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飞升之前 第154章 倨傲的梁超仪

第154章 倨傲的梁超仪

作品:《飞升之前

    “是的。”

    叶尘一边点头,一边穿上了外衣。

    赵梦雅嘴里所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对。

    虽然对于金发女子的身份,以及叶尘给她解毒的事情,她是只字未提,但这些事情,赵梦雅确实也不知道。

    只是,赵梦雅也是刻意没有提起,她已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她还是完璧的事情。

    但这件事,叶尘又怎么会知道?

    “叶尘……你……你……你……”

    谢芷若一连颤声说了三个‘你’字,都没有把话说出来。

    她感觉仿佛天都塌下来了一般。

    自己最喜欢的男生,竟然把自己最要好的闺蜜给……

    谢芷若痛苦的摇着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是死命的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梦雅……我们走……”

    终于,谢芷若沙哑着声音,脸上露出极度伤心的表情。

    而赵梦雅三两下套上了自己的衣服,看了叶尘一眼,走出门外。

    谢芷若也是目光呆滞的看了看叶尘,一转身,跟着赵梦雅走出了房间。

    只是,身体才转到一半,谢芷若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看着谢芷若的背影,叶尘轻轻叹了口气。

    有些事情,又何必解释?又何须解释?又如何解释?

    摇摇头,叶尘正要关上房门,安琰却是又找了过来。

    今天还没敷药的呢!

    “叶尘,刚刚我在楼道上遇到两个女孩走出去,好像还在哭呢!不会是你欺负了她们吧?”

    安琰开着玩笑似的说道。

    叶尘的心情也谈不上好,没有说话,手一伸,并没碰到安琰,但安琰衣服领口却是自己打开了。

    “呀!”

    安琰低呼一声。

    叶尘眯了眯眼,安琰胸前那团紫黑,又已经变淡了不少,看起来,解毒丸配合灵液,再加上自己的真元,确实是有效果的。

    而且……

    叶尘并没有拿出解毒丸和灵液,也没有让安琰解掉后面的搭扣,却是一伸手,从安琰胸前缝隙深处拿起了那枚玉髓小剑。

    玉髓小剑的表面,一如既往的温润,而且看起来,似乎比之前要更加的有光泽了。

    看来,‘玉养人、人养玉’确实没错。

    而且,安琰胸口的紫黑,能如此之快的变淡,这玉髓小剑也是功不可没。

    “叶尘,你轻点!你今天怎么这么粗鲁啊!”

    安琰娇嗔着,双手伸到背后,解开搭扣,脸上带着羞涩道。

    “不好意思。”

    叶尘摇摇头,知道是自己的心情影响了自己的行为,带着歉意又将玉髓小剑放回了原处。

    “别这么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为我做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安琰有些害羞,但又真诚的道。

    “先把今天的药敷了再说吧。”

    叶尘点点头。

    半小时后,叶尘替安琰敷好了药。

    时间已经是不早,安琰正要离去,门铃声却是再次响起。

    安琰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去开门。

    打开门,门口站着一名身材高挑,模特身材的女子。

    女子容貌绝美,脸上却是冷傲无比。

    “梁小姐?”

    安琰皱了皱眉头,打了声招呼。

    这个女子,正是之前在炎龙谷中,所遇到的那个梁超仪。

    当时据韦长春说,她是澳岛赌王最小,最为宠爱的女儿。

    门一打开,梁超仪便仰着头,冷傲无比的走了进来,正眼都没有看一下给她开门的安琰。

    梁超仪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职业套装的女子,看起来似乎是她的助理。

    安琰眉头一皱,强行忍住不快,关上了房门。

    “我是来找你买东西的。”

    梁超仪的语气冷冰冰的,并不怎么和善。

    显然,对于不久前在炎龙谷中,所受到的羞辱,她并没有忘记,也不可能忘记。

    “有你这种态度买东西的吗?”

    安琰实在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买东西,只在乎价钱,跟态度又有什么关系?”

    梁超仪傲然道。

    “你想买什么?”

