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大明新帝国 第四十章 杀无赦(八千字大章)

第四十章 杀无赦(八千字大章)

作品:《我的大明新帝国

    帖木儿帝国是西察哈台汗国后裔,在蒙元人的铁蹄下,突厥人屈服了很长一段时期,但是蒙元的势力衰退,给了他迅速发展的机会。

    帖木儿从洪武十二年开始,先后夺取了波斯和阿富汗,进而攻占两河流域。洪武二十年征服花剌子模,洪武二十一年之后,多次进攻钦察汗国,毁其首都萨莱伯克尔等城市,统治亚美尼亚和南高加索。

    洪武三十年,他攻下了德里苏丹国首都德里,屠杀战俘超过十万人,占领印度北部。

    如今的德里苏丹国已经完全成为了他的附庸,在帖木儿国混的不如意的贵族们,到了德里苏丹国,就能变成太上皇。

    蒙元人,突厥人,大食人,雅利安人,还有印度人,就这样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食物链。

    或许不能说是食物链,而是生态链。

    这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也直接影响了后世六百年的世界生态意识。

    欧洲人自从有了文明意识,其实一直都是处于一直封建领主的平等意识下,他们哪怕打的再狠,也一直守着他们的一套规则。

    只要敌人认输,就不会赶尽杀绝,用联姻在上层社会之中形成亲属关系,失败的敌人可以用赎金来买回自己的性命。

    但是蒙元人让他们认识到了敌人的凶残,他们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把敌人斩尽杀绝,抢夺他们所有的财产,看著他们亲属痛哭流泪,骑他们的马,强奸他们的妻子和女儿。

    这种文明的倒退和残暴直接影响了欧洲人以后对异族的态度,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对非洲和亚洲人的屠杀,都是他们从蒙元人那里学来的。

    他们对欧洲自己人是套准则,对其他人是一套准则,就是从蒙元人这里学到的。

    看到这些德里人,朱瞻基忍不住走神了,心里想着该如何纠正这种意识形态。

    他不认为这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一套好的规则,像大唐时期,汉族对异族的融合,对异族的思想控制,才是真正好的规则。

    在汉人与异族之间建立鲜明的等级,却不完全阻断底层人向上层奋斗的渠道,这种社会规则更文明,也更能促进社会的发展。

    在大唐时期,汉族比其他民族的人更高贵,但是汉族并不拒绝其他民族人的上升通道,在那个时期,许多异族也能在大唐为官,只是比汉族更难一些。

    对待邻国,只要你承认我的这一套规则,我就认可你,并且接纳你。

    所以那个时期,不管是朝鲜,东瀛,还是吐蕃,都承认唐朝的正统,自认属国。

    但是唐朝时期有两个方面的政策错误,导致了这一规则的失败。

    一是唐朝并没有重视技术和经济的控制,不管什么先进的技术,都无所谓地送给异族,导致了异族的迅速发展。

    那个时候的朝鲜,东瀛,吐蕃,包括阿拉伯人,都是靠着大唐的先进文化和技术,迅速发展了起来。

    二是大唐中央政权赋予了节度使太大的军权,重武轻文,导致了支强干弱,中央政权的控制力衰落太快,短短的一百年时间,朝廷就几乎失去了对基层的控制。

    论武力对比的悬殊,唐朝远远比不上汉朝,但是为什么不管古今中外,都认为唐朝是汉族最鼎盛的时期呢?

    这不是指国力鼎盛,而主要是文明的鼎盛!

    明朝如今的基础比唐朝更好,因为唐朝初期的突厥和吐蕃都非常强盛,有心腹大患。

    可是如今的大明几乎没有了任何敌人,连草原民族现在都被大明收拾了。

    现在唯一比不上的是人口……

    朱瞻基查了皇宫里面的记载,北宋宣和四年,全国人口普查是九千多万人,但是到了元朝至元十一年,全国人口仅剩下不到九百万人。

    明朝建国初期,当时的全国人口盘查是不到两百万户,不过当时隐户太多。到了洪武十四年,因为明朝大肆发放土地,藏在山里的百姓纷纷出山,这个时候的人口普查是一千一百万户。

    而永乐五年,大明重新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经过了三十年的发展,大明的户数增加不到一千万,但是人口将近六千万。

    这里面,江西的人口最多,达到了一千多万,占了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

    这主要是因为北方的战争,导致了百姓都逃到了南方的江西。

    这也是明朝初期,为什么大明的进士,状元大多都来自江西的原因,人口基数在那里啊!

