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王爷请自重 124.124.前因

124.124.前因

作品:《王爷请自重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防盗时间24小时  仿佛是闻到那脂粉香, 越过了这屏风, 外头的风也不大, 就见着垂下的床幔晃动着,飘啊飘的像是湖面上荡漾开来的涟漪。

    透过那床沿的缝隙,床幔内的温度一瞬拔高了许多, 两抹身子交缠着。

    女子揪着面前的枕儿, 已经掐出了印痕, 她面上的神情虽是享受,仔细瞧着, 又好似有些走神。

    微颤着,温如意掀了下眼,肩胛那儿有他粗重的呼吸, 脚下一软时险些要趴倒,后背传来似是轻笑的声音, 温如意瘪了下嘴,不由想起大半个月前穿越到这儿的时候。

    想她温如意,十八岁时被星探挖掘, 因样貌不够出挑, 在诸多娱乐园美女中只能算是清秀的她, 这星路走的并不顺遂, 通俗的说, 就是要潜规则, 人家都先挑了比她好看的。

    这么不温不火了五六年,三年前,她运气好接到了一部宫斗大戏的戏约,虽然是女配,戏份也不多,但在这部戏大火的时候,她还是凭借着精湛的演技让很多人记住了她,之后片约纷纷,虽然都是些女配,势头却是越来越好,也积累了一批粉丝,有了流量还接到了不少代言,终于晋升到了三四线。

    就在今年七月,经纪人告诉她,有部电影约,大影帝主演,他为她争取到了演女二的机会,戏份少没关系,重点是这部电影是票房王的导演主导,大影帝主演,还邀请了不少老戏骨参演,光是这阵容就能想到电影上映后会有多火爆。

    温如意当时就激动了,零片酬她也愿意啊,要知道这部戏后她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以后还怕没钱赚么。

    正当她要飞黄腾达时,开机仪式那天,她和女六从酒店离开时,被人从楼梯上挤了下来。

    原本对方的意思可能是想让她受伤,可以代替她出演女二,可温如意的运气不太好,滚下去后脑袋砸到了楼梯下的大理石柱。

    等她醒来却变成了这样。

    “在想什么”

    背后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丝丝的威胁,温如意整个儿震醒过来,刚要说话,身后空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被他翻了过来,惩罚性的压制,目光如炬的看着她。

    “你在走神。”厉其琛垂眸,看着她肌肤上的薄红,眼底噙着一抹似是笑意的神情,嘴唇微启,“嗯”

    这一声“嗯”换来了温如意妩媚的一笑,正要回应,他已经低下头,呼吸越近了,随即被带入了狂风暴雨中,再也说不出话来。

    停息下来时,温如意翻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肩膀上忽然传来了一阵疼,呼吸透出来的湿热绕在耳畔,引了一阵痒。

    她下意识缩了下,他咬的更狠了,温如意只能求饶“疼。”

    厉其琛松口,在她耳畔,暗哑道“没有下次。”

    温如意软软闷声“不敢了。”

    厉其琛抬起头看着她,一双深邃眼眸沉如深渊,涌动欲望,因为她的顺从胸腔轻微鼓动,像是低笑。

    不知过去了多久,温如意也不敢动,他忽然起身,拿起落在床沿的衣衫披上,等温如意抬起头时,他已经系了衣袍走出去了。

    门口传来恭送声,很快守在外面的丫鬟豆蔻走了进来,看这一地的狼藉,在看坐在那儿露了一半香肩的夫人,忙去柜子上取了药过来。

    “夫人您又得罪王爷了。”

    豆蔻挑了些药膏涂在咬痕上,温如意缩了下身子,可怜巴巴看着豆蔻“我没得罪他。”

    “那您这次是怎么了。”

    温如意瘪了下嘴,她就走了下神。

    “您也太大胆了。”豆蔻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用力将药膏往咬痕上按了按,“进府当天就敢爬墙逃走,现在还敢这样。”

    温如意轻嘶了声,说起这个她就来气

    豆蔻看着自家夫人脸上的悲悸“您能活到现在算是命大,之前那个想逃走的,第二天就被转卖了。”

