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94章 压力

第194章 压力

作品:《大医凌然

    “喂,你们知道凌医生去哪了吗?”王佳神秘兮兮的出现在护士站。

    两条七八米长的宽台面,围绕而成的护士站里,十多名小护士就像是守城的小战士似的。她们需要面对的是蜂拥而来的家属和病人,并牢牢的守住锋线。

    而在护士站内部,休息和换药的小房间内,小护士们才能稍稍的放松下来,就像是后备军似的,一边玩邮寄,一边瞎聊。

    王佳的话题,显然戳中了大家的兴趣点,几名小护士都看过去,就有人道:“凌医生不是回家去了吗?难道又回来做手术了?”

    “估计你们猜10次,你们都猜不到。”王佳放低了一点声音,道:“我看到益源县医院的同学的朋友圈,里面竟然有凌医生。”

    “益源县医院?”对许多护士来说,此等偏僻地方,甚至是没概念的。

    “凌医生做飞刀去了。”王佳小声的做口型。

    飞刀以前就是个隐语,是医生们之间的黑话,只是知道的人多了,它就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名词了。

    现如今,虽然高端医生们常年在做飞刀,医院里谈论飞刀依然是要有些忌讳的。

    几名小护士挤做一团,都去看王佳的微信,果然看到有人发了凌然的正面照、侧面照、背影照、远处合拍照……

    尤其看到最后一张照片,小护士们纷纷表示看不下去了。

    “真不要脸。”

    “隔空合照算什么呀,我们想合拍就合拍的。”

    “呸呸呸。”

    大家同仇敌忾的骂了一通之后,才开始重新研究起凌然的照片。

    有人要王佳将其中几张照片下载下来发给自己,王佳照做了以后,就不得不重复再三。

    就在她忙忙碌碌的时候,就听有人又道:“这么说,凌医生是真的开始赚钱了啊。”

    “飞刀吗?”

    “我听说飞刀一次都要上万块吧。”

    “也不一定,咱们医院的医生经常是几千块的居多。”刘护士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她的年龄略大一些,却也看着凌然的照片,啧啧有声:“不管怎么说,咱们凌医生以后是不缺钱了。”

    “凌医生本来也不缺钱。”王佳辩驳了一句。

    刘护士呵呵的笑两声,有心想给小姑娘讲讲物质的婚姻和婚姻的物质与精神文明建设的相互促进暨社会认知的普遍性与普遍的社会认知对人类社交行为的影响。

    转念,刘护士只是指了指一张照片中王海洋的侧身,道:“凌然估计是跟着手外科的王主任去的。王主任飞刀一次是一万块。”

    “这个你都知道?”

    “王主任私底下最喜欢说这个了:我飞刀一次最少一万……”刘护士学着王海洋的声音,咕咕的笑两声,再道:“他其实就是一万。”

    王佳明白的点点头:“他拿一万的话,凌医生也要拿一万吧。哇,凌医生好厉害……”

    刘护士的脑袋都要糊了:“他们俩一起去,肯定是要分钱的,一共一万还差不多。”

    “那凌医生拿9000,王主任拿1000的话,也是不少钱呢。”大家兴致勃勃的隔空做分配,听的刘护士也笑了起来。这种时候这种话题,才没人关心真相是什么呢。

    翌日。

    凌然刚到了科室,就被一群小护士们给围住了。

    对于小女生们的包围,凌然自然是非常熟悉的,他就站定了等着她们说话。

    “凌医生,我们拍个合照。”当先的小护士提出要求,就伸着手机来合拍。

    凌然站着不说话也不动,权做是一个背景板,就像是他当年在商场门口被挂着牌子时一样。

    等大家都拍好了,开始发朋友圈了,凌然就继续向前,且问道:“今天是有断指的病人对吗?”

    他的手机有收到手术信息,但没有具体情况。

    王佳立即道:“是有一名装修工人,切割瓷砖的时候将手指给切下来了,两指离断,正在路上,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到。”

    “这么远?”

    “是从远郊送来的,家属先到了。”王佳说着呶呶嘴。

    凌然顺势看过去,就见一个母亲带着女儿,正坐在等候室的椅子上,泪眼婆娑。

    他看到了对方,对方也是一下子看到了凌然。

    与常见的病人家属不同,注意到凌然的女子一言不发的松开女儿,一个箭步就奔了过来:“医生?我老公来了吗?”

    “救护车还在路上。”王佳连忙解释。

    “你是给我老公做手术的医生吗?”女人没有追着一个问题,却是问的很有逻辑。

    凌然很少与病人家属打交道,此时有些愣神。

    “你就是凌医生吧,我有在网上看过,他们说云医急诊科现在做断指再植的,就是一名年轻的帅医生,没有其他人了。”女人说着,抹了把脸,强笑着道:“我叫何锦绣,是病人家属,卖农资的。”

    “你好。”凌然算是打了声招呼,再道:“我还没有见到病人,现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

    何锦绣掏出一张纸巾来,使劲的擤鼻涕后,道:“我知道,我就是想给你说说我们家的情况……”

    “那个……凌医生现在该去查房了……”王佳有心想要打断他的话。

    何锦绣盯着凌然,道:“我就用几分钟时间。”

    “你说吧。”凌然没有立刻离开。

    “我老公袁伟,他是为了我们娘俩,我们这个家,拼命的干活的。”何锦绣道:“我爹前两年走了,癌症,临走欠了一屁股的债。袁伟他爹,我老公公,去年走的,也是癌症,又欠了一笔钱。袁伟为了还钱,白天也干,晚上也干,农忙的时候帮我卖农资,闲下来就进城搞装修,苦活累活都不怕,他……他……我们咋就这么倒霉呢……”

    何锦绣说着,就呜呜的哭了起来,带着怯生生的站在后面的女儿也哭了起来。

    凌然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

    何锦绣只是向他描绘了一个家庭的背景,既没有提出要求,更谈不上吵闹,然而,就是这样的家庭背景,反而给了凌然一份沉重的压力。

    “让影像科准备好,救护车到了,就照核磁共振。”凌然只能就此叮嘱一声。

    嗤。

    何锦绣又擤出一纸的鼻涕,继续呜呜的哭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让她只有在医院里,才能好好的哭一把。

    任务:完美缝合

    任务内容:发挥完美级断指再植技术,完美缝合病人袁伟的手指。

    任务奖励:中级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