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00章 看断指

第200章 看断指

作品:《大医凌然

    赵乐意目光坚毅的望着前方。

    最终,他用5天的代班加10个猪蹄外带两个肘子,与周医生调换了时间,从而成为了迎接院士团的一员。

    赵乐意稍稍有些肉疼自己付出的代价,但是,除了周医生以外,急诊科的其他主治同样不愿意放弃这次的好机会。

    众人排成一列,站在霍主任身后,静静地等待着院士的到来。

    霍主任以下的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还好一些,尚能保持镇定,主治们就有些抓耳挠腮了。

    “人还没到啊。”

    “有点慢呢,被手外科的给耽搁了吧。”

    “哎呀,我快要做手术了,这个有点不遵守时间了啊。”

    赵乐意听着众人的议论,心下得意。

    医生们都是很忙的,尤其是主治,如果不调班的话,这里许多人都得卡着时间来去。

    赵乐意这时候倒是觉得咸鱼般的周医生卖代班卖的便宜了,此次若是抓到机会的话,回去多送他一个玉米。

    赵乐意想的美滋滋的,脑袋都慢慢的扬起了。

    今次的参观团规模宏大,骨科已经首先受益,参与到了祝同益的诊疗平台中,有可能分享到国际性的科研项目,以及来自院士的第一手诊疗技术的推广……

    主治级的医生们最看重的则是祝同益拿出来的培训名额。不像是弱鸡合作方提供的弱鸡培训,祝同益给的培训名额的培训时间短则两个月,长的有两年时间。前者在祝同益的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培训,后者直接送往美国的梅奥诊所,可以说是医生们梦寐以求的机会了。

    云华医院是昌西省和云华市顶级的医院,想要纯凭学历或本事进入云华医院,尤其是云华医院的骨科等相关科室,硕士都不太够看,博士还要挑挑拣拣,每年递简历的海外医学博士的数量也在增加,最近四五年,已经不是拿着海外医学博士的学历,就一定能进云医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副主任一级的医生还可以倚老卖老一下,主治级医生的压力是最大的。

    赵乐意早就想要出去转悠一圈了,只是到了云医这个级别,能去转悠的医院就不多了,还得挑选正确的人和专业,并不容易。

    在这方面,梅奥诊所可以说是最佳选择了,尤其是骨科方面,梅奥牢牢把持着世界第一的位置,若是真能进修两年的话,简直能把人给爽死了。

    “院士来了。”有人提醒了一声。

    赵乐意立即整整衣服,昂首挺胸。

    院士祝同益同样是昂首挺胸的姿态。

    年近70岁的祝同益满头华发,身板笔直。他如今每天还要上四天班,做最少一次的教学查房和指导手术,并且定级去复旦讲课。

    除此以外,祝同益每年都会编著新书,为多本中华牌的期刊做编委和评审。

    最厉害的当然是他的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即使在世界范围内,都建立了不小的名气,使得跟着祝同益的徒子徒孙们有了根据地。这也是他评选工程院院士的重要一环。

    此刻,望着龙行虎步的祝同益,赵乐意面带微笑,心里暗暗的祈祷:只要给我一个露脸的机会……

    “霍主任是吧。”祝同益率先打招呼,显示出良好的修养。

    最喜欢在各种会议活动中喷人的霍从军,今天也显示出了良好的修养,笑的像是朵百合花似的:“祝院士,欢迎来我们云华医院急诊科参观。”

    祝同益颔首微笑,道:“我听说你们急诊科开展了断指再植的项目,很好奇啊,能不能请我们看一看?”