    北方的人口大量减少,主要都在山西一地,因为那里山多,便于百姓藏匿。

    朱元璋还怕北方的百姓与异族勾结,将山西的百姓移居湖广。

    相比后世的十几亿人,如今的六千万人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大明的土地都抛荒了许多,也是大明不愿意发展海洋政策的主要原因。

    “殿下……,殿下……”

    朱瞻基抬起头,马欢才低声说道:“使节脱不花花向殿下献上西域美女两人,汗血宝马两匹。”

    望着高台下的一众使节,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我大明与德里历史渊源甚久,大唐时期,玄奘法师就曾到德里那烂陀寺游学译经,两国民间往来频繁。如今两国虽然山高地远,缺少往来,但两国贸易却能互补,今后当大力拓展。今我大明在柯枝设置西洋行宫,今后每年都当运送大批大明货物至此。你国所需我大明特产,都可报与我內监官员。”

    那脱不花花是个蒙元人后裔,一口流利的汉话,交流不成障碍。他抱拳说道:“殿下,我德里虽不如大明繁华,却也盛产黄金,民间不缺食粮,不管布料,丝绸,瓷器,茶叶,我国都大量需求。但,外臣听闻大明如今有一种火器,可以隔空伤人,不知可否售于我国?”

    还真敢想啊!朱瞻基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我大明与德里虽无利益之争,但火枪乃是我大明立身之本,概不外售。若是民间之易货,什么都好说,国之重器,不在民间易货之列。”

    如今不管南洋也好,西洋也好,都知道了火枪的厉害。他们当然想要得到这种武器,但是朱瞻基是绝对不会出售了枪支,然后让他们有机会对付自己的。

    除非等大明以后的武器升级了,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才会有选择性地售卖一些低级武器,让他们自相残杀。

    对方不论怎么说,朱瞻基都不理睬他们,直到天色已黑,他们才只得怏怏离去。

    “殿下,德里人所送美女如何处置?”

    “带过来我看看,合我心意就留下,不合心意就赏赐给军中将士吧!”

    女人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享受,只是负担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做不到像这个时代的人一样,把女人只是当货物一般,不当人看。

    如果收了那个女人,就必须对她的人生负责。只是收集到后宫里,睡一觉,然后就让她一辈子在后宫里寂寞老去,死去,他不忍心。

    这两个女人都是波斯女人,容颜娇美,也符合朱瞻基对女人的审美,身材苗条,而没有粗壮感。

    不过她们的容貌对朱瞻基来说缺少震撼力,他也就没有了太大的兴趣。“将她们一人赏给刘安,一人赏给赵永亮。嘱咐他们,军事机密不可泄露。”

    刘安和赵永亮都是中级将领,他们不像薛禄,朱真这样的主官,每到一地就会有藩王贡献美女。

    赏给薛禄他们,他们也不会在乎,赏给更下级的将领,他们并没有在舰队里携带女眷的权力,也不一定能保住这些美女的能力。

    朱瞻基可不想因为女人,闹的下面将士之间起矛盾。

    回到了后宫这里,朱瞻基就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药味,他心里紧了一下,问道:“谁生病了?”

