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大明新帝国 第二十四章 表白心迹

第二十四章 表白心迹

作品:《我的大明新帝国

    “为什么会有斗争,为什么要有战争?斗争总是不可避免,战争也是不会停息啊!”看着浑身屎尿的哈三,郑和的心里也沸腾不已。

    他渴望世界大同,希望世间没有战争,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他虽然贵为滇国公,但是也不过是一个被皇上重视的家臣。众多的文武大臣,没有几个真正把他看做国家大臣。

    听到哈三的话,他轻声说道“永乐三年,我第一次前往西域,在榜葛刺等国见识到了那些小国在艰难的生存。因为争地盘,争信仰,人们无时无刻不在斗争,在南方大陆,数百个小国不停地毁灭与新生。

    永乐八年,我第一次到了忽鲁谟斯,那里是帖木儿国的属国,我还跟着使节一同到了巴格达,可是当时的巴格达在帖木儿国的野蛮统治下已经破碎不堪。

    永乐十二年,我到了更西的圣城天方,见识到了更多与我同样信仰的人。可是他们却让我很失望,因为他们已经完全被奴役。被异族奴役,被他们的信仰奴役。”

    哈三痴呆地看着郑和,一方面他的身体并没有恢复,另一方面,他根本不明白郑和想要说什么。

    郑和也根本没有在乎他的态度,自顾自地仿佛倾诉心声一般继续说道“我自小在燕王府长大,当时的陛下还是燕王,他告诉我们,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双手来争取。

    我们种下种子,到了秋天就能收获更多的粮食。如果你是一个懒汉,不去种地,就没有收获,不去除草,粮食就会欠产。

    燕王想要得到王位,靠的是一刀一枪地抢来,我们想要过上好的生活,就要靠自己的双手来争取。

    我认识了道衍大师,我一开始只是因为他是燕王重臣,才拜他为师。但是当我接触到了佛家经义,我才明白,人之所以为人,不是畜生,就是因为我们都有区别于他人的思想,都有礼仪道德,还有对生活的美好追求。

    佛教,儒教,道教,绿教,这些宗教的教义都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能给人内心的安慰的希望。所有宗教都会通过宗教物象、宗教礼仪、宗教音乐等等,以营造其各自宗教的独特氛围。

    通过这种诱导的方式让人在内心形成至上、净化、神圣、神秘、皈依、忏悔、新生等感觉。这种交叉,渗透在一起的感觉,也是人区别于畜生的自我感觉。

    而且通过宗教信仰,宗教的约束,让人内心时刻都能记得弃恶扬善,还能学会关爱弱者。所以我选择了信仰宗教,因为这种信仰让我心里更满足。

    但是,我信的是道理,不是神!”

    郑和的脸上呈现出了一种虔诚的光芒,可是他的话却与他的表情完全不符合。

    哈三看着他的脸,觉得他比自己更像疯子!

    这个世界当然有神,没有神,人是从哪里来的?

    郑和继续说道“这个世界没有神。如果真的有神,皇上口含天宪,册立鬼神,也说明了大明的皇上比神更大。但是我知道,皇上也只是一个人,他也有喜怒哀乐,也要吃喝拉撒睡。

    这个世界没有神,所谓的神,不过是人们按照自己的想象和需要创造的。我熟读古兰精,佛教经书,道教经书,虽然不能说是绝世之才,但是我自认,没有多少人能比我对各大宗教的了解更多。

    所有的宗教都是为了满足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才出现的。我信仰宗教,是信仰其道理,而不是信仰其神,与其信神,不如信我们自己。

    如果有神,为什么还会有各种战争,如果有神,为什么神从来不会满足世人的任何一点希望?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能靠自己?

    哈三,如果有神,你的神为什么不来救你?”

    “神在我的心中,我能感觉到他,我能感觉到他……”

    “一切只是你的幻觉……。看看你浑身屎尿的样子,如果这就是神的代理人,即使有神,那神也不过是个废物。无论什么宗教,都没有我大明皇帝可以赐予的权力更大,地位更高,不是吗?”

