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06章 真诚的笑容

第206章 真诚的笑容

作品:《大医凌然

    与吕文斌通过电话之后,薛浩初懵逼了很久。

    薛浩初不能算是一名完整的医生,单就对医院的生活的了解,薛浩初可能还比不上普通的住院医。毕竟,他是不从医院里拿薪水的,也不会在医院里工作,更感受不到医院里值班的痛苦,医患关系等等令普通医生头疼无比的事儿,对薛浩初总是隔着一层。

    但是,薛浩初自觉对医院也是有相当的了解的,他身为院士的博士生,每年都要去不少的医院,还要帮老师处理很多医院的事务,等于是大秘的角色,可以说,他认识的医院院长,可能比大部分医院的主任和副主任认识的都要多。

    薛浩初从自己角度来考虑,觉得安排凌然休息多日,是非常完美的设置,而且是对凌然的示好。

    然而,打破他的脑袋,他都想象不到,凌然竟然会因为没有手术做,而威胁要回云华。

    当然,吕文斌的语气是温和的,语义是委婉的,但是,薛浩初以博士生的尊严保证,他听得出来威胁的味道。

    手抓着电话,薛浩初思考了好半天,才重新打开微信,一口气发了好几个消息出去。

    他不敢打扰老师,所以只能自己解决问题,忙忙碌碌了十几分钟,薛浩初也坐不住了,草草的将手边的事务处理一番,就去找人商议。

    明星医生会对医院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体育明星或者娱乐明星亦然。

    找外来的医生,为祝同益院士的指导手术主刀,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内部是有争议的。

    这也是最近几天,研究中心邀请凌然工作的原因之一。

    薛浩初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让凌然接触病人比较好。

    踏踏踏踏。

    薛浩初的硬底皮鞋,在医院的走廊中发出清晰的坚实的声响,正如薛浩初的人生履历一样。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面积不小,赶得上较小的三甲医院。不过,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床位数却比三级医院少多了,这就让研究中心显的颇为空旷,乍看上去,很有点日剧里的日本大医院风格。

    事实上,祝同益当初请人设计建筑的时候,也确实是奔着日本医院而去的。祝同益读书进修的年纪,能够学习的发达国家,主要就是日本了。美国的医院更先进,但美国的医疗模式、医疗成本和医疗价格是中国无力承受的,对于医生们来说,去美国进修直到现在都是非常昂贵的选择。

    薛浩初最喜欢的就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宽敞,习惯了这里之后,他就很难再适应三甲医院的拥挤和繁忙了。

    可惜,像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这样的研究中心,在国内是少之又少。

    “曲医生。”薛浩初来到特需门诊,敲了敲门就进入了。

    足有五六十平米的医生办公室与诊疗室一体,四十许的曲医生身材瘦削,两眼有神,鼻梁挺直,秃,十指关节细长白嫩。只见他手持一只kindle,正念念有词的着,见只是薛浩初进来,就笑眯眯的点点头,道:“主任回来了吗?”

    祝同益是院士,也是研究中心的主任,曲医生向来是喜欢用第二个称呼的。

    薛浩初摇摇头,道:“今天不是因为主任来找你的,你还记得主任带回来的云华医院的凌医生吧?”

    “那么可笑的事情想忘也忘不了啊,带个实习生回来让他做手术?”曲医生说话的时候面带笑容。他本人就是一名外科医生,虽然也是面向科研的时间多于临床,也经常接待来自各地的外科医生,但是,实习生层面的,这是第一次。

    薛浩初却是见过凌然手术,笑笑道:“曲医生有没有看我们带回来的视频?”

    “扫了两眼,没什么意思。”曲医生脸色微变,放下了kindle,道:“他现在又要怎么样?”