    叶尘淡淡道。

    “我想买生命泉水!”梁超仪道。

    原来,梁超仪竟然也是不知从哪里得到了生命泉水的消息。

    更是凭着在澳岛本地的便利,这么快便查到了叶尘所住的酒店,找上门来。

    “呵呵,叶尘凭什么卖给你?你知不知道,白天有人出三百亿叶尘都不卖!”

    此时的安琰,就像是一只护食的母鸡一样。

    梁超仪深深吸了口气,仿佛是施恩一般,转头对安琰道:

    “我不要配方,我只要成品生命泉水。当然,我要的量比较大,你们必须保证足够我们梁家人十年的用量。”

    “我也不要你们一次拿出这么多来,你们可以分期分批的提供!”

    “至于价钱,好商量!十万一瓶?二十万一瓶?一百万一瓶?只要你开价!而且,我可以跟你们签订长期供应合同!”

    梁超仪显然并没有搞清楚状况,还觉得她来买生命泉水,是对叶尘和安琰的恩赐一般。

    至于价格,区区一百万一瓶?

    如果这个价格是指未经稀释的灵液的话,那除非叶尘是傻了才会答应。

    要知道,一滴灵液,便能稀释出一矿泉水瓶的生命之泉!

    就算是真的要卖,怎么可能卖的如此便宜?

    “你们还在犹豫吗?我可告诉你们,要不是因为老爷就要过九十大寿了,小姐要给老爷准备寿礼,你以为你们有机会跟我们梁家做生意?”

    梁超仪身后的那个女助理,也是轻蔑的开口道。

    原来,梁超仪之所以在得到生命泉水的消息之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想要买,便是因为,再过两天,便是她父亲,澳岛赌王梁鸿裘的九十大寿!

    她想要买些生命泉水,来作为给梁鸿裘的寿礼。

    之前她之所以前去炎龙谷寻宝,也是为了给梁鸿裘找一份非同一般的寿礼而已。

    梁超仪今年才20多岁,而梁鸿裘却已经是年近90,寿元已是不久,即将面临着遗产的分配。

    因此,梁超仪憋着劲,要在这次90大寿上,送出压住自己那些哥哥姐姐的寿礼,讨得梁鸿裘的欢心,以期能分到更多的遗产!

    “怎么样?你们现在能拿出多少生命泉水来?我全都要了!”梁超仪转过头来,倨傲的望着叶尘,手朝着身后助理一伸,“拿支票来。”

    “不卖。”

    叶尘突然淡淡的开口道。

    “不卖?想要趁机敲竹杠?”女助理怒道。

    “说吧,你要什么价钱?我就多花点钱又何妨?”

    梁超仪倨傲的道。

    “不卖。”

    叶尘淡淡的重复了一遍。

    “你到底要什么价钱?我们小姐都说了,随便你开价!两百万一瓶?三百万一瓶?五百万一瓶?只要你开价,我们小姐就当是做慈善了!”

    女助理冷哼一声道。

    “我说最后一遍,不卖。”

    叶尘摇摇头,站起身来。

    “叶尘!你可知道,这里是澳岛!不是什么炎龙谷!你故意不卖给我,难道你是真的要跟我们梁家作对?你可知道,梁家在澳岛,是什么地位?澳岛第一豪门,可不是说着玩的!不卖?你到时候会求着我要卖的!”

    梁超仪终于忍不住了,大声怒喝道。

    “我管你什么梁家不梁家?我的东西,我想卖就卖,想不卖就不卖!别说五百万一瓶,就算是五千万一瓶,五个亿一瓶,五十亿一瓶?我不卖,就是不卖!看来,经历了炎龙谷的事,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叶尘声音冰冷无比。

    对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梁超仪,叶尘没有丝毫的好感。

    从在炎龙谷的时候起,这个梁超仪便是倨傲无比,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而现在,更是根本没搞清楚状况,她想从自己这里买生命泉水,还以为她是在施舍自己?

    更是拿澳岛梁家来恐吓自己?

    既然如此,那我不卖给你就是了!

    “很好!叶尘!你这是在故意羞辱我!是在羞辱我们梁家!你给我等着!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梁超仪脸色涨得通红,显然又是想起了在炎龙谷中被羞辱的事,恨声道。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