    领路的李亮说道:“禀殿下,只是最近春燥,马良媛她们上火,喉咙痛,并无大碍。”

    朱瞻基点了点头,放下心来。水土不服的问题,是每个人的体质问题。这在后世都避免不了,这个时代更是寻常。

    这次出海,军中消耗最多的就是治疗皮肤起疹子的药和消火的药。抵达印度后还稍微好一点,在南洲期间,超过一半士兵都出现过水土不服和上火症状。

    不过朱瞻基如今的体质不同,几乎没有出现过任何不适,这一点让所有人都感到非常惊诧。

    晚上安顿下来,朱瞻基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一直在想着如何应对印度这个地区。

    以后加强对这里的控制是一定的,但是干预到什么样的程度,如何实施,都是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的事情。

    郑和他们忙碌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就把西亚各国的位置,简介,都抄录整齐,在地图上也标注下了各国的位置。

    虽然这个地图比较粗略,但是最少朱瞻基一看,就能知道每个国家大约在什么位置。

    虽然知道国家的位置所在,但是对于当地的特产,大明掌握的并不多。

    印度也盛产钢铁,煤炭,黄金,还有世界上不多的天然硝石矿。

    这里的硝石矿比大明江油那里的储量要大的多,大航海时代一直到十九世纪中期,欧洲侵略全世界,所生产的火药,绝大多数硝石都是来自印度。

    可惜的是,朱瞻基并不知道这硝石矿在什么地方,而当地人对硝石矿的认识更不多。

    今日登神山祭拜,众人先是坐船,然后坐车,最后还要步行登山。

    今日没有用龙辇,这个车跟个大房子大小,一般的道路都还没有这个车子宽。

    朱瞻基今日骑马,一帮女眷坐车,祭拜神山之后,会直接到柯枝王宫做客。

    沿途无数的印度百姓争相膜拜朱瞻基这天朝上国的皇孙,看到大明皇室出行的仪仗,一个个都面露向往之色。

    如今的印度各地咖喱还没有彻底流行,但是不讲卫生这一点,一直没变。

    这里人们,不管大小便当街就来,就是有厕所,也只是划一块地方,根本没有遮挡。

    以至于一进他们的城镇,就是一股屎尿味,让人反胃。

    许多人在电影上面,看到印度女人的脸蛋轮廓漂亮,就意味印度人很美,其实这是错误的认识。

    印度的五大人种,除了雅利安人种与白人有些相像之外,几乎都是黑色人种。他们的肤色由深到浅,只有雅利安人种和东亚人种能够入朱瞻基的眼。

    其余的三个人种,要么是颧骨高的让人觉得五官变形,要么是黑的让人恐惧。

    因为他们的黑不像是非洲黑人,是一种单纯的黑。他们皮肤的颜色,跟黄色人种死亡之后的肤色几乎一样,所以格外渗人。

    即便是在后世,朱瞻基也欣赏不来南部印度人的美,柯枝位于印度南部,这里的人就更入不了朱瞻基的眼。

    绕过他们的国都埃尔纳古勒姆,来到了位于东南方的神山。

    郑和第三次下西洋期间,朱棣命工部吏员随行,在此刻下了一座巨大石碑,并刻下了中文碑文,供当地土人膜拜。

    工匠耗费了数月时间,完成了这座足足二十米的石碑。这座石碑利用山石就地雕刻,除了文字,还雕刻了东方的龙,自刻成之日,就成为当地的圣物。

    登上了三百多级的台阶,朱瞻基登上了山腰。礼部官员摆下香火,文武百官在朱瞻基带领下,共同敬奉香火。

    然后,朱瞻基才仔细浏览了这座巨大石碑。

    王化与天地流通,凡覆载之内、举纳于甄陶者,体造化之仁也。

    盖天下无二理,生民无二心,忧戚喜乐之同情,安逸饱暖之同欲,奚有间于遐迩哉。

    任君民之寄者,当尽子民之道。

    《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书》云“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

    朕君临天下,抚治华夷,一视同仁,无间彼此。推古圣帝明王之道,以合乎天地之心。

    远邦异域,咸使各得其所,闻风向化者,争恐后也。

    看到这碑文的内容,朱瞻基的心里感慨万千。这碑文充分显示了大明天朝上国的气势,也表现了对印度各国的笼络之意。

    如今的印度南部和沿海,都臣服于大明,可是在后世,这里根本没有任何人记得。

    哪怕他见多识广,也没有听说过这座圣碑,恐怕是早就被当地人摧毁了。

    大明如果不放弃交趾,不退出南洋地区,一直对印度地区进行干预和控制,恐怕就没有人敢这么做。

    如今的大明已经在这里修建了行宫,今后准备加强对南洋的控制。朱瞻基相信,大明只要不重蹈覆辙,这座圣碑就会一直流传下去,供后人瞻仰。

    如今已经是二月末,按照阳历,都四月份了,如今的印度已经非常炎热。

    众人在山上并没有耽搁太久,就原途下山,前往柯枝王宫。

    朱瞻基特意召了解缙随行马后,问他:“如果在这柯枝推行汉话,解师以为可行否?”