    薛浩初抬抬眉毛,又低了下来,道:“凌医生想参与手术。”

    “给刘威晨的手术?不可能的,我是他的主管医生,刘威晨的手术方案现在都没有确定……”

    “老师已经确定了。”

    “主任确定的方案,根本没办法执行。刘威晨需要的不是普通的跟腱修补术,他还需要用跟腱跑100米和200米的,现在的缝合方案,要么是针对普通人的,要么徒增复杂,平白增加风险,我是不会同意的。”

    “老师认为凌然可以执行手术,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薛浩初其实不想为凌然说话,但在他的位置上,他是不得不说的。

    曲医生哼哼了两声,又摇摇头,道:“你如果说的是视频里的技术,我承认是不错,但那是手部的手术吧,凌然做过足部手术吗?没有吧。”

    薛浩初露出了微笑:“你看过凌然的手术记录了。”

    曲医生不情不愿的“恩”了一声。

    “你看过了,应该看得到他的成功率吧。断指再植是显微手术领域的尖端了,做足部手术,只会更简单的。”薛浩初给祝同益院士当大秘,经常要沟通上下,很能拿捏的到医生们的软肋。

    曲医生沉默不语。足部手术比手部手术简单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足大而手小,这在显微手术中是决定性的。另一方面,足部的功能性是比不过手部的,换言之,足部手术的冗余空间就要更大一些。

    如果换一名40岁的壮年医生,曲医生此时至少是不会强烈反对,哪怕对方没有做过足部手术,也不是不可练习的。可话又说回来,如果是显微外科专精的医生,也不可能只做过手部手术,而没有做过足部手术的。

    “曲医生,您看这样如何,我们先把凌然喊过来,你带着他做两台手术,咱们再继续讨论?”薛浩初状似提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曲医生想了又想,勉强的点了点头。

    薛浩初内心大喜,表面平静的告辞离开。

    再走回走廊的时候,薛浩初脸上忍不住挂上了微笑。他是知道曲医生的性格的,如果直接说要让凌然尝试的话,此事十有八九会黄掉,只有通过曲线的方式,才能让曲医生同意。

    “任你九曲十八弯啊,还不是……”薛浩初念叨着念叨着,想不到词了,干脆就哼起了歌儿。

    ……

    第二天。

    薛浩初专程去将凌然接进了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

    怎么说都是院士确定的人选,不管是薛浩初还是曲医生,都没有资格断然否定。

    大家都以外科医生的角度来分析,自然是做一场手术最为直接。

    曲医生是希望凌然知难而退的,薛浩初……他只是自以为自己是外科医生而已。

    至于凌然,他刚刚拿到了完美级的跟腱修补术,如果是在云医的话,早都找霍主任弄到了病人。

    但在沪上,凌然就只能入乡随俗了。

    曲医生也没有要卡凌然的意思,随手丢出几十个病例给凌然,就道:“你看想做哪个病例,就做哪个……”

    曲医生也是想要展现出全国有数的运动专科医院的风范来。

    如曲医生所愿,凌然也确实是小小的被震到了。

    在云医的急诊科,凌然虽然可以通过霍主任,从多个病例中筛选可做的病例,但多个病例的单位通常是数个,或者十数个,很少有超过20份30份的。

    而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曲医生随手拿出来的病历都有数十个,而凌然分明看到,他的文件柜里,还有更多的病历塞在那里。

    “这些都可以做?”凌然指指手里的病历,再指指曲医生的文件柜。

    曲医生没好气的道:“能做的都想办法做掉了,不能做的,你有什么办法?”

    凌然也不确定自己有什么办法,他向来也不是个喜欢吹嘘的人。

    在凌然人生的大部分的时间,一名男同学或者一名男性看到他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吹嘘自己。

    而对于凌然本人来说,吹嘘只是浪费时间的流程罢了。

    “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病历好了。”凌然从最上面,找了一个最简单最普通最典型的跟腱断裂的病历出来。

    曲医生表情稍霁,心想:算你懂事。

    按照他的想法,最多就是让这个年轻人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里混一段时间,然后拿个进修的证书回家就好。

    如果决定权在自己手里,曲医生甚至连进修证书都不想拿给凌然。

    但不管怎么说,凌然选了一个简单的典型病例,曲医生也乐得轻松,表面上就不再追究,笑笑道:“你准备一下,最迟明天下午,我们做手术。”

    内心里,曲医生想的是:这就是你在研究中心做的最后一个手术了。

    凌然也知道病人是要术前准备的,点点头应了下来。对他来说,尝试性的做跟腱手术,还是需要熟悉一下的。完美级的跟腱修补术,究竟是何种效果,凌然需要实际的手术才能体会。

    薛浩初看着两人涌起的真诚笑容,突然有些不寒而栗。

    因为薛浩初知道,两个人都是真诚的,而只有一个真诚的笑容,能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