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盛世第一娇 第五百三十四章 符箓

第五百三十四章 符箓

作品:《盛世第一娇

    戌时,太阳落山将黑未黑,屋子里的烛火已经点燃了,卫瑶卿站在一边,烛火跳动的光芒在她脸上投出一片阴影,明明灭灭。

    衙门里的仵作早已惯常同死人打交道了,什么样子的没见过?更何况眼下躺在面前的除了味道有点重,其余的并没有太过出格。

    屋子里很安静,不管是何太平还是老仵作亦或者那个站在一旁的女孩子,都没有说话。

    何太平手里捏着布捂住口鼻来回走了几步,似乎心里头有些不安,无数次欲言又止,而且时不时的看看那边的女孩子。

    那边的女孩子有了动作,伸手轻轻的戳了戳青阳县主的脸,再戳戳额头,而后又戳戳鼻子。

    这举动看的老仵作忍不住拽了拽何太平的衣袖,何太平回头,老仵作压低声音开口了:“何大人,她……到底行不行啊?”

    行不行没看出来,不过胆子倒是挺大的,大抵阴阳司的人经常跟鬼物打交道,胆子都比较大吧!

    女孩子戳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无趣了,收回了手,从胸前摸出一只纸包,纸包打开,里头的东西是些灰色的粉末。

    “这是什么?”何太平问。

    “香灰!”不等她开口,老仵作就认了出来,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是在好奇她想做什么。

    细细的让香灰将自己的手裹了一遍,女孩子仿佛方才回过神来一般,摸了摸后脑勺,笑道:“其实符医并非我所擅长的,我会看的也不过只有几例……”

    瞧她这副唬人的样子,搞了半天不会啊!老仵作大失所望的瞟了一眼何太平,走了过来:“不会便罢了,别弄坏了尸体……”

    话还未说完,便听“啪”一声,她一巴掌拍在了尸体的脸上。

    何太平大惊失色:这该多大的仇啊,人都死了,她还来这么一巴掌?

    不过这想法只是转瞬而过,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了,躺在那里的青阳县主因着这一巴掌一下子坐了起来。

    屋里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响动声,有跌倒的,有惊呼的,有惊叫的,不过到底人少,而且屋里的还是何太平与老仵作,两人也算经验丰富,虽说因为事出突然,受到了惊吓,但是没过多久,屋子里便安静了下来。

    何太平和老仵作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墙角,伸手抚着胸口,颇有几分惊魂未定的看了过来。

    这一次不是什么诈尸,因为躺在那里的青阳县主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只是被人推着坐了起来。

    “符医非我所长,不过青阳县主的尸体确实有问题。”卫瑶卿一手扶着青阳县主,一手探到她的后背。

    “应当不是蛊。”老仵作见她认真的摩挲着尸身的后背说道,“我仔细检查过尸身,没有中蛊的迹象,就是很寻常的上吊死去的模样。”

    “若是蛊,何大人也用不着来找我。”卫瑶卿手探到青阳县主的背后好似在寻找什么事物一般,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怎么了?”何太平见她动作停了,接着问到。

    女孩子朝他笑了笑:“没什么。”

    “没什么啊,那你……”何太平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上前,便在此时,胸前一凉,什么东西溅到了他跟老仵作的身上。

    老仵作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摸了摸黏腻的血液,闻了闻,立时干呕起来,臭味源头找到了。

    卫瑶卿退到一旁,待到何太平和老仵作吐得差不多了,这才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过去。

    “怎么了?”何太平出声问道?

    “看到了么?”女孩子伸手撕开了青阳县主背后的衣裙,露出后背,后背没有呈现出任何尸癍,怎么都不像一具会发出恶臭的尸体。

    青阳县主的后辈光滑而细腻,只在腰部正中的位置有一朵绽放的牡丹花。..

    “问题在这里。”女孩子抓了一把香灰洒了上去,又道,“去拿壶酒来。”

    何太平愣了一愣,反应了过来:“黄酒?烫热的黄酒么?”

    大抵是想起她救徐长山先生的父亲用过的手段了,所以,何太平第一反应就是烫热的黄酒。

    “不需要。”卫瑶卿低着头伸手把香灰摊开,“只要是酒就可以了。”

    那一朵牡丹花中划裂了一道口子,似乎是她划拉出来的。

    何太平很快便拿来了酒,酒倒了上去,发出“呲呲”的声音,冒着白烟。

    等到白烟散去,何太平与老仵作这才看到那朵美丽绽放的牡丹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她划拉出的伤口附近有浅浅的红印,粗粗看上去无比杂乱。

    “这是什么?”何太平盯着那乱七八糟的红印看了一会儿,“不是字,乱七八糟的。”

    “符。”卫瑶卿把青阳县主的尸体交给老仵作,说道,“古话有云鬼画符,这就是说符看起来杂乱无章的。有那等工整对称的,也有无比零乱的,而且阴阳十三科中的符有无数种,每一种几乎看起来都毫无关联,所以只能靠记。”女孩子指了指脑袋,难得露出了几分得色,“所幸我记忆力不错。”

    记忆力不错?那就是说她知道这是什么符了。

    “你说说看,这是什么?”何太平连忙问道。

    “阴阳术中有一种不少人知晓的邪术,就是将死之人,将自己的魂魄塞进活人的身体之内,借尸还魂成为生魂。这是大楚明律规定的禁术。”卫瑶卿说着话时,懒洋洋的坐在青阳县主的身边,似是一点也不介意自己与她共坐一榻,而后目光落到了青阳县主背后的符上,“但这个符箓的功效与这个禁术刚好相反。”

    “相反?”何太平有些发懵,似乎想象不出来相反的意思。

    “就是说青阳县主早就死了,”卫瑶卿说道,“所以会那般臭,真正的青阳县主应当死了有半个月以上,但是有生魂用了这具尸体,用这个符箓将自己强行锁在这具身体。”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这种方法其实与她现在会成为卫瑶卿有些类似,只是她的魂魄与这具身体是主动契合,不管是五行八字,还是刚好离体的时间都恰巧对上,这种境况百年难得一见。

    所以,她眼下是个活人,而青阳县主那具身体会发出恶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何大人可以查一查青阳县主出事前半个月是否脂粉用的特别多,因为需要盖住那个味道。还有,可以查查是谁替青阳县主纹了这朵牡丹花。”卫瑶卿伸手摸了摸那看起来杂乱无章的符箓,“应当会有收获。”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