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骑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惊弓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惊弓

作品:《明骑

    李长贵领着几十个骑兵,趴伏在矮山之上,瞧着面前西人的数里连营,脑门上热汗都冒出来了。

    “哨总,咋办?”

    李长贵呵着白气,往身后一瞧,他一个满编的骑兵哨一夜追击,如今只剩下六十来骑,竟有近半人马掉队了。自然,掉队的人马不会有生命危险,他的后方,郑帅大军正日夜兼程的赶来。

    以六十骑击数里连营,一个大胆的年头冒了出来,便再也不可遏制。此时好死不死的,左后方不远处一队精骑,钻出密林,瞧着便知是友军到了,这让李长贵大喜过望,赶忙命人打旗号联络。这股友军精骑的赶来,给了他极大的勇气,便下定了以少量骑兵,冲击敌营的决心。那

    股友军人数稍多一些,也不是良善之辈,当下两股精兵便旗号联络,相约两路齐出,攻击敌营。“

    整备军械!”

    六十余骑动员了起来,将马背上的褡裢,负重一扔,轻装出击。

    “出!”

    一声呼喝,两路明军翻身上马,突然从数十米高的矮山上,挥舞着雪亮的马刀,嚎叫着冲了下来。

    西人数里连营,顿时大乱,开水一般沸腾了起来。两股明骑,从西,南两个方向,突然杀出,战马从矮坡上踩着积雪,冲了下来,这一冲起来势头可就止不住了。只约一百余骑,竟冲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西

    人连营,只临时布置了少量防御,清晨时分,多数士兵正在生火造反,猝不及防,竟被少量骑兵轻松碾入阵中。轰,营地外围十多个手持柴火,呆若木鸡的西兵,被疾驰的战马轰的撞飞,吐着血,凌空飞跌了数十步,又重重的撞翻了几口大锅。“

    啊!”

    锅中开水浇了一身,伤重的西兵惨叫了起来,铁骑却毫无怜悯之心,挥舞着马刀左右劈砍。“

    纵火!”

    李长贵一声低喝,明骑纵马直入连营深处,在马背上翻滚着,伸手一捞,将熊熊燃烧的火把抄了起来,飘飘悠悠的火把高高飞起,轻轻落下。呼啦,简陋的帐篷燃烧了起来,火借风势很快向周围席卷。火头一闪,被西北风一吹熊熊燃烧了起来,浓烟冲天。

    “走!”李

    长贵纵马砍杀,面前压力越来越大,全凭着精湛的骑术在马背上翻滚,左右劈砍着,蓦地面前压力一空,便只瞧见当面之敌连滚带爬的,四处逃散。前后左右不可一世的麾下铁骑,滚滚向前,倏忽之间竟杀透了敌营。远远的绕了个圈,两股明骑停了下来,掉转马头,已是人人浴血。

    “哈哈!”横

    刀立马,将低血的马刀甩了甩,面前西人的连营炸了窝,已成惊弓之鸟。有马的翻身上马,抱着马脖子慌不择路的逃走了,没马的将火枪兵器一扔,连滚带爬的躲避大火,不时有人被冲天的大火卷了进去,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不

    久,冲天的浓烟,引来了周遭大批明骑,群狼一般的围拢了过来,在冰天雪地中追逐着逃散的西兵。西

    南方,五十里外。“

    哪里走水?”

    “冒烟了,好大的烟!”

    帅营内,郑森手脚并用爬上高坡,擦了擦千里镜,瞧着东北方浓烟冲天,遮蔽了大半天空,真真好大的火势。“

    哈哈!”大

    火,浓烟给明军指明了追击的方向,郑森便一声令下,麾下精兵扔掉辎重轻装上阵,往浓烟冲天处蜂拥而去。战至下午,走投无路的西军后队,两万余军民被迫放下武器,投降了。狼狈逃窜的西军后队,全军覆没,被如虎死狼的郑森所部,狠狠将尾巴咬了下来,还吃干抹净了。郑

    森抵达前线时,战事已进入尾声,不免心中颇为惊喜。

    面前的旷野积雪中,伏尸处处,跪满了成排的俘虏,甲胄响动中,明军士卒正在审问捉拿西军的军官。放眼望去,郑森心中有数,落在后头的这些西人军民,多数都是老弱妇孺,能战之兵不过数千。

    “丧家之犬,连妻儿老小都不要了么!”

    “哈哈哈!”周

    遭明军将领大笑了起来,不久,一串西军高级军官被绳子绑着,十分狼狈的被牵了过来。此情此晴,便如同千百年华夏大地,被人欺辱时一般无二,战败者又谈何尊严,不同的时如今的郑森和他麾下强大的明军,成了胜利者。“

    跪下!”一

    个队官抡起火枪,便要朝着一个狼狈的西军上校,狠砸过去。

    “罢了!”

    却被郑森喝止了,细看那上校四十许人,留着翘起的八字胡,腿上挨了一枪还在流血。

    扑通,上校匍匐跪地,虔诚的恳求“尊贵的明朝指挥官,请我们收敛那些战死士兵的遗体,我恳求您。”周

    遭的明军将士纷纷看过来,郑森便喝道“可!”

    那上校匍匐在地,高瘦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仁慈的指挥官阁下,愿您长命百岁。”微

    微一笑,郑森瞧着旷野间成串的俘虏,虽是老弱妇孺居多,可青壮也有一些,正是修城筑路的好劳力呀。

    开城八年,三月中。北

    逃的西军后队,在冰天雪地中全军覆没了,前队便成惊弓之鸟,沿着狭长的海岸线逃窜的更快了。郑森所部,引兵猛追不舍,沿途发现了大量冻毙的尸体,越是向北天气便越是严寒,追击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三

    月末,又一场风雪过后,天气迟迟没有转暖的迹象。郑森所部在巨大的困难下,以轻骑为先导,大军辎重缓缓跟上,不疾不徐的向着北方雪原无人区,穷追猛打。筋疲力尽的西军,出现了大批人员的损失,每天都有大量人员冻死,饿死,或是被俘。此时,已经不需要侦骑追踪,西军残部也难以逃脱了。

    沿途倒毙的尸体,给明军指明了追击的方向,西军残部可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四月初,空旷无人的冰原之上。咔

    擦,河面上一头大羊驼踩碎了冰面,一个趔趄,惊慌的嘶鸣了起来,辎重兵赶忙七手八脚,将羊驼背上的火药箱解下来。郑森停下脚步,看着面前无边无际的雪原,积雪中倒毙的几具尸体,再抬头看看天上大太阳,这天气终究是转暖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