    “这是因为权力的作用,神管内心思想,帝王掌管世俗权力。”

    虽然精神恍惚,但是哈三依旧能跟凭本能与郑和辩论着。

    看着他的可怜样子,郑和叹了口气说道“我寻找了一辈子,想要得到一个答案,但是到最后,依旧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答案。所以我只能相信自己。我相信,大明的皇上与太孙,能够比神更能给世人更好的生活。”

    哈三疯狂地笑了起来,因为没有体力,喉咙受伤,他只能卧在地上呵呵发出着低哑地笑声。

    笑的他泪水横流,浑身颤抖。

    “原来,你一直是个异端,枉我还将你视为同族。”他用仇恨的眼睛盯着郑和说道“异端比异教徒更该死……”

    郑和感到有些难过,却很快又调整了过来。轻声说道“自云南被破,我幼小就进了燕王府。虽然大明朝廷让我残缺,但是燕王殿下却对我恩重如山。是他养育我长大,训练我一身武艺,教会我做人的道理。

    宗族虽然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给了我生命,但是这些年我一直竭力扶持宗族。至于民族……大明没有像蒙元一样将不同的人分为几等,不管是汉蒙回藏,都是大明人。在我心里,我也是一个大明人。

    至于你说认错了我,但是与你交往我问心无愧,只有你对不起我,没有我对不起你。这些年你处心积虑与我交往,不就是看重我的身份吗?

    今日见你,我就是想要问你一句。为何非要反明?你是闪族人,如今西洋的闪族人还在突厥人,蒙元人的铁蹄下当奴隶,而大明的闪族人却能像人一样生活。你还有什么不满?难道仅仅为了让人相信那根本没有的神吗?”

    “信则有,不信则没有。你一直研究古兰精,难道就是为了找出没有神的证据吗?”

    郑和摇了摇头说道“不,我只是想世人过的更好!”

    他的贴身太监贾世文进了舱房,轻声提醒道“国公爷,船队要出发了。”

    “知道了……”郑和摆了摆手,那位刑部的官员就立刻又退出了舱外。

    郑和端起自己面前案几上的一个餐盘,摆在了哈三的面前,又拿来了一壶酒,给两个银杯里面斟满了酒。

    “你我相交一场,今日就用这杯酒了结。日后你要是能见到安拉,就替我问问他,为何人们不能和平相处?”

    “这是断头酒?”

    “不,送行酒。你要被押往星城公审,我也要前往明古鲁征讨,今日一别,再无相见之日。”

    哈三已经丝毫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听到郑和的话,更是狂笑了起来。“这就是你要的和平?为了和平,现在要去征讨明古鲁部落?”

    “大明需要这样的震慑,才能让南洋各国屈服。这样的战争,是为了避免更大规模的战争。”

    “但终究都是战争……虚伪,真是虚伪……”

    哈三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扔掉了酒杯,望着郑和坚定地说道“安拉是永远不会被打倒的……”

    郑和也饮尽杯中酒,招了招手,两个刑部的小吏就进了船舱,又要将他五花大绑。

    “就这样押着走吧,好歹也算朋友一场。”

    这个时候,恢复了一点神智的哈三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在江上,一眼望去,皆是无穷的帆影。

    这大明,实在太强大了啊!

    郑和率领着船队已经离去,旧港的华人们经历了最初的恐慌,现在知道是有人想要反抗大明,一个个都恨不得将那些想要造反的人碎尸万段。

    而街面上也又平静了下来,甚至因为大批的将士的抵达,反而更热闹了一些。

    不过这种热闹终将落幕,因为朱瞻基也要离开了。

    竞技大赛要在星城举行,在大赛之前,还会公审这次参与造反的上千人。

    南洋各国都要派代表参加这次的大赛,也让许多优点家资的富户,都赶紧带着家人,自己驾船前往星城去看热闹。

    这样热闹的大事,一辈子也是难得一见。

    这样的风头,把郑和出兵的冲击都掩盖了下去。

    只有南洋各国的首领们现在忧心忡忡,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朱瞻基要比朱棣更加强势。