    这事儿温如意倒是头一回听她说起来“卖去哪儿了”

    豆蔻上好药,将她衣衫拉上后,看着她那揉着胸的双手,一脸的难以描述“卖去乡下给个瘸子当媳妇。”

    温如意抖了下身,往床上缩,将被子盖到身上蒙住脸闷闷道“我睡了。”

    豆蔻叹了口气,替她放下床幔,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累的不行的温如意说睡就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温如意打着哈欠坐在梳妆台前,半露着肩膀,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越看越有精神。

    一双灿然的水眸,犹如是泛了星光,镶嵌在这这张堪称完美的脸上,红唇微启,只稍随意摆弄个姿势,就有一股别样风情;她生的真的很美,温如意见过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女,但她的美又是另一种感觉,连她这么对着铜镜都会着迷。

    更甚者是她这凝脂般的肌肤,白皙润滑,叫人爱不释手。

    温如意摸了摸脸颊,视线顺着纤长的手往下,看到肩膀处清晰可见的牙印时叹了口气,属狗的吧。

    再往下,温如意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抹垂涎,双手不自觉握了上去。

    到厨房领了食盒回来的豆蔻看到夫人又在摸自己的胸时,比起大半月前已经见怪不见,十分淡定的放下食盒。

    温如意一面羡慕一面嘀咕,吃了什么长大的,这身体也才十六七的年纪,居然发育的这么好,想当初她为了丰xiong,木瓜酸奶整整吃了两年,按摩药膏一样没少,可愣是没见cu大一些,经纪人还打击她说那不叫发育迟缓,叫发育停止,除了隆胸没第二个办法。

    可换到这幅身子上,人家这年纪就这么澎湃了

    闻到香味后温如意当即转过了头,鼻子微动了动,双手还搭在胸上,将那垂涎的神色转到了食盒上,胃里泛上来一阵咕噜叫“里面是什么”

    “这么晚了哪里还有早食,张大娘给您留了些粥。”豆蔻看不下去了,将她的手从胸上拿了下来,扶着坐到桌旁,给她添粥,将里面的几碟小菜端出来,看着她忍不住道,“夫人,您以后可别再惹王爷了。”

    温如意手一抖,她是真的没想招惹厉其琛那家伙。

    这大半月里她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逃跑的不可实施性,就如豆蔻所说的,被抓到的后果很惨。

    即使没被抓到,以她现在的境况,也走不了多远。

    想到这儿温如意一阵胸闷,也不知道现在是谁顶替了她的角色。

    豆蔻又给她添了一碗粥“夫人您等会儿要不要去花园看看。”

    化悲愤为食欲,温如意将软糯可口的粥吞入腹中,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豆蔻尤为淡定道“也没什么,住在妙园的如夫人刚刚跳池塘了,才捞起来。”

    温如意愣了愣,又跳池塘,从她进府开始到现在,这都第三回了吧。

    “我去替夫人把衣服取来。”

    吃过早食后,温如意换了身衣裳出门,小庭院中的秋海棠开的正好,过了溪上小桥出了拱门,再往左,走一会儿就到了花园,这是和几个园子毗邻的小园子,平时王府里的妾室没事儿都喜欢来这儿逛。

    但这时辰,天已经有些热了,所以没什么人。

    有人跳池塘这么大的事都不能引来众人围观,别人觉得不新鲜,对刚入府才半个多月,还没从无通讯中缓过劲来的温如意而言,这却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到的时候如夫人已经被人捞起来了,偌大的亭子内除了两个丫鬟之外,她竟然是最早来的那个,此时距离如夫人跳河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啊,王府里的两位侧妃一个都没来。

    本着看热闹的心,温如意见就她一人,生了几分退意想先避避,亭子那儿如夫人看见了她,抹着泪呢,喊了声“温妹妹。”

    温如意冲着她笑了笑,带着豆蔻走了过去,进亭子后发现她坐着的地方周围都湿了,身上只披了一件外衫,好心道“怎么不回妙园去。”

    如夫人伸手拉住了她,在水里浸泡过后,手是冰凉的,力道却不小,温如意只得坐下来,抬起头看她,如夫人正幽幽的望着她“温妹妹,我可真羡慕你。”

