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王爷请自重 132.番外:一家亲

132.番外:一家亲

作品:《王爷请自重

去,你与哥哥先去陪陪皇祖 M.u 。”温如意亲了亲她的额头。

    第二天下午时,厉其琛派了云阳前来,将两个孩子接入了宫。

    ……

    两日之后,十二月十八这天,天空飘着微薄的雪,从晋王府到皇宫的这条路上,沿街挂满了红绸。

    清敞的天空望下来,这仿佛是漫天白雪里开出的红艳花路,彩乐声交织在一起,无处不透了喜庆。

    百姓们图的就是热闹,经由几日的渲染,他们更想目睹的是那十六人抬的花轿上坐着的皇后娘娘究竟是什么模样,而过去有见过温家大姑娘的人则是绘声绘色的说起一些当年的事,无一例外的,都是些好话。

    坐在花轿内的温如意,则是震撼了一路。

    古装戏中不是没有这样的大场面,通常帝后成婚的画面都需要投入不少钱,可她透过面前薄纱所看到的这些,与那些又不可类比。

    盛大之外添着巍峨的庄重感,令人不由自主去仰望,在花轿进了宫之后,由人搀下后,数位着装的宫女跟随她踩踏着铺着的地毯往台阶处走去,抬眸时,她看到了厉其琛站在台阶下。

    两旁是礼官,后面还有官员,再之后排列的她便有些瞧不清了,这不是执婚礼的地方,而是封后大典。

    走到台阶前后,温如意需要参拜,她 Sh-en 子重,礼服又繁琐,由着几位宫女在旁小心搀扶,还有人在耳畔提醒她该怎么做,拜过之后,侧 Sh-en 时,一双手扶住了她,握住后,带着她往台阶上走去。

    礼乐声很大,但她还是清晰听到他在说:跟着我。

    台阶很长,这一步步往上走去,裙摆拖拽在 Sh-en 后,铺开在台阶上,像是雪地里展开的牡丹,耀眼夺目。

    厉其琛牢牢的抓着她的手,这条路由他陪着走上去,再长一些都不会惧怕。

    登顶时,礼乐声扩散开来,还有城墙上的号角,呜呜的吹响,传向远处,候在一旁的礼官递上执排,温如意这时需捧着执牌去参拜,她一步步走上搭建起来的高台,望下去,百官跪拜。

    庄重的封后大典后,才是入殿的婚礼仪式,虽说不如大典繁琐却也不简单,等结束之后已经下午,送回寝宫后,温如意松了一口气。

    随即进来的,是阔别五年之久的豆蔻。

    厉其琛没将她送去晋王府,而是留豆蔻在公里打理寝宫中的事,温如意进来后她即刻叫人将备妥的东西送上来,替温如意摘了繁琐的头饰后换上轻便的喜服,这才说起几年来的想念。

    还是老样子的,不忘说些皇上的好话,细心的准备好了吃食,大约两刻钟后,厉其琛回来了。

    殿内的人全数退了出去。

    点了数盏红烛的殿内十分的亮,透过那些垂挂的红色纱幔,平添出一些浪漫来,温如意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厉其琛,是以做了心理建设的,可心还是噗通的快跳了许多。

