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96章 我有一个想法

第196章 我有一个想法

作品:《大医凌然

    “今天的手术,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的提高病人断指的功能性。”凌然站在手术台上,先做了宣布,才开始动手。

    苏嘉福跟过的医生多了,看了凌然的动作,就对吕文斌挤眉弄眼,道:“你知道凌医生说的话,是啥意思吗?”

    吕文斌问:“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连清创都没份了。”苏嘉福还呵呵的笑两声:“还跟我辩!”

    “瞎胡扯啥呢。”吕文斌听的有些心虚,就冲凌然道:“凌医生,你看看苏嘉福,他这个属于扰乱军心吧宪。”

    凌然点头道:“没错。”

    “是扰乱军心吧。”

    “是。”

    吕文斌乐了:“我就说,不能您自己清创啊。”

    “我是准备自己独立完成清创的。”凌然稍停,又道:“但苏嘉福依然属于扰乱军心。”

    吕文斌被绕晕了:“啥……啥意思?”

    “苏嘉福说的没错,但没必要说出来。”凌然一边自行清创,一边很有逻辑的组织语言。

    吕文斌又傻笑了两声:“我没犯错误啊。”

    “不用你犯错,也可以由我来完成清创。”凌然先讲逻辑,又翻过来,道:“苏嘉福无论说的是真是假,也确实属于扰乱军心。你拉好钩。”

    “是……”重新退化成拉钩侠的吕文斌无奈的叹一口气,哼哼唧唧的瞄了苏嘉福一眼。

    苏嘉福调好了药,无聊的搓搓圆凳,单手做投降的样子,搞笑的道:“我的错,都不应该指出真相的。”

    “拉好钩。”凌然又提醒了一句,他现在就需要吕文斌好好的暴露出视野来。

    吕文斌像是只被欺负了的狗似的,呜咽呜咽的,但还是得乖乖的拉钩。

    清创是会影响到最终结果的,不见得会影响到很多,但终究是会影响到的。

    所以,想要得到完美的结果,凌然就更愿意自己来清创。

    当然,吕文斌做清创手术,其实也是没有问题的,甚至比大多数的外科医生都要好了,就效果来说,也不见得就一定会比凌然的效果差,至少有几成的几率,他能做到与凌然相当了。

    无非就是一个清创,哪怕是显微镜下的清创,标准依旧。

    就这方面来说,凌然自己做清创,只是单纯的不信任而已。

    外科医生永远最信任自己。

    这是通病。

    无药可救。

    吕文斌再呜咽也得乖乖的拉钩。

    他平时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这个,一场手术下来,还不是主刀医生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让掏屎就掏屎,说戴尿管就戴尿管……

    吕文斌此时就是有些气愤苏嘉福的抬杠罢了。

    做着二助的余媛有些看出来了,他踩着踏脚凳,仰望着身高一米八,臂围38的吕文斌,道:“吕医生,你不要管麻醉医生了,凌医生现在是想做一台更好的手术,咱们就好好学习一下,应该能够得到比平时更好的训练吧……”

    “你以前是做学习委员的吧。”吕文斌忽然来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余媛笑了:“我从小到大都是做学习委员的。”

    “你们学校肯定是重点,条件特好那种。”吕文斌又是笑一笑。

    “你怎么知道?”余媛惊讶坏了,转瞬察觉到了问题,不觉脑门子有青筋冒起,像是只快要失去理智的柯基:“你找了我资料?你怎么弄到我的资料的。”

    吕文斌一晒:“谁稀罕你的资料啊,我猜的。”

    “猜?怎么猜?”

    “要是学校不好的话,你这种学习委员早被打的妈都不认识了,哪能把你养的像政委似的……”吕文斌肆无忌惮的放出嘴炮,心情都没有那么不爽了。

    余媛顿时被打的带踏脚凳也只有1.48米了,心下决定,下次再写论文的时候,连第二作者都不给吕文斌!

    凌然完全不管手术台边的助手们的聊天内容,清创完了把手术器械往旁边一丢,道:“清理血管。”

    新鲜的断指往往是不需要清理血管的,但像是袁玮这种,离断的时间长了,血管内就会凝结出无数的血栓,必须一点一滴的清理干净,此时还尤其要小心不能损伤到血管。

    理论上,血管清理也是清创的一部分了,但是,清理里面总是比清理外面难,所谓外痒易止,内痒难停,若是不想插破皮的话,难度就更高了。

    凌然摆正姿势,端端正正的坐着,准备好好的将血管清理出来。

    显微镜下的手术过于细致,大部分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医生的技术不达标——技术不达标的医生是不会在显微外科做下去的,比较起来,传统骨科赚的更多还更轻松一些。

