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骑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费城之战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费城之战

作品:《明骑

    山坡上,十几枚硕大的震天雷飘飘悠悠,飞了起来,嗤嗤的冒着黑烟落进西兵群中。

    轰,铁皮包裹的三四斤黑火药,猛的炸开,在敌兵群中激起一阵腥风血雨,汹涌的人潮为之一滞,割麦子般栽倒一片。伤兵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或被炸的千疮百孔,残肢断臂在漫天飞舞。

    “仍!”十

    多个大力士卯足了力气,不停的投掷,很快便人人累的汗流浃背。

    赵营官瞧着眼皮直跳,超过五斤的铁疙瘩,这玩意要想仍远了,没膀子力气还真是难以办到。这些受过训练的早期掷弹兵,战时的职责主要还是保护来复枪手,在正面二三十步的距离,免受敌兵的白刃冲击。实战表明,这一新式兵种的战力不俗,配合来复枪营作战效果极佳。

    轰,轰,敌人群中不时爆开一团团黑云,激射的碎铁片漫天飞舞。林朝安营本就是居高临下,西军是仰攻,这一迟滞顿时一片大乱,伤兵,尸体滚做一团,更增加了震天雷的杀伤力。

    “有劲!”赵

    营官大叫了一声,心头一热便抢过一根火把,将手中震天雷点着了,引线嗤嗤的燃烧了起来,心中一慌,赶忙沉腰坐马卯足了力气,狠狠抛了出去。这一抛却未曾仍远,咕噜噜,冒着黑烟的大铁疙瘩,沿着山坡滚了几圈,停住了。他平日里自诩力气很大,却不料这一掷竟只有十几步远,登时吓了一大跳。

    轰,一声巨响,漫天的尘土飞扬,一旁亲兵情急下将他扑倒,沸沸扬扬的烂泥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呸!”赵

    营官吃了一嘴泥,爬了起来,瞧着震天雷爆炸的地方咧了咧嘴,缩了缩脖子,面色不免有些啥讪讪。

    “嘿,咱是不是闯祸了?”一

    旁几个亲兵亦面面相觑,不敢吭声,虽是仍的近了些没炸到敌兵,可以没炸到自己人呀。

    “嘿,这家伙,还真的练练!”赵

    营官抓了抓头发,瞧着山坡上西军潮水般的进攻,在大力士投掷的震天雷杀伤下,土崩瓦解,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敌兵立足不稳,东倒西歪的滚成了一团,他裂开大嘴哈哈大笑了起来,身旁几个亲兵也跟着嘿嘿的傻笑起来。不

    远处,密林边缘。轰

    ,一声闷响在十几步外炸开,林朝安挣扎着起身,叫骂道:“这是哪个混账仍的,这样近,军法从事!”

    左右军医官赶忙将他按住,紧急处置中弹的腿,噗,一口烈酒喷了上去。“

    大人,忍着点!”

    军医官一咬牙,拿牛角尖刀切开伤口,伴随着林朝安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颗变形的铁弹挖了出来。

    “无妨,是铁弹!”林

    营上下都松了口,许是大人命不该绝,打中他的又是一颗铁弹,总不至于有性命之忧。林朝安瞧着那颗带血的铁弹,疼的直翻白眼,心中憋火,击中他的是一颗不知哪里飞来的流弹,此时方知这战场之上,不比平日里操练演兵。这战阵杀伐之道,果真是兵学校场上练不出来的。“

    大人,震天雷掷光了。”“

    大人,敌兵已溃……”心

    里憋火,林大人红着眼睛咒骂起来:“我是瘸了,又不是瞎了,敌兵大溃我自然瞧见了,啊!”军

    医官使劲拉扯着皮肉,将伤口用针线缝合了起来,林朝安又疼的直喘粗气,翻白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此时,伏击林营的西军大队,挨了一顿震天雷,已然溃败,林营士兵趁机从密林中钻了出来,咬着西人的溃兵尾巴猛打。啪

    ,啪,清脆的铳声又响了起来,似索魂魔音,夺人心魄。“

    出,追上去!”

    “杀!”

    见此情景,被腿伤刺激的林朝安,红了眼,一声令下,林营士兵三五成群的从密林中钻了出来。啪,不远处一声清脆的铳响,赵营官眼睁睁瞧着两百步开外,一个身材高大的西人军官背心中弹,嚎叫着倒了下去。

    “天爷,两百步!”“

    大人,这,这实在太可怖了。”他

    身旁几个忠心的亲兵,瞧着那些三五成群,猫着腰抱着火铳,钻出密林的林营士兵,纷纷咋舌赞叹起来。“

    这是什么铳,这样厉害?”

    “不说是线膛火铳么,大人,咱营能换上这家伙么?”赵

    营官眯起眼睛,没好气的笑骂:“滚蛋,这家伙可金贵着,想换装自己拿银子买去!”

    几个亲兵嘿嘿笑了起来,赵营官举起千里镜,眯着眼睛观察前线,却瞧出点门道来了,这来复枪营独树一帜的战法,果真厉害。他未曾在兵学进修过,自然不懂得散兵线的精髓,然而他的军事素养也不错,瞧着那些三五成群,咬着西军溃兵尾巴猛追不舍的散兵,不时发出赞叹声。那

    些散兵瞧着乱七八糟,跑的漫山遍野都是,然而却暗合军伍之道。他细细观察那些看似杂乱无章的士兵,虽蜂拥向前,却又竟然有序,前头猫着腰猛冲猛打,后头大队人马亦交替掩护,凭借线膛火枪超远,精准的优势,不停将逃窜中的西人射翻。“

    杀!”

    锵,赵营官拔出腰间战刀,领着辎重队,掷弹队,沿着山坡猛冲了下去。

    不久,明军帅营。

    侦骑来报,林超安营建功,从西南方向冲出密林,一番激战过后率先突破西军防线。明军副帅罗艺大喜,赶忙调集兵力,沿着林营打出来的通道,大举驰援。不久,西人的费城外围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余部在明军猛攻之下,很快便土崩瓦解了,费

    城本来就是个不大的镇子,只有大河天险可守,沿河防线被突破之后,费城之敌便闻风而逃了。三日内,南线明军在费城取得了重大突破,咬着溃败的西军不放,连日激战后歼灭了大量西兵,最近时已然将战场,推进至距离纽约不到十里。此

    时一场暴雨突将,河水暴涨,将南线明军的攻势消弱了一些。约一半西兵狼狈的逃回了纽约,却扔下了大量军械弹药,让物资本就紧张的纽约,雪上加霜了。此时,战场态势已无法扭转,西军控制的地区越来越小,生存空间一再被挤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