    她揪了下衣服,看他在取摆在一旁的合卺酒,微抬了下的 Sh-en 子又重新坐了回去,仰起头看走到她面前的厉其琛,顿了顿后,从他手中接过了酒盏。

    在他的注视下,绕过了手臂,将酒盏迎到了嘴边抿了口,是桃花酒。

    温如意忍不住就要多喝上两口,可这意图即刻就被他给制止了,张了张嘴后,厉其琛低下头,攫住了她的嘴唇,将适才沾在她嘴角的酒也给尝了干净。

    空气里微生了情愫。

    许久,是厉其琛底底的叹息声,像是在遗憾什么。

    温如意忍不住笑出了声,踮起脚,在他耳畔轻轻说了几句。

    厉其琛眼神闪烁着,随即看向她,眼底渐渐汇聚了眷意,低头靠在她耳畔,哑着声说了三个字:我也是。

    她说:在我家乡婚礼上有个新习俗,新人要有婚礼誓词。

    我愿与你生同裘,死同穴。

    ……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下是真的正文完结了……

原定的悍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会延后开,月底凉子会开一个玄幻的轻松古文:有间客栈。喜欢看这一类型的可以过去瞅瞅,这本书的字数只在二十万左右,篇幅很小,之后凉子会开预存的坑。

链接按钮在这里,感兴趣的可以先戳收藏,链接按钮是电脑和wap的,app用户可以直接进凉子的专栏

    ☆、番外:一家亲

    没了那些□□争斗, 皇宫的生活出奇的平静, 或许还因为温如意怀孕后期越渐抚顺的脾气, 一发呆便是半日,靠在院子内陪思思玩, 经常能把自己看睡过去。

    有时温如意会想, 倘若怀那两个时她是这种状态,别说是熬到月牙镇,走不了多久就得歇着, 但那时她的状态出奇的好,害喜过三个月后, 除了嗜睡一些外并没有太大的症状,或许也是因为时常走 Don-g 的缘故, 孩子生的也顺利。

    “娘。”思思抱着个兔子跑了过来, 她父皇送给她的铃铛挂在腰间,跑 Don-g 时响的清脆,“您看,刚刚豆蔻姑姑给我采的莲蓬。”

    跑到温如意跟前后,她又变魔术似的从 Sh-en 后拿出了藏着的莲蓬, 六月里, 这时节正好, 一颗颗饱满的镶嵌在上面,瞧着就很诱人。

    “娘,钱大夫说了,这个对您和 弟D-i 好, 您吃。”思思将兔子交给 Sh-en 后的宫女,用力掰开了莲蓬,一颗青莲子从里面蹦了出来,她忙用手去接,剥开了后一颗颗摆在旁边的盘子内。

    侍奉的宫女倒是想上前帮忙,但温如意没作声,便都候在一旁,等到思思将那莲蓬都剥出了,温如意尝了一颗后给她喂了一一颗,哄道:“剩下的这些让许嬷嬷做莲子糕,等你父皇和哥哥回来一起吃好不好。”

    “好。”思思高兴的点点头,末了又有些发愁,“娘,哥哥好忙。”

    温如意搂住她,他们度过了最无忧无虑的五年, Sh-en 份在,回宫之后自然不如在月牙镇轻松,只不过他们的父皇对待两个孩子的区别太大,靖沅早已跟着朝中一些大臣之子念书,这边的女儿,也是到了要学女红的时候,愣是让他给否了,说是可以再等等,宠的没边了。

    傍晚时,父子俩同时过来。

    思思先是叫了声哥哥,后而甜甜喊了声父皇,不等坐下就叫他们尝尝许嬷嬷刚做出来的莲子糕,挨个儿问着可好吃,剥莲子的功劳要大过做糕点的。

    厉其琛捧场的吃了两块,扶温如意坐起来,看着那已经过了临盆日子却还没 Don-g 静的肚子:“再让太医来看看。”

    “我看他是呆的太舒服了。”温如意抚了抚腹部,一点都不着急出来。

    “过了时日太久也不妥。”这一年来,厉其琛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她和两个孩子,实际上这一点都不耽搁朝中的事务,毕竟整个后宫需要他在意的妃子也就这么一位,也不需要花心思到别人 Sh-en 上去,自然和乐。

    “明早让太医来看看。”

    温如意命人布桌,扶着厉其琛的手臂起来,一家四口坐在一块儿用饭,这是每日必行的事,两个月前,他们的午膳都是在景安宫陪太皇太后一块儿用的,如今她 Sh-en 子重去的少,就让宫人带着两个孩子过去陪太皇太后,从去年初入宫时到现在,太皇太后的 Sh-en  Ti 好了不少。

