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医狂妃 第1608章 时间紧迫,先行一步

第1608章 时间紧迫,先行一步

作品:《法医狂妃

    过了一个时辰,窗户下的钟自羽坐累了,起来伸展一下四肢,看到书桌前,几乎被文书遮挡住身型的柳蔚,走过去,将文书搬开一点。柳

    蔚抬头扫他一眼。钟

    自羽自然无比的道:“挡住光了,看久了眼睛要瞎。”到

    底也是一片好意,柳蔚没拒绝,不过钟自羽刚搬完,她就像周扒皮一样反问:“你看完了吗?”

    钟自羽瞥了她一眼,没吭声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任劳任怨的继续翻阅。

    整个房间只剩下纸张翻动的声音。

    长途跋涉,抵达西进县不过五日,钟自羽在房间里已经快坐吐了。

    当初三人同行,路上柳蔚就作威作福,到了地方,她需要一个助手,因此就要在他与魏俦中二选一。

    魏俦也是机灵,看苗头不对,一下车就装病,说水土不服,上吐下泻。等

    身体康健的钟自羽反应过来时,已经失去了先机然

    后,倒霉日子就开始了。

    这几日魏俦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钟自羽就跟老黑奴似的,被柳蔚这个畜生指使得团团转。今

    日也如前几日一样的毫无收获,临近入夜时,柳蔚终于左右松了松脖子,起身对钟自羽道:“走吧。”

    钟自羽仿佛是听到放学铃的学生,立马从桌前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屋外走。这

    些资料都是县衙内部存放的,柳蔚就算跟宋县令关系再铁,也不可能带走,因此她与钟自羽都是早上过来,晚上离开,看也只能在县衙内的书房看。

    西进县是个小县城,往日没有太多的案子与琐事,这几日宋县令都下堂很早,今日却难得晚了。

    离开时,恰好撞见柳蔚,便笑着过来打招呼。柳

    蔚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一封上好蜡的信,便问他是否要去寄信,说自己路过驿站,可以替他送。

    宋县令笑着拒绝了:“是上奏的信,须得带着官印去驿站寻官信使,不好假手他人。”

    柳蔚便点点头,同宋县令一起离开。

    路上,宋县令打开话匣子,与柳蔚说起这封官信的事。柳

    蔚听完,倒是有些讶然:“山海寨水匪?”

    宋县令叹了口气:“山海寨离西进县远,在安江下头,可不知怎么,上个月突有一路水匪沿着安江,天阳江,上了西进县码头,驻海的边军将领给我这儿下了官报,让我将人抓起来,可官报抵达的时候,那些水匪已经上岸离开了,驻海军那边大动干戈,说我这西进县纵虎归山,还扬言要上奏弹劾我,这不,我赶紧也上书解释,要不就让边海军那边一张嘴说,我还不给冤枉死?”柳

    蔚闻言倒是不太在意:“水匪上陆地能做什么?”

    宋县令谨慎的咳了声,压低声音,道:“边海军那边的意思,好像是担心山海寨的人,要与西北蛮夷联合,而且根据劫到的山海寨俘虏招供,他们的目的地,的确是天石州附近。”

    天石州这名字可太熟悉了,柳蔚猛地想到那群狼族后人,不禁追问:“宋大人是说,边关将会不稳?”宋

    县令摇摇头:“应该也不至于,这是第一次发现有水匪上岸,就算山海寨真与西北蛮夷有勾结,第一次联系,也起不了什么大风波,加之西北那边的防边军是葛家军,葛家军素来骁勇,与蛮夷对抗数十年,经验丰富,想来不会那么容易让人钻了空子。”柳

    蔚便点点头,哪怕与云家那些人交情不多,她也不希望他们遇上什么战祸,说到底也是同族人。

    说话间,三人已到了驿馆,宋县令寄了信,转头邀请柳蔚:“你嫂子今日亲自下厨,若不然同我回府去吃,你上次给她带的那些京城胭脂,她喜欢得不得了,日日擦着,到处炫耀,对你也总是提及,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柳

    蔚笑笑,有意多打听一些水匪上西北的事,便对钟自羽说:“你先回去吧。”这是决定要去宋家蹭一顿了。

    钟自羽巴不得她不回家,利落的答应,转身就走。

    跟着宋县令去宋家的路上,柳蔚又问了一些,不是太敏感的,宋县令都如实回答了。说

    到那山海寨的事,更是叹息不断:“两江最大的水匪营寨,水上的海将军,边海军为了剿灭山海寨,这些年不知跟他们打了多少回,最严重的一回,都折损了一个副将,可人家山海寨,屁事没有,第二日照常掳劫商船,屹然是一副要称霸的势头。”说到这里,宋县令又透露一个秘辛:“不过有传言,这山海寨里,过半的贼匪,都是真阳国人,据说背靠的就是真阳国的朝廷势力。”柳

    蔚皱起眉:“那是真阳国指令他们骚扰仙燕边海?”“

    不知道。”宋县令摇头:“不过真阳国对仙燕国倒是年年岁贡,从不停息,也没有一点要起战的意思,所以这也只是传言,毕竟山海寨的位置,就飘忽在真阳国与仙燕国中间,往哪边靠都说得过去。”

    柳蔚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宋

    县令这时又笑了一声,说:“其实真阳国若真的开战,反而好,那芝麻大点的小国,咱们弹弹手就给吞并了,倒也省了这么些琐事。”柳

    蔚问:“那朝廷为何不起兵侵占?”“

    远啊。”宋县令说道:“一百多年前,真阳国就是仙燕国的领土,但因为横隔两江,离朝廷太远,往来书信都要几个月,朝廷无力管辖,中途便让木拉族人钻到空子,在那小小陆地起了战事,那时又正逢太上皇年幼等位,朝内局势不稳,故而朝中便属意,将那片土地划给木拉族,但条件是,真阳国须得成为仙燕附国,纳税进贡,不得造次,木拉族同意了,之后便分成了两国。”柳

    蔚闻言,先是不甚在意,但突然,不知想到什么,她猛的抬头,紧紧的盯着宋县令:“真阳国,原是仙燕国领土?”宋

    县令让她那慎重的表情,盯得一愣,下意识的回:“对啊,一直都是。”

    柳蔚狠狠的闭上眼睛,再睁眼时,突然失笑一声。

    宋县令不解其意:“柳姑娘?”柳

    蔚却道:“宋大人,今日这餐柳某先记下了,时间紧迫,先行一步。”说

    完,抱拳行了个礼,转头就往县衙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