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盛世第一娇 第四百七十五章 凤鸣

第四百七十五章 凤鸣

作品:《盛世第一娇

    裴宗之坐在庙门口,看着磅礴大雨发了片刻的呆,开口了:“传言……”

    “传言并非空虚来风……”黄石先生连忙说道。

    裴宗之瞟了他一眼,很不给面子的打断了他的话:“也有可能是以讹传讹。”

    黄石先生翻了个白眼,不想再搭理他了。

    “我想进山一趟。”在门口坐了半晌的裴宗之站了起来,钻去驴车里翻出蓑衣斗笠穿在身上。

    “大雨天你进山?”黄石先生闻言错愕不已,“我没有听错吧!”

    “没有。”裴宗之带上斗笠,站了起来,“你没有听错。”

    “可这天……”

    “天不好,这地又好到哪里去?”他伸手一指,指向寺庙破窗的方向,“这还是来时那条路么?”

    黄石先生和赶驴车的车夫转头看去。

    庙外大雨磅礴,外面的官道上看不到一个人的踪影,路边发黄的野草被雨水淋得摇摇晃晃,嘈杂凌乱的倒在一旁。

    怔了片刻之后,黄石先生脸色大变:“雨前是入夏,但眼下外头的景象分明是深秋。”

    一瞬之间,入夏转为深秋。

    这怎么可能?

    天下间怎可能有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车夫早吓的脸都白了,连忙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关老爷显灵,救救小的,小的不想死在这里……”若非这里还有两个人,他都快吓得昏过去了。

    “别拜了。”黄石先生伸手把一旁的车夫搀扶了起来,看向慢条斯理整理着身上蓑衣斗笠,把长袍束起来的裴宗之,“与其拜关老爷,不如拜他。裴宗之,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裴宗之摇头,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这阴阳十三科,精通一科者,这天下间有不少。但能通遍这十三科的,少之又少。我也做不到,如果是……她……在这里,可能要好上不少。”

    哦,是说那个丫头啊!

    “那这……”黄石先生还想问。

    裴宗之却摇头打断了他的话:“别问了。我只知道这里一定有奇门遁甲与通阴阳的手段,还涉及哪些手段,我也看不出来,所以,我想进山一趟,看一看。”

    “等等!”眼看他就要走,黄石先生连忙出声喊住了他,“你干嘛去?”

    “进山啊!”

    “你进山了,我们怎么办?有危险怎么办?”

    “那也是我的事,你们不是没事么?”裴宗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拦着我做什么?”

    一旁的车夫一脸茫然,黄石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敲了敲额头:“你要出事了,我们怎么出去?”

    “怎么来的怎么出去呗!”

    裴宗之说着,转身大步走入雨帘。

    黄石先生原本准备跟上去,可才一走到庙门口,迎面一记响雷把他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眼前哪还有裴宗之的影子。喊了两声,无人回应。他瑟缩的躲回了庙里,回头见车夫有些害怕的看着他:“他……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么?”

    这个年轻的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么?车夫喜欢听旁人说那些传奇的话本故事,不代表自己想变成故事里的人啊!

    黄石先生点了点头,神情复杂:“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吧!”

    “他……会不会出什么事?”车夫有些害怕。

    “应当不会吧!”黄石先生回头看了眼庙里杀气腾腾的关公像,吓了一跳,这一刻无比怀念起了文邹邹的孔圣人像,“毕竟他是裴宗之啊!”

    这一等,也不知等了多久,外面的雨放佛下个没完没了一般,看不出天色,看不出时辰,放佛格外的漫长。

    “夜雨、孤庙、怪风。”黄石先生瑟缩的喃喃,“这简直是现成的山精野怪故事啊!”

    一旁的车夫抖了抖。

    “我现在真是无比想念一个人。”黄石先生抱着双腿和车夫紧紧地靠在一起,“那个人……简直是山精野怪看到也害怕。”

    “谁啊?”

    “一个鬼怪看了都害怕的,”黄石先生看着眼前跳跃的火堆喃喃,“小煞星。很可能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阴阳术士。”

    车夫又向黄石先生的方向挪了挪:“那他老人家现在在哪里啊?”

    “老……老人家?”黄石先生愣了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先紧张的情绪倒是送了不少,看向一头雾水的车夫,“她一点都不老,年纪小,厉害着呢!”

    “至于她是谁,我想她的名字很快就会为天下所知了。”

    “叫啥呢?”

    “卫瑶卿。”

    “没听说过。”车夫挠了挠后脑勺。

    “没关系,以后就知道了。”黄石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因着这一段对话,也没有原先那么害怕了。

    真是怪了,她人不在这里,提到她,放佛都能辟邪似得,黄石先生摇头感慨。

    雨还是很大,庙门口的门被风吹开,一开一合的,黄石先生和车夫拗了半天,最终,还是车夫站了起来,去将庙门关上。

    才刚走到庙门口,车夫却愣住了了,而后回头看向黄石先生。

    “怎么了?”

    “他回来了。”

    还是一身蓑衣斗笠,身上却脏不溜秋的,放佛在泥潭里滚了几圈一般。

    “裴宗之!”黄石先生喊了一声,见他还是眉头不展,脸上有些失望的表情,走入了庙里。

    “你……”

    “无功而返,只有三分之一果然不行啊!”裴宗之叹了口气,“我们走吧!到长安之后,我去问问她。”

    “对,对,快走吧!”车夫闻言连忙去拉驴车,眼巴巴的看向裴宗之,“怎么走?”

    “随我来。”

    在雨中,除却他们三人一驴之外,放佛看不到任何活物,一条官道能怎么个走法?在此之前,不管是黄石先生还是车夫都不会认为区区一条官道还能走出花样来。

    直到今日,这边走几步复又折回,那边走走复又折回,时不时的还需要停下来等一等。

    一开始还能记一记,但走多了,早已忘的差不多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能看到视野尽头突然冒出来不少行人,谈话声抱怨声都是如此的熟悉。..

    雨已经停了,路上有些泥泞,官道边的野草泛着水绿的新鲜气息。

    还是入夏的时节,还是那条官道,却已经不同了。

    年轻的怪人已经坐回了驴车内,那个年长一些的手里拿着蒲扇,还在啰嗦的抱怨着,一切放佛都没有变过。车夫却有些茫然:方才所见所闻,可不是梦,是真的!

    有朝一日,自己也成了那些传奇话本中的参与者,当时是害怕的,但事后,竟有种别样的兴奋感。

    “愣着干嘛?还不走么?”年长的人在催促。

    车夫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驱着驴车,继续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