带大量辎重补给,终于姗姗来迟。又两日后,从贝加尔湖方向赶来的两万明军,赶至战场,抵达基辅战场的各部明军,连同仆从军,总兵力达到了十万。

    十万明军及其仆从军,和大约十五万人的中欧联军,形成对峙,决战之势已成。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