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医狂妃 第1530章 容棱觉得柳蔚可能瞎了

第1530章 容棱觉得柳蔚可能瞎了

作品:《法医狂妃

    柳蔚额头冒出了细汗,说得越多,她心也越惊。

    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多少秘密被无声埋葬,谁又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找寻出所谓的真相?

    外祖父口中的狼族后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将年幼的后辈托孤。

    生活在海外的纪家人,两百年前,为何要渡海前往青云国。许

    多事情依旧没有答案,但柳蔚相信,搞懂了前因,那么后果已离他们不远。

    怀中的丑丑不知何时醒了。白

    白嫩嫩的小姑娘,张着小嘴,含糊的“唔”了一声。纪

    南峥顿时将思绪从之前的混沌中抽出,他抱着曾外孙女,颠着手轻哄:“我们小夜醒了啊,是不是饿了啊,太爷爷给你泡羊奶。”

    丑丑粉嫩的小眉头拧成一个结,她望着头顶上熟悉的老人,伸手拉了拉他的胡须。

    纪南峥被拉得有点疼,但他一点不在意,还笑眯眯的,扭头对柳蔚道:“我先去厨房看看羊奶泡好了没。”柳

    蔚心事重重的点点头,看外祖父离开,她想了想,又跟在了后面。云

    府的厨房常日都有嬷嬷看管,纪南峥说他是来拿羊奶的,嬷嬷忙将奶递给他。厨

    房不是说话的地方,纪南峥抱着丑丑,又往回走,走出后厨的院子,他看周遭寂静,才问柳蔚:“那你说,接下来究竟该如何?”柳

    蔚没做声。纪

    南峥也沉默下来,他其实猜到外孙女的想法了,但他还在犹豫。

    “您心智高洁,失信于人这种事,您是做不出的,我不想勉强您。”柳蔚把话明说出来,表情里掩盖不住的心虚。纪

    南峥更加不说话,过了好半晌,他看丑丑将奶喝尽了,才将孩子塞到柳蔚这个母亲怀里,转头,走向了另一边。

    柳蔚立在原地,与宝贝女儿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丑丑是认得娘的,她藕节似的小手抓住娘亲的耳朵,小手指抠她的耳垂。

    柳蔚抱着孩子,找了个石凳坐下,看外祖父半晌没回来,她忍不住问女儿:“娘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那毕竟,是别人交托给你太爷爷的信物,你太爷爷保护那物半辈子了,现在却……”

    “呀。”丑丑抓住娘亲的鼻子,咧着嘴把头伸过去,咬了一口。鼻

    尖湿漉漉的,柳蔚擦了擦,道:“别胡闹。”丑

    丑睡饱了,吃好了,现在正是兴头上,在娘亲怀里动来动去,摸摸这里,抓抓那里。

    柳蔚让小家伙折腾得,原本烦闷的心情也顾不上了,好不容易将顽皮的女儿按好盯紧,那边,外祖父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走了回来。柳

    蔚急忙起身。

    外祖父上前,随手将一本蓝皮白线的书籍递给她。柳

    蔚下意识接过,老人又伸手,把她怀中活泼好动的曾外孙女抱了回去。“

    仔细些,别弄坏了,你与容棱去商量吧,孩子我来带。”柳

    蔚拿着那本书籍,看得出纸张已陈旧泛黄,应当是真的珍藏多年,她把书抱进怀里,对外祖父狠狠的点了下头:“我会找到真相的。”纪

    南峥不想说了,抱着还往娘亲那边张望的丑丑,往另一边去了。柳

    蔚看着那本书,深吸一口气,郑重的翻开第一页。一

    个时辰后,把师父反锁在房间里面壁思过的容棱,又累又气的回了自己屋。

    见到柳蔚的第一刻,他就问:“你说有事?”“

    恩。”柳蔚心不在焉的应了下,双手托腮,用下巴努了努,示意他看桌上平摆着的一本书。容

    棱坐到她旁边,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把那书的封皮念来:“《金刚经》。”

    柳蔚把书推到他面前,问:“你看出这是什么了吗?”容

    棱迟疑的道:“不是金刚经?”“

    当然不是。”柳蔚把书页打开,继续让他看。“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容棱念了两句,然后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柳蔚,道:“是金刚经。”柳

    蔚道:“内容的确是金刚经,但应该不是,这是张地图来的,我问外祖父要的。”容

    棱觉得柳蔚可能瞎了,他指着书中文字,问:“在你看来,哪个字,是图?”

    柳蔚“啧”了声,道:“我还没看出来,这不是让你来参谋吗,你倒是瞧瞧,是不是有什么夹页,我觉得这封皮有点厚,要不割开?”

    容棱随口道:“割便是。”

    柳蔚把书推到他面前:“你割。”

    容棱一愣:“我?”

    柳蔚道:“这是外祖父的宝贝,我怕割坏了。”容

    棱拧眉:“我便不怕?”

    “你没事啊。”柳蔚理所当然:“外祖父本来就不喜欢你,你债多不压身。”

    容棱沉默。柳

    蔚一脸期待的望着他,把它往他那边一直推。

    容棱迫于无奈,抬手,按了按书面,判断道:“封皮应是实的。”

    柳蔚不信,不知从哪儿摸了把匕首给他,道:“割开看看。”

    容棱抿了抿唇,心里有些挣扎,但最终在柳蔚的怂恿下,他还是拿起了匕首,小心翼翼的把封皮割裂,然后,里面什么都没有,封皮就是实心的。

    柳蔚沉默下来。容

    棱也沉默下来。

    夫妻二人看着已经被他们一分为二的封面,有些面面相觑。“

    要不,再试试封底?”柳蔚提议。然

    后容棱又割开了封底。依

    旧,一无所有。“

    难道有什么暗号?看看书页中,可有哪页藏有折痕。”于

    是,两人一顿操作,一刻钟后,本就残破不堪的古籍,被他们拆成了一页一页的宣纸,平铺摆满了整张桌面。柳

    蔚这下慌了:“还能缝回去不?我还得还给外祖父的。”

    容棱站在一旁,凉凉的看了半晌,提议:“再买本新的吧,能买到吗?”

    柳蔚捂着额头,失神的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道:“不如让小黎过来,然后我们离开,他一进屋,我们就说是他弄坏的,他年纪小,还招外祖父疼,外祖父不会怪他。”

    容棱盯着柳蔚半晌,看她一脸跃跃欲试,竟不是说笑的,忍不住叹道:“关小黎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