    作为外科医生中最累的一个门类,显微外科的手术往往失败于医生的疲惫和精力不济。

    长时间的手术就像是长时间的拼模型一样,劳累,又容易在不经意间失手。

    这时候保证自己的舒适度是很有必要的。

    凌然判断着自己的状态,同时考虑着后续的操作。

    今天的病人袁伟的创伤很简单,就是最基础的切割伤,步骤仍然是那些步骤,基本没有什么改良的空间了,而这也正是最难的部分……强行要说的话,采用更好的医用耗材和器械,倒是有可能提高一点完成度。

    “王佳,帮我打个电话,给……”凌然本来想要打给霍主任,转瞬改了主意,道:“用我的手机,找医药代表黄茂师。”

    “哦……好的。”王佳今天是做巡回护士,赶紧过来拿凌然的手机,捎带一点激动的打开来,依着凌然的要求拨了电话,再将之拿到凌然耳边。

    几声响后,电话接通,黄茂师的声音无比的兴奋:“凌医生吗?凌医生您好,有什么事?”

    对于一名单月做四级手术超50例的手术狂人,凌然在医药代表心中的地位,是仅次于各治疗组的组长的。

    黄茂师原本对于如何维护这段关系还深深忧虑,但是,看到电话号码的那一瞬间,黄茂师就抛去了所有的心思,只想用最大声的回应告诉办公室里的八卦男女们:凌医生给我打电话了。

    “我现在想要最好的显微手术的耗材和器械,断指再植的,你们能提供吗?”

    “当然,我们昌西医药公司现在做的显微手术的耗材都是优中选优的,现在您常用的……”

    “不考虑医保名录,也不考虑价格,你们能拿到的最好的耗材和器械是什么?一个小时内能送到医院吗?”凌然打断了黄茂师的自吹自擂。

    就像是大部分的医药公司那样,昌西医药公司既有自己的产品,也会做其他产品的代理。最好卖的产品永远是医保名录里的,最好的或最赚钱的则不一定。

    黄茂师听着凌然的要求更加高兴了,一个小时内送到医院算什么,他见过更奇葩的医生客户。

    只用了两秒钟,黄茂师就用更大的声音回应道:“您是想要现在先试用吗?那我推荐美敦力的,大厂的进口货,准类多,标准清晰,价格也不会太贵……”

    凌然道:“我正在做手术,你一个小时内能送到吗?”

    他做血管清理预计就要二三十分钟,稍微放慢一点速度,三四十分钟也很正常。

    黄茂师冷静了两秒钟,道:“一个小时……我尽量……”

    “必须要送到才有意义。”

    “我明白,我一定送到,我现在就去拿货。”黄茂师已经飞奔了起来。

    “还有一个问题。”

    “您说。”黄茂师稍微有些喘息,似乎在爬楼梯之类的。

    凌然继续做着血管清理,稍歪了一下头,对着话筒道:“我没钱。”

    “您……哎呦……”黄茂师喘息的更快了,似乎从楼梯上跌下来了似的。

    “没问题的话,我等你一个小时,有问题就提前通知我。”凌然的脑袋离开了话筒,向王佳点点头。

    王佳立即将手机挂断,佩服的对凌然翘翘拇指。

    凌然笑笑。

    他是有些后悔没有事先想到换器材和耗材,但没想到也是正常的,因为进口耗材和器械的核心问题是价格。

    袁伟的家庭条件显然不好。正如何锦绣所言,他们已经是负债累累的状态了。

    这种时候,强提进口耗材之类的,哪怕就是会有更好的效果,他们也难以负担了。

    更不要说,有些进口货并不能收到明显的效果。

    但就断指再植的效果来说,国外大厂的医疗器械和耗材,总是要比国产的有优势。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凌然也是刚刚才想到了解决方案:直接用医药公司的。

    医药公司推广药品或医疗器械,是处于绝对劣势的,雄厚的资本又推着他们不停的转啊转。

    到了现在,任何医药公司开发的新式产品,都会面向医生给予更多的妥协。

    试用什么的,已经相当普遍了。

    倒是凌然这样打电话要试用的,出现的较少而已。

    等黄茂师想明白了,他自然会携带商品而来。

    接下来的半个多钟头,凌然的手机都没有再响起来。

    然后,就有护士送来洗好的美敦力家的器械和耗材。

    “东西是免费的吗?”凌然特意问了一句。

    “是。”护士回应了一句回去了。手术室里所有材料和开销,都是由该护士来记账统计的,她已经忙的没时间逗留了。

    凌然再伸头去看,就见一字排开的显微镊、显微剪、显微血管夹、显微持针器、显微血管撑开器等等,琳琅满目,一式三份……

    凌然满意的点点头,医药代表在这种时候,还是能够发挥一点用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