    厉其琛那家伙的眼光倒是不错,这府里的人,上到侧妃,下到伺候的丫鬟,模样都不差,眼前的如夫人就是个怜美人,这一双水盈盈的眼眸直勾勾望着人,谁见了都得心疼。

    这不,温如意就心疼上了“我送你回妙园吧,你浑身都是湿的,容易着凉。”

    就这么一句话,如夫人的眼泪便从这双水盈盈大眼睛里滚了下来,我见犹怜“王爷都有一个月没来妙园了,我回去做什么,冷冷清清的。”

    美人就是美人,哭都这么好看。

    温如意从豆蔻手里接过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泪“你就为这事儿折腾自己啊。”

    如夫人从她手里接过了帕子,拭了拭眼角,温如意就近看着她,未施粉黛的脸上这肌肤也是嫩滑白皙,还来不及感慨,如夫人将帕子塞回了她手里,语气里藏了一抹幽怨“你刚进府不会明白的,时间长你就会知道,我是觉得无望了。”

    “我明白的,我就是觉得你这么做划不来。”温如意又将帕子递给她,认真的替她分析道,“你看啊,这时辰厉其琛他王爷他还在宫里啊,你总不能泡在水里等他来吧,下回跳池塘挑好时辰,你说这么冷的天,总得有些收获是不是,你这一跳王爷正好出现,把你救上来,然后你再向他倾诉一下思念之情,这才算跳的值得啊,对不对”

    如夫人揪着帕子看着她,连哭都忘了“”

    “好嘞”老板大东子清脆的应了声,手脚麻利的从木桶中捞了满碗的豆腐脑,往上添了作料,舀一勺腌过的黄花菜和菇儿碎,往上再淋一勺自家特制的酱,最后撒上葱花,端到了屋外头摆好的桌子上。

    “哎我说大东子,你家妹子呢,今儿怎么不在。”熟客老张拿起调羹将豆腐脑拌开,舀了一勺送到口中,转头朝那半开的门望去,“平日里不都是你妹子招呼的。”

    温家的豆腐远近闻名,豆腐脑也是绝了一口,而东巷这儿,温家最出名的还得是大东子那如花似玉的妹妹如意,就跟是豆腐里生出来似的,生的又白又好看,这两年越发的出落亭亭,前来说亲的媒婆都快踏破门槛了,这温家愣是一家都没瞧上眼。

    平日里这时辰都是温如意在摊子这儿帮大哥的忙,她出现的时候,豆腐摊的生意格外的好,温家两口子哪会放过这样的赚钱机会,今儿没瞧见人,所以这老张才问。

    不等大东子说话,这边又一个熟客坐了下来,调侃道“你还不知道,他妹妹让定北王给看上了,很快就要抬进王府去伺候王爷了,哪还会在这儿帮忙卖豆腐。”

    大东子给他舀了一碗豆腐脑,神情有些尴尬“早呐李叔,来,尝尝。”

    原本老张还不信,见大东子这样的神情,直接将调羹放下了,收了玩笑的神情认真问“大东子,你们真要把如意送去定北王府啊,那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银子都送过来了那还有假,我说大东子,你们攀上定北王府这样的高枝,还卖什么豆腐。”

    李叔尝着豆腐脑,说出来的话字顶字透了别的意思,大东子的脸色更尴尬了,招架不住,无奈道“李叔,这事儿哪里是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说了算的,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老张嗫动了下嘴,定北王啊,当朝太后的亲儿子,皇上的亲弟弟,先不说他身份尊贵没人敢得罪,光是他的为人也没人敢随意招惹,性子暴戾,冷酷无情,行事心狠手辣。

    他看上的人,死活都得是他的。

    京都城里流传了这么一句话,开罪皇上也不敢开罪他,可见其可怕。

    一旁的阿婆为那孩子鸣不平“你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还将如意往火坑里送。”