    解缙虽然是文士,但是骑马也不在话下,他沉吟了一番说道:“若只是以加大贸易份额为由,开设汉话学塾,当地土人怕不是要争先恐后。但是若想全面推行,恐困难重重。”

    朱瞻基明白他的意思。如今大明境内的文人数量不多,而此地地域辽阔,人口繁多,想全面推行汉话肯定不容易。

    但是如果是以贸易为借口,在这里设立一所汉语学校,这里的土王们恐怕都会派子弟来学习。

    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办一个学塾,让这天竺一地各国,都以会说汉话为荣。解师可在文人间联络众人,能有十几个文人留在此地教授汉话,暂时就够了。孤承诺,凡是愿意留在此地授课的秀才,举人,满三年后,回去大明可按同进士授官。”

    解缙答应了下来,愿意帮助说服一些文人留在此地授课。

    这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对想要长期在印度实施影响力的大明来说,却非常重要。

    不管大明如何强盛,印度各小国如何落后,如果相互之间民间的的沟通不够,一切控制都无从谈起。

    抵达柯枝皇宫,这里的皇宫建设的倒也颇有规模,大理石的建筑城堡,还有几分气势,就是稍微小了一点。

    柯枝国主率领家人和文武官员在城堡外迎接了朱瞻基一行,诸多女眷也直接被接进了后宫。

    接下来的十天,朱瞻基一直在各种应酬中度过,每天接见各国使节,安排各种琐事。

    在这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委派了八十余个羽林卫学的士兵,与內监的人员一起,前往印度各国进行贸易摸底。

    大明与各国的贸易,需要了解各国的情况,所以这件事是印度各国都认可的。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每个队伍之中,都有几个羽林卫学里面孤儿出身的士兵,他们任务是绘制印度半岛的详细地图,还有道路。

    在朱瞻基的计划里,不仅要开通大明到印度的海上线路,还要勘测一条大明到印度的陆地线路。

    几千年来,从印度前往大明,都是要先绕到阿富汗一带,然后从西域进入中原,这条路交通不便,补给困难,当然不合适。

    最合适的道路应该是从云南到缅甸,经密支那抵达阿萨姆。

    印度东部区域是除了中国以外,最适合茶叶生长的地区,这个地区是一定要控制在大明手里的。

    因为只要控制住了这里,全世界就没有其他地区适合种茶叶了,而茶叶就成为了大明的特产,完全垄断。

    只有完全垄断的商品,才能暴利。

    而密支那地区虽然偏僻,道路险阻,但是那里是世界唯一的翡翠产区。控制住了那里,以后也等于控制住了华人最喜欢的奢侈品之一。

    最大的好处是,大明打通了这条通道,就等于是有了一个印度洋的出海口,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千秋大事。

    但是最少在朱棣征讨帖木儿国之前,朱瞻基不会暴露这个计划。真要修这条路,需要耗费的精力不会小,耗费的人力,物力,也是现在的大明承受不起的。

    三月中,就在朱瞻基准备出发的时候,两艘来自南洋的战舰追了过来。

    他们不是来自大明的传令船,而是张辅派过来的人,船上装满了两船草药,还有一个已经满七十四岁的老人中和子。

    得知中和子前来,朱瞻基都吃了大惊,得知他带来了各种防治瘴气的草药,更是大喜,随即亲自到码头迎接了中和子一行。

    一见朱瞻基,他就长揖笑道:“老道惭愧,耗费一整年,才算勉强不负殿下所托。”

