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90章 血管撕裂

第190章 血管撕裂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凌医生是我们云医断指再植方面的专家,主刀的手术台数过百了,指数快300了。”王海洋是个很懂得医生语言的医生,见面先介绍凌然,免得其他人无意中得罪了他。

    医生都是很有尿性的技术人员,在得罪人方面,通常也都是有心得的。

    孔向明听着就愣了愣。

    他之前就听王海洋提起过凌然了,当时也没有在意。

    但是,见面看到凌然帅绝人寰的样子,孔向明还是忍不住的惊讶。

    他是不在乎帅哥或者医生或者医生帅哥之类的名词,但在他印象里,好医生和帅哥的交集是很少的。

    好医生尤其是好的外科医生是需要长年累月呆在手术室里的,如果要量化一下的话,10000小时定律也是有效的……

    而要在手术室里呆10000个小时,不加班的医生也该变老了,加班的医生也该变丑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同样量化一下断指再植的专家水平的话,主刀100台绝对是专家级了。

    在骨科或者手外科,能做三四十台断指再植手术的医生,就可以说是很有经验了。当然,他们在此之前很可能参与过数量更多的断指再植手术,只是作为一助或二助。

    以其他行业来形容的话,能做三四十台断指再植手术的医生,就像是参与了三四十次烈度不等的战斗的军人。他在此之前必然是有过长期的训练和模拟的,可能还参与过一些外围的非战斗行动,但是,归根结底,有资格参与数十次战斗,而且还能继续参加战斗,本身就很了不起了。

    身为益源县医院骨二科的主任,孔向明太知道断指再植的难度了。很多骨科医生自信满满的开始独立执刀断指再植,一两次以后就彻底放弃了。

    有资格做断指再植的医生都是有点天分不乏努力的医生,但能做断指再植的,也只有其中的少数人等。

    “凌医生真是年少有为……”孔向明半真半假的赞了两句,对于凌然的年龄和长相,他是确实羡慕的。

    王海洋不是第一次来益源县了,此时就笑嘻嘻的转捧凌然,道:“凌医生最近做的都是三指四指的再植,术后效果很好,我可是费了很大劲才凌医生的。”

    凌然看看王海洋,对他张口就来的吹嘘表示佩服,旋即道:“咱们是不是先会诊?”

    从小到大,他收到的称赞多了,对于无关痛痒的口头吹捧,兴趣寥寥。

    孔向明看看王海洋,转瞬笑出来:“行,那咱们就先会诊?”

    “好。”王海洋一口应承下来。

    会诊就是教课时间。

    益源县医院冒着风险,出人出力,准备手术器械等等,是想要求真经的,王海洋也不介意满足对方。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种事,在外科医生中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病人太多,而高技术的医生太少。因为医疗技术是不断上升的,病人的需求也是不断上升的。

    若是真的有人能无副作用的消灭某一种疾病的话,医生们也会有朴素的“愿世人无疾”的祝福……那是属于人类的愿望,而不仅仅是利益共同体的利益所在。

    王海洋坐进会议室里,等孔向阳拿出病例,尤其是展开各种影像片子后,喝着水,慢悠悠的讲了起来。

    两指再植这种手术,对他来说是熟悉的不得了的手术了,但对益源县医院骨二科的医生们来说,就是新鲜且高难度的手术。

    孔向明本人也听的很是认真。

    益源县医院是家准三甲医院,即是硬件条件达到了三甲医院,有机会成为三甲的医院。

    骨科作为医院最赚钱的科室之一,之所以分离出一个骨二科出来,就是为了安置孔向明的。

    否则,旧的主任远未到退休年龄,孔向明也不可能无限期的等待下去。一旦出走的话,医院首先面临损失。

    而在骨二科建立以后,断指再植就被孔向明选为本科室最新的增长点了。

    他为此购买了专门的显微外科仪器,培训开展了相关项目。

    当然,最重要的是孔向明自学了相关项目。

    就像是一切相似的医院和科室那样,主任级的医生都是骨干中的骨干,大部分的主力术式都要其本人来建立并维持的。

    孔向明此前是接触过断指再植手术的,此次是他第三次邀请王海洋来益源县。在有了一定的合作的基础下,孔向明就可以询问的极其详细。

    会诊一讲就是半个钟头,王海洋说累了,喝口茶问凌然道:“凌医生有没有要补充的?”

    孔向明与其他六名医生齐齐看向凌然。

    益源县骨二科不像是云医有数组人的庞大规模,总计七名医生分两个治疗梯队就是全部的医疗力量了,除了孔向明之外,另有一名副主任医师,两名主治,三名住院医,平时分类不分组,总体结构倒也健康。

    对于凌然,大家也谈不上尊敬不尊敬的,只是不太重视罢了。

    凌然也是喝了口水,清咳一声,道:“我补充两句。”

    有年轻的住院医当场险些笑出声来,这种开会用语从年轻帅气的凌然口中说出来,怎么听怎么都不协调——而且有哪里不太对。

    凌然继续道:“我认为患者有血管抽脱,指背静脉弓有血管撕裂的迹象。到时候应该要切开一点重新缝一下。”

    说完,凌然又低头喝了两口茶水。

    孔向明等人却是当场呆住了,他们要是长的可爱点,现在都可以“喵喵”的叫出声来。

    指背静脉弓在断指再植的时候不是特别重要的血管,有可能缝合也有可能不缝合,但人家能看出血管撕裂……

    “凌医生,血管撕裂的迹象,是如何表现出来的?”孔向明端正了态度,认认真真的询问。光凭人家能说出这句话,敢说出这句话,那上百台的断指再植的手术经验,就不是开玩笑的。

    凌然起身将核磁共振的片子从边缘移到了中间,再用手点了点指背静脉弓的中段,道:“这里有一个血管撕裂的痕迹,估计是破掉了,我觉得也不用猜测具体的破损程度,到时候做的方案如果要缝合指背静脉弓,就直接划开,缝合一下,不缝的话,就看时间宽裕与否了。”

    孔向明几人互相看看,相对无言。

    孔向明虽有学习之心,此时却无学习之力,他看不懂核磁共振,手底下人也没有一个看得懂的。而要学这东西,也不是几个月的投入就能有效果的。

    这个时候,孔向明只能看向王海洋。

    “凌医生看磁共振片,在我们医院也是一绝,正好咱们的原定方案也不用动它,备用方案也绕过去好了。”王海洋随口说着。这种程度的意外,对他来说只是普通,凌然早就展现出异乎寻常的技术实力了。

    孔向明等人却是对凌然刮目相看,再到分配手术角色的时候,孔向明主动让贤,做了二助。

    王海洋对此大为满意。来飞刀的医生是冒着风险开着高价来的,不管术前会诊玩的有多高兴,飞刀医生最重视的永远是手术,只要手术做的好,那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手术做不好,问题可就严重了。

    王海洋带着凌然过来,就是要借用他的能力,自然不能将他放到二助的位置上去。

    至于孔向明等人,在手术过程中能不能学到东西,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去看看病人?”王海洋看看表,觉得教学时间已经足够了。

    孔向明也已满足,连忙起身开门:“我带路。”

    一行人鱼贯而出,就见走廊两边,满是身着蓝色和红色护士服的小护士,她们有的端着托盘,有的拿着书,有的装作打电话的样子,更多的是毫不掩饰的好奇的目光。

    孔向明有心想说什么,再看那么多护士都不是自己科室的,就明智的闭嘴不言了。

    骨二科一行人无声的向前走。

    走廊两边的小护士们默默的向前移动。

    寂静的环境里,只有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清脆而引人入胜。