    东巷里头住的街坊邻里,大家都认识,温家在这儿卖了几十年豆腐,温如意这孩子又是大家看着她长大的,定北王府那地方,听着是有无上荣耀,可有没有那命享还不知道。

    大东子丧了脸,拿着勺的手都有些颤抖,几乎是要哭“陈阿婆,我也不想啊,可可我们得罪不起啊,他们把银子送过来的时候就根本没问我们答应不答应。”

    围过来的众人脸色微变,大抵是想起了那位主过去做的事,就这时,远远的有个孩子朝豆腐摊儿跑了过来,冲到了大东子面前后,气都来不及喘匀,焦急的对大东子讲“大东哥,不好了,如意姐姐她跳河了”

    温如意是在一阵嘈杂声中醒过来的,周遭说话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她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她努力撑开眼睛,屋子光线有些暗,只瞧见了侧对面有个柜子,形状还特别的古旧。

    温如意记得自己被徐蒂娜绊了下,从楼梯上摔下来后滚了满身疼,最后还撞在了大理石柱上晕了过去,他们怎么把她送到了这样地方,影视基地的医院也不该这么破旧啊。

    做梦的吧。

    “都快闹出人命了,要不算了。”

    “算什么算,下午他们就来接人了,你不让她上轿,回头王府来找我们麻烦怎么办。”

    “可如意她都寻死了,进府以后。”

    “温大东你还管不管我们娘儿几个死活了,谁让她去茶花会的,被定北王看上的哪个能逃掉,进府以后她会想明白的。”

    外面又传来了声音“来了来了,符汤来了,喝了就没事了”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屋里的陈设,温如意被人扶了起来,凉凉似碗的东西凑到了嘴边,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她下意识的紧闭了嘴,却是硬生生被那碗撬开了牙关,一股烧焦的纸灰味在口腔里泛开来,满大口往喉咙里灌。

    耳畔还穿来这样的声音“如意啊,不是嫂子狠心,嫂子也没办法,你这寻死觅活的,也该想想你大哥和你的两个侄子,进府以后好好伺候王爷,想想我们,别再想不开做啥事了,你也是知道咱们家的,但凡是有一丁点办法也不会这样。”

    温如意倒是想说话,但满口吞下的汤险些把她给呛死,头更沉了,又晕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温如意发现自己是在一顶轿子内,双手都撑不开的距离,泛着一股难闻的药味。

    面前落下的幕布随着轿身不断的抖动,温如意的身子跟着摆动,摆的她原本就昏沉的脑袋,越发难受。

    恶心想吐。

    上下颠簸几次之后,温如意脱开一只抓着轿身的手捂住了嘴,还是没能忍住,呕出了声。

    可她胃里空空如也,泛上来的只有那浓浓的纸灰味,闻到这味道后,温如意整个人打了个哆嗦,再度干呕了起来。

    五脏六腑都快给吐出来了。

    正当她抬起袖子擦嘴时,外面的人听到轿内传来的声音,跑的更快了。

    街上的人瞧着,那就是一顶飞奔的轿子啊,四个轿夫赶着多焦急的事儿将轿子抬的飞快,摇来晃去的架子眼看着是要散架,坐在里面的人怕是要给摇晕过去。

    温如意还没被摇晕,却也差不多了,苍白着脸色靠在那儿,余下的这点力气仅够抓稳那轿子,吐都懒得吐了。

    当时她还在想着,是不是最后撞到大理石柱时脑震荡了,做个梦还能恶心成这样子。

    可没多久温如意就意识到这不是梦。

    飞奔的轿子忽然停了下来,惯性之力,温如意险些滚出轿子,没等清醒些轿子上的幕布就被人拉开了,两个穿着古装戏中老妈子衣服的中年阿姨将她从轿子里扶了出去,算不上温柔,力气却够大,她双脚瘫软走不走,她们直接架起她过了一道小门,再过了个一段小径,继而是个石拱门,再然后一段走廊。

    吹过来的风很舒服,泛着花草香,没了那轿子的颠簸,温如意逐渐清醒过来,也能认真看眼前的事物了,她被她们架进了个院子,那门口迎着两个穿着古装丫鬟服的小姑娘,看来了人,忙将门打开。