    朱瞻基笑道:“得知道长终于研制出治疗瘴气的特效药,孤不胜惊喜,道长这是造福万民之举。”

    中和子固然是世外高人,但是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有些自得,笑道:“不敢当,老道也只是尽些本分。”

    他自去年二月抵达交趾后,在交趾一带现场研究各种瘴气。有了显微镜的帮助,他能观测到不同瘴气里面的病菌组成。

    虽然不通原理,但是东方古代的研究学者们绝不缺少试验精神。

    古代流传下来的药方,具体的药理,都是通过一次次的试验,才汇聚起来,然后经过历史的淘汰,留存下来的。

    各种药理从何而来?每种植物的特性是如何形成?不都是通过一代代的中医们,通过各种试验证实下来的。

    现在知道了不同的病菌,就通过不同的药物,不同的药方配比来针对它们,这样的药效就比以前的防治瘴气的药物要有效的多。

    到了秋冬的时候,他委托张辅从各地购买了无数的药材,进行研究。经过多次试验,确定下来了七种常见瘴气的特效药,现在带上药材追了上来。

    朱瞻基之所以不敢去勃固,也不敢去榜葛刺等地,主要原因就是怕当地的瘴气。

    如果早有这些药方,他绝对不怕去那些地方。

    不过现在也不晚,回程的时候,他就能把勃固,也就是后世的缅甸给收服了。

    他来柯枝,说是给朱瞻基送药方和药材,但是更主要是自己想要去西洋看看。

    朱瞻基虽然怕他年纪大,身体受不了,但是见他坚持,也不忍赶他回去了。

    朱瞻基将中和子留在了自己的旗舰上,让他在船首的二层,与黄渊作伴。

    整个舰队,只有少数船上有小厨房,还有御厨专门做菜,而此后朱瞻基的人也是最多的,所以在这里吃的最好。

    他不需要女人伺候,但是朱瞻基依旧派了四个宫女,专门伺候他们师徒二人。

    他们的到来,刘承徽是最开心的,每日晨提夕命,伺候在旁。

    朱瞻基的嫔妃之中,刘承徽的作用是最大的,她精通医术,每次后宫妃子有个感冒发烧,上火,不需要太医,她就能直接开药。

    而且,她还负责整个后宫的管理,帮朱瞻基管理的井井有条。

    因为朱瞻基的重视,刘承徽的尊重,后宫的几个妃子对这个老人也是尊崇有加。

    虽然中和子已经七十四岁了,但是身体依旧很好,他对西洋各处的异国景致很有兴趣。每次跟朱瞻基谈到这次几万里的旅程,他都以不负此生来回答朱瞻基,坚持不肯回去。

    借着东南来的季风,船队只用了七日,就行驶了超过三千里路,抵达了忽鲁谟斯,也就是后世的波斯湾入海口,霍尔木兹海峡的这个名字,就是从这个国家的名字而来。

    忽鲁谟斯是郑和前三次下西洋的最远处,是大明的最后一个贸易点,也是最大的一处贸易点。

    这个国家在后世早就没有了,变成了伊朗的一部分,这个时代,他们也是帖木儿国和大明的双重属国。

    帖木儿国虽然忌讳大明,但是他们同样需要一个贸易渠道跟大明做生意,得到大明的瓷器,茶叶,丝绸。

    可是这次还没有进入海湾,前军回传,帖木儿国的舰队封锁了海湾,严禁大明舰队进入。

    朱瞻基本来陪着中和子在甲板上吹着海风,讨论他身上出现的状况对身体有无妨碍,听到传来的消息,登时精神大振。

    “升战旗,先打了再说!”他向中和子抱拳说道:“既有战事发生,孤先去去,回头再与道长畅谈。”

    “殿下身体已经修炼有成,无需担忧。殿下请便,老道静候佳音。”

    朱瞻基转身就走,问道:“为何不让我军舰队进入?”