    晚膳过后,天色暗下来时,两个孩子被带到了侧殿休息,洗漱过后躺下来,温如意提起要让靖沅独住一宫的事。

    厉其琛有些诧异,他还以为她会舍不得,毕竟两个孩子在月牙镇时都是与她睡一起的,如今在偏殿中,两兄妹也是同屋不同床,倘若独住一宫,便要自己做主,虽说他和大哥都是这个年纪独立起来的,但毕竟靖沅才回宫不久。

    “皇上觉得靖沅这半年多里如何?”

    厉其琛并未思索很久:“很不错。”饶是谦逊的父亲,这于这个儿子,厉其琛还是骄傲的。

    “靖沅像皇上您。”温如意抿着笑意,半大的孩子,对事情的执着也很深,从某种意义上,靖沅既敬 A_i 他,又将他当成了个劲敌,一个他想要去超过的存在,也是他现在努力的 Don-g 力和方向。

    父子俩其实在有些事上是一样的 Xi_ng 子,只不过厉其琛寡言少语,不善表达心情,而靖沅那孩子,这方便倒是随了她,好 Don-g 活泛的很,瞧着好相处,心思也不少。

    所以温如意并不担心他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而他终有一天是要与他父皇一样去执权的,她怎么可能将他养成温室的花朵,该放手的必须要让他去面对。

    “好。”厉其琛见她靠的有些吃力,便到她 Sh-en 后让她倚着。

    “还有啊,思思也不小了,之前请的绣娘,也可以叫她过来……”

    话因为落,温如意的脸色变了变,厉其琛察觉到她 Sh-en 子紧绷,以为是她的腿抽筋,起 Sh-en 要查看,温如意忽然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臂:“其琛……这孩子怕是呆不住要出来了。”

    ……

    静悄悄的夜,忽然热闹了起来,昭阳宫内宫人进进出出,有条不紊的将准备好的东西送进去,不多时,太医来了。

    半个时辰后,景安宫那儿得知消息的太皇太后也赶到这儿等候。

    这一等候,却是到了下半夜都没 Don-g 静。

    屋内,温如意一面保持着呼吸,一面吃豆蔻喂给她的面,对几个时辰过去还依旧是疼的有条不紊的肚子,委实无奈的很,之前临盆的日子到来时,等了三五日肚子都静悄悄的,在上半夜发 Don-g 之前,温如意也是丝毫的异样都没察觉到,现在倒好,疼的频率增快的速度特别慢,温如意甚至是能感觉的腹中的孩子那不急不缓的劲儿。

    “什么时辰了?”温如意由人扶着半蹲,问豆蔻。

    “寅时过半了。”

    有一阵痛袭来,温如意咬了咬牙:“太皇太后是不是还等着,她若不回景安宫去,就请她去偏殿休息,一时半会儿还发 Don-g 不了。”

    又是半日,温如意疼痛的频率比之前稍快了些,真就依了温如意自己的话,这个过程持续的很漫长,当初她生两个孩子时,早上发作,傍晚便生下来了,可如今这个,到了下午,也仅是疼的快一些罢了。

    厉其琛担心,派人将钱往生拎了过来,一把脉,境况也稳妥的很,经验老道的接生婆子安抚温如意,这样的情况也是常有的,有些人来的急,有些人来的缓,温如意羊水未破又没有到真正的可以躺下的时候,由太医看着,不会有事。

    等到天黑时,温如意的腹痛终于像生思思他们时那样频繁,接生婆子让她躺到了床上,不多时,羊水破了。

    前期有个漫长的疼痛过程,生孩子的时候反而没那么煎熬了,因为是第二胎,又要比头胎顺利一些,一个时辰之后,温如意生下了个男孩。

    孩子生下来还不哭,接生婆子接连拍了三四记屁股后他才象征 Xi_ng 的哭了几声,这倒是让在场的一些人松了一口气,倘若这位主不哭,她们明日可就别想出宫了。

    温如意累的不行,熬了两夜没睡,看过孩子之后就沉沉睡去了,等到第二天醒过来,她便看到了个十分安静的孩子,许是刚醒,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正上方。