    温如意就这么被她们给扶进屋放在了床上。

    离开前温如意还听她们对那俩丫鬟说“刚才派人去的时候她大哥大嫂才将她从河里捞上来,你们看紧点,别叫她闹出人命”

    “赶紧打扮打扮,要是惹恼了王爷,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温如意恍恍惚惚让她们扶到了梳妆台前,屋子内的一切并不算陌生,之前她拍一部宫斗大戏时在剧组呆了有三个月,这些也都见怪不怪。

    可当她看到铜镜中那张完全不同的脸时,两个丫鬟摆弄她头发传来的痛感,还有那并不属于她,如空投一般砸下来,让人招架不住的记忆,彻底将她给拍醒。

    这不是梦

    娱乐圈中多美人,作为一个样貌并不算很出挑,完全是凭借着实力演技走到今天的三线小明星,温如意呆呆看着铜镜中当初自己梦寐以求的容貌,冷静不下来。

    什么情况啊这是。

    翻出最新的记忆时,温如意更加坐不住了。

    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这身子的原主因为不愿给人作妾,跑去跳河,救上来时有一阵没气,醒来后已经变成了温如意,她穿越了,还被迫要给视人命如草芥,残暴无情的什么王做妾,轻则残废重则没命。

    “姑娘您也别太难过了,我们王爷对院儿里的夫人们出手都很大方,只要您好好服侍他,今后的日子肯定是比在豆腐摊儿上好过的。”

    “是啊姑娘,您可千万别再想着寻死了。”

    豆蔻她们还在旁安慰她,温如意看着铜镜中这张堪称完美的脸,抬手摸了摸,随即下了决定。

    温如意支开人,鬼祟避开府里奴仆找了个僻静角落悄摸爬了上去,背上是方才收拾的金银珠宝,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多年,混到这地步温如意对任何事的接受度都很高,什么都没有逃命重要,有什么事等先逃出去了再说。

    尽管这身子纤弱的很,没多少力气,还背着分量不轻的贼赃,但凭借着强烈的求生欲,温如意爬上了树,攀在了墙头上,看着墙外的巷子,还有那传入耳中的熙熙攘攘声,眼眸放了光。

    就差一口气能翻出去。

    正当她蓄足了力气准备翻过去时,她身后大树旁的小径那头,忽然传来了说话声。

    “澜兄,听说你又新收了个美人儿,是东巷的豆腐西施啊,啧啧,了不起,了不起,不愧是”

    温如意双手扒在墙上,双脚开始用力的蹬着,企图靠着这往上的力道将她给带上去。

    可有时就是如此,越是着急越办不好事,温如意的手都快扒的没力了,就是撑不上去,能怎么办呢,温如意赶紧往那大树边上靠,企图用树来将她遮挡一下下。“”

    略有些轻挑的声音越来越近,正说话的范二少忽然神情一滞,看着不远处那个扒在墙头,努力往大树那边躲的身影,背上还背了个偌大的包袱的人,转头看厉其琛“你家居然还有贼敢来。”

    不怕被拨皮抽筋么。

    温如意听得到那个“敢”字,身子不由抖了下。

    背后好几道目光,其中一道特别的锐利,即便是没有正面对上,温如意都感觉到了一阵寒意,还有听到那名字时从心底里涌上来的恐慌。

    她不由伸出了手,抓住了树枝,拉下来,遮在了头上。

    范二少笑弯了腰“哈哈哈哈哈,她以为我们看不到啊,这么蠢的贼。”

    温如意“”

    月华如练,天青色的锦袍如落了一层霜华,厉其琛看着她去抓树枝的手,白皙的腕上,一只碧翠的镯子特别的显眼。

    他缓步而来,脚步沉稳,眸光内敛,周身无任何凌厉锋芒的气势,却令人感觉他有着无上的尊贵,深邃眸子牢牢锁住她的身影,声音分外的冷“下来。”

    死了死了死了,下去的话肯定要完。

    那还不如加把劲逃出去。

    强烈的求生欲下顷刻爆发出力量,温如意即刻快速的蹬脚,真就让她给攀上去了。温如意心头一喜,就差抬脚先翻过去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