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99章 吹牛一时爽

第199章 吹牛一时爽

作品:《大医凌然

    袁伟伸着手,看着护士缓缓的解开包扎用的厚厚的纱布。

    纱布一层又一层,护士的动作不紧不慢,一只手以袁伟的手为中心来环绕,逐渐暴露出缝合后的伤处。

    袁伟和何锦绣紧张的盯着缝合后的伤口,以至于抱的女儿使劲的扭动起来。

    “别乱动。”何锦绣毫不迟疑的拍了女儿屁股一把。

    “疼。”女儿的脸上带着委屈。

    何锦绣愣了一下,才松开女儿,有些后悔,也不会去道歉,就牵着她的胳膊,道:“看爸爸的手,你帮忙看看缝的好不好。”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女儿不开心的撇撇嘴,眼睛却是不自觉的看向父亲的手。

    经过缝合的手指表皮红润,因为水肿而看不到皮肤的褶皱,最显眼的自然是黑色的缝合线,肉眼可见好几个打结的位置,将手指稍稍向内勒了些,并展露出异乎寻常的丑陋与和谐。

    “疼吗?”何锦绣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女儿圆瞪着眼睛看着父亲。

    “有一点……不疼,就是有一点感觉。”袁伟说着想要蜷一下手指,却是没有做到,这让刚刚解开了“封印”的袁伟有些慌:“怎么不能动的?”

    “还要再过几天……”护士给说了几句,又介绍复健的具体事项。

    比起tang法缝合,断指再植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别说是术后第二天想动,第10天不能动的都有大把人在。

    “保温是最重要的,非常重要……”

    “绝对绝对不能抽烟,你们要记住,抽烟是可能导致截肢的危险项,必须严格戒烟,否则很有可能导致截肢,连闻都不能闻……”

    “情绪不能激动,要平复心情,明白吗?就是不要大喜大悲的,人大喜大悲的时候都会血压升高,平时你就晕一下,断指再植了以后可就危险了,几个月内都要尽量保持平静心情的……”

    护士絮絮叨叨的叮嘱着,说的也是之前医生说过的话,但袁伟和何锦绣都听的很认真。

    他们没有再出错的资本了。

    治病不光是医药费的问题,还有治病期间的生活开销,以及孩子的上学问题,周围的亲戚都借遍了,难不成还再借一轮吗?

    最重要的是,若是忙这么一圈回来,袁伟的手指还被截掉的话,失去生活来源的家庭必然被债务压垮。

    “我戒烟。”袁伟抽的本来就不多,多是工友们互相递烟才吸一点,他不止一次的听护士说过类似的话了,早就下定了决心。

    袁伟同样想到了钱的问题。

    看病要花钱,动手术要花钱,住院要花钱,吃饭、往来车费等等也要花钱。

    袁伟最近几个晚上睡的都不是很踏实,就是为钱愁的。

    至于烟……让老婆拿吃饭的钱去买烟,他也做不出这种事来。

    护士点点头,又加了一句:“闻都不能闻的,我们医院有个人,就是在病床前面抽了一支烟,刚做完断指再植没多久的老婆,就差点截肢了。”

    “好……戒烟!闻都不闻!”袁伟分不清护士是恐吓,还是在说真人真事,但不管哪一种,他都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何锦绣看着护士的动作,小声的道:“这个断指,听说要长一两个月?具体多久才能再工作?”

    “工作?”护士想了一下,问:“什么性质的工作?”

    “装……装修……”何锦绣的声音更小了。

    护士面色如常,道:“装修属于重体力劳动吧,建议一年以后,最好两年以后再考虑这样的工作。短期内,病人还是适合做一些轻体力的劳动。”

    “我没读什么书,不是卖力气的话,也找不到工作。”袁伟讪讪的笑两声。

    “轻体力劳动都可以做。”护士偏头看到了袁伟的女儿,稍稍细致了一些,道:“等三四个月以后,断指的恢复比较好的话,你可以找一下送快递,送外卖,或者做保安之类的工作,开个小店卖东西,也不会太影响。”

    人家说到这里,何锦绣和袁伟只能表达感谢。

    这时候,凌然带着人走进了病房。

    “如何?”看到护士在场,凌然直接询问。

    “恢复的挺好。”护士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就将人交给凌然了。

    单论视觉检查,护士对本科室的主力术式的掌握情况,往往是医生所不具备的。

    断指再植后第一天,正常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刚开始拆开包扎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第20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任职时间够长的话,护士见过的病人是医生的百倍。

