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狐嫁女 第一百八十一章:别想好过

第一百八十一章:别想好过

作品:《狐嫁女

    胡老太把这话说的,就像是我答应了做胡凤楼的弟马,就能成为盖世英雄,拯救世界似的。

    不过在外寄养了这么多年,也养成了我逆来顺受的性子,见胡老太坚持,我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了。

    凡事往好处想,胡老太接一单生意,就都快成为上流人士亲娘,现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多难找,要是我答应了出马,是不是也可以靠着胡凤楼,发家致富?

    胡老太在我答应下来之后,这才把心放了下去,带我一起回去。

    再回到家里之后,胡凤楼还坐在炕上抽着烟,喷云吐雾的,见胡老太回来了,便磕了下烟斗,问胡老太说:“她答应了吗?”

    “答应了答应了,有我胡老太出马,秀秀还有什么不答应的,我这就去为秀秀准备立堂口……。”

    “不用了,堂口我来立,你不用操心了。”胡凤楼打断了胡老太的话。

    这立堂口,一般都是要有领马师带着弟子为其他弟马立的,胡老太听胡凤楼说要亲自立,愣了下神,不过也赶紧点头:“二爷本事厉害,怎么样都行!”

    说着对我招了招手,叫我随她出去,她有东西要给我。

    胡老太在厅里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一本手抄的本子,还有一张黄色的符。

    胡老太将这本子递到我手里,我翻了一下,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迹,一段段的,像是什么咒语法术。

    “这本帮兵决,你要背熟它,以后才能请帮兵出马,给别人看事。”

    说着,又给了我那张黄色的符,然后悄悄跟我说:“这符咒,是我老祖宗的令符,在这方圆几百里,胡凤楼的本领算第二的话,我老祖宗就是第一,只有我老祖宗才能对付胡凤楼,以后要是胡凤楼想害你,你就拿着这符咒,念帮兵决,把我老祖宗请出来帮你镇压胡凤楼。”

    刚才我还怀疑胡老太是不是坑我,但是我看了看我手上的这张黄符,想不到胡老太还给我留了一手,这符咒就跟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让我心里不禁宽慰了很多,于是赶紧的对胡老太说谢谢。

    现在这夫妇两人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的事情也解决了,正好这夫妇两和我是同一个市里的,所以胡老太就要这夫妇两把我一起捎回去。

    我这次回去,自然是要带着胡凤楼,我要给他出马,他肯定要跟我在一起,只不过为了方便,他变成了只赤毛大狐狸,娇气的很,还让我抱他回去。

    这都修炼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了,还得了公主病似的,要不是我打不过胡凤楼,我肯定得一把将他甩地上,牵狗似的牵他回去!

    在我们回去之前,趁着夫妇两人还在屋里跟胡老太告别,我坐在车里,狐狸就给我安排我们立堂口需要准备的东西。

    “后几天就有个黄道吉日,你把我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一套你能稳定下来的房,猪头羊头鸡鱼各一只,红布,朱砂毛笔、香烛若干。我们开堂口,所谓堂口,就是集合很多仙家,每个仙家各有分工的给人办事,就跟你们人开公司一样,祭过天,拿到上头的营业许可证,我们才能营业,你就准备我跟你说的这些东西,别的我来做就好了。”

    狐狸跟我说的这些,我大概也能理解,只是要准备一套房,这让我有点为难,这我从三岁开始,就住在我远房表姑家里,她家一室三厅,还有一个女儿,加上我正好够住,本来我住在她家就小心翼翼,要是我把这狐狸带回去,在家里搞各种鬼鬼怪怪的东西,她们肯定是不乐意的,再说我大学都还没毕业,哪里拿的出钱来去买房。

    正当我发愁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捡胡凤楼的这链子,这链子少说也值个五六八万的,我要是拿去卖了,租个稳定点的房子,在我们市里好的地段,也能住上个两三年,再说这链子不出手,要是到时候被胡凤楼发现我在骗他,那还不得活劈了我。

    “租房行吗?我还没这么多钱买房。”

    当狐狸听到我说租房的时候,顿时就抬起它那张尖尖媚脸看了我一眼,嘴里不屑的对我吐了一句:“真是个穷鬼,要你做我弟马,真是拉低我胡二爷的身段。”

    不过说完这话,胡凤楼也懒得再跟我计较,倒在我身上,闭目养神。

    胡老太帮这对夫妇两赶跑了猪仙,他们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也是十分的热情,一会说我的狐狸养的真漂亮,一会又要留我电话号码,还叫我去他们家玩,并且一直把我送到我表姑家小区门口。

    我抱着狐狸下车的时候,我对这夫妇两说了句谢谢,然后往表姑家里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碰见从市场买菜回来的表姑。

    表姑看见了我,顿时就有点惊讶,用手捂了捂菜篮子里刚买的一些鲜虾大肉,问我说:“你怎么活着回来了?”

    我不活着回来,难道还要跟我爸妈一样死在山屯子里头吗?不过这些年来,我住在表姑家里,让表姑一家人时时刻刻的担心胡仙来找她们报复,能养我这么久,已经是仁尽义至了。

    “嗯,我把家里的事情解决了,就回来了。”

    “怎么解决的?”表姑有些怀疑的问我,然后又看了眼我怀里抱着的大狐狸,又问我说:“这大狐狸是哪里来的?”

    “这狐狸就是当年害我全家的狐狸,我供奉了它,以后就要给它出马,化解我们之间的怨气,它就不害我了。”

    我尽量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跟表姑说,希望她别害怕。

    但是表姑一听说我把害我全家的狐狸都带回来了,顿时就大惊失色,赶紧的远离了我几步,骂我说:“你还真是条白眼狼,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久,你还把你仇家带回来害我们,赶紧走,你现在也这么大了,别去上学了,去找个工作,随便租个房子,养活自己吧。”

    说完表姑就像是躲着瘟神似的,匆匆的就从我身前跑了过去。

    “表姑,我……。”我向着表姑追上去,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我表姑打断了。

    “你别跟着过来了,你要做弟马要做什么别的,那是你的事情,不关我什么事,以后别回我家了,赶紧走吧。”

    看着表姑远走的背影,我心里五味陈杂,怪我命不好,三岁的时候就死了爹妈。

    “看你表姑,都巴不得你死了,你就怎么哭都不哭一下?”狐狸看我被骂,心情十分的爽,见我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打趣的问我。

    “有什么好哭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真可怜。”

    我懒得搭理他,伸手摸了下包里,还好出门的时候带了身份证,还有我攒的三百六十四块钱,也够维持到我把狐狸的链子卖了换钱的时候,不过我得先找个地方把狐狸安顿下来,要是让它跟着我,我的链子肯定卖不出去。

    我找了家宾馆,开了个房,把狐狸放在床上,准备出门一个人偷偷的去干这件事情,不过在我出门的时候,狐狸悠闲躺在床上,跟我说:“你昨晚没洗澡吧,身上这么大的味就出门,你也不怕熏死别人?”

    我身上有味?我赶紧的将我的手臂拿了起来,闻了闻,也没啥味道啊,但是已经被这臭狐狸说的尴尬,顿时就不满意的跟他说了一句我还没嫌弃他身上的狐狸臊味呢,胡老太家里又没浴室,我怎么洗澡。

    说着就走进浴室,脱了衣服,准备洗完澡再出去,毕竟做人还是要脸的。

    只不过当我打开花洒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就从我身后抱了过来,一道十分无耻的话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我来帮你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