    “哦……好的。”霍从军有所预料,连忙在前面带路,顺带介绍起来。

    祝同益从赵乐意身边经过,身板笔直,满头华发,向他展现了年近70岁的老头侧颜杀。

    霍从军紧随其后,身板笔直,满头黑发,呼出的气都带着得意的分子。

    赵乐意等人只能等参观团的人走尽了,才尾随其后。

    “怎么就直接看断指再植了……”赵乐意内心不满,直接就说了出来。

    “凌然的断指再植的优良率好像很了不得的样子。”在旁的主治念叨了一句,啧啧两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

    赵乐意撇撇嘴,心想:也就是今天没有合适的病人,我急诊做的骨科手术也有些了,他娘的,真想当场打骨折一只……

    他目光凶狠的看看两边,继续跟着参观团的人走,走了一会,就选定了其中一名年纪相仿的医生,聊了起来。

    不能直接锁定祝同益,那就锁定祝同益身边人的身边人好了——赵乐意是个想的很多的男人,而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最多的场景,就是与老婆的聊天:

    “老公,看我新买的包包。”

    “老公,看我的新衣服。”

    “老公,我今天省钱了,最后选了一根细链子买了。”

    每个月看到自己的信用卡账单,赵乐意都会在心中默念:我要是骨科医生就好了。

    “这一排的病房,都是断指再植的病人?”祝同益看到半个楼层的留观室,大为诧异。

    除了少数几家医院,国内大部分的医院的病床数都在几百到两三千之间浮动,能超脱此病床数的医院两只手能数的过来。

    单就一个科室而言,几十张病床不算少,一两百张病床就非常多了。

    祝同益自己的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也就是180张病床,还很少出现加床。

    霍从军对于科室建设向来是不遗余力,此时就得意的道:“断指再植是我们非常重视的新项目,加上病人确实很多,我们就想方设法的增加了病床数。”

    “断指再植的病人的平均住院时间大概是多久?”祝同益一下子就问到了关键点。

    霍从军并不掩饰的笑笑:“因为项目才刚开始,并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时间,就目前来说,40天到45天。”

    “你们是采用长住院的方案的。”祝同益立即做了个归类。

    霍从军不置可否的微笑。

    “现在能像你们这样子搞的不多了。”祝同益叹了口气。

    骨科的病人都需要长时间的修养和康复,但是,目前各大医院都将病床周转率看做是一个核心指标,所以大家都是想尽办法将病人尽快送出门。

    急诊科是医院里唯一不需要考察病床周转率的科室,所以留观室里才有那么多的老病号长时间的住下去,可以说是真正的“赖床”了。

    相应的,霍从军安置在急诊科名下的“断指再植”的项目,也就不用太考虑病床周转率。

    “看来你们搞这个还是有优势的。”祝同益大致的看了间病房的情况,又表示赞许,引的陪同的医院领导也是面带微笑。

    “在项目开启前,我们就是进行了充分的论证,力争天时地利人和……”霍从军随口就是一套话,接着就要带众人去病房里查看。

    薛浩初掐着时间站了出来,指着袁伟的病房道:“我们看这间如何?”

    不等霍从军有所表示,薛浩初就一马当先的入内了。

    霍从军记得他是祝同益的学生,于是忽略了他的不合规矩,跟着入内了。

    薛浩初进门就找袁伟,见到袁伟和何锦绣夫妻两人,内心笑一笑,再对后来的医生笑道:“能给我们看看这个病人的病历吗?”

    “去拿吧。”霍从军给补了一句,再看向薛浩初。

    薛浩初半真半假的道:“我之前闲溜达过来了,对这位病人的手术和恢复有点兴趣,就想找个病历看看。”

    祝同益任由薛浩初发挥,他这次出来本就有考察的心理,也想抽查一两个病例。

    一会儿,袁伟的病历就给送进了病房。

    薛浩初首先翻页看向手术时间,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再掐指一算。

    卧槽,怎么是7天前做的手术?

    “你们是7天前做的手术?”薛浩初不能相信的问袁伟。

    袁伟不明所以的点点头:“给你说过了。”

    薛浩初呵呵的笑两声,耸耸肩,像是龟脑后缩似的,道:“老师,你看看。”

    说完,他就把袁伟患手处的新包扎给拆了。

    祝同益笑盈盈的站过来,也是伸个脖子,随意的瞅瞅袁伟的断指缝合。

    这一看,他就看了好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