    非手术室的护士是长期任职于病房的,来来往往,往往来来的,不间断的换药、割手抹肝素等等,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接触病人,她说恢复的不错,那就是真的恢复的不错。

    凌然也低头观察。

    只见才做了一周手术的袁伟,手指的黑色基本褪去,水肿尚未完全褪去,但是状态良好……

    “甲级愈合哦。”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凌然的观察。

    在医学上,愈合的情况如何,是有做出专业分类的,根据I类II类III类切口的不同,又分甲乙丙和其他四种愈合程度。

    专业一点的医生,看看愈合状态,对于患者的术后状态就有点底了。

    凌然向后看了一眼,发觉对方站的很近,不由的皱皱眉,再回头看去,就见一名年龄略长的医生,上半身宽厚,背脊发达,脖子伸的老长,像是只站起来的乌龟似的。

    “你是哪位?”凌然问了一句。

    “薛浩初,我是来云医参观学习的。”龟医盯着凌然的脸看了三秒钟,暗自点点头,心里想着“果然很帅”,再伸出手掌来,想要与凌然握手。

    凌然迟疑了一下,还是符合社会风俗的和他握了握手,顺势从衣兜里掏出酒精凝胶,客气的问:“要吗?”

    “我……不用了……”薛浩初同样迟疑了一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凌然将酒精凝胶挤在了刚刚握过的右手上,再涂抹均匀,轻轻的搓了搓,动作娴熟而自然。

    薛浩初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是转念想想,人家刚才是有谦让酒精凝胶给自己的,这让薛浩初的思维有些混乱了。

    “你是跟着院士来的吗?”凌然猜测着答案。今天不可能还有其他的参观学习的队伍了。

    “我是祝同益院士的博士生,听人说你一个人在急诊科开展了断指再植,我就有些好奇……”薛浩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解释的这么清楚,或许是感受到了凌然的压迫感吧。

    薛浩初凝望着凌然的手指,心中是满满的好奇。

    单人开展某个术式,比起做科室的主力术式,还是有难度的多。作为学了好几年理论的博士生来说,薛浩初对于同龄人中的手术达人,其实是有些暗戳戳的羡慕的。

    凌然注意到薛浩初的眼神,叹了口气,再次递出酒精凝胶:“想用就用吧。”

    “我……不是……”薛浩初本来想解释不需要,可是转念一想,为什么我不能给自己的手消毒呢?于是,他将想说的话给咽了进去,接过酒精凝胶,报复性的挤了一大块,涂在了自己手上,然后狠狠的搓了起来。

    凌然望着好大的一块酒精凝胶消失,又看薛浩初搓破皮的架势,同情的道:“不容易吧。”

    “哈?我……我不是……”薛浩初再次慌乱了。

    “觉得手冷吗?”凌然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病人身上。

    袁伟原本看着两人的聊天动作挺有趣的,一听话题回到自己身上,也慌了起来,仔细感受片刻,道:“不冷,不冷合适吗?”

    “不冷最好,但还是要注意保暖。”凌然叮嘱着。

    “前面的护士阿姨就说过好多遍了。”袁伟的女儿忽然开口,道:“你们好啰嗦。”

    “所以更要注意。”凌然对于可爱的小女孩或者不可爱的小女孩,都没什么特别优待,再次看向病人袁伟,道:“温度低会让手指的血液流速减慢,影响血运,一定要保温。”

    “好的好的。”袁伟连连点头。

    薛浩初有种被冷落的感觉,趁着凌然说话的功夫,上前来更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患者的手指,再笑道:“这是第一次复检吧,术后有10天了吗?能恢复到这个水平,挺不错的,就是水肿还要控制一下,患肢稍微放高一点……”

    “一周。”凌然纠正了薛浩初的话,又对露出担忧神色的袁伟和何锦绣道:“水肿是正常水平,你们不用担心。薛医生,你不要给我的病人下医嘱。”

    最后一句话就说的相当不客气了,带有强烈的领地感的属性,让博士生薛浩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几秒种后,薛浩初的又回过神来,皱眉问:“一周?一周多少?”

    “整一周。”凌然知道薛浩初的疑问在哪里,为了尽可能的完美缝合,他采用进口耗材和器械,精细化每一个步骤,虽然单看一点提高的不多,汇聚起来之后,却让病人的恢复容易了许多。

    现在看来,袁伟术后七天的状态,已经基本可以宣布手指种活了。

    薛浩初明显不信,呵呵的笑了两声,却没有说话。

    吹牛一时爽,手术记录和病人病历会让人丢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