    虽然他看似给了万茂一个选择,但是没有等到万茂的回应,就派出了大军,这说明他根本不想给万茂任何机会。

    只是为死了一个小兵,就如此大动干戈,这颠覆了所有人对大明的感觉。

    现在就看大明对明古鲁部落的战事顺不顺利,要是一直解决不了明古鲁部落,说明大明只是外强中干。

    但是若大明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明古鲁部落,那么以后,他们就要乖乖听话。

    朱瞻基坐在有些混乱的皇家别院的大殿中,四周都是忙着收拾行李的宫女和太监们。

    朱瞻基出行,移驾可不是屁股一抬这么简单的事。要住在某个地方,提前半个月都会派人打理好,所用的器具,房子里面的摆设,装饰,全部都要符合礼制。

    如今要走了,每一样东西都又要重新收进箱子,然后搬走。少一样东西,负责的太监或者是宫女就要受挂落,严重的甚至小命都要丢了。

    负责代替朱瞻基送行的李亮进了大殿。“殿下,总监大人已经起航了。”

    朱瞻基的腿动了一下,负责帮他捶腿的青梅就会意地收了手。“殿下,我先回去收拾行李了。”

    “不着急,我们明天才动身。说说看,他跟哈三见面都说了些什么?”

    李亮记性不错,将郑和与哈三的对话,复述了差不多九分。并且抑扬顿挫,绘声绘色,比看写的满纸的铅笔字要有趣多了。

    将两人的对话复述完,李亮忍不住说道“殿下,总监大人还是可靠的。”

    “要你多嘴……”朱瞻基瞪了他一眼,李亮吓的连忙闭嘴不言了。

    朱瞻基也能理解,郑和如今已经成为了大明所有太监的榜样和偶像。

    从一个小太监,靖难之役时率兵出征,三十二岁就成为下西洋的舰队总兵官。

    特别是被朱瞻基看中之后,又成为东征东瀛的副帅,更是靠军功成为海军总监,被封滇国公。

    从内臣变成朝廷大臣,这一步可不是随便哪个太监能做到的,整个大明也就是独一份。就是扯到整个历史里,在他之前,也就只有三个太监做到了这一步。

    所以他也不仅仅是他,已经成为了太监中间的一个符号。只要他不犯大错,朱瞻基最多不用他,也不能随便拿他怎么样。

    毕竟朱瞻基不想当孤家寡人,身边也离不开太监们的伺候和服务,不能冷了这些太监的心。

    听了李亮的情景转述,又仔细看了一遍咨情司记录下来的对话记录,朱瞻基明白,这是郑和在间接地表忠心。

    因为他说的这些话,与其是说给哈三听的,更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

    有些话他当着自己不好说,但是现在通过其他人的转述,也能向他表忠心了。

    不过这些话也算是开诚布公了,朱瞻基很满意。但是他更愿意再看看,看看郑和是否言行一致。

    “犯人们都装船了吗?”

    “已经装船了,从大牢押出来的时候,无数的百姓拿臭鸡蛋在砸他们,百姓们也都是心向我大明啊!”

    “那可不见得,也就是旧港这里华人多,其他地方,恐怕早就恨我入骨了。”朱瞻基哈哈一笑“不过我不怕,我不需要他们喜欢我,我只需要那些异族敬我,怕我,惧我!”

    李亮陪笑着说道“奴婢这就退下了,今日移驾,奴婢杂务缠身,一刻也不得闲。”

    “去吧,我也去瞧瞧施进卿送过来的两个小美人。”

    一路上,从吕宋开始,到苏禄国,到渤泥国,除了麻喇迦因为朱瞻基一声令下,要汉化,导致了拜里米苏拉心神大乱,没有送美人,现在他已经收了六个各国美女。

    这里面有南洋的黑美人,也有西域的波斯美女,还有阿拉伯美女和一个来自希腊的美女。

    不过朱瞻基也不是急色之人,还在让刘承徽调教。等调教好了再享用,那才有情趣。

    (晚上牙又疼的睡不着,写了四千字。今天还要去医院打针,看看下午状态,尽量努力再来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