    “ M.u 后给起了名字,叫靖褚。”厉其琛坐到她 Sh-en 旁,抚了抚她的面颊,“辛苦了。”

    温如意靠坐起来将孩子抱到怀里,须臾,她看厉其琛:“这孩子是不是太安静了。”她总有种奇怪的错觉,对于刚生下来的孩子而言,这似乎是有些安静过了头。

    新手父亲有些生疏的将他接到怀里,孩子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变得不太舒服,转眼哇的哭出了声,很快的两个人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在旁侍奉的养娘从皇上手中接过了小殿下,抱到内厢中更换尿布。

    一刻钟后,初生的孩子睡着了。

    之后月子里的那四十来天,温如意越渐觉得这个孩子不同寻常,他从来不会没有缘由的哭闹,除了在饿了和需更换尿布时,所以思思和靖沅过来看 弟D-i 时最常说的就是。

    “娘, 弟D-i 怎么一 Don-g 不 Don-g 。”

    “娘, 弟D-i 怎么不哭。”

    “娘,我们小时候也是这样吗?”

    思思会去戳摇篮内靖褚的脸颊,随后很是惊喜的告诉温如意:“娘, 弟D-i 在看我。”

    直到出了月子过了几个月后,孩子的视线可以看的远一些后,温如意发现了缘由,她怀胎十月,迟迟不肯降临,生下来时又不急不缓的孩子,喜欢发呆。

    他会安安静静的盯着一处看,温如意凑他近时,他就盯着她看,看得久了还会冲着她笑,待到娘养 M-o 出他哭闹的时辰,及时的喂/ +Nai 和更换尿布后,这孩子连哭的次数都少了许多,最喜欢的便是睁着眼睛看,人也好,事物也好,看的时间长一些,他会憨憨的笑。

    温如意还怀疑过,莫不是个穿越过来的。

    但这件事始终是得不到求证,倒是那安静的 Xi_ng 子,在一岁多时要开口说话,学步时显露出来,温如意看着,倒是与现在的皇上脾气很像。

    而打从靖褚会走路开始,思思便喜欢带着他和穆家那两个小的去玩,一个半大的孩子加上三个小豆丁,满院子跑时,靖褚都是最慢的那个,他总是不急不缓的跟着,即便是姐姐叫他走的也慢吞吞的,有时思思等不及就会冲过来抱他,寡言少语的他最常说的话:我唧己走。

    而他最喜欢的,是跟在哥哥 Sh-en 边。

    哥哥练剑,他托腮看着;哥哥看书,他在后面乖乖坐着,玩着温如意做给他的拼图,反复的玩,这倒是让思思吃了好一把醋,明明她也喜欢 弟D-i ,为什么就黏着大哥不黏她。

    这时已经有三岁的厉靖褚会用很简洁的字句来回答:“太吵。”

    可这样的话说完,难免又要遭姐姐一顿□□。

    时间过的很快,孩子们渐渐长大,温如意没再怀有 Sh-en 孕,等到靖沅能独当一面时,厉其琛偶尔还会带她偷偷出宫去,有时她会想这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穿越梦,她摔伤后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时做的一个很长的梦。

    但即便真的是梦,她也不想醒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番外后就正式完结了,原定的悍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会延后开,月底凉子会开一个玄幻的轻松古文:有间客栈。喜欢看这一类型的可以过去瞅瞅,这本书的字数只在二十万左右,篇幅很小,之后凉子会开预存的坑。

链接按钮在这里,感兴趣的可以先戳收藏,链接按钮是电脑和wap的,app用户可以直接进凉子的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