    报信的传令指挥还没说话,就听见內监们的禀报声:“滇国公郑和请见……”

    “阳武侯薛禄请见……”

    “定海候朱真请见……”

    “……”

    “……”

    一声接一声的禀报,都是得到消息的高级将领们前来拜见朱瞻基了。

    “宣……”

    来到了三层的指挥舱,朱瞻基反而不急着问话了,一直等到所有人到齐,他才开口问道:“以往我大明舰队来贸易,帖木儿国都没有干涉,为何这次阻拦我等?”

    “对方送来国书一封,请殿下裁决。”

    “念!”

    这一封国书洋洋洒洒数千言,主要意思就是以前的舰队不过两百多艘船,两万多人,但是这次八万多人,九百条船,忽鲁谟斯没有接待能力。所以希望大明舰队只派商船进入海湾贸易,他们不会做阻拦。

    李亮念完,朱瞻基冷笑了一下,开口说道:“诸位以为如何?”

    郑和说道:“我大明的茶叶,丝绸,瓷器,是帖木儿国不可或缺之物。他们每次采购我大明的货物,除了自用,还有不少都是跟奥斯曼国进行贸易,赚取大额利润,所以他们不会放过这个财路。”

    朱瞻基又说:“我知道他们会跟我们贸易,我只是问,我大明该如何应对?”

    郑和知道这是朱瞻基逼他表态,以前他每次还给朱瞻基提一些意见或者是建议,但是后来每次都跟朱瞻基的本意不符,所以这种建议提多了会怕朱瞻基反感。

    但是身为副官,他不能不表态,随即说道:“他们帖木儿国既然知道这次我大明来了近九万人,八百多艘船,当然也会知道殿下一同前来了。他们既然故作不知,显然是轻视殿下。我大明不受他们的安排,当以殿下意见为重。”

    朱瞻基笑了笑说道:“既然对方敢拦,那就先打了再说。我大明四海畅行无阻,谁敢拦,就要有被击沉的准备。朱真……”

    “末将在!”

    “令前军升起出战旗,我要所有人将前面不属于我大明的战舰全部击沉!”

    “是!”

    郑和松了口气,这次说的话总算不会违逆殿下的心意了。

    薛禄有些激动地说道:“殿下,我幼军当可为殿下攻打下忽鲁谟斯,将他们的金库抢来献给殿下!”

    朱瞻基摇了摇头说道:“帖木儿国与忽鲁谟斯不可同日而语,忽鲁谟斯是肉在案上,不得不从,所以在不知道他们参与多深的时候,先不攻城。不过,幼军做好准备,等候命令攻城。”

    帖木儿国在帖木儿时期,首都是撒马尔罕。但是在他死后,因为没有立下继承人,儿子孙子互相争王,两个侄子也起兵造反。

    永乐七年,帖木尔之孙哈里勒被叛将拘系,四子沙哈鲁趁机进军中亚,驱逐叛将,夺取撒马尔罕,平服内争,将撒马尔罕封予其子兀鲁伯。

    从此,原帖木尔帝国所辖地区,除波斯西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外,波斯东部和河中地区均由沙哈鲁统一。

    他将国都南迁到哈烈也就是后世的阿富汗赫拉特,便于控制波斯一带,故明朝称“哈烈国”。

    如今的巴格达一带也是属于帖木儿帝国,但是却不属于沙哈鲁,而是由他的侄子统治,只是向他臣服。

    忽鲁谟斯的统治者是原本西波斯的黑羊部落,因为位于沙哈鲁与他侄子库马斯统治的分界线处,所以得以生存,目前忽鲁谟斯也成为了他们对外的一个贸易口岸。

    他们的国主赛夫丁是个苦逼的老实人,夹在两大势力中间,谁也不敢得罪,向大明称属,也是为了通过贸易得到一些物资。

    朱瞻基早就跟郑和详细了解了这里的局势,绝不认为赛夫丁敢跟大明作对,现在作对的不只是是沙哈鲁还是库马斯。

    要是库马斯,朱瞻基不介意去巴格达劫掠一番,但是要是沙哈鲁,就难办了。

    因为他们的首都远在河中的撒马尔罕,距离忽鲁谟斯四千多里,即便是新首都哈烈,也距这里三千多里,除非专门讨伐,否则他根本没有时间在这里跟他们周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